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药品招标君的两个真实故事

来源: 新浪医药新闻  2020-08-03 A- A+

文/曼联前锋

故事(一)玉菩萨

焦总?

小代!

在某酒店举行的药品招标政策解读会上,小代万万没有想到,竟然能够碰到以前单位的领导。

小代,中午有时间吧,这样吧,中午12时,我请你吃饭。我的电话没变,到时候联系。焦总笑脸盈盈。

好的。小代惴惴不安。

一上午的政策解读会,尽管主讲人讲解得非常精彩,现场互动气氛热烈,可是小代怀有心事,什么也没有听进去。

耿耿于怀!

当年,小代是焦总的部下,负责北方招标工作。在三年的工作时间里,小代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从一名初出茅庐的大学生成长为公司招标方面公认的骨干。可是,加薪,没有他的份!提干,也没有他的份!有的只是,焦总安排他一年参加多次医药政策与招标趋势的培训,有的只是,每当有重活难活,他总是要冲在最前面:解读方案,提出对策,并且由他负责组织实施。

又让马儿跑,又让马儿不吃草!

小代终于忍受不了这种无休止的压力,于是在跟着焦总干的第三个年头的春节前夕,提出了辞职。

小代犹记得,当他提出辞职的时候,焦总有些惊讶。她平静地对小代说,你再考虑考虑。

不!我要辞职。

那时的小代,仿佛吃了定心丸一样,坚定地摇头拒绝,焦总挽留再三,无奈地笑了,好吧,希望你今后工作顺利,愿菩萨保佑你。最后,信佛的焦总送了小代一块玉菩萨。

哗哗。

小代被会场热烈的掌声从回忆带回了现实。离开焦总企业的这两年,小代干得不算顺心。虽然工资比原来高了,但是领导对他的付出仿佛并不欣赏,几次拒绝了他加薪的要求。他总是感觉自己缺了些什么。

摸着脖子上戴的那块玉菩萨,小代颇有些无奈。

小代与焦总见面照样寒喧了一番。

喝过一杯果汁,小代终于忍不住,将心里的疑惑向焦总倾吐:

领导,当年我那么能干,为什么不给我涨工资,给我提待遇?

你说呢?焦总一如既往地笑脸吟吟。

不知道。小代有些生气地把头扭向一边。

小代我告诉你,焦总突然收回了笑脸,嗓门有些拉高。

是,每年的工资我没给你涨,因为别人一年只涨一百块钱,而我给你的是一年四五次到外地的培训。因为你刚毕业,必须要强化知识学习,而且,一次培训费用就要近三千,这笔投资你算过没有?

给别人提干,你觉得自己受委屈了?那你知不知道,每当有重要项目让你牵头负责,当你成功后,公司对你的认可一定会强过那些提干的“老油条”。

必须指出你的缺点。每当你完成一个项目后,你总是等不了,总是期待着领导去表扬你。可你不要忘了,一个项目的成功,离不开团队的支持与配合。当项目成功后,你要做的,是和团队伙伴们在一起,而不是,整天在领导面前晃悠,说自己付出了多少多少的辛苦。不要忘了,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

还有,其实公司早就在暗中考察你,准备发挥你的长处,让你到市场营销部去担任产品经理。可是你等不了,却在公司需要你的时候选择了辞职。

现在回过头来,你会明白,公司当时给你的不是鱼,而是渔。只有把业务能力锻造得超过别人,性格磨炼得忍耐坚强,你才能担大事。

听完焦总的一席话,小代惭愧地低下了头,掌心中的那块玉菩萨,仿佛在告诉他:最懂得等待的人,心中明白乘时如矢的要领。心中有定见,一点不烦躁。天天保持活力锐气,直到正确的时机到来。届时一切准备好,如放箭射靶,刹那不差,一矢中的。

故事(二)难说的再见

哗啦啦。

呈报的材料被方总大手一扬,凌乱地洒满了一地。

滚。马上滚。我不希望再看到你。

面对方总怒不可遏的魔鬼表情,柔弱的晓川嘴角抽搐了一下,她想要说些什么,但还是忍住了,默默地向方总鞠了一躬,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方总办公室。

方总双手叉腰余怒未消。事情的起因很简单,在这次H省药品集中招标采购中,公司产品被降价一成。总体来看,这个结果还不算坏,毕竟在现在的带量采购形势中,一成的降幅相对于动辄50个点起的降幅来说,已经很少了。但方总就是受不了公司招标部最终呈现的结果。招一次,降一次,招一回,价格波动一回。而晓川恰好是负责招标的骨干。

方总当过兵,多年医药市场的摸爬滚打让他骨子里养成了不问出处、一切以结果说话的铁血性格。对于这个药企,方总倾注了大量的心血,看着它的发展,就像看到自己孩子的成长。面对产品价格的下降,他怎能不愤怒?

