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逼停!加勒比海到英吉利海峡 中国船员滞留海外邮轮上百日

来源: 新浪医药新闻  2020-06-22 A- A+

文 | haon

中国的疫情防控已经打完了上半场,但世界还有很多角落在经历着下半场。

看似光鲜靓丽的“海上城堡”,在新冠疫情期间,却成了一个个飘零零、危险重重的孤岛。

随着钻石公主号、赞丹号、威士特丹号、珊瑚公主号等十余艘邮轮接连爆发疫情,全副武装的医护人员将病人从船上抬到岸边的图片和影像,不断地向全世界发出警告:人员密集、相对封闭的邮轮成为了培养疫情的温床。

一时间,原本正在享受阳光和海风的人们,陷入疫情恐慌的“噩梦”。更残酷的是,许多地区把这些邮轮当做“病毒移动培养皿”般的存在,拒绝其停靠或入港。

3月14日,美国政府发令,全球196艘邮轮全部停航!许多邮轮因此不得不隔离在海上,看不到归期。

如今3个多月过去,据《迈阿密先驱报》最新报道,还有至少4.2万名船员被困在邮轮上。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拿不到工资,还有一些船员仍未从感染新冠病毒中痊愈。

而更加残忍的是,此前,邮轮上接二连三出现船员自杀事件,一些船员在接受采访时直接批评到:“无休止的等待夺走了无辜的船员生命,这是次生伤害下的又一种悲剧。”

为何美妙的旅行会一步步演变成危险的旅程?深陷在隔离与漂泊困境中的人们又经历了些什么?一名邮轮公司的海乘,中国女孩小云(化名)为新浪医药讲述了她在从加勒比海漂流至英吉利海峡滞留至今的故事。

登上邮轮,打开“环游世界”的任意门

因为有着“环游世界”的梦想,2018年大学毕业之后,小云进入了旅行社工作,然而即使这样,小云仍觉得有些不满足。

机缘巧合下,2019年初,小云通过熟人了解到了邮轮工作。“想象着碧海和蓝天、每天醒来在不同的国家打卡,游历一个个电影里闪闪发光的地方,感受不同的风俗和人文……”这样新鲜感爆棚的憧憬似乎为小云打开了“环游世界”的任意门。于是小云果断辞职,精心准备下应聘上了一个国际邮轮公司。

图片来源:摄图网

小云所登上的邮轮航线是佛罗里达、墨西哥湾、加勒比海等地,航程一般为一周到半个月,一个航程结束后,另一个航程就将马上开启。她与这个邮轮的合约期为6-8个月,这期间在船上每天都要工作,没有休息日。

邮轮一到两天会到一次港口,在靠港日的时间里,员工可以抽空在港口游玩2—4个小时甚至更多,这段时间就是小云的happy hour。

“不过工作始终是工作”,当新鲜感散去,邮轮上日复一日的工作其实是枯燥和繁重的,偶尔憋得慌的时候,小云会去甲板上,看看天空和大海。海水看不到尽头,每当日出和日落的时候,海天交汇的地方更显得诡谲多变,时不时有海鸥飞来,壮丽的景象能够带走小云所有的思绪,让她的烦恼清零。

历劫的世界,无忧的海上乐园

如果没有新冠疫情,小云这样的日子应该会在2020年3、4月份顺利结束,然后回国。没想到,2020年1月底2月初,新冠疫情在中国爆发了。

公海上通常没有信号,只有邮轮上有卫星网络,但不像在陆地上那样,可以随时随地刷新闻、看视频。小云所在的邮轮网络需要单独购买,4美元一小时,也由此,小云经常处于失联状态。偶尔在购买了网络之后,小云能够得知外界的信息。

疫情爆发初期,国外的新闻里偶尔会穿插着“武汉疫情”的报道,那时,小云和邮轮上所有游客一样,感觉“太遥远了,并不在意”。

每天从早到晚,邮轮都会照常举办各种活动,包括歌舞表演、演奏、脱口秀、杂技、电影、讲座和商品推介会等,游客们在这里载歌载舞,赌场里赌客和轮盘边的看官络绎不绝、泳池边的趴体开得不亦乐乎、高档自助餐厅里觥筹交错……

