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药可做”将是医药厂商2020年面临的最大问题!

 2019-11-21 A- A+

你以为药企、代理商最大的问题是合规?错!

医药厂商上上下下的确有压力,而且压力山大。代理商天天就像放在火上烤,费用没法出,票开不了,钱拿不到;厂家纷纷组建合规部,一群小伙子小姑娘忙得焦头烂额、披头散发审核“证据链”,代理商各种抵触,财务总监阴沉着脸,销售老总上下不讨好。

但最大的问题,很多人开始意识到了,那是根本“无药可做”!

合规体系,可以通过培训学习、调整摸索,实践摸索逐渐建立起来,但无药可做,厂家和代理商独守空碗,面面相觑,你让上下游厂商喝西北风啊?

4+7集采,虽说只有25个品种,但形成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已经显现,25个品种不仅影响同通用名产品,同治疗领域的品种无一例外受到影响。

比如,恩替卡韦分散片,抗乙肝病毒一线用药,医生患者都一致认可,无需教育,0.5g*21片,中选价3.83元,原研药品之前一盒五六百元,价格相差如此悬殊,你让同类的拉米夫定、阿德福韦酯在医院怎么和病人解释?在药店同类品种又怎么保持高价?更不用说一些疗效无法自证的中成药,一系列的药品价格崩溃是迟早的。

专家测算过,一个带量采购的药品,至少可以影响同领域4-5个药品,带量采购只需2-3轮下来,医院常用的200-300个品种基本都会受到严重的价格冲击。

所以,4+7集采19亿的采购量,集采扩围33.69亿,从量上看,也就是京沪一家大三甲医院一年的药品采购量,但其采购规则和使用管理,却对其他品种造成影响巨大。价格公布当天,股市一片惨绿,整个行业大眼对小眼,入局的、外围的,都异常关注,就是这个道理。

而这两三百个品种,基本上就是医院主流用药,未来如果严格执行“986的1+X模式(基层/二级/三级医院基药配备不得低于90%/80%/60%),基本的用药将会是基药,确保基药之后,医院才会考虑非基药。

并且,医保还在剔除地方增补品种,只需三年,按40%、40%、20%的调出节奏,过去的“大品种”基本上会被悉数干掉。没被干掉的,在医院也是受到严格监管,临床路径、DRGs、处方点评,昔日的大品种走下神坛。

这样一来,一个接一个的品种不是价格空间被挤干,就是奄奄一息。算一下,你手里的牌有几张?大多数厂商基本就没有好吧?

病人无药可治是悲剧,医药人做了一辈子药到最后“无药可做”亦是悲剧,一个诺大的药厂,少说也有几百号员工,无药可做,这些人怎么办?混吃等死?掰开指头一算,退休还有得好几年,上有老、下有小,不能让长辈操心、让小孩失望。

目前政策基本面已经明朗,各种解读朋友圈24*7铺天盖地,如果还看不清形势,那是真活该离开行业。政策不可逆转,抱怨、过度焦虑都解决不了问题,唯有静下心来,好好盘点一下自己手中的牌,能打的还有几张?如果没有,该怎么办?

手中能打的牌,第一是要确保有一定的价格空间,没有空间无论什么营销方式都将失灵,只能有一种模式:渠道销售。当然,这个渠道具体是传统商业渠道、快批还是电商渠道,可以讨论,但之前的推广方式将不复存在,利润扛不起啊!

第二,手中的牌要有治疗价值,没有治疗价值,只有空间,未来还是一样被废!过去那套医保独家空间好的产品逻辑已经基本失灵。抗菌素、中药注射剂以及一些单独定价仿制药、优质优价中成药就是靠这一逻辑做起来的,现在逐个被废。

第三,手中的牌一定要有竞争优势,不仅仅同一治疗领域,也要在政策面前能够站住脚。该进医保时,从药物经济学角度能够解释性价比,该让医生用起来时,有足够的循证支持。现在没有竞争优势的品种,要发现潜力,挖掘出别人看不到的亮点出来,逐渐从循证、真实世界研究、卫生经济学上补齐短板。

优势的形成是一个动态积累的过程,要从浩如烟海的药品批文中发现、挖掘出存量的潜在大品种不容易,有大品种的潜质,但真正打造出大品种更不易,这需要科学的方法不断探索、实践。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医药行业财税专家,行业政策、一手资讯权威分析。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