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金森病药物研发逐渐升温 以岭、绿叶、康缘谁能率先破局?

来源: 新浪医药新闻  2021-04-09 A- A+

作为一种神经退行性疾病,帕金森病(PD)是严重威胁中老年人健康和生命的“第三杀手”,且随着全球老龄化的进程,帕金森病更是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药物治疗,是帕金森病治疗的重要手段,那么现如今都有哪些药物应用于PD治疗,国内对于PD领域的新药研发处于什么状态?

01 帕金森病介绍

帕金森病(Parkinson′s disease,PD),是一种以黑质纹状体通路神经退行性病变为主要特征的神经系统变性疾病,其临床特征主要表现为静止性震颤、肌肉强直、运动迟缓和姿势平衡障碍,且常伴有认知功能障碍。

流行病学调查研究显示,欧美国家60岁以上帕金森病患病率达到1%,80岁以上超过4%,我国65岁以上人群患病率为1.7%,与欧美国家相似,且未来我国帕金森病患病人数将从2005年的199万人上升到2030年的500万人,几乎占到全球帕金森病患病人数的一半。而随着疾病的进展,帕金森病的运动和非运动症状会逐渐加重,一方面会损害患者本身的日常活动,另一方面也会带来巨大的社会和医疗负担。

图1.1 帕金森病的典型屈曲姿势

(参考:Handbook of Clinical Neurology,History of Parkinson’s disease)

02 病理机理研究

PD患者的主要病理特征,表现在黑质致密部多巴胺能神经元的损伤、纹状体多巴胺含量的减少,进而引起黑质-纹状体通路多巴胺神经支配功能的减弱,胆碱能神经功能相对增强,患者出现运动功能障碍等症状。

PD的发病,目前认为主要和年龄、环境及基因因素相关。其中年龄因素在PD发病中的作用已经得到大量研究结果证实,且随着年龄的增加,PD的发病几率也越来越高。但是,部分PD患者在年轻时就发病,而且没有明显环境致病因素存在。进一步研究,这些患者体内的某些基因发生了突变或缺失,称之为家族性PD。目前已经报道的PD相关基因有十多个,其中最常见的为亮氨酸重复激酶2(LRRK2)、α-突触核蛋白、PINK1、DJ-1、parkin等基因。同时,目前还认为,PD的致病因素主要影响蛋白降解、线粒体功能、氧化应激的平衡等,进而会导致多巴胺神经元的死亡。

图2.1 帕金森病的多巴胺能途径及神经病理学基础

(参考:Life Sciences 226 (2019) 77–90)

03 已获批上市的药物

截至目前,FDA批准的抗PD药物约25~30个,涉及多个药物靶点:如多巴胺能系统包括芳香氨基酸脱羧酶(AADC)、儿茶酚氧位甲基转移酶(COMT)、单胺氧化酶B(MAO-B)、多巴胺转运蛋白(DAT)、多巴胺受体(DR);5-羟色胺能系统包括5-羟色胺2A受体(5-HT2A)、5-HT2C受体;胆碱能系统包括毒蕈碱型乙酰胆碱受体(mAChR);此外还有N-甲基-D-天冬氨酸受体(NMDAR),等等。

自1967年左旋多巴上市以来,其已经成为PD运动症状的主要治疗药物,且从目前的临床应用来看,尚无其他的DR激动剂能够达到左旋多巴的临床效果,该药被誉为PD治疗的“金标准”,是PD的基础用药。

但长期使用左旋多巴又会引起症状波动、开关现象以及运动障碍等副作用,故当前临床应用的主要是左旋多巴的复方制剂,目的就是为了提高左旋多巴治疗效果,减少用量,从而减轻不良反应。例如左旋多巴与卡比多巴等外周脱羧酶抑制剂合用,或者与金刚烷胺及苯海索等抗胆碱药合用。

表3.1 FDA批准上市的PD治疗药物

04 我国指南推荐的药物治疗

如上,目前临床上有多种可以有效改善帕金森病的药物。每一类药物都有各自的优势和劣势,在临床选择药物时会充分考虑到以患者为中心,根据患者的个人情况,如年龄、症状表现、疾病严重程度、共患病、工作和生活环境等进行药物选择和调整。

中国帕金森病治疗指南(第四版)推荐:对于早发型帕金森病患者,不伴智能减退,可有如下选择:非麦角类DAs、MAO‑BI、复方左旋多巴、恩他卡朋双多巴片、金刚烷胺、抗胆碱能药;伴智能减退,应选择复方左旋多巴。同时,首选药物并非按照以上顺序,需根据不同患者的具体情况,而选择不同方案。

对于晚发型帕金森病患者,或伴智能减退的早发型患者:一般首选复方左旋多巴治疗,随症状加重、疗效减退时可添加DAs、MAO‑BI或COMTI治疗。因有较多不良反应,抗胆碱能药尽可能不用,尤其老年男性患者。下图为依据临床症状和不同年龄以及病情发展情况下推荐如何选择用药的详细流程图。

图4.1 帕金森病的药物治疗流程

(参考:中国帕金森病治疗指南(第四版))

05 国内PD领域在研药物

当前,国内致力于PD新药研发的药企,主要有山东绿叶、英科新创、北京中元恒康生物、东阳光药、江苏康缘、石家庄以岭、浙江春禾医药、中科院药物所、军科院毒物所,等等;产品大都处于临床I期;品种数量及进展不能用火热来形容。

但值得关注的是,品种的注册时间大致出现在两个极端,一端为近10年未有明显进展的品种,而另一端的产品主要集中于近2年的注册申报。由此可见,国内药企对于帕金森病的药物研发正在逐渐升温,且纵观国内乃至全球人口老龄化的进程来看,该领域的药物研发也必将越来越受到申办方的关注与投入。

参考:

1.Handbook of Clinical Neurology, Vol. 83 (3rd series) Parkinson’s disease and related disorders, Part I. Chapter 5 History of Parkinson’s disease

2.中国帕金森病治疗指南(第四版)

3.J Med Postgra, Vol.32, No.6, June, 2019.

4.Parkinson's disease: Mechanisms, translational models and management strategies. Life Sciences 226 (2019) 77-90.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新浪医药原创(编译)文章,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新浪医药",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新浪医药保留追责权利。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Cathy杨翠

文中的北京中原恒康应为“北京中元恒康”—兰晟医药的全资子公司。

04-10 05:39

回复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