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医疗尽头是卖药吗?

来源: 新康界  2021-11-30 A- A+

作者:犹他之羊

1.互联网医疗是什么?

互联网医疗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指借助互联网平台进行的一切医疗行为,狭义仅指互联网在线医疗服务。

图1:互联网医疗定义

来源: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围绕患者、药企、医疗机构、医生这四种主体,产生了健康管理平台、医药电商平台、医疗知识平台、挂号问诊平台、医生助手平台共五类互联网平台。

图2:互联网医疗五大平台

来源: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在五大平台中,挂号问诊平台用户流量最大,占比已超6成。医药电商平台用户增速最快。

图3:互联网医疗平台用户规模(单位:千万)

来源: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Mob研究院

2.疫情冲击刺激互联网医疗进一步发展

2020年疫情极大的冲击了线下医疗,互联网医疗临危受命投入到抗击疫情的战斗中。互联网医疗表现突出一方面提高了广大民众对它的认识,也培养了民众的使用习惯,另一方面推动了政策加强了对它的支持。

如果将挂号为代表性的应用作为互联网1.0的标志,那目前正处于在线医院为代表的2.0时代,预计未来医院主体主动参与构建这一生态将在一定程度上推动该领域的发展,构建以个人健康为中心“医疗、医药、医保”三医联动的体系。届时预计2.0时代互联网企业流量模式和医院主导模式3.0将同时存在共同促进互联网医疗的发展。

图4:我国互联网医疗发展历程

来源: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3.政策保障体系不断完善

医疗服务是一门高投资、回报周期长的生意,相比起来,医药零售的投入更小、回报更快,因此医药电商成为国内互联网医疗最常见的选择。目前的商业模式仍然是以卖药维持生计,未来拓展的服务才是想象空间。

2021年10月27日,国家卫健委发布的《互联网诊疗监管细则(征求意见稿)》有望会改变这一行业现状。监管细则的出台,预示着互联网医疗“野蛮生长”时代即将过去,行业逐步走向规范化,其中对AI问诊开方、先卖药后补方、药品回扣等违规行为的明确禁止,使得“医、药、技”之间的边界泾渭分明。互联网医疗行业正在迎来一场新的洗牌:聚焦医疗服务的平台正迎来高速发展期。

《意见稿》明确指出,医疗机构应当有专门部门管理互联网诊疗的医疗质量、医疗安全、药学服务、信息技术等,建立相应的管理制度,包括但不限于医疗机构依法执业自查制度、互联网诊疗相关的医疗质量和安全管理制度、患者安全不良事件报告制度、医务人员培训考核制度、患者知情同意制度、处方管理制度、电子病历管理制度、信息系统使用管理制度等。

图5:我国互联网医疗政策情况

来源: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4.互联网医院建设多但运营不善

我国居民健康素养水平逐年提升,越来越多人关注健康需求。面对着优质医疗资源供给不足的问题时,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技术连接资源,有望打破医疗困局,于是互联网医院应运而生。随着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兴技术的发展,不断推动着我国互联网医院的发展。

图6:技术连接资源

来源: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在监管细则下,已经拥有较为成熟的互联网医院网络的互联网医疗平台赢在了起跑线上,而那些缺乏数字基础设施、不具备运营条件的互联网医院将面临整改甚至清退,互联网行业集中度将得到大幅度提升。

2015年底,微医建设并运营的全国第一家互联网医院落地乌镇,就此拉开了我国互联网医疗新的序幕。国家卫健委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6月底,全国互联网医院已经超过1600家,仅2021年上半年,新增互联网医院数量就超过500家。

但目前,我国互联网医院的有效管理并不乐观,超过90%的互联网医院处于建而不用,亦或是浅尝辄止的“僵尸状态”。互联网医院没有得到有效运营,归根结底是大部分互联网医院的运营能力不足。

互联网医疗要覆盖诊前、诊中和诊后等诊疗全过程,这要求互联网医院能够连接医生、患者、医保等多方。此次《意见稿》对开展互联网诊疗服务主体的数字化能力和医学专业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未来医保的接入将成为检验互联网诊疗服务质量的“试金石”。

5.模式和路径探索

近年来,我国互联网医院也在试图改善建而不营的局面,不断进行着模式创新和探索。以创建了乌镇互联网医院的数字医疗平台微医为例,其2019年在山东省泰安市开展“互联网+医保+医疗+医药”慢病管理创新服务,依托互联网医院打造互联网慢病医联体,成为城市医保部门直接购买数字慢病管理的模式创新。

该模式涉及慢病管理线上线下全流程,提供慢病复诊、购药、报销、数据管理,以及数字化干预处置等服务,并通过数字化、规范化的全流程管理,强化了医保监管和控费。仅一年时间,当地慢病患者人均就诊时间从2-3小时下降到30分钟,单次处方金额较2019年下降了12.7%。作为中国最早打通医保支付体系的互联网医院平台,微医截至目前已经在全国落地了31家互联网医院,其中18家已打通医保支付。

