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上是怎么看待GV-971的?

来源: Insight数据库  2019-11-10 A- A+

原创:Lyuan

自2003年FDA点头批准艾尔健阿尔兹海默病药物盐酸美金刚以来,这一领域已经有17 年没有相关的新药获批上市,直到上周六多年的沉寂从东方被打破,解决这一急需药品匮乏问题的并非西方制药巨头,而是中国一个曾经少为人知的企业。

这家公司上一次出名还要追溯到大约十多年前,出名的原因是其三代创造了「抗癌神话」的灵芝产品。或许面临高光时刻的绿谷,此刻的内心 OS 是这样的:「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珍惜当下……」好吧,上周六,点头 yes 摇头 no,NMPA 给了绿谷一个「conditional yes」。

图片来源:NMPA

下面我们来听听对于此事,国际上都有哪些声音?

怀疑者 1:连辉瑞、礼来、阿斯利康、强生、罗氏、百健这样的制药巨头都折戟沉沙在阿尔兹海默的战场上,对于生物技术产业才刚刚起步的中国,能有这样的突破,用黄西的一句话来说:「是真的吗?」

怀疑者 2:甘露特钠只采用了 ADAS-Cog 认知量表这一个主观的测量标准来支持评估,至于该试验的次要终点指标 CIBIC plus(临床印象变化量表)并无显著意义,另外两个在 AD 研究中常用的指标 ADCS-ADL(日常生活能力量表)和 NPI(神经精神问卷)与安慰剂组比较也无差别,此外,还缺少更多针对受试者病理改变的客观数据,比如大脑内 β 淀粉样蛋白和 Tau 蛋白水平。

怀疑者 3:加拿大滑铁卢大学的流行病学家 Mark Oremus 说:「ADAS-Cog 改善 2.54 分在临床上并不重要。我认为一项为期 36 周的研究时间太短,无法评估 AD 药物的中、长期疗效。」 他补充说,这项研究并未解决 GV-971 与现有 AD 药物比较的问题。

怀疑者 4:2018 年耿美玉研究团队在 Cell Research 上在线发表了揭示了 GV-971 作用机理研究论文,揭示 GV-971 可以改变 5XFAD 转基因小鼠肠道菌群组和脑内神经炎症,但是,小鼠不是人类,尤其在涉及到脑的时候,就因为是在小鼠身上做实验,才导致每 100 个进入临床试验的针对脑部疾病的药物中,只有 9 个会获准用于人类,这个成功率在所有治疗领域中已经是非常低的了。而关于 GV-971 人体临床试验数据还未在同行评审的论文中发表。

怀疑者 5:克利夫兰医学中心卢鲁沃脑健康中心临床试验带头人 Aaron Ritter 认为:「试验的结果要有重复性,这样处方才是安全的,但该药的获益看起来并没有比目前市场已有的治疗药物更好,包括安理申(盐酸多奈哌齐片)在内。

尽管通过改变肠道菌群治疗脑病的机制很有趣,但是还是需要做更多的研究来证明该药有效。这显然并不是人们所要寻找的治疗 AD 的灵丹妙药……」 Emm……Are you sure?你凭什么那么肯定……[/傲慢脸]

怀疑者 6:美国 AD 联盟的首席科学官 Maria Carrillo 博士表示:「我对这个药的作用机制很好奇,关于这个药到底是如何发挥作用的,目前其实还知之甚少,在这款药物的安全性和有效性通过美国 FDA 的检验前,AD 联盟是不能向美国的患者推荐此药的……」

怀疑者 7:英国阿尔兹海默研究中心的主任 Carol Routledge:「很好,但我们还要看到更多安全性和有效性的证据。任何准备在 UK 获批的药物,我们都需要看到世界其他国家更大规模的临床试验以支持来源于中国的证据……」 [/哭]……

怀疑者 8:华盛顿大学神经学教授 Dr. Joy Snider 表示:「希望下一个试验能纳入更多的受试者而不仅仅是 800 多……我们总是对潜在新疗法感到兴奋,但是在我们掌握更多之前,我真的不会给我的患者处方仅以一个试验为基础的或其它国家批准的新药。」

