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 医疗服务投融资将迎来四大变化 !

来源:看医界  2021-01-13 A- A+

作者|洪玥雯

2020年是医疗健康行业投资大年,整个医疗服务赛道则是有喜有忧。疫情为互联网医疗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年末丁香园获得了五亿美元融资,为今年互联网医疗融资最大一单。与此同时,实体医疗虽然年初受疫情影响业务打折,但下半年业务发展整体好于上半年。加之国内股市开启注册制,有不少医疗服务连锁企业纷纷递交了IPO申请,实体医疗机构的投资也开始回温。只是基本医疗法限制了医院性质的转化,非营利改营利困难重重,年末耗材药物新一轮集采结果公布,不少民营医院经营压力会变大,利润空间将进一步压缩,因此好坏参半情况下,即便实体医疗投资升温,也不复之前15,16年热钱涌入时的盛况,市场趋于理性,只能说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那么各个细分领域在明年会有什么影响呢?

互联网+医疗互联网医疗

对于互联网从业者来说,他们最喜闻乐见的是运用信息和网络技术,将传统行业从线下搬到线上,颠覆传统塑造新的生态。只是在医疗行业很难实现简单的复制黏贴,这也是互联网医疗探索多年,一直没有找到很好的业务模式的原因。若非疫情推动了互联网医院的进一步发展,资本早已失去耐心。

“医疗移不动”这件事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是无法改变的,95%的医疗行为全部在线下进行。在线购药也许是例外,只是药品流通的利润需要参考线下药房,目前线下药房平均净利润率大约5-6%左右,且逐年下降。也有人剑指DTP药房,以特药为核心业务,目前国产PD-I都已通过集采进入医保目录,价格下降也会压缩预期利润。未来在线购药同样也是竞争激烈的红海市场,在线购药的价格和服务体验,无一不在增加经营者的成本压力。

除了在线购药有明确商业模式外,尚存活的互联网医疗企业最多勉强维持盈亏平衡,相当部分依然需要外部资金来养活团队。医疗行业本身具备一定特殊性,单纯以追逐利润为标准是行不通的。2021年国家提出的目标是防止资本无序扩张,这不仅针对金融业和互联网业,对互联网医疗的发展同样也是紧箍咒。尤其是那种缺乏可变现商业模式,或者类似社区买菜靠补贴来获取用户,形成垄断再加价套取超额利润的行为,将被严格限制。这意味着互联网医疗企业需要重新审视商业规则,从用户需求和痛点出发,扎实做好底层业务,企业自身具备内生性增长能力才能和资本更好结合成长,而不是最终成为被资本裹挟的牺牲品。

互联网+医疗,本质还是医疗,互联网只是信息手段,互联网医疗最能做的是把持流量与效率的优势,与线下深度结合实现革新,创造出新的蓝海市场。

民营医疗:向左走还是向右走

疫情发生后,公立医疗体系扩张加速,医改多年,三级医院虹吸患者情况并没有改变,基层医疗机构首诊制推广也是步履维艰。公立医疗的扩张在某些程度上挤压了民营医疗的生存空间,而医保经费的穿底风险使得医保控费更加严格。

时任人社部社会保障研究所所长金维刚此前曾透露:2013年,全国有225个统筹地区的城镇职工医保资金出现收不抵支,占全国城镇职工统筹地区的32%,其中22个统筹地区将历年累计结余全部花完。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朱恒鹏一份报告指出,2018年已有106个统筹区的职工医保和183个统筹区的居民医保出现当期收不抵支,缺口金额分别为83.4亿和154亿元。而据另一位知情人士指出,2019年我国医保资金的整体缺口有两千亿之多,而我国医保资金消耗的高峰大约是2023年。

在医保资金越发紧张的情况下,靠医保作为核心收入不是一条明路,因此部分民营医疗选择高端医疗作为其中一个发展途径。但经营投资者们在医疗服务价格和价值上的认知,与患者的认知还有较大偏差。定义高端精英人群作为服务对象,仅仅看中其具备的支付能力,但决定用户是否会买单的因素是支付意愿而非支付能力。所以,几乎所有自称高端医疗服务的从业者,总是有意无意将自己的服务需要定价贵作为筛选患者的标准,而非医疗服务本身的价值。或者认定自己的市场价格,但缺乏合适方法和途径对潜在用户进行宣传教育,从而知情者寥寥,酒香也怕巷子深。

