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三板斧砍向高药价 大批医疗行业CEO成热锅上蚂蚁

来源:八点健闻  2019-04-23 A- A+

作者:李伟

限价、药品招标、购销两票制……1996年以来,针对药价居高不下的难题,国家发改委先后30多次推动药价改革。然而重拳之下,药费却越控越高,一些基本药物的价格甚至在近年内暴涨数十倍。

今年以来,在4+7带量采购等政策的逼迫下,一些常见药、抗癌药降价的消息时有传出,不过这番效应将影响到多少药品及药企,又将在多大程度上使就医者受惠,仍待观察。

事实上,药价居高不下,不仅仅是中国的现状,亦是全球医疗市场的痼疾。

美国是全球公认的医疗费用最为昂贵的国家之一,其医疗开支占GDP比重接近20%,药价高正是当中的重要推手。美国总统特朗普自竞选以来,对这一难题频出狠招,相关政策在业内不断引发风暴。但实效如何,同样需要时间检验。

特朗普降药价“三板斧”

去年5月份以来,针对持续高企的药价,特朗普政府甩出了“三板斧”。

早在在竞选期间,为拉拢选民,特朗普曾做出降药价的承诺。然而,美国图灵制药和迈兰公司对常用药品“疯狂涨价”,以及2017年以来陆续获批上市的几款CAR-T(免疫细胞)疗法动辄数十万美元的定价,令特朗普政府“频遭打脸”。

去年1月份,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将把降低处方药价格作为“重中之重”。

去年5月,特朗普政府推出了一项旨在降低药价、减少患者自付费用的《美国病人优先》计划,正式向高药价发起挑战。这些计划包括更强硬的药价谈判、更充分的市场竞争、加强市场监管等。

这一系列被称之为“三板斧”的措施如下:

一是促进竞争降药价。根据“美国病人优先计划”,政府在仿制药与品牌药之间挑起竞争:一方面提高仿制药开发、审查和批准过程的效率——去年FDA批准了971个仿制药,创下历史新高;另一方面,最大限度避免品牌药公司利用竞争漏洞,如去年5月,美国FDA通过其官网公布了39家制药公司“黑名单”,它们被指控“阻挠仿制药企业获得本公司的药物样品”。

FDA还表示,将每半年对这份“黑名单”更新一次。

二是清除中间商环节,降药价。在抛出《美国病人优先》计划时,特朗普围绕降低美国药价的主题发表演讲,抨击药品流通环节的加价令“中间商”大发横财。特朗普在演讲中表示,正在清除(保险公司、医药福利管理机构及药店等)“中间商”,还声称“不管‘中间商’是何方神圣,都不会再大发横财。”

三是促进透明降药价。将包括药物在内的医疗服务价格更加公开透明化,让患方有更好的知情权、选择权,让供方承受更大的压力,倒逼降价。

今年以来,美国政府在控药价方面继续挥舞行政之剑,尤其针对药价及医药服务定价的透明度问题,推出了一些新政策。此项政策因力度极大、涉及面极广,在业界引发强烈反响。

相关各方因站位、利益的不同,在新政面前展现出丰富多彩的“众生相”。这预示着,围绕着药物及医疗服务定价,一场复杂而持久的博弈正在展开。

美国药品打电视广告要标明药价

去年5月,特朗普在发表降药价主题演讲时,抛出了一个特别提议:电视广告要公布药品价格,以进一步刺激竞争、降低药品价格。当年10月15日,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HHS)颁布了一项“法规提案”,明确规定凡是Medicare和Medicaid所覆盖的药品,如果定价超过35美元/月,制药商都需在电视广告中增添标价(目录价格)。

今年3月底,美国强生制药公司在其抗凝剂拜瑞妥的电视广告中,率先公布标价信息,成为第一个“吃螃蟹者”。

有报道称,强生公司对两则播放中的电视广告进行了调整修改,将拜瑞妥448美元的标价以及一系列典型的自付费用信息,添加到广告片的末尾,同时还添加了介绍该药品保险的网址信息,供消费者了解具体的费用。

拜瑞妥是强生公司处方量最大的药品,美国每月要开出大约100万张拜瑞妥处方。强生公司计划对电视广告中添加拜瑞妥的标价信息的反馈情况进行效果评估,以决定是否在其他药品的广告中增添标价信息。不过,该公司的发言人表示,在4月份将会在其他两款重磅药物Stelara以及Tremfya的电视广告中增添网址链接,以方便消费者更好了解药品价格信息。

强生公司并非唯一支持政府将药品价格信息透明化的制药商。

去年10月,美国药物研究和制造商协会(PhRMA)的各大制药商成员都同意从今年4月起,在所有的药品电视广告中增添价格信息链接。其他一些公司也已开始这样操作了,比如美国著名医药公司礼来公司,虽然尚未直接在广告中标明药价,但从今年1月起,已在两款药物“Trulicity”、“Emgality”的电视广告中,附上了药价信息网站的网址链接。

总体上制药商都认同药价透明有益于消费者。在去年HHS对法规征求意见阶段,礼来公司曾公开评论说“同意联邦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服务中心(CMS)的意见,即病人将会从有意义的药品开支信息的更大透明度上获益,帮助他们就自己的医疗保健做决定。”