图片来源:摄图网

每个人在此时,都尽情地享受这个海上乐园,没有人会想到这个疫情有一天会祸及身边,“而且大家都认为这是老年人得的病,因此就更没有放在心上”。

然而小云中国人的身份,还是让她遇到了一些尴尬。船上时不时会有游客和工作人员拿着中国人吃狗肉、蝙蝠、蝌蚪、老鼠等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的视频来问她,“你们是不是吃了这些东西?”作为打趣的谈资。看到这些视频的时候,小云同样感到很意外和震惊。

但是除了八卦外,小云还会收到一些关心,“有些游客会在感到非常抱歉的情况下小心翼翼地来跟我们打听一下国内的情况,会关心一下我们和我们家里人的安全,甚至会有人安慰我们说,这不是你们的错。”小云说,还有的人会特别跟她提到感谢中国对于他们国家的支援,这让她在异地他乡感到格外温暖和感动。

病毒像幽灵,缠上一个个“世外桃源”

到了3月初,海外疫情突然迅速蔓延。“不管什么时候打开电视、手机,国外的新闻全是疫情的消息,搞得和丧尸片里病毒爆发前一样”,小云形容到。小云开始逐渐意识到,新冠病毒已经像赶不走的幽灵,缠上了一个又一个他们眼里的“世外桃源”。

但此时美国国内政府、医护界和民间对疫情还未高度重视,政府还在呼吁不要戴口罩!也因此,仍然有毫不在意的美国游客照常登船游玩,而邮轮也不得不正常运转,所有的员工也需要按部就班地工作。

在这样的情况下,邮轮只能要求所有工作人员加强防疫措施,然而在条件有限的情况下,小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地消毒、消毒、消毒;洗手、洗手、洗手!

尽管这样,危险似乎仍然无处不在,游客们还在照样地玩乐,邮轮上没有一个人戴口罩,戴口罩还是被当成是生病的象征,而小云他们这些员工也没有口罩可以戴。一旦疫情爆发,邮轮有太多可以传播病毒的途径,它存在于游客每天呼吸的空气中、频繁接触的赌台、餐台、泳池、舞池、网咖、商店。每当听到有人咳嗽或打喷嚏,小云都会心里一紧。

这时候,同样来自中国的小伙伴开始感到害怕了。小伙伴告诉小云要马上辞职回国,这让小云心里开始打了鼓。就像是出于某种观望,小云每天见面都会跟她打听一下辞职回国的情况。但是小伙伴或许也是处于犹豫和观望的态度,拖了一下。

结果没想到几天后,3月14日,美国政府发令,全球196艘邮轮全部停航!小云所在的邮轮刚好下完最后一批游客,所有工作人员被要求在海上隔离。

停航后,原本想走的小伙伴彻底走不了了,轮船上的气氛变得越来越紧张。

而此时,一则更恐怖的消息传到了船上。小云得知,有两名游客在下船一周后,确诊新冠肺炎去世了!她们刚和这两名游客,在没有任何防护的情况下,在邮轮上相处了一个礼拜!

“太可怕了,居然中招!”得知消息时,小云脑海里瞬间闪过无数可怕的念头,感到背脊阵阵发凉。

没人知道这两名游客到底是在什么时候、怎样感染的。留在船上的员工都还没有防护工具,船上会不会有病毒?自己有没有被感染?病毒会不会扩散?扩散之后会不会被交叉感染?

一系列问题接连闪过后,小云心里像灌了铅一样沉重。这时候,几乎她身边所有的人都强烈地想要回家。

更让人担忧的是,邮轮开始接二连三地遭遇“碰壁”:许多平时停靠的港口,或是乱成一锅粥,或是关闭,或是直接竖起警戒线——“不能靠岸”,“不能停靠”!小云感觉到,似乎是短短一周时间内,到处都进入了紧急戒备状态。

而且小云注意到,在最初的几天,邮轮上的食物开始变少。原本邮轮上的伙食是非常丰盛的,通常有海鲜、面包、米饭、鸡肉、土豆泥、蔬菜沙拉、牛肉、餐后甜点等,但是刚开始隔离的几天,食物数量和种类肉眼可见地变少了,取餐的队伍排长龙排到了大门口,去晚一点就没有了饭菜。

