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医院掀药品降价潮!第三批集采落地

来源:看医界  2020-11-24 A- A+

来源|看医界(ID:vistamed)

集采落地后药品价格大跳水!

11月18日,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北院)一位内分泌科医师在开药时突然发现有的常用药突然消失了,“今天突然‘熔断’格华止和美哒灵,该来的总会来。”据其透露,20日,华山医院总院的格华止也开不到了。

有这样经历的医生,不止于某一个省份某一家医院。进入11月份后,全国不同省市的医生在处方药品时,可能都会或多或少发现了一些变化。

因为,11月份开始,第三批国家药品集采结果相继落地,全国医疗机构开始执行,据了解,中选药品的价格可谓大跳水。

据了解,第三批国家药品集中采购中选结果于8月25日公布,据新华社报道,此次集采共包括55个品种,125家企业,药品品规191个,平均降价53%,最高降幅在95%以上。

以上述医生提到的格华止和美哒灵为例,这两款药均为治疗糖尿病的一线用药二甲双胍,网上药房报价信息显示,规格为0.5g*20片的格华止(盐酸二甲双胍片),网上价格为29元左右;规格为0.5g*30片/瓶的美哒灵盐酸二甲双胍缓释片,报价在28-80元不等。

而在第三批国家药品集采目录中,0.5g*60片规格的盐酸二甲双胍片,价格仅3.4元;0.5g*64片规格的盐酸二甲双胍缓释片,报价仅为4.35元。

公开报道显示,大连市于11月1日零时起在全市公立医疗卫生机构执行了第三批药品集采结果;福建省泉州市从11月16日起,第三批国家药品集采中选药品执行新价格销售;11月19日,第三批国家集采中选结果正式在黑龙江省执行;11月20日,上海执行第三批国家集采药品;11月25日零时起,陕西省将正式执行第三批国家集采……

一场席卷全国医疗机构的药品大降价来了。

脱胎于“4+7”的国家药品集采

“药品不像药,倒是像股票;工厂到医院,倒了太多道;医院几十元,出厂才几毛;医生开啥药,关键看钞票……”三眀医改操盘手詹积富曾用这篇打油诗剑指医药费价格虚高的医改痛点。

20多年的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实践探索并没有有效解决药价高问题。2018年3月,国家医疗保障局成立,接手了这一重担。

决策者分析认为,药价不合理的原因在于量价脱钩、竞争不足、采购分散和政策缺乏协同,于是更高层次的带量采购就提到了议事日程。

2018年11月14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审议通过《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试点方案》,明确了国家组织、联盟采购、平台操作的总体思路。次日,经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同意,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试点,试点地区范围为北京、天津、上海、重庆4个直辖市和沈阳、大连、厦门、广州、深圳、成都、西安7个副省级城市,这就是4+7带量采购。

2018年12月,4+7带量采购试点25个中选品种价格公布,平均降幅达到52%,最高降幅超过96%。

9个月后,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发布了《联盟地区药品采购集中文件》,《文件》指出,在国家组织4+7集中采购结果的基础上,国家组织相关地区形成联盟,依法合规开展跨区域联盟药品集中带量采购。

联盟地区:山西、内蒙古、辽宁、吉林、黑龙江、江苏、浙江、安徽、江西、山东、河南、湖北、湖南、广东、广西、海南、四川、贵州、云南、西藏、陕西、甘肃、青海、宁夏、新疆(含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联盟地区内的4+7城市除外。

此次扩面包括20个省和5个自治区,加上4+7的4个直辖市,以及早前主动跟进集采的福建省和河北省,至此,除了港澳台地区,全国31个省级行政区都参与进了带量采购。

如今,国家药品集采已开展到第三批,一年多来,国家组织的药品集中采购也进入常态化运行阶段,一些虚高的药价,正在进入降价通道。

高值医用耗材、注射剂国采也来了

随着药品国家集采地持续推进,高值医用耗材、注射剂的集采也正在推进。

在今年6月份的一次深化医疗保障制度改革培训班上,国家医保局局长胡静林表示:集中带量采购将逐步实现运作常态化、政策标准化、操作规范化、队伍专业化。

据胡静林介绍,2020年的重点工作之一,除了落实集采结果,还要开展国家组织高值医用耗材集中采购。“按照治理高值医用耗材改革方案,今年,我们将在总结前期地方采购经验基础上,在全国范围内组织开展冠脉支架等高值医用耗材集中带量采购试点。”