第二天,方总来到办公室,习惯性地扯着大嗓门:晓川,晓川,你给我过来一下。快点!

然而,晓川没有进来,进来的是一个刚毕业不久,来招标部实习还不满一年的大学生李刚。

晓川呢?

她昨天待在办公室很晚,今天一早我们来的时候,就看到她的办公桌被收拾得干干净净。还有一封信,她转给你的。李刚哭丧着脸说。

方总心里咯噔一下,接过白色的信封,不出意料,是一封辞呈,内容简洁。

方总:感谢您多年的培养与教导,因个人发展原因,现提出辞呈。我所负责的片区招标系统帐号、密码以及相关区域招标档案,我已经刻在一张光盘上,就放在我办公桌的抽屉中,请查收。晓川。

这一天,方总觉得浑身不得劲。以往有什么医改政策类的信息,或者各省招标的动态,他一问晓川,晓川能解读地清清楚楚,令人放心。现在,招标部的那帮子新人,忙得晕头转向,不得要领,他看着就烦。

晚上六点多,方总下班时经过招标部,他不由自主地推了招标部门一下,本以为已经锁门,但他不经意间一推,办公室门竟然没锁!

方总又气不打一处来,连门都忘了锁,这帮子人还能干什么?!

开灯,方总不由自主地来到晓川的办公室前,各项材料井井有条地躺在桌上。方总不经意间地从中抽出了一份Z省的招标方案,发现30多页招标方案中,各种颜色的铅笔划得满满当当,全是分析与心得。

“商务标方面,我们优势不明显,但是在质量标准起草单位、工信部排名方面,我们可以集中力量申诉,争取拉回5分左右。”

“打了N遍电话解释,招办终于同意我们去申诉,试试看,谋事在人。”

“如果通过物价提高调整入市价不成功,我们是否可以试试通过产地省的成本调查报告来解决限价问题?”

“今晚又独自加班到9点,晚饭怎么办?公交车也没有了,肿么办?”

逐页翻去,方总沉浸其中,慢慢地,他有些后悔,后悔他说的话过于冲动。招标部工作一向劳累,作为部门骨干的晓川,一个人从异地来到这个城市工作,为公司付出了大量心血,而工资,已经两年没有涨了。

看完材料,方总掏出手机,拨通了晓川的号码,手机传来的声音却是:您所拔打的电话已关机。

晓川住在哪里?方总思索了半天,只记得她说她住的地方是城郊结合部,每天光坐地铁、转公交车来回就要近5个小时。

方总有些发愣:国家政策在这里摆着,尤其是国家带量采购已经进展到第三批了,以量换价、加快替代是大势所趋,价格少降即是胜利的道理他其实也明白。而他对招标部的兄弟们则有些太不尽人情了。平常加班加点是常事,没有加班费也不管晚饭,来了项目不管是否周日还得来公司加班。尤其是疫情期间,招标部为了保障市场正常销售,为了准入资格的获取付出了大量心血,某种程度上,招标部的人所付出的智慧比在市场一线的医药代表还要多,还要艰辛。

晓川,我是老方,你别介意,向你说声对不起,希望抽空咱俩再好好谈谈。公司需要你。

方总编好了这条迟来的挽留短信后,忙不迭地给晓川发了过去。发完短信,方总不由自主地舒了口气。

关灯,锁门。招标部又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只有办公桌的那一份份招标方案分析,诉说着过去的故事。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新浪医药原创(编译)文章,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新浪医药",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新浪医药保留追责权利。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闹闹

故事真不不真实我不太清楚,但是我看完了。在大部分人心中只关注招标的结果,但是真正背后发生的故事或者说是事故,其实没有人知道……招标中的每个细节、每个节点都是缺一不可,都有着盘根错节的联系……一步没有走好,或者做到都会出事,而且基本都是大事!!!!

08-03 10:45

回复

行业最新动态,第1时间出炉。微信号:yiyaodiyishijian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