2020年,天津微医互联网医院牵头,与天津267家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共同组建的紧密型互联网医联体——天津市基层数字健共体,为居民提供全流程医疗和健康维护服务,并探索开展医保总额预算下“按病种和按人头打包付费”的支付方式。这一实践在深度打通“医、药、保”的基础上,容纳进足够数量、足够多元的产业链主体,形成“支付+履约”双轮驱动的闭环生态,构建起了“以健康为中心”的健康管护组织。

三明医改“总舵手”、三明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詹积富曾评价:“天津正在建设的数字健共体,由互联网医院牵头组建紧密型医联体,建立起以家庭医生签约为核心,以慢病管理为抓手的‘健康责任制’。这实际上就是三明医改3.0的目标,相关的实践经验具有良好的示范效应,成效值得关注。”

结合《意见稿》与相关企业的实践可以看到,真正意义上的“医、药、保”闭环,要求互联网诊疗能够与实体机构提供同等质量的服务。因此,成熟的基础设施建设和运营经验,是避免互联网医院成为“摆设”,真正发挥效能的关键。

6.互联网巨头如何布局?

医药电商两大玩法:“网购式”医药电商+“外卖式”医药电商。

图7:医药电商主要模式

来源: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Mob研究院、公开资料整理

阿里健康以医药零售业务为主,占比超9成。在此基础上不断探索医疗健康服务和数字基建业务,打造全领域布局的医疗科技和服务企业。2021财年营业收入155.2亿元,天猫平台年活跃用户规模超2.8亿。“背靠大树好乘凉”,有着来自阿里系强大的资源和流量支持,近年来阿里健康业务保持超高速成长。

图8:阿里健康业务布局

来源: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Mob研究院、公开资料整理

京东健康主营业务包含医药零售和在线医疗业务,医药零售占比超8成。医药零售与在线医疗业务相互引流,形成“医药闭环”。京东健康传承着“京东系”完备供应链,吸引着零售药房的入驻,也为消费者提供高效的送药体验。

图9:平安健康业务布局

来源: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Mob研究院、公开资料整理

平安健康业务包括在线医疗、消费型医疗、健康商城、健康管理及互动业务。在不断培养自有医生的基础上,利用AI提高问诊效率,强固品牌粘性。

图10:平安健康业务与资源概况

来源: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Mob研究院、公开资料整理

7.我国互联网医疗市场规模

在疫情黑天鹅和政策利好的共振下,互联网医疗行业迎来黄金成长期,预计2025年规模有望超万亿元。(包括医生助手平台、医药电商平台、挂号问诊平台、健康管理平台和医疗知识平台,市场规模预测根据我国医疗总支出乘以互联网医疗行业渗透率计算。)

图11:我国互联网医疗市场规模

来源: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8.互联网医疗的未来是卖药?

互联网医疗的未来是什么?只是普通的卖药?首先我们监管政策来看,与此前的互联网医疗监管政策相比,新监管细则最大的特点是,明晰了医疗、医药和轻问诊/AI诊疗之间的界限。

《意见稿》指出,加强药品管理,禁止统方、补方等问题发生。医疗卫生人员的个人收入不得与药品和医学检查收入相挂钩。医师接诊前需进行实名认证,确保由本人接诊。其他人员、人工智能软件等不得冒用、替代医师本人接诊。相关监管细则正在推动互联网医疗回归医疗本位,“如何为医疗赋能”将会是包括医药电商在内的其他细分业务未来的转型方向。

从互联网医疗的长期发展来看,医疗服务的价值远高于单一的医药零售。行业研报数据显示,当前传统连锁药房的市销率约为2-3倍,而以医药电商为营收支柱业务的互联网医疗企业的市销率约为5-7倍。而以互联网医疗发展较为成熟的美国市场为参考,数字医疗服务标杆平台Teladoc的市销率高达21倍。纵观Teladoc近年来的业绩增长,其2018-2020年三年的营收复合增长率达到61.8%。

这意味着,医药电商之外,医疗服务将为互联网医疗提供更大的想象空间,并已被资本市场验证。目前国内的数字医疗企业也呈现出高速增长的态势。以微医为例,数据显示,其2020年营达到18.32亿元,同比增长262%;2018-2020年,营收复合增长率达到168%,体现出国内医疗服务市场巨大的发展潜力。

在监管细则落地后,且随着信息技术、物联网及大数据技术的高速发展,数字医疗这条曾经被认为“最难走”的赛道,将成为互联网医疗行业未来发展的主流。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新康界以最具新意的逼格,用数据、用观点、用案例,全面追踪和捕获健康产业创新精神和行动,从政策分析、战略决策、管理模式、商业模式、产品与市场等各个维度,玩转数据!玩转创新!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