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中国获批抗癌药大汇总

来源:CPhI制药在线  2020-01-08 A- A+

原创:叶枫红

2019年众多抗癌药在中国上市,今天我们就来一起盘点一下2019年NMPA(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的7款重磅肿瘤创新药。它们极大地改善了国内肿瘤患者的治疗困境。

中国首个生物类似药:利妥昔单抗注射液

2019年2月22日,NMPA批准上海复宏汉霖生物制药有限公司研制的利妥昔单抗注射液(商品名:汉利康)上市注册申请。该药是国内获批的首个生物类似药,主要用于非霍奇金淋巴瘤的治疗。汉利康的获批基于一项多中心(33家)、随机、双盲的III期临床研究。该研究纳入407例未经治疗的CD20阳性DLBCL受试者,分别采用汉利康联合CHOP方案(H-CHOP)和美罗华联合CHOP方案(R-CHOP)方案进行治疗,主要研究终点为6周期内的最佳总缓解率(ORR)。

结果显示,汉利康组与原研利妥昔单抗组疗效等效性成立(92.5% vs 92.1%),且两组安全性数据无统计学差异(P>0.05)。该III期临床研究结果表示,汉利康具有与原研利妥昔单抗相似的疗效和安全性,并获得药典委核准使用利妥昔单抗注射液通用名。

二代EGFR-TKI:达可替尼

2019年5月15日,重磅消息传来,抗癌新药达可替尼(商品名:多泽润)在中国获批上市了!达可替尼由著名药企辉瑞开发,属于二代EGFR靶向药物,这次的适应证是"单药用于EGFR基因敏感突变(19号外显子缺失突变或21号外显子L858R 突变)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的一线治疗"。该获批基于国际多中心、III期、开放标签临床研究ARCHER1050,评估达可替尼(二代EGFR TKI)或吉非替尼(一代EGFR TKI)治疗的疗效与安全性。

肺癌的EGFR靶向药物竞争挺激烈的,上市的已经有好几个,不仅有一代药物(吉非替尼等),还有二代药物(阿法替尼)和三代药物(奥希替尼)。

但即使在这种情况下,达可替尼在中国的上市依然受到很大关注。原因有两个:1:它在中国EGFR突变患者临床试验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达到18.4个月,远超过一代药物。2:被证明和标准疗法相比,能显著延长EGFR突变患者总生存期的靶向药物。目前,该药在美国、欧盟、日本、加拿大等均已获批用于一线治疗。

中国首个且唯一一个治疗骨巨细胞瘤的药物:地舒单抗

5月21日,地舒单抗(商品名:安加维)获得NMPA批准,用于治疗不可手术切除或者手术切除可能导致严重功能障碍的骨巨细胞瘤,包括成人和骨骼发育成熟(定义为至少1处成熟长骨且体重>45 kg)的青少年患者。它也成为中国首个、目前唯一一个用于骨巨细胞瘤治疗的药物。

2017年在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年会上发表的Study 20040215研究分析结果显示,在可以手术切除的患者中,80%的患者接受新辅助地舒单抗治疗后得到改善:44%接受了对功能影响较小的手术,37%避免了手术。在无法手术切除的患者中,地舒单抗带来了有效的长期疾病控制,5年无进展生存(PFS)率为88%。

地舒单抗为患者免除了反复复发手术的痛苦,控制了疾病进展,有效改善了预后生活质量。对于骨科肿瘤医生而言,他们终于在面对不可切除的骨巨细胞瘤时有了手术以外的选择,着实是一大喜讯。

中国首款CD38单克隆抗体靶向药物:达雷妥尤单抗

2019年7月5日,NMPA批准西安杨森的达雷妥尤单抗注射液(Daratumumab Injection)进口注册申请,用于单药治疗复发和难治性多发性骨髓瘤成年患者,包括既往接受过一种蛋白酶体抑制剂和一种免疫调节剂且最后一次治疗时出现疾病进展的患者。

GEN501研究及SIRIUS研究结果均显示,单药达雷妥尤单抗对于高度治疗后的RRMM患者有一定的血液学缓解率。在GEN501研究中,患者的中位既往治疗线数为4线,64%的患者对硼替佐米以及来那度胺耐药,总体血液学缓解率为36%。而在SIRIUS研究中,患者的中位既往治疗线数为5线,高达85%的患者对硼替佐米及来那度胺同时耐药,其ORR率为29.2%。2个研究的联合分析显示,达雷妥尤单抗单药可使近1/3的RRMM患者达到血液学缓解,中位缓解持续时间为7.6个月,中位OS时间长达20.1个月。

新一代高选择性雄激素受体拮抗剂:阿帕鲁胺

2019年9月6日,阿帕鲁胺获NMPA批准,拉开了中国前列腺癌治疗新阶段。由于前列腺癌常由男性激素(包括睾酮,即雄激素)过量引发,因此,该病的常规治疗是降低患者体内的雄激素水平,临床上可通过外科手术去势和/或雄激素剥夺疗法(ADT)达到这一目的。

