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希替尼耐药之后 4代EGFR-TKI品种何时登场?

来源: 新浪医药新闻  2020-06-04 A- A+

文/药疯

恶性肿瘤中,肺癌的发病率及致死率均为首位;肺癌类型中,NSCLC占比达85%;EGFR-TKI为NSCLC的主要靶向治疗药物,代表药物如吉非替尼、阿法替尼、9291奥希替尼等;奥希替尼为该领域极为重要的药物,已升级为一线使用。那么问题来了,奥希替尼如果再耐药,患者的希望在哪里?

EGFR-TKI 1/2/3代发展历程

1988年,首次有研究者提出将EGFR作为癌症的潜在靶点;15年后,首个EGFR-TKI吉非替尼获FDA批准上市;2005年,与1代药物耐药相关的T790M突变被发现;2011年,不同机制类型的EGFR-TKI相继被报道;2013年,2代代表药物阿法替尼获批上市;2015年,3代EGFR-TKI“神药”奥希替尼(9291)获批上市,其对患有第1代和第2代EGFR-TKI治疗失败的晚期EGFR突变型NSCLC患者表现出高而持久的应答。

图1.1:靶向EGFR在肺癌治疗中重大进展-时间表

EGFR-TKI 1/2/3代存在的不足

如上所述,1代EGFR-TKI,代表药物主要有吉非替尼、厄洛替尼;在治疗一段时间后,出现耐药的概率较高。市场方面,两个品种均属于重磅炸弹级别药物。

图2.1:1代EGFR-TKI代表药物/化学结构

2代EGFR-TKI主要包括阿法替尼、达克替尼和尼拉替尼,它们能够不可逆地与EGFR高度结合并发挥作用,还可以阻止表皮生长因子受体家族中的其他成员,如HER-2,HER-3,ER-4等。疗效方面,大都与吉非替尼进行了头对头临床,整体获益。但,很容易出现高胃肠道和皮肤毒性,一定程度上限制了2代EGFR-TKI在临床工作中的使用和推广。

图2.2:2代EGFR-TKI代表药物/化学结构

1代所谓耐药,主要以20号外显子上的T790M突变最为常见,而奥希替尼(AZD-9291)作为3代EGFR-TKI,经FDA加速审批上市,可作为1代EGFR-TKI药物耐药后的治疗;PS:现已进入到NCCN指南一线治疗。同期开发的药物还包括WZ4002、Rociletinib(CD-1686)、HM61713、EGF816、ASP8273等。

图2.3:3代EGFR-TKI代表药物/化学结构

3代药物耐药,如之奈何?

随着3代药物奥希替尼进入到一线治疗,患者获益自不必说,但同时也会非常担心,“再出现耐药后,后续药物还有哪些”?且临床发现,是真的会进一步发生耐药...

首先要知道,针对T790M突变的NSCLC患者,Osimertinib的反应率可达61%,然而,在治疗10个月左右会再次出现对于3代TKI的耐药,可能发生的耐药主要包括耐药基因突变、旁路激活及组织学转变等。

再进一步研究发现,通过对患者ctDNA的检测发现有40%的患者耐药机制为合并有C797S突变,27%的患者体内已无法检测到单纯的EGFR-T790M突变基因,而其余33%患者体内并未检测到C797S突变基因,这说明针对T790M突变发生耐药的机制具有复杂性。

图3.1:1-4代 EGFR-TKI靶向分布

综上,C797S被大家锁定...C797S是位于EGFR20外显子的一个位点,这个突变能阻挡Osimertinib与EGFR的结合。多项研究证实C797S突变是T790M突变NSCLC患者对OSIMERTINIB及其他3代TKI产生获得性耐药的主要机制。

而除了上述常见的C797S突变以外,有研究证实C-Met扩增、HER-2扩增、EGFRL718Q突变可能均与3代TKIs获得性耐药相关。

图3.2:EGFR突变的体内外研究统计

临床急需的4代EGFR-TKI代表品种,任重道远

3代耐药4代补强,那么,4代品种的先锋部队已经挺近到何种阶段?通过文献查询,现今的4代EGFR-TKI,尚处于研究阶段,尚未获得令人瞩目的数据。代表小分子候选药物有EAI045、EAI001。

EAI045

EAI045,是一个变构抑制剂且非ATP竞争性拮抗剂,主要作用于L858R/T790M突变型肿瘤细胞,与EGFR野生型相比,突变型与EAI045的结合力增强近100倍,IC50值在3 nM。

图4.1:4代EGFR-TKI/EAI045

在一个含有L858R/T790M/C797S突变的小鼠模型中,EAI045与西妥昔单抗联合应用,可使肿瘤明显缩小,有效率高达80%。注意:文献中提到,单独使用EAI045,效果一般。

图4.2:EAI045联合西妥昔单抗使用

EAI001

2020年,Elsevier Masson SAS一篇文章报道了变构/非ATP竞争性抑制剂EAI001,靶向耐药性EGFRL858R/T790M突变体,而不是野生型蛋白;在突变体的变构口袋中,EAI001与DFG基序中的Asp855形成氢键,并在Leu777和Phe856之间形成疏水相互作用。PS:并未对其他临床前成药性数据进行披露。

图4.3:EAI001和EGFR-T790M之间相互作用

小结

综上,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在经历1/2/3代EGFR-TKI治疗后,目前尚无4代小分子药物上市,4代针对于797位点的变构抑制剂仍任重道远,但近年来的研究已经在进行当中。但笔者认为,变构抑制剂的开发存在他自身的弊端,且在1/2/3代之后,市场的吸引力不是非常大,也许这也是其发展不尽人意的原因吧!其实,在非小细胞肺癌当前的药物治疗领域,PD-1单抗联合小分子靶向药物、以及联合化疗药物的开发,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当中,所以,开发4代药物的创新药公司要加把劲了,存在机遇的同时,挑战自不必说!

参考资料:

1.A review on progression of 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 (EGFR) inhibitors as an efficient approach in cancer targeted therapy.

2.EGFR as a Pharmacological Target in EGFR-Mutant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Where Do We Stand Now?

3.Combination Osimertinib and Gefitinib in C797S and T790M EGFR-Mutated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4.Allosteric inhibitors of the STAT3 signaling pathway.

5.Discovery of Fourth-Generation Allosteric C797S Inhibitors.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新浪医药原创(编译)文章,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新浪医药",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新浪医药保留追责权利。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