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监管进一步规范!刚热起来的千亿医疗市场何去何从?

来源: 健康界  2021-10-31 A- A+

作者:庞小路

历时三年,业内期盼已久的互联网诊疗监管政策终于落地。

10月26日,国家卫健委发布《关于互联网诊疗监管细则(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公告》(下称《意见稿》)。

《意见稿》要求,人工智能软件不得冒用、替代医师本人接诊;医疗卫生人员的个人收入不得与药品和医学检查收入相挂钩;互联网诊疗病历记录按照门诊电子病历的有关规定进行管理,诊疗过程中的图文对话、音视频资料等应当全程留痕、可追溯,并向省级监管平台开放数据接口,保存时间不得少于15年。

2015年12月8日,全国首家互联网医院——乌镇互联网医院在桐乡诞生,据国家卫生健康委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6月,我国互联网医院数量已超过1600家。

互联网医院高速发展的同时,也暴露出一些问题,例如建成的互联网医院同质化问题严重,并且大部分互联网医院存在「建而不用」的情况。

此番《意见稿》的出台,可以看出监管层释放的明确信号,旨在进一步规范互联网诊疗,促进互联网诊疗服务健康发展,保证医疗质量和医疗安全。

互联网诊疗「医药闭环」会让医改多年取得的成果「付诸东流」吗?

新冠疫情带动互联网医疗迎来爆发,仅2021年上半年,全国就新增约500家互联网医院。

火爆之下,却潜藏着诸多问题。此前就有行业专家表示,药品销售收入对于一些商业性互联网医院是重要利润来源,由于缺乏对过度用药行为的监管,可能会出现「互联网医院激励医生多开药,甚至和制药企业合谋拉升网上药品销量,导致过度用药」的现象。

好大夫在线相关负责人对健康界表示,在疫情推动下,互联网医疗的概念在商业领域里很火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向资本讲起「医药闭环」的新模式:前面问诊开处方,后面卖药,在服务上、收入上形成所谓的「闭环」。但在实际开展业务的过程中,其弊端逐步显现出来,药品回扣、过度医疗等现象也随之产生。

「这些现象在原来的公立医院里发生过,在药品零加成和处方外流实施以后,原来公立医院的这条线被阻断了,公立医院没有卖药的动力了。」好大夫在线相关负责人直言,如果线上的互联网医院仍然是「医药闭环」的模式,一手开处方、一手卖药,每卖一盒药就有一份高额的收入分成,那它一定有动力去推动医生开更多的药,这样下去,过去医改多年取得的成果也都「付诸东流」了。

此次《意见稿》明确,医疗机构电子处方、处方审核记录、处方点评记录应当可追溯,并向省级监管平台开放数据接口;医疗机构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应当严格遵守《处方管理办法》等处方管理规定,加强药品管理,禁止统方、补方等问题发生;医疗卫生人员的个人收入不得与药品和医学检查收入相挂钩;医疗机构或医务人员不得违规转介患者、指定地点购买药品耗材等,以纠正行业乱象。

「既然行业已经达成共识,线上互联网医院的场景也并没有超出原来我们的认识范围,就应该还是要坚持医药分开。」好大夫在线相关负责人表示,医药分开在发达国家早有定论,在目前中国的公立医院(线下)中也是。

「医疗卫生人员的个人收入不得与药品和医学检查收入相挂钩。」好大夫在线相关负责人说,这一条对互联网医疗机构提出明确要求,就是线上也要坚持医药分开,避免过度治疗等问题;比如处方的开具、审核、点评、流转等信息应当确保全程留痕可追溯,这是推动医药分开、促进合理用药的有效手段,主管部门可以通过技术手段更好地发现问题,实施分析和监管。

京东健康方面对此看法一致。「医生收入不能和药品销售挂钩等要求,都非常符合行业和大众的期待,细则的出台,对合规经营的企业是一种保护。」京东健康相关负责人对健康界表示。

在微脉首席医疗官胡炜看来,《意见稿》里提到的医生收入与药品不能挂钩,其实2013年原国家卫计委制定的《加强医疗卫生行风建设「九不准」》中就有明确的规定。

「但是随着互联网诊疗的兴起,在线上诊疗领域存在一些乱象,从这次的举措来看,国家正在做进一步的规范。」胡炜表示。

好大夫在线相关负责人表示,征求意见稿中的新监管要求,对于行业来说可以说是「及时雨」,在这些不规范的行为进一步发展,危害整个行业、危及更多医生和患者利益之前,「踩住刹车」。

告别野蛮生长 迈向高质量发展

2018年9月,国家卫健委和国家中医药管局联合印发了三个文件《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远程医疗服务管理规范(试行)》,旨在推动互联网医疗规范发展。

胡炜对健康界说,国家出台上述三个文件后,互联网诊疗服务就经过了一轮规范整改。

他认为,此次出台的《意见稿》,无疑是一更具体的对互联网诊疗监管的明确规范,整个互联网医疗行业会进行一次洗牌,一些不规范的企业将会面临整改甚至关停,对于坚持合规开展相关业务的企业,则是利好消息。

京东健康相关负责人表示,这一版的细则,让企业在模式探索和服务用户的过程中,有了更多政策依据。

此次《意见稿》第七条明确,作为实体医疗机构第二名称的互联网医院,与该实体医疗机构同时校验;依托实体医疗机构单独获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互联网医院,每年校验1次。

胡炜认为,这项规定对检验周期作了明确规定,对于互联网医院业务的开展,意味着明确了准入和退出机制,需要更加严格按照监管细则来开展诊疗。

行业上升空间大 回归医疗本质

尽管早在2021年6月,我国互联网医院就多达1600多家,但据健康界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互联网医院发展研究报告》显示,大部分互联网医院有「建而不用」的情况,真正能实现有效持续运营的屈指可数。

胡炜认为,对于公立医院自建互联医院来说,缺少专业的运营人员,技术研发成本也很大。此次《意见稿》明确后,制度会越来越规范,业务流程想要跟上脚步,就必须要加大运营及研发投入,进行迭代升级,这无疑让医院自建互联网医院面临更大的挑战,更加需要第三方公司用成体系的解决方案来辅助公立医院实现互联网医院合理、合规地有效建设。

这是个近年来一直被视为「风口」的行业,随着资本、政策的不断加码,中国互联网医疗市场规模也在不断增大。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中国互联网医疗市场由2016年的650亿元增至2020年的1961亿元,复合年均增长率为31.79%。且随着中国互联网医疗行业的不断发展,预计2021年市场规模将扩至2831亿元。

「规范发展、高质量发展是互联网医疗行业生存的关键,也是未来的方向。」好大夫在线相关负责人表示,此次征求意见稿的提出,从国家的层面为行业的发展划定了红线和底线,就是在推动整个行业向正确的方向迈进,规范和创新有机结合起来,行业发展的步子会更稳。

桃子互联网医院创始人李巧一对健康界表示,互联网医疗的本质是医疗,细化的监管条例能引导互联网医疗企业往更规范、更健康、更明确的方向发展,患者享受互联网便捷的同时,也能体验到标准的诊疗服务。在他看来,夯实医疗服务能力,是互联网医疗机构的核心竞争力。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中国医疗健康专业知识智享平台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