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妇产医院被曝欠薪!深陷运营困境

来源:看医界  2021-03-29 A- A+

又一民营妇产医院疑似欠薪

近日,据浙江绍兴当地媒体越牛新闻爆料,绍兴悦程妇产医院由于经营困难,医院已经陷入发不出工资的境地。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院员工透露,“我在医院工作已经五六年了,然而到现在已经被拖欠了五个月工资。”该员工表示,自去年以来,医院多位员工的工资得不到及时足额发放。如今已有不少工作人员因此离职,她也多日未去医院上班。

不仅是发不出员工工资,还有准妈妈报料称,医院来电通知将不再提供后续产检服务。其中,不仅是预约的彩超检查被取消,月子中心也被告知不再提供服务,需前往医院退款。

公开资料显示,绍兴悦程妇产医院是一家民营妇产医院,成立于2014年12月26日,设有产科、妇科、计划生育科、儿科等。

据了解,2019年,悦程妇产医院曾陷入产妇死亡事件的舆论漩涡。医院老员工表示,从那之后明显感觉到医院的经营状态每况愈下。

悦程妇产医院一位院长向媒体承认,医院确实遇到了经营瓶颈。“2019年的事件让医院经历了'一场大雪',贯穿2020年全年的疫情,让医院雪上加霜。”因此,医院确实已拖欠了部分员工的工资,也有一小部分员工陆续离职。

据《看医界》了解,悦程妇产医院并非最近首例被爆出遭受经营困境的民营妇产医院。

据报道,2020年12月,四川德阳美婴儿妇产医院开业不到两年就陷入破产危机。事发前,医院拖欠房租、员工工资、客户定金上千万元。医院多名员工提供的医院内部群聊天记录显示,该院负责人邓某林发消息通知大家破产原因是因德阳美婴儿妇产医院受疫情影响,经营困难,开始停业。

民营妇产医院占比93.4%

据了解,2016年,全面二孩政策正式实施,当年国内新生儿相比2015年增加了191万,出现了一个“小高峰”,有专家曾预测2020年我国新生儿数量将突破2亿。

在巨大的市场需求和美好的发展前景下,具有消费属性的妇儿医疗成为投资热点赛道。据2020中国卫生健康统计年鉴数据,2019年我国妇产(科)医院共有809家,其中,民营妇产(科)医院756家,占比高达93.4%。

数量虽然猛增,但民营妇产医院面临的困境却不容忽视。前不久,公安部官网发布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出生并已经到公安机关进行户籍登记的新生儿共1003.5万,而2019年这一数据为1179万,相较之下,新生儿数量可谓大幅下降。

这一数据公布后,知名医界大V、上海国际医学中心妇产科主任“白衣咸饭”在微博上表示,低生育率的趋势,对产科和母婴行业投资以及医学人才择业等都将带来有巨大的影响。

白衣咸饭认为,“假如还停留在‘我身边的人都在生生生’的基础上进行投资(包括但不限于投资产院、投资母婴产品、为家里的小不点投资购房、买学区房、开始幼儿园)、择业(医院招收产科新人、医学生毕业时加入产科规培),将会在未来的5-10年里,输得一塌糊涂。”

公立医院强势竞争来了

前不久,安徽省妇幼保健院西院开设母婴康复中心一事,也引起了广泛的关注。据了解,近年来,多家公立医院相继开设月子中心,进军产后康复市场,这里面,不乏多家三级医院的身影。

产后康复这一领域的市场空间有多大,或许可以从一组数据中得以体现。据艾媒数据中心数据,2013年以来,中国月子中心市场规模不断扩大,2018年中国月子中心市场规模突破100亿元,达到142.2亿元;预计2020年将达209.6亿元,2023年将达272.2亿元。

从机构数量方面看,有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上半年中国月子中心数量在7300家以上,主要分布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目前正逐步向中小城市扩散。

据调查,“月子中心”运营的形式之一,是依托民营医院产科提供较为“专业”的月子服务,也因此,一些民营医院产科及妇产专科民营医院开设了这类中心,为产妇提供具有特色的高端医疗服务。不过,随着公立医院逐渐杀入这一市场,有言论指出,民营医院这一领域的“饭碗”又可能要被公立医院“抢”了。

除了产后康复,据了解,民营医院高端妇产科的市场,也在被公立医院特需服务蚕食。西部省某地市级高端私立妇产专科医院院长就曾向《看医界》“诉苦”:在公立医院特需服务和医联体的双重围剿下,原本以高端化服务为特色的医院,市场空间被大大挤占,业务现呈下滑趋势。

据该院长介绍,医院原本是企业医院,改制后定位当地“第一高端妇产科医院”,通过特色化的服务逐渐取得了差异化的竞争优势,成立近10年,年新生儿分娩量从最初的300例上升到2000多例,排名也曾长期占据当地第二名,仅次于该市人民医院。

但好景不长,自从该市妇幼保健院开展特需服务以后,由于价格相近,且为公立医院,不少当地产妇直接被分流过去。目前,妇幼保健院的新生儿年分娩量已经超过了自己的医院。

令这名院长感到无奈的是,本来寻求差异化竞争,却没想到公立医院一旦反应过来,自己当真有些招架乏力。而且,该市妇幼保健院还加入了省内医联体,一些县域居民也被其收入囊中。更为尴尬的是,该市距离省城市中心也不过1小时车程,一些经济条件较好的家庭干脆选择到公立医院特需部分娩。

民营妇产医院未来怎么走?

民营妇产医院未来怎么发展?同为妇产科医生大V、春田医管创始人段涛教授也有自己的观点。

在2020年底对妇儿医疗行业的年终盘点与展望中,段涛表示,很多的行业在2020年都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妇儿医疗领域也不例外,产科分娩量下降,儿科业务量也急剧下降,特别是随着全民预防意识的普遍加强,像儿科整体业务量的下降是不可逆的,无法恢复到疫情之前的状态。

据春田医管发布的《中国妇幼医疗机构白皮书(2020)》建议,妇儿医疗的发展要回归理性、回归常识、回归逻辑、回归专业、回归价值。

在对多家非公妇儿医疗机构的管理者、投资者进行深度访谈后,白皮书建议,妇儿医疗机构可以扩展业务层面,以多元化需求的人群为服务目标;改变获客模式,与患者互动,取得好感和信任感;尊重医疗的内在规律,要回归技术、学科、质量安全,完善学科体系,占领技术制高点;以市场的需求为基础,走技术、管理、服务上的差异化路线。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看医界——医疗行业综合新媒体,为您呈现有料、有价值的医界资讯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