什么是创新,天马星空?不着边际?打破常规?李长青博士给了我们不同的答案。

“中国医药走向世界的一个很重要的部分,不仅要创新,更要了解法规,这是我最大的体会。” 作为以医生身份担任FDA审评官的来自中国大陆的第一人,李长青博士拥有5年美国中央国家机构(FDA)药品审评的独特经验、 10余年在国际制药公司的引导创新研发的经历、以及数十个新药/申报或批准主持经历、几百个临床试验领导经验, 他从全球视野和激烈的竞争环境中为正在与FDA接轨的中国医药创新研发划出重点:

1995年,李长青以执业医生的身份进入美国FDA任审评官员,成为以医生身份担任FDA审评官的来自中国大陆的第一人。而此前,作为一名毕业于西安医学院(现“西安交大”)的本科生,李长青通过十年在美学习,已获得医院管理硕士、公共卫生学博士学位,然后通过美国执业医生考试,在芝加哥大学完成住院医生, 成为一名有医疗执照的专科医生。

李长青是不折不扣的学霸,这不仅在于他通过多年苦读取得各种学位,更在于他获得了“美国FDA医学药品审评专科医师证书”。该资格证书不仅全球承认其权威性,而且也是公认最难获得的药品审评资格证书。要得到它,首先要在FDA经过两年系统强化训练,课程内容包括药品开发理论、临床试验设计与功效评价、药品安全风险评估和管理、FDA法规与评审要点、药品质量控制、毒理和药代等等,而后,必须通过严格考试、实际案例操作、导师推荐和药审中心批准。直到目前也只有极少数华人拥有这本资格证书。

美国临床病理学委员会认证专科执照医师、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住院医师、 公共卫生博士(美国)、医院管理硕士(美国)。拥有美国FDA药品审评员证书, 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 前医学审评官员。具有在中央国家机构(FDA)药品审评独特的经验, 也有在国际制药公司关键岗位从事领导和管理新的临床药物和医疗仪器的研发经验。

直接领导过几百个临床试验,成功提交几十个新药/申报或批准。 曾任美国诺华制药公司医学总监,美国雅培制药公司医学总监,美国MGP制药公司注册副总裁, 美国千伏药业临床副总裁,现任Humphries Pharmaceutical Consulting, LLC首席医学官, 西安交大医学部客座教授等。

作为高级医学审评官员,李长青在FDA直接参与了众多药物申报项目的审评审批。曾任吗啡控释剂 (Kadian)、盐酸安非他酮、曲马多/对乙酰氨基酚组合药的主审官员,直接参与对批准药物的最后评审决定,他充分了解和掌握FDA的审批过程和要求。
五年多的FDA工作经历使他建立了对医药开发的政策观和科学观,也为他后来的科研工作铺平了道路。

2000年起,李长青先后进入诺华、TAP(雅培/武田合资企业)、MGP、KV等制药企业从事临床开发和法规研究的管理工作。十几年间,李长青直接领导过一百多个临床试验,成功提交了数十种新药的申报。制药企业的工作给了他真正的全球观。

“进入大药厂,我不仅是在美国开发药品,而且是在全球开发药品。” 从欧洲到非洲,再到澳洲,李长青说他几乎去过世界的各个角落,与不同的法规主管部门打过交道,学习申报经验。同时,也广泛涉猎各个领域,具有了OCT、处方药、仿制药、创新药、生物药、保健品等不同项目开发的实战经验。

药品审批是整个新药研发过程中的一道屏障。除了从市场开发的角度创新理念,临床申报策略同样是决定药品上市的关键因素。熟悉FDA规章制度的李长青,充分利用FDA的特殊政策,竭尽全力帮助一个个药品早日获批上市。

对于胃酸的抑制,质子泵抑制剂已经占据主流市场。李长青在TAP领导兰索拉唑的临床试验时,面临的是,作为PPI抗氢离子抗酸剂,上市的同类药都能够抑制胃酸,那么,兰索拉唑抑制胃酸的能力如何衡量?

兰索拉唑最大的竞争对手是AZ的奥美拉唑。当时这个临床试验采用了四五千例病人,兰索拉唑对胃黏膜里溃疡的治愈率是88%,奥美拉唑是92%。这4%的有效率差别没有明显地体现在临床有效性上,却直接体现在市场表现上。数据较好的奥美拉唑当仁不让地占据有利地位,兰索拉唑屈居第二。

口服药的失利使TAP不得不展开其他剂型的研发,开发兰索拉唑静脉注射药是一个成功的决定。

从申报角度来说,同样的有效成分,不同剂型是否需要做大规模的临床有效性试验成为武田与FDA的讨论核心。根据已有的测试数据,两种剂型对胃酸抑制力没有大区别,所以,李长青和团队认为不需要再进行大规模的临床有效性试验,并向FDA提出了这种申请并说明了理由。结果,FDA接受了以临床安全数据为审批标准的请求。

目前,全球唯一被批准用于预防新生儿早产的药是千伏制药的梅克纳(Makena)注射液。从一家企业接手梅克纳后,千伏药业投入巨资进行开发,并称其为“梅克纳计划”。李长青作为临床副总裁组织和领导临床团队用了三年时间,终于克服重重困难,将“梅克纳计划”付诸实现。

根据FDA的政策,新药通常必须有两个临床Ⅲ期试验才可能获批。而梅克纳只做了一个Ⅲ期临床。以李长青对FDA政策的了解,认为梅克纳有机会提前获批上市。“最常见的,是临床急需但没有类似产品,从来没有这样的药用于治疗这样的病人,在这样的情况下,Ⅲ期临床试验中有明显疗效,且安全性没有大问题的新药,FDA是可能有条件批准上市的。”而梅克纳正符合这些条件:在预防早产这一领域,全球没有任何药报批;预防早产的药是涉及到妇女儿童公共健康的急需药;一个Ⅲ期临床试验已经让梅克纳对孕妇,特别是有早产史的孕妇,显示出明显的预防治疗效果。因此,审批尺度是否可以放宽成了谈判的重点。李长青带领研发团队与FDA进行了充分的沟通与讨论。最终,FDA接受了在确定批准后做规模更大的Ⅳ期临床试验这个策略, 达成了具体的临床试验方案协议,梅克纳被批准上市了。FDA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说,“早产是一个重要的美国公共健康问题,梅克纳是第一也是唯一一个经FDA批准的用来减少怀孕妇女早产风险的药物”。

近期,李长青团队研发的治疗与吸烟有关疾病的药物LP200016取得了重大突破。这是全球范围内首次提出用LP200016扭转激素耐药性,恢复和增强激素治疗敏感性的创新理论,李长青的公司也是第一批将激素敏感恢复剂推入临床试验阶段的公司之一。

LP200016粉末计量吸入治疗方法填补了世界对吸烟导致的激素耐药、肺部损伤及疾病治疗方法的空白,一旦获批,将是世界上第一个用于治疗吸烟导致的肺部损伤及疾病的创新药。而这,正得益于李长青在FDA曾经审评审批了多个戒烟药物的工作经历和多年的在吸烟相关疾病的研究。

寻求报道或推荐采访线索,请联系:010-61934050-818(820),邮箱:editor@mail.med.sina.com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