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保“灵魂谈判”频繁上演!相似的套路 不一样的方式

来源: 新浪医药新闻  2020-12-02 A- A+

文 | Linan

“回来之后,公司不杀你就杀我”

“你如果把市场都丢了,可能你们两个....”

上述对话发生在渝黔湘桂五省市区联盟集采现场。最后,当医保专家宣布这家企业中选的时候,企业代表激动地拍桌子。

10月14日,重庆市、贵州省、云南省、湖南省、广西壮族自治区第一批常用药品联合带量采购文件征求意见稿正式发布,苯磺酸左氨氯地平、哌拉西林他唑巴坦、头孢他啶、泮托拉唑钠、左卡尼汀、盐酸川芎嗪、生长抑素、奥硝唑氯化钠等18个品种将被联合集采,多数为注射液剂型。

11月底五省市区联盟集采结果显示,本次联合带量采购共中选15个品种、187个品规,药品最高降幅为83.54%。按照约定采购量计算,五省市区一年可节省约12.65亿元,重庆市一年可节省约5.06亿元。以抗微生物药注射用替加环素药品为例,患者使用一支注射用替加环素药品,可节省约113元。

本次省际集采品种分为第一质量层次和第二质量层次。(详见往期文章:《省际联盟集采来袭 一大批注射剂要降价!年底过评扎堆...》)从最终结果来看,第二质量层次的品种入围较多。本次五省区集采中选企业有扬子江、正大天晴、江苏豪森、国药致君、奥赛康等。

不过,渝黔湘桂五省市区联盟集采未有公布价格,这或是出于保护企业在全国市场药品价格体系,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表示这种议价最终是否公平,例如投最低价格不一定中选等。

地方“灵魂砍价”频繁出现

就在渝黔湘桂五省市区联盟集采前,山东首批药品省级集中带量采购开标,现场谈判视频在网络热传。山东将40个药品纳入集中带量采购范围,涵盖了心脑血管、消化、呼吸、肿瘤等临床学科,全省年销售规模50亿元,属于在全国省级采购中一次性集采中规模最大、药品数量最多,采购周期为2年。山东省参与企业368家,涉及1075个产品,审核通过的有348家企业、1011个产品。最终,73家企业的160个产品拟中选,绝大部分企业和产品都被淘汰。最终入围药品价格平均降价67.3%,最高降幅98.6%。

医保专家和药企开展激烈的“砍价大战”,例如“10元零5分可以除尽”,“9元9角9分很好听”...现场又有企业急得想哭。

其中,阿司匹林最低6厘一片、注射用兰索拉唑无菌粉末本次中选价低至1.36元、重组人促红素注射液单支降价544.7元成最大降价金额。相关产品的降幅赶超国采,企业报出的最低价格将对其他企业在山东省乃至其它省份的价格都会造成影响。

把企业急哭的一幕,与2020年1月武汉胰岛素集采现场画风很像。“我们是代表国家局在谈判”“用国家最低价谈降幅”“降零点几算降幅吗?”......1月9日,武汉开展胰岛素专项带量议价全国“第一谈”,一开始企业降幅明显有些不配合武汉,不过经过一番谈判后有企业代表当场哭了。

不过,从业内流出的武汉胰岛素集采最终结果来看,胰岛素降价幅度仅为小个位数,相对整体平均降幅31%,呈现较小的幅度。由于高生产成本等,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胰岛素降价空间相对较小。近日有参与企业向媒体透露,产品价格只是微调。目前阶段集采对公司影响有限。

最早的医保“灵魂谈判”源自2019年11月国家医保局开启的医保谈判,带量采购议价从市级到省级,再到省际,企业对于医保局议价的规则也越来越清晰,面对越来越大的市场诱惑,企业恐怕是含着泪也想要换回相应的市场。

3年全覆盖,变与不变的500个品种

据了解,自2018年开始经过三批四轮的药品国采,已经有112个品种中选,药物价格平均降幅超过了50%,集采规则也从独家中标到3家、6家、8家中选等。不难看到,未来越来越多的临床价值高、用量大的药品都难逃带量采购。

今年7月,业内流传出国家集采会议内容,未来带量采购将国家、省级、市级全覆盖,后面所有省份都将开展药品带量采购。会议纪要还透露,“国家医保局要求按照采购金额排序,覆盖前80%的药品约500个,各地方根据具体情况确定数量,3年里覆盖全部药品。国家没有开展的将由各省组织开展。范围包括未过评、临床销售量大等产品,仿制药超过三家等。”(详情查看往期文章:《网曝500个品种将被集采!3年完成 多款重磅生物药、胰岛素入选》)

此消息之后,市级、省级、省际药品带量采购全面开花,包括上述提到的省级集采、省际集采之外,近期进行中的还有陕西联盟未过评药品带量采购、四川8省区联盟集采等。

11月下旬,据风云药谈整理,500个大目录中国采品种占据69个,省级集采174个,尚未集采的有158个。近日某会议上流出,来自国家医保局相关负责人士称,不论500个品种包含哪些药品,这只是代表一份动态数据统计。这似乎是向外传递3年内覆盖的500个品种也并非完全固定。

医药撰稿人山东风轻表示,随着国家带量采购、过评进度等因素导致临床用药发生变化,国家医保局500个品种预计会有进有出。他指出,“这一切的判断是依据客观事实。首先这500个品种本身就不完整也不标准,水分较多。因此只能作为一份参考目录供国家和地方借鉴。之所以不对外公布,一是这份目录本身就不具备一定的科学性,二是这份目录本身就是灵活的。唯一不变的是500个品种的范围,而快速变化的是500个品种的内容。没有必要整天这500个招了多少谁又没招分析来分析去,做好自己的产品规划,理性增长,合理设置目标,就行了。”

整体来看,省级、省际等集采在未来两年内仍然会集中出现。若全国药品集采每半年一次,地方带量采购也会百花齐放,覆盖的品种越来越多,类似分厘必争、灵魂砍价的现象也会司空见惯。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新浪医药原创(编译)文章,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新浪医药",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新浪医药保留追责权利。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新浪医药采编 微信:hua_qian_shu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