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fortumab vedotin提交上市申请 造福复发膀胱癌患者

来源: 医药魔方  2019-07-17 A- A+

7月16日,Seattle Genetics/Astellas联合宣布向FDA提交在研抗体偶联药物enfortumab vedotin的上市申请(BLA),用于接受过PD-1/L1抑制剂和铂类药物化疗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尿路上皮癌患者。

Enfortumab vedotin凭借I期EV-101研究的结果在该适应症上获得过FDA授予的“突破性药物”资格,Seattle Genetics/Astellas此次是以关键II期EV-201研究中的首个队列患者临床数据寻求FDA加速批准。另外,一项III期EV-301研究正在进行中,以支持Enfortumab vedotin的全球注册。

在今年6月的ASCO大会上,Enfortumab vedotin的EV-201研究结果作为重磅摘要发布,吸引了众多关注。125例接受过PD-1/L1和铂类药物化疗的尿路上皮癌患者给予Enfortumab vedotin治疗,经确证的ORR为44%,应答持续时间7.6个月,分别到达了主要终点和次要终点。中位OS为11.7个月,中位PFS为5.8个月。

大多数患者是在接受第一个周期Enfortumab vedotin治疗后即产生应答,而且应答水平与患者之前的治疗方案无关:既往接受过三线以上治疗患者的ORR为41%(26/63),对PD1-1/PD-L1无响应患者的ORR为41%(41/100),肝转移患者ORR为38%(19/50)。

最常见的治疗相关不良事件包括疲劳(50%)、脱发(49%)、红疹(48%)、食欲减退(44%)、味觉障碍(40%)、周围神经病变(50%)。最常见3级以上严重不良事件包括中性白细胞增多(8%)、贫血(7%)、疲劳(6%)

尿路上皮癌:二线用药极其稀缺

尿路上皮癌是最常见的膀胱癌类型,占到全部膀胱癌患者的大约90%。2018年,全球大约有54.9万例新确诊的膀胱癌患者,死亡病例大约20万例。中国新发病例数8.2万例,死亡3.8万例。

对于不能手术的转移性尿路上皮癌患者,一线治疗多为含铂药物的化疗,但是随着铂敏感性的下降,会导致肿瘤复发和疾病进展,这个时候二线治疗选择就极其有限,即便是新获批的几款可以二线治疗尿路上皮癌的PD-1/L1药物,ORR也只有20%左右。

今年4月12日,杨森公司Balversa(erdafitinib)被FDA批准上市,用于治疗含铂疗法化疗后疾病进展的FGFR3或FGFR2突变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膀胱癌。Erdafitinib是一种泛-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受体(F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在II期BLC2001研究中的ORR为40%,成为FDA批准的首款针对转移性膀胱癌的靶向疗法。

不过复发晚期尿路上皮癌患者中FGFR突变只占20%左右,因此当尿路上皮癌患者一线标准治疗失败后,长期都处于无药可治的境地,从而严重影响患者生存期。

ADC药物为尿路上皮癌提供新选择

Enfortumab vedotin是采用Seattle Genetics专有的连接子技术将靶向Nectin-4 的单克隆抗体enfortumab与微管阻断剂类细胞毒素MMAE连接而成的ADC药物。

Nectin-4是一种粘附分子,在包括尿路上皮癌(UC)在内的多种实体肿瘤中高度表达。目前全球针对该靶点的在研新药非常少,并且也仅有Enfortumab vedotin开发到了后期阶段。

另外一款在膀胱癌领域大放异彩的在研药物也是一款ADC,即来自来自中国创新药企业荣昌生物的RC48。RC48针对的靶点是Her2,在ASCO2019大会上,RC48在43例二线及多线尿路上皮癌受试者中确证后的客观缓解率(cORR)高达51.2%,疾病控制率(DCR)高达90.7%。

由于膀胱癌二线疗法极度稀缺,PD-1/L1药物的治疗效果也比较有限,ADC药物以其独特的作用机制为这类患者提供了治疗新选择。期待这类药物能够早日上市。

原标题:针对PD-1治疗后复发膀胱癌患者,突破性新药enfortumab vedotin提交上市申请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医药魔方为国内首家对药品基础数据进行深度加工、标准化重构和深度挖掘的机构。致力于打造医药行业大数据平台,以数据连接行业,促进医药行业生态更加高效、透明和公平。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