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批业界大咖呼吁:医生评价要重临床!

来源:看医界  2020-11-23 A- A+

作者|林希

一批大咖直指医生评价机制不合理

“现有评价体系评了很多大医生,但是恰恰不会看病,评了很多生物学技术很高的医生,但是不会沟通,不会交流,不会关爱,这是老百姓不欢迎的。”在11月14日举行的财新峰会上,清华大学万科公共卫生与健康学院常务副院长、原国家卫健委体改司司长梁万年如是表示。

他直言,现有的医生激励机制需要改变,不应该以学历、病人数量、论文发表等因素作为考量标准,而更应该关注医生是否是老百姓希望的好医生。并建议,固有医学模式要改变,不能以医生为中心,而应该以病人为中心,以人为中心,不应该以疾病为导向,应该以健康为导向。好医生的理念转变以后,对医生的考核、评价就会发生变化。

实际上,不止梁万年,近年来,一批业界大咖都曾在公开场合直指不合理的医生评价机制带来的弊端。

中国工程院院士、军事医学研究院原院长秦伯益曾在《科学与社会》发表《论文撤稿事件的反思:我国临床医学学位制度亟待改革》一文,犀利地指出不合理的评价体系给年轻医生造成的窘状。他介绍,论文、学位与职称晋升和待遇有关,这就形成了一条“利益链”,在利益至上的今天,年轻医生只能围绕着这个“利益链”转。

浙江大学邵逸夫医院院长蔡秀军也曾指出以论文为导向的评价体系产生了不良后果,应该采用分类评价,对一般的医生考核,应以医术和临床业绩为主导,论文可以不做要求。

火箭军总医院副院长姜卫剑也曾痛批现行职称制度。他认为,很多医生被职称评审制度逼得去科研造假,甚至买论文,把本职工作都丢掉了,得不偿失。“好医生应该是临床诊疗和手术水平,以及患者口碑来衡量,而不是SCI文章。”

而知名心脏专家胡大一教授一篇《让更多的医生安心看病》更是引发了业界的强烈关注。胡大一认为,重SCI论文,忽视临床,是本末倒置,最终吃大亏的是患者。

他还表示:“职称评审要有区分,当医生不要重SCI而是重临床,晋到主治医生就行了,别再搞副正主任医师了”。

职称评审改革在路上

实际上,早在2015年的两会上,李克强总理就直指,医务职称评定事关全局,有的医生“论文写得不错,可手术没做好,病人的问题没解决”,这种只是“花架子”,当时就要求有关部门重视并研究解决这个关系到人民生命健康的问题。

2017年初,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深化职称制度改革的意见》,其中对于医生职称评审和论文枷锁就进行了大幅度改革,当时的文件曾提出要医院、医学院自己评职称,甚至多点执业及创业的业绩也能评职称。

2020年9月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中,总理再次提出要建立临床实践保障机制,加强高校附属医院临床教学职能,推进医学生早临床多临床反复临床,开展以能力为导向的考试评价改革,推进突出临床实践的职称评定。

一方面,国家相关部门正大力改革医务人员职称评审条件,下放评审权限,以浙江为例,2018年起,浙江省卫生高级职称评聘权限下放到三级医院、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及牵头医院等级为二甲(含)以上的县域医共体,实行单位自主评聘。一些大型民营医院未来也将获得职称评审自主权,自己评就行,这将彻底打破现有民营医院职称评审的不利地位。

而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青年医生正在用实际行动冲破传统的职称评价体系,不再甘于通过十几二十年的青春在体制内换回一个副高、正高职称,而是在晋升为主治后,选择走向市场,加盟社会办医。

在《看医界》专栏作者、陕西省山阳县卫健局副局长徐毓才看来,“患者就诊选择医生从来不是看职称的高低,而是取决于医生的口碑,有能力的凭真本事吃饭,有利于真才实学者脱颖而出。”

徐毓才认为,职称评审改革、下放评审权是一件好事,或许还会打破以职称定工资的局面,而这有利于医务人员走出单位变成“社会人”有能力的凭真本事吃饭,而不用再仅仅依靠职称证书。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看医界——医疗行业综合新媒体,为您呈现有料、有价值的医界资讯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