怀疑者 9:Derek Lowe:「我在找这个项目 II 期临床数据的时候遇到了点困难,但是还是总结了至少是部分的数据,你知道怎样吗?这种药物和安慰剂相比并没有达到统计学显著的意义。」

谨慎乐观派 1:AD 联盟首席科学馆 Maria Carrillo:「GV-971 的开发反映了 AD 药物的研究已经从淀粉样蛋白斑块假说的范畴向外探索了,意味着治疗 AD 向更广阔的治疗理念迈进的第一步。希望在美国多人种环境下看到这个药物如何表现,同时也希望要用更长的时间去进行研究。」这就是绿谷所说的整体观吧……

谨慎乐观派 2:芝加哥 AD 联盟科学促进会主任 Rebecca Edelmayer:「绿谷已经在一些会议场合公布了他们的临床发现,尽管目前还没有发表同行评议的文章,但在其公司官网及上海药物所的官网新闻稿中也对临床发现进行了描述。我们是谨慎乐观的。我认为我们需要真正的明确这种药物到底引起了哪些改变,它到底在 AD 疾病进程中发挥怎样的作用。」

力挺派 1:芝加哥大学一位同样借助小鼠模型研究 AD 相关微生物组学的神经生物学家:「简直太棒了!如果真的是通过微生物组产生的效应,那简直太神奇了!」

力挺派 2:绿谷制药科学决策委员会成员 Jeffrey Cummings:「GV-971 太令人兴奋了,它非常重要。」「因为在美国,很多 AD 药物都被猝不及防地刷掉了,所以别的国家的企业在 AD 方面取得突破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我们正处于全球创新的时代,尽管我们对此还不太习惯(别人超过我们 [/偷笑]),但事实就是这样,我们要在严谨的同时以开放的心态面对这个药的问世。」 虽然是力挺,但 Cummings 还是表示,GV-971 尚不符合美国批准上市的标准,因为美国要求在两项认知能力指标上均达到显著性改善结果,并且通常需要两项阳性的 III 期临床试验。绿谷表示计划在 2020 年初在美国、欧洲和亚洲的多家中心启动一项多中心的全球 III 期临床试验,以收集支持其他国家监管机构批准所需的数据。

对了,你们翻上去看那个怀疑论者 5 和力挺者 2,他俩的单位好像……都是……克利夫兰医学中心卢鲁沃脑健康中心?一个主任,一个 director,我好像有点方?Emmm……

最后,以一段扎心的对话结束吧……

Janice:你知道吗,现在美国以外的很多国家在医学研究方面都发展的很快,像什么德以英法日加瑞(中国呢 [/吓]),美国被其它国家腾飞震惊到的样子真的很滑稽,其他国家潜心钻研并取得了不少成就(比如中医针灸等等),如果美国的科学家能够对其它国家的 R&D 秉持更加开放心态,药物开发提速不在话下,阿尔兹海默算什么啊~~~

tw:我觉得你说的不全对~你知道这次我们为啥震惊(怀疑)吗?因为它诞生在中国啊。

……

如果我们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还让谁信我们?

资料来源:

[1].Science .Alzheimer’s experts greet China’s surprise approval of a drug for brain disease with hope and caution 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19/11/alzheimer-s-experts-greet-china-s-surprise-approval-drug-brain-disease-hope-and-caution.

[2].WebMD.New Alzheimer’s Drug from China: Hope or Hype?

https://www.webmd.com/alzheimers/news/20191105/new-alzheimers-drug-from-china-hope-or-hype;

[3].STAT.Alzheimer's drug approved in China delivers a surprise but also questions https://www.statnews.com/2019/11/04/a-new-alzheimers-therapy-is-approved-in-china-delivering-a-surprise-for-the-field-but-also-questions/

[4]. FiercePharma. China approves a new, home-grown Alzheimer's drug—and questions immediately follow.

https://www.fiercepharma.com/pharma-asia/china-approves-a-new-alzheimer-s-drug-and-questions-immediately-follow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丁香园 Insight 数据库(db.dxy.cn),拥有申报、临床、上市、药企等 10 大核心数据。致力于分享医药行业政策解读、药企大事和药品申报情报等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