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代医学治疗癌症,这坑到底有多深?

来源:一节生姜  2018-09-17 A- A+

原创:张洪涛

  • 2003年,苹果CEO乔布斯确诊罹患胰腺癌,拒绝常规治疗手段,尝试使用替代医学。2011年,乔布斯因胰腺癌病逝,享年56岁。

  • 2016年,中国女演员徐婷因急性淋巴癌去世,生前拒绝化疗,选择接受中国传统医学治疗,享年26岁。

癌症患者因选择替代医学而耽误治疗,导致病情加重去世的事件,不断重复发生。

在世界范围内,替代医学一直备受争议,处在一个比较尴尬的地位——有人支持,但是被主流医学界嗤之以鼻。

替代医学中成员众多,包括中国的传统医学、印度的传统医学、日本的灵气疗法以及基于宗教的信仰疗法等等。

尽管存在众多争议,但是丝毫不妨碍替代医学的市场扩张。囿于现代医学的局限,面对很多人类至今难以攻克的癌症,走投无路的人们总是想要求助于替代医学的疗法。

可以说,“替代医学治疗癌症”,是目前医学界“战局”最严重的话题之一,不止在中国,其他国家也是质疑不断,美国政府甚至为此支付高达25亿美元,来测试各类替代医学的有效性。

那么替代医学是否能够用于癌症治疗?替代医学是否会降低癌症患者的生存率呢?

替代医学不是医学

首先,我们必须明确一点,替代医学从来没有被美国医学界承认过,正规医院里不会提供任何替代医学疗法作为治疗手段。

这可能是很多中国人难以理解的。

不是因为美国医学界有意“排挤”,而是大多是情况下,替代医学无法达到美国医学界的严格要求:

任何一项医学疗法,必须要有严格的证据显示治疗效果,或者辅助治疗效果,传说中的疗效不能用来作为证据,没有双盲试验的治疗结果也不能成为证据。

具体到癌症治疗,医学上判断是否有效,需要一定数量的治疗病例来评定,必须有比较有普遍性和代表性的治疗效果。

这种普遍性和代表性的效果,并非替代医学支持者所理解的那样:某某吃了某偏方,症状好多了;相反,某XX去了医院花钱治疗,结果人钱也花了,人也死了,医院治疗无效。

个例和小范围群体的治疗经验,有很大的偶然性和特殊性,不能算作可靠的医学证据,也是不科学的实验结果。

现代医学中,常规癌症治疗存在这样的情况,接受治疗后效果最差的患者,生存时间可能比不上对照治疗组中活得最久的患者。

这其实就是医疗版的田忌赛马的故事。不与对手硬碰硬拼比,而是用自己较快的马去赢对手较弱的马。

这种案例只适合讲故事,对整个医学系统性的提高没有什么帮助,反而有可能阻碍进步。

如果比试就靠取巧,谁还会认认真真去培育良种马呢?

科学的评判标准就是基石,站在这块基石上,我们才能获得一个高度,对治疗的效果做出一个全面、系统、客观的评判,也才能够去伪存真。

替代医学疗法可能加重病情

为了验证替代医学治疗癌症的效果,耶鲁医学院教授Skyler B Johnson和他的同事专门分析了替代医学疗法在四种常见癌症中的效果——非转移性乳腺癌、前列腺癌、肺癌和结直肠癌。

参与这次替代医学实验的共有281名患者,同时他们都拒接接受正规治疗。与之对照,是接受正规治疗的一组患者,总共有560名。

四种不同的癌症,替代医学的具体影响如下:

  • 早期乳腺癌:5年生存率从87%降至58%,死亡风险提高至5.68倍;

  • 结直肠癌:5年生存率从79%降至33%,死亡风险提高至4.57倍;

  • 肺癌病人:5年生存率从41%降至20%,死亡风险提高至2.17倍。

对于前列腺癌,替代医学也有增加死亡风险的趋势,但差别不显著。原因在于,前列腺癌整体生存期比较长,该研究没有足够的时间随访这些患者,以获得完整的数据。

综上,841名患者的实验结果告诉我们,替代医学无法“替代”现代医学的正规治疗。

如果替代医学只是作为辅助治疗,效果又会如何?结果就是,替代医学还不如安慰剂。

耶鲁医学院教授Skyler B Johnson扩大了数据范围,提取了美国国家癌症数据库中190多万名癌症病人的生存数据。

针对分析了接受正规治疗的同时,使用或者不使用替代医学患者的五年生存率和死亡风险。

结果发现,增加使用替代医学的患者生存率反而更低了。与只接受正规治疗的患者相比,同时接受替代医学治疗的患者,5年生存率降低了4.4%,死亡风险也增加了一倍多。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替代医学一般是建立在某种理论之上,只有大胆假设,没有小心求证,根本没有临床上治疗效果的证据。

同时,某些替代医学的疗法里还有一些对身体有害的成分,比如一些中草药中的肝、肾的毒性,或者有干扰正规治疗药物作用的成分。

替代医学疗法依然受欢迎

替代医学不止在中国受欢迎,在美国也受到很多患者的青睐。

一项发表在《Oncologis》的调查发现,60个乳腺癌患者使用替代医学疗法的原因如下[3]:

  • 对肿瘤科医生第一感不好,觉得他们冷漠、麻木、毫无必要地粗暴;

  • 担心治疗的副作用;

  • 认为替代医学有奇效。

事实是,替代医学并不比现代医学的风险更小,只是更多情况下,替代医学并不会告知患者风险而已。

这个调查只是反映了美国部分患者的想法,在中国,情况更为复杂。

首先中国医院里患者流量巨大,患者与医生进行交流的时间有限,由于各种原因,医患关系更为紧张。其次,中国现代药物审批、监管监部门存在的历史比美国短得多。

同时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更为巨大,电视剧、小说、甚至广告里都处处可见神奇的偏方。

归根结底一句话:在中国,替代医学有更深厚的群众基础,也有更大的治疗风险。

生命只有一次,机会不可替代

有数据表明,现代人遇到某种癌症的概率是40%,癌症降临在一个有着三代人的大家庭,是超大概率事件。

在癌症面前,我们每个人都是赌徒,唯一的区别是,机会只有一次,一旦做出决定,就无法回头。而替代医学从来不是一个值得放筹码的选项。

如果乔帮主当年发现病情后,第一时间进行正规治疗,选择手术切除肿瘤,而不是浪费9个月的时间在替代医学上,不知道他老人家如今是否仍在主持苹果产品的新闻发布会?

苹果的发布会,每年都如期而至。希望大家面对新的苹果,仍然能保住肾。

也希望每个面对癌症的人,都能看清眼前的坑。

参考文献:

1. Johnson, S.B., et al., Use of alternative medicine for cancer and its impact on survival. JNCI: Journal of the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2018. 110(1).

2. Johnson, S.B., et al., Complementary medicine, refusal of conventional cancer therapy, and survival among patients with curable cancers. JAMA Oncology, 2018.

3. Citrin, D.L., et al., Beliefs and perceptions of women with newly diagnosed breast cancer who refused conventional treatment in favor of alternative therapies. Oncologist, 2012. 17(5): p. 607-12.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健康养生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健康养生立场。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养生坛微信公众号
查看更多长寿秘籍、养生视频、健康福利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微信公众号“一节生姜(yjsjusa)”。 文章作者:张洪涛,笔名“一节生姜”。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病理及实验医药系研究副教授,研究领域:癌症的靶向治疗以及免疫治疗。著有科普读物:《吃什么呢?——舌尖上的思考》,《如果舌尖能思考》。可以谈最前沿的医学研究,也可以讲最通俗的故事。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