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喝到断片,泪洒当场的人真不是演的吗?

来源:春雨健康科普  2019-02-11 A- A+

一晃神儿,大年三十儿就过去了,相信很多小伙伴一晃神儿,天都亮了,看见了初一中午的太阳。别误会,我是说,大家应该都没少喝吧(#^.^#)

大伙儿在酒足饭饱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为啥有些人喝醉酒能歌善舞,有些人痛说革命家史,有些人哭得稀里哗啦。而他们所有人,可能第二天,都记不住发生了啥~~俗称断片儿。

更有些龟毛的小伙伴,虽然第二天一问三不知,头晕目眩,前一天晚上进屋还锁好了门,鞋子摆好,包包放到该放的位置,静悄悄躺好掖好小被子。

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呢?为什么有的人明明喝到断片儿还能找得着家?我们先从酒后为什么会失控说起。

酒后为什么会失控

我们在生活中常常会有一些冲动和想法是不合时宜的,但是人类是有自控力的,按理来说,我们能够控制好自己。

开会的时候领导出现口误,我们会想笑出声;上课太无聊,想离开教室;家人聚餐,亲戚讲了句蠢话,让我们想出言嘲讽。我们知道这些事情不合时宜,大部分情况下我们也能控制住这些冲动,这种能力就是自制力。

自制力在心理学中又叫做抑制控制(inhibitory control),通常认为由前额叶控制。

一些前额叶受伤的病人语言,记忆等功能都很完善,但他们却失去了抑制控制的能力[1]。他们可能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例如,一位病人可能在参加面试时看到面试官长得非常性感,就当场问她愿不愿意和他一起睡觉。

那么喝了酒为什么会放飞自我呢?酒精是一种抑制剂,它抑制了我们的自控力[2]。社会要求我们积极向上,不在人前表现出负面情绪。

有些人想要维持和暗恋的人的关系,于是不愿意表白;有的人偶像包袱太重,虽然很喜欢唱歌跳舞,但是觉得自己唱得不好所以不在大庭广众下唱歌。于是我们平时有这样的冲动时就会用抑制控制的功能来阻止它。

而喝了酒之后自制力被暂时抑制,于是人们会做出一系列冲动的事,痛哭流泪,和暗恋的人表白,唱歌跳舞。

但是比起那些失控带来的后果,宿醉后醒来什么都不记得似乎是一件更恐怖的事。

在断片儿时发生了什么呢?

在介绍断片之前,我们先介绍一下海马体。海马体是一对长得像海马的器官,位于大脑颞叶,在记忆中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

说到海马体就不得不提到可能是对心理学贡献最大的病人H.M.。当时,医学界对海马体的作用还不了解,于是为了治疗癫痫,医生将H.M.的海马体完全切除了。

虽然他的癫痫治好了,但是移除海马体对他造成了不可逆的伤害——他永远地失去了形成新的记忆的能力[3]。与此同时,他对过去的记忆却完好无损,这说明记忆的编码和储存使用了不同的系统,否则他对过去的记忆也将消失。

科学家通过酒精对小鼠海马体的作用推断[4][5],断片儿通常发生在大量饮酒后,大脑酒精浓度升高,抑制海马体的正常功能。于是,喝醉之后发生的事没有得到正常的编码,导致在醒来之后无法回忆喝醉酒时发生的事。

喝醉酒之后,为什么还记得怎么回家?

其实原因也非常简单,因为酒精对海马体的抑制只影响记忆的编码。与回家相关的记忆不依赖于海马体,而依赖于影响习惯的形成和刺激的纹状体。如何回家通常是一种程序性记忆(procedural memory)。

程序性记忆包括骑自行车,系鞋带,弹钢琴,游泳,敲键盘等,我们可以把它理解为一项技能。程序性记忆由反复地重复同样一件事习得,并且在习得之后不依赖于意识运行,所以即使在意识渐渐不清醒的情况下,我们还是能摸回自己家。

三句话概括一下本文的主旨:

喝醉酒时,抑制控制能力被酒精抑制,导致失去了对冲动的控制能力。同时,在酒精浓度高到一定程度时,用于编码记忆的海马体也被抑制,导致那段时间的记忆消失了。而这个时候,我们的程序性记忆还在工作,于是虽然编码记忆失效,我们还是记得回家的路。

参考文献:

[1]. Starkstein, S. E., & Robinson, R. G. (1997). Mechanism of disinhibition after brain lesions.The Journal of nervous and mental disease,185(2), 108-114.

[2]. Field, M., Wiers, R. W., Christiansen, P., Fillmore, M. T., & Verster, J. C. (2010). Acute alcohol effects on inhibitory control and implicit cognition: implications for loss of control over drinking.Alcoholism: Clinical and Experimental Research,34(8), 1346-1352.

[3]. Matthews, D. B., Best, P. J., White, A. M., Vandergriff, J. L., & Simson, P. E. (1996). Ethanol impairs spatial cognitive processing: New behavioral and electrophysiological findings.Current Direction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5(4), 111-115.

[4]. Ludvig, N., Altura, B. T., Fox, S. E., & Altura, B. M. (1995). The suppressant effect of ethanol, delivered via intrahippocampal microdialysis, on the firing of local pyramidal cells in freely behaving rats.Alcohol,12(5), 417-421.

本文为春雨医生原创作品,授权新浪健康养生发布,如需转载请联系春雨医生。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养生坛微信公众号
查看更多长寿秘籍、养生视频、健康福利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微信公众号“春雨健康科普(chunyuyuedu)”,春雨医生APP,50万医生实时在线为您解答健康问题。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