不过业界也有不少反对甚至抨击的意见。比如,强生表态支持在电视广告中公开药品价格信息,但反对将药价信息公开扩大到出版物、数字媒体或其他媒介渠道。

PhRMA曾发表过一份声明,称在广告中加入价格似乎是朝着价格透明化的方向发展,但药品定价中那些模糊和复杂的部分,并不能通过一个简单的标价就能呈现出来。

目前,这项药品广告的新法规仍在最后的审核环节。由于可能遭到违反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法律指控,该新规能否获批尚无定论。

医院和保险公司被要求公布合同价格

除了要求药品广告中公开定价,或添加药品价格信息的网址链接,特朗普政府还要求医院公开同保险公司谈判商定的医疗服务价格,以推动医疗保健服务的“降价控费”。

病人权益维护者对美国政府这一计划拍手称快,表示消费者在选择医生或接受治疗前应该能“货比三家”、询价比价。不过由于这一计划动了医院和保险公司的“奶酪”,受到这两方利益代表者的强烈抗拒和反对。

近日,美国华尔街日报以“医院和保险公司坚决抗拒价格透明化提议”(Hospitals,Insurers Set to Resist Price Transparency Proposal)为题进行了报道。

报道称,行业团体对政府有没有法定权力要求公开医疗服务价格予以抨击,认为这样做会对医院同保险公司谈判达成的协议带来颠覆性影响。行业代表批评说这一要求过于复杂,难以施行。他们表示,被迫公开的价格信息对消费者几乎没什么用处,因为消费者只想知道自己需要花多少钱,而并非医疗服务的总价格。

美国医院协会(AHA)执行副主席Tom Nickels说:“消费者想要获取什么信息?应该是我需要从腰包里掏多少钱。这应该是医疗保健机构进需要改进提升的方面。我们应向病人提供他们真正所需的信息。”

分析认为,公开医疗服务议定价格,会导致医院和保险公司竞相攀比、相互压价,在业内引发连锁风暴。

一方面,医院方面担忧保险公司会提出降低医疗服务价格的新要求;另一方面保险公司也会面临保费报销补偿上的巨大压力,因为医保报销比例低的医院会要求、会争取与竞争对手一样的较高报销比例。同样道理,赢得最大优惠的保险公司也不愿将折扣率公开,因为竞争对手也会要求相接近的定价。

通常,保险公司支付给不同医院及其他医疗保健服务提供方的协商价格差异性很大。比如同样在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市的妊娠超声检查平均价格为522美元,近在60英里之外的Canton市,妊娠超声检查的价格为183美元,前者是后者的近三倍。

同保险公司的议定费率是典型的严格商业机密,受到合同封口条款保护。将其公开对诸多医疗保健市场来说都是重大改变。

美国医疗保险协会(America's Health Insurance Plans)表示正在对政府的计划方案进行研读评估。

不过非营利机构医疗保健开支研究所(Health Care Cost Institute)负责人Niall Brennan对政府推行医疗保健服务价格公开透明化的努力大加赞赏、颇为期待。Niall Brennan说:如果计划得到推进,将会使大批医院CEO和保险公司的首席财务官成为热锅上的蚂蚁。

医疗保健开支研究所的研究显示,雇主保险计划所涵盖人员的医疗保健开支不断攀升,主要是由于医疗服务价格上涨所致,而非源自医疗保健服务总量的增长。

目前,美国政府正在对公开医疗保健服务价格的计划公开征求意见。政策要求相关价格信息或者发布在公共网站上,或者由第三方平台将信息汇聚起来,以方便消费者在接受医疗保健服务时能“货比三家”。该计划一旦得以实施,未能遵照施行的医疗保健服务提供方可能将面临处罚。

FDA前局长:药价高企源于市场失灵

高药价及高昂的医疗服务费用在美国备受关注。有报道称,美国FDA前局长Scott Gottlieb离任后也将剑指高药价。

Scott Gottlieb离职后加入位于华盛顿的智库机构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下称AEI),担任医疗政策研究员。据华盛顿邮报报道,Scott Gottlieb将重点围绕药品价格展开研究,着力破解他所称的“市场失灵”问题——他认为高药价背后的原因是“市场失灵”。

在接受华盛顿邮报访谈时,Scott Gottlieb表示,有几个因素导致药价高企:市场上药品数量不足以抑制药价,品牌药企业“围猎”整个体系从而将仿制药排斥在市场外;孤儿药市场发展不充分导致垄断独占局面持续等。"孤儿药"是指用于预防、治疗、诊断罕见病的药品,又称为罕见病药。

据美国医疗媒体Endpoints报道,针对如何控制高药价问题,Scott Gottlieb下一步研究的兴趣点包括:对有效的创新性疗法的新支付模式;激励医药领域创新中存在的“市场失灵”问题;抑制医药领域竞争的陈规陋习等。

特朗普政府打出的一系列降药价组合拳,同共和党人的立场相符合。共和党人依靠充分竞争以及自由市场等因素控制医疗服务价格。

不过这些政策能否顺利实施,高药价能否降下来,也许并不取决于政策的意志,其最终决定权仍在市场。

编译来源

1.https://www.fiercepharma.com/marketing/price-checked-j-j-industry-first-tv-ad-drug-list-price-tag-launches-today

2.https://medcitynews.com/2019/04/scott-gottlieb-to-return-to-american-enterprise-institute-to-focus-on-drug-pricing/

3.https://endpts.com/already-missing-fdas-vocal-commish-he-will-keep-chiming-in-on-drug-pricing-in-new-role

4.Hospitals, Insurers Set to Resist Price Transparency Proposal by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看得懂的健康专业新闻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