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K加速回归肿瘤赛道

来源: 医药魔方  2019-08-14 A- A+

作者:青瓦

回看药企业务剥离重组的故事,真是件趣事。GSK就是这样的“有趣”企业之一。

今年8月1日,“社会人”辉瑞进了一把超级666的合资操作:把一个大概只值80亿的玩意(仿制药业务)作价240亿给迈兰,然后卖掉一半换了120亿。

除了卖掉仿制药业务,辉瑞在去年年底就宣布剥离消费保健品业务,今年8月也已经顺利完成交割。一群原本在辉瑞旗下惠氏工作的小伙伴们,也莫名入主了新东家——GSK。

在随后发布的一系列新闻稿中,GSK无处不透露着将成为“OTC领域全球领导者”的自豪感。

说实在的,这些大佬之间的“换子”操作,小编是略显懵逼的。就此次与辉瑞的合作而言,GSK曾将部分疫苗产品卖给了辉瑞,买回了辉瑞的部分保健品业务的股权。

GSK的疫苗业务,正是几年前与诺华资产置换交易的一部分。

  • 2015年3月,诺华以160 亿美元收购GSK的肿瘤业务;

  • GSK以52.5亿美元收购诺华疫苗业务(不包括流感疫苗)。

也就是说,早在2014年,GSK曾在加强疫苗和消费品业务的同时,剥离了占比较小的肿瘤业务,而如今又打算重回肿瘤赛道。

2014年对GSK来说似乎是一个“水逆年”。中国政府对GSK 30亿的罚款可能让这家老牌制药企业对处方药业务产生了一些抵触,导致其此后对OTC(非处方药)业务欲罢不能。

  • 2015年,GSK消费品业务与诺华旗下OTC业务合并成立合资公司,由GSK主导。诺华占股 36.5%,GSK占股 63.5%。

  • 2019年,GSK消费品业务与辉瑞的保健品合资公司,仍然是由GSK主导。辉瑞占股32%,GSK占股68%。

要是说GSK就是志在聚焦成为一家消费保健品公司吧,小编也就没啥好吐槽的了。可能是看到同行在肿瘤“山头”上纷纷插上胜利旗帜,GSK内心却后悔了当年卖掉肿瘤业务的决定。

领着全球药企TOP10的高管薪水,GSK首席执行官Emma Walmsley的内心也是极为焦灼的。无论是外延还是内涵,GSK重回肿瘤赛道的愿望已经越来越强烈了。

2017年4月,新任CEO Emma Walmsley上台,立即对制药业务进行业务重组。并在当年Q2财报中,宣布放弃30多个在研项目,计划将80%的研发费用聚焦核心业务——呼吸疾病、HIV、肿瘤以及免疫炎症。

  • 2018/12/3,GSK公司宣布以51亿美元的价格收购Tesaro,获得了口服PARP抑制剂Zejula(niraparib)的所有开发及商业权利,顺带着也跻身成为PD-1赛道玩家之一。

  • 2019/2/5,GSK与默克签署了一项总额高达37亿英镑的合作协议,引入一种能同时靶向PD-L1和TGF-β通路的双功能融合蛋白免疫疗法M7824。

丢了肿瘤主战场,GSK只能重金买弹药,悔不当初。除了与外部展开并购和引进项目之外,GSK领导层和战略的缓慢改革也正在重新开始,并将另一位女性带入医药行业的高管俱乐部。

8月12日,GSK在宣布其美国药品事业部总裁Jack Bailey “已决定在年底卸任”的消息时,一并宣布了对来自德国默克集团的Maya Martinez-Davis的人事任命。

Emma Walmsley表示,Maya Martinez-Davis将与GSK全球药品事业部总裁Luke Miels(来自阿斯利康)一同工作,其中Maya Martinez-Davis将主要负责GSK抗肿瘤新药的研发和商业化战略,并将作为GSK未来的首要业务之一。

GSK肿瘤产品管线

浪子回头金不换。GSK能否在肿瘤赛道上重振旗鼓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医药魔方为国内首家对药品基础数据进行深度加工、标准化重构和深度挖掘的机构。致力于打造医药行业大数据平台,以数据连接行业,促进医药行业生态更加高效、透明和公平。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