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医疗、医药电商:在反垄断指南下应调整策略、积极策源

来源: 新浪医药新闻  2020-12-15 A- A+

文 | 码万祺

互联网企业的本质就是不断将触角向更广领域延伸。这也是为什么政策已经未雨绸缪地出台《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的意义吧。本文,我们无意点评社区团购,放眼更深处。

互联网平台经济可能具有破坏力

眼见它起高楼、宴宾客,眼见它形成巨大泡沫、轰然蒸发。这种风险在互联网经济里,并不觉得陌生。平台经济对于资本市场信心的破坏力,在于拔苗助长地擅长制造新的不合理需求、不合理供给。这是一条歧途,往往与互联网平台经济的正路在同一时期演进。

以互联网医疗举例,自以为有效率、效益,但是属于谁的效率、效益?为谁创造了具体价值?是否为可持续的价值?创业是要从行业、就业里打拼出来的,新平台、新业务从一个稳态向另一个非稳态过程进击,代表着新利益、新变化,易触碰《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

互联网平台经济对供方市场的破坏力,在于同样是拓展,开城、开战从一开始就裹挟着泡沫式的价值内涵扭曲,更有甚者,将使一部分供方资源被利用,但绝大多数供方资源被无差别地抛弃、推向边缘。这对于公平是比较直接的伤害,对于长远、可持续的效率好像一种鲸吞。

健康经济与互联网平台经济矛盾

任何健康经济的供给,都可以被拆分为前台、中台和后台这样三个环节。从消极角度看,互联网平台经济目前擅长在前台“搞建设”,争夺流量入口,却可能在中台、后台“搞破坏”,践踏竞争秩序。基于医疗、健康行业之复杂、之广泛,互联网平台经济确实能“指哪打哪”。

“管办一体”在医改中,一般不是个褒义词。但是,在《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坚持医疗卫生事业公益性的大立场下,实体医疗卫生机构应被鼓励内生式地提供互联网医院业务,因为互联网医疗如果有明天,一定需要智慧及担当,其中任何之一都是平台经济缺少的。

健康经济与互联网平台经济的结合,不全是革命式的刺激,更需要渐进式的改良,这种结合的两大粘合剂是技术与市场。技术方面,一些新科技、新产品由互联网经济平台推广得很好。市场方面,笔者担心:平台的医疗资源原始为零,从陆上拼命往船上搬运,会酿成什么风险?

理智地走适当差异化竞争的道路

伴随《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医疗服务医保支付工作的指导意见》出台,有解读认为:对互联网医疗、医药电商实则利空,对实体医疗卫生机构、实体零售药店实则利好。笔者觉得这非常合理。在相当长时期内,互联网医疗、医药电商就是补充,而且只能做差异性竞争。

即便到发展特别成熟的阶段,互联网医疗、医药电商也无法发挥替代作用,这既是能力限制,也由本质决定。“互联网+医疗”和“医疗+互联网”是不同概念,“互联网+医疗”与医药电商间的区别有限。对“互联网+医疗”和医药电商来说,适宜调整策略,积极策源新型发展:

一是保持营利性,以商业站位去抢占商业流量用户,比如互联网平台经济与健康保险业的缠磨绑缚;二是保持创造性,以战略购买去摸索市场缺失效率,比如在牙科治疗上开发有利可图且与用户共赢的商业模式;三是保持投机性,在新技术营销、慢性病管理等方面施加干预。

新业态也是新生态,行业不方便像技术那样容易颠覆,即使不曾激烈,也有趋势向好发展。从国际比较看,“互联网+医疗”和“医疗+互联网”谁也没有争胜,都实实在在为人民服务。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新浪医药原创(编译)文章,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新浪医药",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新浪医药保留追责权利。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提高效率,推动发展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