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诚健华冲刺科创板IPO!银行存款59亿元 频繁募资引质疑 真的缺钱吗?

来源: 新浪医药新闻  2022-04-12 A- A+

文丨Linan

2022年4月12日,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委员会审议通过诺诚健华的上市申请。过会后意味着诺诚健华科创板IPO又更近了一步。

若此次科创板IPO成功,诺诚健华将成为继百济神州之后,第二家以红筹股身份完成科创板上市的药企。诺诚健华已于2020年3月在港交所上市,发行价为8.95港元,募集资金净额约为20.93亿港元。如此次顺利“登科”,将实现A+H两地上市。

此次科创板IPO,诺诚健华计划募资40亿元,其中,21.5亿元用于新药研发项目;1.67亿元用于药物研发平台升级项目;3.94亿元用于营销网络建设项目;8773.85万元用于信息化建设项目;12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01

频繁募资引质疑

诺诚健华真的缺钱吗?

资料显示,诺诚健华成立于2015年11月3日,是一家典型的知名科学家+权威业界人士构成的生物医药创新科技公司。并且自成立之初,诺诚健华就戴着明星光环,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之一是中国科学院院士、知名科学家施一公,另一位联合创始人为Jisong Cui(崔霁松)博士,其过往履历也十分亮眼。

Jisong Cui(崔霁松)博士曾担任保诺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及美国默克的早期开发团队的负责人,在医药行业的研发及公司管理方面拥有逾20年经验;施一公博士则是知名的结构生物学家,现为中国科学院院士、美国艺术与科学院外籍院士、美国国家科学院外籍院士、欧洲分子生物学组织外籍成员、西湖大学创始校长、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讲席教授等。

在2018年前,诺诚健华并未实现多少营收,此后公司整体营收才开始逐年增加。数据显示,2018年~2021年,诺诚健华营收分别为161.70万元、124.7万元、136.36万元、10.4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5亿元、-21.41亿元、-3.91亿元和-6454.6万元。目前诺诚健华尚未盈利并且存在累计未弥补亏损,截至2021年12月31日,公司累计未弥补亏损余额为35.6亿元。

2019年度~2020 年度,诺诚健华主要收入来源于技术服务及检测试验收入,均为其他业务收入。

2021年,伴随着首个产品奥布替尼获批上市,诺诚健华开启了商业化元年。2020年12月,诺诚健华首款产品选择性Bruton酪氨酸激酶(BTK)抑制剂奥布替尼(宜诺凯®)获得国家药监局附条件批准上市,用于治疗复发或难治性MCL和复发或难治性CLL/SLL。2021年,奥布替尼实现销售额2.41亿元。

2021年诺诚健华主要产品的销售额仅占其总营收的一小部分,当年主营业务收入之所以能获得10亿的收入,主要系其与Biogen就奥布替尼达成一项授权合作,确认技术授权收入较高所致——

2021年7月,诺诚健华与 Biogen达成一项授权合作,约定将奥布替尼在MS领域的全球独家权利以及除中国(包括香港、澳门和台湾)以外区域内的某些自身免疫性疾病领域的独家权利授予Biogen。根据协议约定,对于技术授权,Biogen向其一次性支付不可退还和不予抵扣的首付款1.25亿美元,公司于2021年度确认技术授权收入77596.33万元,当期主营业务收入为104163.25万元,占比74.49%。

整体来看,诺诚健华的总营收在逐年攀升。不过在计划科创板IPO之际,诺诚健华就因为频繁募资引发业界质疑,公司“圈钱”、“跑马圈地”之类的议论较多。

2020年3月港股上市,诺诚健华实际募集资金净额为24.16亿港元,主要投入于产品开发及商业化,计划于2023 年下半年全部使用完毕。此后不到一年,诺诚健华又进行了一次定向增发,通过向Gaoling及YHG发行1.92亿股、1889.5万股,以每股14.45港元的价格募得近30.42亿港元。该笔募资用于临床试验,招聘国内外人才,扩大商业团队,扩大和加速内部发现阶段项目,为任何潜在的外部协作和授权引进机会储备资金,用作营运资金和其他一般公司用途,计划于2021年中期报告出具之日起三年内全部使用完毕。

另一方面,2018年~2021年,诺诚健华的研发费用金额分别为17195.53万元、23417.30万元、42330.60万元和73271.40万元。近四年研发投入累计15亿以上。其中引人关注的是,诺诚健华大部分研发费用运用在股权激励上,金额分别为6406.96万元、5716.48万元、18417.81万元和3942.80万元,研发费用中的股权激励费用占比分别为37.26%、24.41%、43.51%和5.38%。

然而,截止2021年12月31日,诺诚健华货币资金余额为59.7亿元人民币,占公司资产总额的比率为80.51%。其中银行存款就有59.2亿元,公司2021年利息收入就有1.35亿元。账户上“趴”着如此多钱,又再次募资,引发外界对其募资合理性质疑。

02

BTK抑制剂市场争夺战打响

企无远虑必有近忧

尽管没有近忧,但诺诚健华需要远虑。

诺诚健华招股书显示,公司的产品布局主要聚焦在肿瘤与自身免疫性疾病领域,侧重于构 建具有协同效应的创新疗法。

在血液瘤方面,拥有奥布替尼(BTK抑制剂)、ICP-490(CRBN E3连接酶调节剂)和 Tafasitamab(靶 CD19的单克隆抗体)等;在实体瘤方面,拥有ICP-192(泛FGFR抑制剂)、ICP-723(泛 TRK 抑制剂)、ICP-189(SHP2 抑制剂)等产品;在自身免疫性疾病方面,其正在开发用于治疗由B细胞或T细胞功能异常所导致的自身免疫性疾病的多款产品,包括奥布替尼(BTK抑制剂)、ICP-332(TYK2-JH1抑制剂)和 ICP-490(CRBN E3连接酶调节剂)等。

