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恩贝业绩股价双杀 委身国资抓住救命稻草?

来源: 新浪医药新闻  2020-04-06 A- A+

文/周嘉鱼

4月2日晚间,康恩贝控股股东康恩贝集团及实际控制人胡季强与浙江省国际贸易集团有限公司、浙江省中医药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就战略合作及上市公司股份转让事项进行协商。根据意向协议,康恩贝集团拟向省中医药健康产业集团转让所持有的5.33亿股份。受此利好消息影响,康贝恩今日(4月3日)开盘涨停,随后一路震荡、快速回调,截止收盘,康恩贝报价5.55元,涨幅仅为2.02%。

根据协议,目标转让价格为每股6.5元,相较于4月2日的收盘价高出接近两成,假如协议最终达成,浙江省国资委将持有康恩贝20%的股权,超过胡季强极其一致行动人的13.33%,成为公司大股东。

那么,在云南白药混改引入民营资本的背景之下,康恩贝为何会背道而驰委身国资?背后有着怎样的逻辑?这将对未来公司的发展产生怎样深远的影响?

式微!经营惨淡股价下挫

康恩贝于2004年在上交所上市,目前是浙江省最大的中医药公司,是一家集药品研发生产销售和药材种植为一体的大型上市公司,在泌尿系统和心脑血管等多个领域建立了良好的口碑,前列康、珍视明等更是消费者耳熟能详的明星产品。

但公司最近几年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康恩贝2019年业绩预告显示,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2亿元至2.9亿元间,同比下降幅度约为125%至136%。

康恩贝的式微很有代表性,全资子公司贵州拜特核心产品丹参川芎嗪注射液受到监控和医保目录调整等原因,市场销售量和收入出现大幅度下滑,由此形成商誉和无形资产减值7.7亿元,2017年和2018年,该产品的销售收入高达10.35亿元和17.6亿元,在总营收中占比为19.55%、25.93%,是康恩贝唯一销售过十亿元的明星产品,但2019年三季度这一产品的销量较上年同期大幅下降8.94%。

此外,康恩贝其他产品也有销量下滑趋势。2019年前三季度内,“康恩贝”肠炎宁系列销售收入同比下降5.04%;“金艾康”牌汉防已甲素片受药占比、医院加强用药控制管理等政策因素影响,致使其销售收入同比下降10.08%;“金笛”牌复方鱼腥草合剂销售收入同比下降19.87%。

经营状况不佳,投资者当然用脚投票,公司股价在2015年大牛市顶点创出12.63元历史新高之下,在随后的医药股大牛市中并未有所表现,反而跌到了最近的5元左右,跌幅高达60%。

而实际控制人的日子也不好过,截止3月30日,实控人胡季强累计质押公司股份1.27亿股,占所持股份的7成。股价表现羸弱,主打产品受限,大股东又缺钱,公司顺理成章开始向外寻找突破口。

国资入主,未来几何?云南白药、东阿阿胶的前车之鉴

公司实控人胡季强表示,浙江国贸集团资产规模超过千亿,2019年营业收入达到了630亿元,下属的浙江省中医药产业集团公司是引领浙派中医药发展的产业龙头,康贝恩和这样的大企业合作可以加速中药大健康产业发展,在新冠疫情之下,中药出海正成为大趋势,预计经过三五年的发展,康恩贝将打造成中国中医药产业的龙头企业之一。

至于为何放弃控股权,胡季强则述说了一段辛酸往事。当年,康恩贝尝试收购日本最大汉方企业津村,但却被资本实力更为强大的中国平安拿下,这让他深感压力。可能这也是胡季强放弃控股权,将康恩贝委身浙江国资委的主要原因。

根据协议,假如股份转让完成,胡季强以及一致行动人将持有公司股权占比13.33%,而浙江省中医药健康产业集团将持股20%,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对于丧失控制权,胡季强表示,国药集团和云南白药等大公司也是在宋志平和王明辉这些不持股或者极少持股的领导人带领下走向巅峰的,所以并不值得大惊小怪。

不过,找了一个有相当实力的大股东,康恩贝就一定能走出低谷?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公司唯一销售过十亿的产品属于中药注射液,这是国家重点打击的对象,而肠炎宁等产品面临产品老化,销售不畅等问题,面对困境康恩贝开始涉足工业大麻等新兴领域,未来能够走出低谷,关键还是要看利润能否出现回升。

面对新形势,该公司也在加大研发,2017-2018年,研发费用为1.51亿元、1.83亿元,营收占比仅为2.85%以及2.7%,虽然比云南白药这类老牌公司占比高,但是却远远低于其他研发类中药公司。同时,2017以及2018年,公司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比例却大幅增长,分别为43.14%、50.42%。轻研发重销售,公司的发展后劲明显不足。

实际上,康恩贝主打产品几乎都是中药处方药,数据显示,在二级以上的等级医院,中成药占比从2014年的19.1%下降到了2018年的16.8%,进口以及外资药企占比却大幅上升。中药处方药的形势非常危急,即便国家大力扶持,但这种趋势短期内可能很难改变。

有投资者表示,即便是有实力的国资入主,并不见得就一定能改善公司的经营,比如当下的东阿阿胶,华润入主后经营并未得到大幅提升,反而是每况愈下;而引入民资之后的云南白药业绩也并未大幅提升,2019年报的扣非净利润反而下滑了两成左右,成为20年来首次出现的负增长。因此,股权变更并非股价上涨的最终动力,只有业绩提升才是根本,所以康恩贝能否走出经营低谷,还有待时间去印证。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新浪医药原创(编译)文章,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新浪医药",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新浪医药保留追责权利。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为您呈现最有深度的医药财经新闻,触碰最具影响力的上市医药公司动态。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