医疗价值的高低是由医疗服务的稀缺性专业能力决定的,在同等治疗效果的前提下,外环境才能有较高的附加值,好比麻绳依附在大闸蟹才会更贵,这也就是为什么患者更愿意去公立三甲医院治病的原因。而顶级公立医院提供的特需门诊,国际医疗服务也往往一床难求。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民营医疗机构注意到这一点,聘请国内外的一流专家,开办病理诊断中心、肿瘤治疗中心、影像中心等,既能帮公立医院提供服务输出,又能与公立医疗提供差异化的医疗服务。

以肿瘤治疗为例,某地国际医学中心建立的肿瘤中心,提供一揽子肿瘤治疗服务,与公立医院有显著的服务差别。和睦家也将肿瘤作为未来差异化的重要业务,以大湾区为核心,香港专家入驻,提供可与国际接轨的肿瘤治疗服务。而目前我国的肿瘤患者,五年生存率只是欧美发达国家50年前的水准,在这其中民营医疗有着巨大的发展空间,据悉某质子重离子医院的患者预约治疗甚至排到了2024年。与肿瘤治疗密切相关的影像中心和病理诊断中心,属于国家鼓励社会资本办医的业务领域,凭借业务门槛高资源稀缺的属性,不但市场前景广阔,也是资本青睐的热门赛道。

消费医疗:直播引发的销售变革

上半年疫情让消费医疗在下半年有了报复性消费反弹,尤其以医美最为明显。轻医美,抗衰注射等业务,开始在互联网直播端发力。阿里的消费医疗业务,以医美为初始方向,网络主播们除了卖衣服卖化妆品卖食品农产品以外,也开始预售医美服务,如热玛吉、水光针,价格比传统美容院渠道要来得透明实在,同样品牌的医美机构网上医美服务的售价不到之前的1/2,甚至更低,但是服务品质却差别不大,并强调没有额外消费,所购即所得。最火爆的时候,单场直播可以预售掉上千万的医美服务。某点评的医美机构主页上,可以清楚看到部分热门医美项目的月消费量达到了几十上百。少数在北上深的医美机构,凭借新的传播手段,一年坪效甚至可达到10万左右。主播们经过医美后的显著改变,效果和信誉背书是促进消费者购买的主要原因。

互联网巨头介入消费医疗,首要的好处是解决民营医疗获客难、成本高的困境。首当其冲的阿里健康开始用流量培养消费医疗细分领域的头部企业,这与当初他们培养天猫商城KA是类似的经营思路,可见在2021年以医美为首的消费医疗会在销售生态上有比较大的变化,并且销售模式深度互联网化,这样的操作可以提高效率,营销成本可比传统渠道销售降低50%左右。未来医美服务的零售价格将更加亲民,使得医美消费变得更加普及普惠,产生新的增量市场。

除了医美外,齿科、眼科包括其他消费医疗都可以通过直播的形式来进行服务预售,这对于发愁患者来源的民营医疗来说,是一种新的发展机遇。

民营医疗的源头:支付

只有充分解决了支付问题,民营医疗才能真正有发展的出路。我国的医保制度本身属于保根本,需要兼顾效率与公平。但是对于基本以上的医疗服务,即便在公立医院,自付比例都是过高。官方提供的数据,个人支付比例仅占在医疗总支出的1/3,但实际情况是,一旦患者有了重疾,在三级医院,自费的比例都在55%左右,肿瘤疾病自费比例甚至都在七成以上。也就是说,即便有了全民医保,老百姓因病返贫的概率依然不低。而现在我国的商保发展水平较低,和国外发达国家相比,整个自费比例都在15%以内,商保的空间都是巨大的。

虽然近年来商保公司也积极发行了很多重疾险,特药险,一方面可保范围小,另一方面免赔条款多,用户买了不保的情况比比皆是。另外不少保险公司仅仅将此类产品作为吸引用户参保本司其他产品的工具,看重二次转化带来的利润,而真正像医保那样普惠和保障范围广泛的产品并没有出现。商业的变革往往由具有重大执行力的理想主义者们来牵头,在商业规则的运作下令人们的生活具备更充分的安全感和幸福感,也是熟悉医疗和保险的创业者们可以发挥的好赛道。医疗商业险依然是2021年资本热切关注的领域。

在共创美好未来的前路上,医疗与保险无法独行,尤其是需要寻找突破的民营医疗机构,可以从解决支付问题的角度为自己找到新的生存空间。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看医界——医疗行业综合新媒体,为您呈现有料、有价值的医界资讯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