这个时候再想到很多港口不能停靠,邮轮上会不会断水断粮?小云心里的恐慌又增加了一些,不过好在食物的问题很快就解决了,一些港口也迅速地开放,为邮轮提供了正常补给。

疯狂的口罩,遥远的牵挂

邮轮刚开始海上隔离的时候,员工还需要正常工作,但不久后,邮轮就宣布停工,小云被安排到了客人的房间单独隔离,只够容纳一张单人床、一个电视柜和一台电视,网络开始免费开放。

单独隔离没几天,密闭的空间就让小云开始烦躁和心慌。危险没有解除,邮轮漫无目的地在海上飘着,所有人都命运未卜,原本可以尽情享受阳光和海浪,如今只能盯着船体表面斑驳的光纹发呆,仰望舱内的天护板惆怅。

小云在房间里不停地刷着外界的消息,接二连三的一些或真或假的传言不断地刺激着她的神经。“听说有的邮轮厨师被感染了,那么那条船会不会完蛋?大部门的邮轮上医疗条件都有限,有的船疫情紧张,只能通过救生艇到处借医护人员;有的邮轮航程比较长,游客还没有全部下船,船上有人去世也只能一直载着;有个中国女孩确认感染了,只能自己隔离不停地喝水、吃退烧药,好像是控制住了,但还是呈阳性……”

小云最想要一个口罩。然而不仅仅是邮轮上,除中国外,此时,全世界都已经一“罩”难求。

而与小云无奈又被动的处境相比,远在中国的家人则着急、积极了许多。在一听到小云所在的邮轮有游客在下船之后确诊新冠去世后,小云妈妈的紧张担心就直接飙升到了极点。在得知小云一“罩”难求的时候,小云的妈妈仔细研究了国内各种柚子皮自制口罩、矿泉水瓶自制口罩、卫生巾自制口罩的图片和视频,秉着有的戴总比没有好的原则,在微信里为小云直播了制作口罩的过程。

除此以外,小云的妈妈还为小云紧急挑选了保险,为各种危险的情况做好万全的准备,迅速地就从一位惊慌失措的母亲练就成了远程指导的“防疫专家”。

后来,小云千辛万苦从朋友那里得到了一只口罩,但是她却没有着急戴上,而是把它攒了下来,她想着,可以在回国路上使用。

回国,一份“随波逐流”般的命运安排

何时能回家?怎么能回家?成为隔离期间压在小云心中的大石。漂流在大海上的中国船员自发地组建了一些群,大家在这里面分享着从各处搬运过来的信息。

“刚开始听说有的邮轮就地解散了员工,所有的人都在群里大骂那家公司不负责。”但是小云表示,其实愤怒之外谁也说不准,这样的安排会不会落在自己身上。

很快到了4月初,小云所在的邮轮公司宣布将会计划安排所有的船员有序撤离。消息传来后,小云在公司公开的行程上看到了自己的信息。看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小云就开始迅速打包行李,激动地张罗回国后的安排。

然而,在准备出发的时候,小云的行程被突然取消了。

“好像并没有很意外,因为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小云说到。因为此时,国内关于船员入境的政策有了限制,而且海外大量航班取消,一些可以飞往中国的航线已经挤爆,机票疯涨。小云说:“就像是世界末日,所有人去争抢那张登上诺亚方舟逃生的船票”,而美国人满为患的机场,也让小云望而却步。

行程被取消后,小云从行李箱里把打包好的行李拿出来,就再没有去关注过自己的航班信息了,相比之下,她反而更关注那些船员自发组织的微信群。

群里总有人会积极地组织想对策、找办法。4月初,群里有船员向国内某微博视频自媒体曝光了一则【中国籍#船员曝载700人邮轮在美国无法靠岸#:船上已有新冠确诊和疑似病例】的匿名语音采访,采访里提到了小云他们隔离的困境,希望可以救助。