除了首个已经获批上市的产品,诺诚健华其他产品均处于研发阶段。其中,9款产品处于I/II/III 期临床试验阶段,6款产品处于临床前阶段。

2021年,诺诚健华的主要产品奥布替尼销售额为2.41亿元,实现销量为41209盒,药品销售毛利率为88.98%。然而,这款产品在市场推广等方面也面临着一定的市场竞争。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全球范围内已有奥布替尼、伊布替尼、阿卡替尼、泽布替尼和替拉鲁替尼等5款BTK抑制剂获批上市用于治疗B细胞淋巴瘤;中国已有奥布替尼、伊布替尼和泽布替尼等3款BTK抑制剂获批上市用于治疗B细胞淋巴瘤。

上述产品的已获批适应症集中在复发或难治性MCL、复发或难治性CLL/SLL 等,并且伊布替尼、泽布替尼在中国的获批上市时间和纳入医保时间均早于奥布替尼,具有一定的先发优势。

全球范围内和中国有数款在研BTK抑制剂针对B细胞淋巴瘤开展临床试验,未来若获批上市将进一步加剧市场竞争,可能对奥布替尼的市场份额产生影响。

另外,诺诚健华的ICP-192、ICP-723重磅在研产品也因为着竞品增多,未来在市场拓展和渗透率提升的过程中将面临一定挑战。其中,除Erdafitinib、Pemigatinib和Infigratinib等已获批上市产品,全球范围内有数款在研泛FGFR 抑制剂处于临床试验阶段;除Larotrectinib和Entrectinib等已获批上市产品,全球范围内有数款在研泛TRK抑制剂处于临床试验阶段。

诺诚健华也在招股书中坦诚透露,创新药的研发周期较长,前期投入较大。目前,公司仅有奥布替尼上市销售,且获批时间较短,产生的收入和利润尚不能覆盖公司其他在研产品方面的投入,预计短期内仍需要通过融资支持公司的产品研发、临床试验推进、销售网络建设和其他运营支出。

在截至报告期末,诺诚健华存在累计未弥补亏损。其正在全球范围内推进在研产品的多项临床试验,持续拓宽产品管线并推动在研产品的适应症拓展,预计公司未来产品研发将需要较大的资金投入。

除了企业自身的发展要求以及产品管线布局需要,另一边,科创板等也开始进一步严格审批申请上市的企业。其中,科创板对申请上市的企业的所具有的科创属性审评越来越严格。而且,上市后破发的创新药企越来越多,整体估值已基本回落至疫情前水平,能够明显看出资本对于创新药企从热情到冷淡的趋势。

2021年下半年开始,越来越多的生物医药科技企业遭遇破发。即便是百济神州这样的创新潜力股在登陆科创板当天也难逃破发命运,股价下跌16.42%。今年以来,科创板生物药企里亚虹医药、迈威生物、荣昌生物等也是上市当天破发。

不少业内人士表示,这种倒春寒,也是资本市场对上市的创新药企“用脚投票”的一种方式,此前,投资人主要集中投资在“跟随创新”项目,药品上市后,陷入恶性价格战,企业商业化结果无法达到资本预期。种种迹象都表明,未来的创新项目需要有真正过硬的创新“基因”。

面对这样的行情,有业内人士直接挑明指出,从目前上市的结果与趋势来看,未来短时间内行情会越来越差,甚至可能会发不出去了。因此企业应该看长远,先上市融资,积累足够的安全垫,可以保证未来三四年无虞。这两年可能要迎来创新药行业资金断裂甚至破产潮......

03

诺诚健华股权分散

高瓴为第一大股东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诺诚健华股权比较分散,目前并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在2021年定向增发2.1亿股普通股后,高瓴旗下HHLR及其一致行动人为诺诚健华第一大股东,合计控制表决权比例为13.04%。

诺诚健华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公司的主要股东为HHLR及其一致行动人、King Bridge及其一致行动人、Sunny View与Renbin Zhao(赵仁滨)家族、Sunland与Jisong Cui(崔霁松)家族、Vivo Fund VIII及其一致行动人。

明星科学家施一公并不直接持有诺诚健华的股份,只是作为非执行董事在公司任职。其中,个人股东有崔霁松和赵仁滨。不过,赵仁滨与施一公是夫妻关系。根据证券相关条例,施一公被视为拥有其夫人赵仁滨所持有的股份。

报告期内,诺诚健华任何单一股东持股比例均低于30.00%。截至2021年12月31日,第一大股东HHLR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股比例为13.85%,且直接持有公司5%以上股份的主要股东之间不存在一致行动关系,因此,任何单一股东均无法控制股东大会或对股东大会决议产生决定性影响。

董事会现有9位董事,其中包括2名执行董事,4名非执行董事以及3名独立非执行董事,不存在单一股东通过实际支配公司股份表决权能够决定公司董事会半数以上成员选任的情形,因此,该公司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堪称“明星”阵容的医药团队:

诺诚健华在招股书上会稿透露,公司股权相对分散,使得公司未来有可能成为被收购对象,进而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化,可能会给公司业务发展和经营管理等带来一定影响。

资料来源:诺诚健华招股书上会稿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新浪医药原创(编译)文章,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新浪医药",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新浪医药保留追责权利。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新浪医药采编 微信:hua_qian_shu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