“雷厉风行”是胡静林推崇的品性,而在胡静林主导下的国家医保局,行事很明显地体现了这一风格。4个月后,由国家医保局亲自操刀的首批国家集采购的耗材品种中选结果出炉。结果显示:经过本次集采,临床用量大、价格高的心脏支架价格降至地板价,从均价1.3万元左右下降至700元左右。

高值骨科耗材的带量采购也开始试点,11月14日,覆盖600余家医疗机构的山东省七市采购联盟部分医用耗材带量采购现场议价会召开,这场“医保谈判”,聚焦的是医用高值耗材,涵盖骨科创伤和血液透析两大类,是全国首次骨科创伤类和血液透析类市级联盟带量采购。

据统计数据淄博、青岛、东营、滨州、德州五市骨科创伤类医用高值耗材年使用量为3万个,耗材使用费超过3亿元。

据了解,此次联盟采购将覆盖7市600余家医疗机构。通过两轮谈判竞争,骨科创伤类最高降幅达94%,平均降幅67.3%。

除了高值医用耗材,注射剂的集采也正在路上。

日前,湖北省医保局下发通知,公布湖北省药品集中带量采购实施细则,33个注射剂品种进入首批药品集采目录,主要为青霉素及喹诺酮类抗生素类。全省公立医疗机构(含驻鄂军队医疗机构)、医保定点非公立医药机构将组建采购联盟“抱团”砍价。据悉,此次全省首次药品集采工作将由武汉市具体实施,采购结果将在全省执行。

“砍价小能手”出马,不为灰色费用买单!

医保局在药品耗材领域的一再出手灵魂砍价,曾被业界戏称为“砍价小能手”。未来医保局主导下的医疗药品价格,会呈现什么样的趋势?或许可以从2019年10月在北京召开的一次政策热点研讨会上,国家医保局领导的表态中一窥端倪。

该领导表示:“今后医保部门秉持战略购买和价值购买的趋势,并非因为没钱了才做集采,我们的价值观是只买对的不买虚高的灰色的内容,这也是旗帜鲜明的要和社会各界说的,医保没钱不会为虚高的灰色费用买单,有钱同样不会为虚高灰色费用的买单。包括创新药我们鼓励他进医保目录,但是你也别搞灰色费用,我们也不会买单!”

而国家医疗保障局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司司长钟东波在接受央视采访时曾透露,现在药品价格虚高关键在于销售费用高,有媒体披露的2019年323个上市医药公司的销售费用达到2873亿。

“在药品、医用耗材价格虚高时,不排除医生有一部分灰色收入,如今水分挤干了,医生薪酬也将会发生变动。”《看医界》专栏作者、陕西省山阳县卫健局副局长徐毓才认为,药品耗材集采后将会影响部分医务工作者的收入。

对此,医保领域研究者码万祺也认为,国家集采可以打击带金销售,这可能会“伤及”部分机构,但同时也在此过程中倒逼医药企业做好创新。而药品和高值医用耗材的大降价之后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提高医务人员的阳光收入。

其次,中选药品的大降价对其所在治疗领域中未入选带量采购中的当前价格、未来定价有参考作用,换句话说,可能会导致未中选药品发生价格波动。三是,一些带量采购中选药品价格显然低过合理水平,但药品治疗的适应症一直存在,可持续性或许是个问题。

在徐毓才看来,国家医保局成立后,在医和药领域完成了两件大事,先是完成了17种抗癌药的谈判,接着开辟了震惊业界的4+7带量采购,后来发展为国家药品耗材集中采购;不久后启动DRGs付费国家试点,可以说,年轻的国家医保局正式上手干自己的核心工作了。

徐毓才建议,作为医院、医生应该听到医疗改革号角的声声嘶鸣和咚咚战鼓声,积极主动做出必要的改变,因为“医保不为灰色费用买单”这样的宣示,也是未来医疗界变革一大趋势。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看医界——医疗行业综合新媒体,为您呈现有料、有价值的医界资讯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