然而在国内铺天盖地的疫情新闻里,这则消息并没有激出什么样的水花,反而一些键盘侠们留下了许多“死在船上吧 ”、“千万别回来,千里投毒”等恶语相向的攻击,让小云看了气得目瞪口呆,心寒至极。

“最绝望的时候,我们甚至想过让一个会开船的中国人把驾驶的位置抢过来,把大家送回去。”小云开玩笑一样,继续说到:“虽然后来公司有组织澳大利亚、菲律宾等比较近的航线沿途把员工送回去,但是把我们从美国开回去,想想也绝对不可能。”

而此时,各国大使馆出面协助包机把在外滞留的中国人送回国的消息层出不穷,小云的妈妈也基本上隔三差五地就会把这样的消息分享给她,不停地催促她想办法。

事实上,小云早已听说群里有人向大使馆发出了求助信息,大使馆在第一时间给了她们安抚,并且真的出面和公司协商包机能否把她们这批员工送回去,但是由于员工过于分散,这个计划实在太有难度,最终被搁浅。

不过现在好在有惊无险。到了4月上中旬,小云所在的邮轮上所有船员完成了14天单独隔离,没有确认出现被感染的患者,小云最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不过对于何时能回国,依然没有人可以给她答案。

自杀气氛开始蔓延,船员到达崩溃边缘

转眼到了五月中旬,我问小云是否有收到新的安排,她说她还在加勒比海,只不过她感觉已经越来越多人熬不住了,又到了崩溃的边缘。那时她听说刚有中国船员跳海自杀,这是在过去一周内死亡的第四名船员。

此前公主游轮、嘉年华邮轮、加勒比邮轮等多艘邮轮接连出现船员跳海自杀的新闻。接二连三自杀的新闻让所有被隔离在海上的船员感到士气低落。有船员愤怒地对此表示:“无休止的等待所带来的孤独和压力早已让许多船员不堪重负。许多人会被突然要求马上收拾行李离开,但他们的行程又反反复复被取消。再加上裁员等消息不停传出,这些起起伏伏的遭遇让船员们备受煎熬,有的人绝食或示威抗议,也有人终于扛不住了选择自杀”。

尽管此前因为邮轮上有许多老年游客,经常会有死亡的事情发生,小云早前也听说过经常有人选择跳海这种“浪漫而自由”的自杀方式来结束生命,但在同样的命运下,这样的次生悲剧,让小云依然觉得非常震惊和悲凉。

人生像邮轮,不断开启下一程

然而不管怎样反抗,船员们除了等待,别无他法。这样的日子又过了半个月后,6月初,小云终于盼到了回国的消息。邮轮在加勒比海漂流了近三个月后,终于驶向了英吉利海峡。她听说,邮轮将开到某个欧洲国家,然后让船员从那里起飞回国。

在穿过英吉利海峡的那个夜晚,小云彻夜不眠地盯着夜色,在她看来,这是一个漫长的告别仪式。

如今,邮轮在穿越英吉利海峡后依然停留在海上,但是小云认为这已经离回国更近一步。

小云感觉在船上,大部分的时间就像被静止了一样。但是人生就像是邮轮一次又一次靠港,一次又一次离开一样,不断地向前。疫情之后,她也不得不考虑自己的下一程。想到这,她就会感到有些焦虑。

小云听说,美国疾控中心宣布继续延长邮轮“禁航令”,行业停摆似乎已经成为大势所趋。“我们都在开玩笑地说,也许都会集体失业半年。”

其实早在过了新鲜感之后,小云“环游世界”的兴致就已经大大减退,如今,她更苦恼怎么打工赚钱,怎么保持一个健康的身体,怎么好好回家。

到了最后,小云为我传来了新拍摄的海景,这也是目前唯一能与她相伴的景色。海面总是会逐渐平静,太阳也一定会重新升起。

参考来源:

1、Jim Walker:Crew Member Found Dead on the Mariner of the Seas

2、海乘吧:《邮轮不能靠岸,九万多名船员被困海上》

原标题:疫情逼停,中国船员滞留海外邮轮上百日!从加勒比海到英吉利海峡,他们经历了什么?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新浪医药原创(编译)文章,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新浪医药",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新浪医药保留追责权利。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新浪医药编辑,微信号:heenimyi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