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幽门螺杆菌,这才是真正的我!

来源:吉米大夫  2019-01-15 A- A+

如果身体会说话·第七话

同学们,大家好,我是你们的新老师,从今天开始就由我来给大家讲“如果身体会说话”这门课。

不要看我个头小,我可是岁数不小,5200年前我就住在你们人的身体里面了,我就是“幽门螺杆菌”

最近有一件事,我很不明白。这么多年我都活得好好的,为什么现在你们这么怕我,总想着“杀”了我?

从今天开始,我就要告诉你们一个真实的我。

首先,大家知道,你们身体里有多少细菌呢?

光是在消化道里就至少有着50万亿个细菌,合起来有3斤重,相当于20个鸡蛋。(你们每天都背着一筐鸡蛋在生活)

而我,就是细菌界的一员,它们都喜欢叫我“奇葩”,为什么呢?

1、长得怪

每个细菌长的都不一样,它们有的长得像棒子;有得长得像球;还有得长得弯弯曲曲的……

而我呢?

在你们身体里的时候,大部分时间我是弯弯曲曲的:S形、弧形,大家靠在一起,像鱼群一样快乐的生活着。

但如果环境不适合我们生活了,比如你吃了消炎药,那我们就变形了,变成了球形,来抵抗这些讨厌的家伙。

我不是一直一种样子,我会“变”。

2、爱好怪

胃是个很让我们细菌头疼的地方:它总是动来动去(蠕动),里面还有可怕的胃酸。大部分的细菌伙伴们要不被赶走,要不就被酸杀死。

而我呢?

我偏偏就喜欢这个地方,因为我有一套特殊的装备让我活下来:

我有一件雨衣:氨气。它们把我包裹的严严实实,不让酸雨淋到我的头上;

我有一辆跑车:鞭毛。它们可以让我迅速穿过胃酸,到达安全地带(胃上皮);

而且,我有和胃上皮紧紧抱在一起的能力,随便它胃怎么动,就是甩不掉我。

我除了喜欢酸酸的感觉,我对氧气的要求也很苛刻,不能多也不能少,就是那么一点点。

就这么这,胃就这样被我霸占了。

3、发现怪

根据科学家们的发现,在5200年前的木乃伊和阿尔卑斯冰人的胃里面就发现我存在的痕迹,但我却是在1982年才被两名科学家发现的,因为我,他们还得了诺贝尔奖呢!

说起我的发现史,那可真是也是一件怪事:

科学家们一直以为:胃酸里面怎么可能还有细菌活着。

直到1982年的一天,澳大利亚的一个叫马歇尔的内科医生和一个叫沃伦的病理学家,他们在不仅在显微镜下发现了我,而且在实验室里面把我养了出来。

他们高兴得不得了,把我的故事讲给别的医生听,别人都哈哈大笑,觉得他们胡说八道。

1985年,生气的马歇尔自己把我喝了下去,然后出现胃疼,并且用胃镜发现他自己有了胃炎和我——幽门螺杆菌。他自己吃了消炎药,毛病好了。

他的这个用自己做试验的故事后来被报纸写出来,但科学家们还是不认为我是存在的,我是胃病的元凶。

直到1989年,我才有了今天这个名字——幽门螺杆菌,渐渐的大家才发现我才是很多胃病的真正原因。

不是因为马老先生把我喝下去,可能直到现在你们可能还不知道我在你们的胃里。

不仅如此,我还开创了一个新的细菌门派:螺杆菌。

好了,今天的课就到这里了。我——幽门螺杆菌,是细菌界的一朵奇葩,而且是“螺杆菌”这个门派的开山鼻祖。那,有了我,你们会有什么不舒服嘛?会得什么病呢?下次课,我们接着说。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健康养生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健康养生立场。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养生坛微信公众号
查看更多长寿秘籍、养生视频、健康福利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微信公众号“吉米大夫(doctorjimi)”,作者:闵寒,苏州市立医院消化内科博士,副主任医师,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