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CRPC)是一种前列腺癌的晚期形式,可分为非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NM-CRPC)和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mCRPC)两个阶段。而在ADT疗法下,疾病依旧会出现进展,预后极差,也正因此,NM-CRPC阶段是前列腺癌患者非常关键的一个阶段,守住这个阶段尽可能延迟转移发生,患者疾病的进展速度和死亡风险将大大降低。

SPARTAN是一项多中心、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的临床Ⅲ期试验,入组1207例NM-CRPC患者,被随机分成阿帕鲁胺组(240mg/d,n=806)和安慰剂组(n=401)。

试验结果显示,阿帕鲁胺组患者肿瘤远处转移或死亡风险降低了72%,中位无转移生存期(MFS)为40.5个月,而安慰剂组患者为16.2个月。此次阿帕鲁胺的获批,不仅提升了晚期前列腺癌患者的生存率同时也逐渐确立并开始在临床建立NM-CRPC的治疗理念,是国内前列腺癌治疗的重要里程碑事件。

中国首个上市PD-L1抑制剂:度伐利尤单抗

2019年12月12日,NMPA批准了阿斯利康肺癌新药——度伐利尤单抗注射液(durvalumab,英文商品名:Imfinzi,中文商品名:英飞凡)的上市申请,用于治疗同步放化疗后未进展的不可切除III期非小细胞肺癌,成为中国内地获批的第一个PD-L1抑制剂免疫药物,弥补了过去未满足的III期非小细胞肺癌市场需求,或将打开PD-1/PD-L1市场竞争新格局。

该获批基于PACIFIC研究,与标准治疗相比,O药可使患者的中位生存期延长2.6个月(7.7个月 vs 5.17个月),两年生存率提高近3倍(16.9% vs 6.0%),死亡风险降低32%。在PD-L1表达阳性(≥1%)的头颈部鳞癌亚组中,接受纳武利尤单抗治疗的患者的两年生存率提高超过5倍(18.5% vs 3.4%),中位生存期延长显著(8.2个月 vs 4.7个月),死亡风险降低45%。

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新选择:替雷利珠单抗

2019年12月27日,国内再次批准了一个癌症免疫的抗体药物替雷利珠单抗,用于复发或难治性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r/r cHL)患者的治疗

支持替雷利珠单抗获得cHL适应症批准的,是一个叫做BGB-A317-203的关键性临床研究。

该研究总共入组了70例r/r cHL患者。这些患者之前都接受过放化疗等常规治疗,有的还接受过自体干细胞移植,但是病情或者难以控制,或者在之前的治疗后复发。接受替雷利珠单抗治疗后,客观缓解率(ORR)达到87%,并且有44个患者(62.9%)达到完全缓解(CR)。

在类似的临床研究中,其他PD-1抗体的客观缓解率也能达到70~80%,相差不太远,但是完全缓解率一般只有20%~30%。

替雷利珠单抗所获得的完全缓解率,是目前PD-1/PD-L1抗体在复发/难治cHL治疗中获得的最好成绩。

对于cHL患者来说,治疗获得完全缓解特别重要,说明治疗得特别彻底。之前对188名霍奇金淋巴瘤患者的长达14年的随访发现,能够生存超过10年的患者,都在治疗后出现了完全缓解。

2019年是成果丰硕的一年,2020年已经到来,期待更多新药在国内上市,造福国人。

参考来源:

1. Hiddemann W1, Kneba M, Dreyling M, et al. Frontline therapy with rituximab added to the combination of cyclophosphamide, doxorubicin, vincristine, and prednisone (CHOP) significantly improves the outcome for patients with advanced-stage follicular lymphoma compared with therapy with CHOP alone: results of a prospective randomized study of the German Low-Grade Lymphoma Study Group. Blood, 2005, 106(12): 3725-3732;

2. Dacomitinib versus gefitinib as first-linetreatment for patients with EGFR-mutation-positive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ARCHER 1050): a randomised, open-label, phase 3 trial. Lancet Oncol. 2017Nov;18(11):1454-1466.

3. Apalutamide (APA)and overall survival (OS)in patients (pts)with nonmetastatic castration-resistant prostate cancer (nmCRPC): Updated results from the phase III SPARTAN study

4. AstraZenecayear-to-date and Q3 2019 results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901832/000165495419011972/a9391q1.htm

5. MerrymanRW, Armand P, Wright KTRodig SJ (2017) Checkpoint blockade in Hodgkin andnon-Hodgkin lymphoma. Blood advances 1:2643-2654.

6. Longo DL, Young RC, Wesley M, Hubbard SM, Duffey PL, et al. (1986) Twenty years ofMOPP therapy for Hodgkin's disease. 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 4:1295-1306.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CPhI制药在线资讯平台,随时随地获取制药行业最新前沿资讯、行业数据及政策解读,抢占先机!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