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抗衰老新技术带来天量市场 诺华强生等已在行动

来源: 动脉网  Mon Nov 26 10:59:56 CST 2018 A- A+

从生理层面理解我们如何衰老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话题。它与细胞以及分子的生长过程和相互作用有关,是老年相关疾病的基础,如癌症或阿尔茨海默病,而我们至今无法从病理学角度完全解释清楚这些疾病的原因。

虽然衰老本身并不是一种可治疗的疾病或状况,但关注长寿的公司和研究人员正在从细胞层面观察人体生长过程,以了解衰老进程,试图找到可能减缓衰老的药物、治疗方法和维生素。

例如,一种被称为“senolytics”的新药可以帮助清除衰老细胞,有望成为抗衰老研究的下一个重大突破。生物技术公司或制药公司正在开发可以延长寿命的日常补充剂。一些初创企业甚至提供年轻个体的血液,以达到“恢复活力”的效果。

动脉网编译了CB Insights的相关报告。在这篇报告中,你将会看到:

1. 了解我们如何变老:衰老生物学与相关疾病;

2. 延缓衰老的五大方法:药物、再生医学、热量限制、膳食补充剂、输血疗法;

3. 抗衰老市场:多方竞争,大企业在如何行动;

4. 抗衰老研究的未来:争议与期待并存。

了解我们如何变老:衰老生物学与相关疾病

20世纪80年代,科学家Tom Johnson绘制出了第一个“长寿”基因图谱,自那以来,人类在了解衰老过程以及如何延缓衰老方面取得了诸多进展。

此外,衰老与年龄有关疾病之间的相似性正日益成为许多研究项目的关注焦点——年龄相关疾病的研究人员,比如阿尔茨海默病,目前正与研究衰老的科学家合作。

衰老生物学

老年医学是专门研究衰老生物学的一门学科。

最近的研究试图通过确定衰老的关键特征,来定义什么是衰老。其中九个与衰老相关的特征包括:

基因组不稳定:在人的一生中,引起基因损害的内部和外部因素会在人体内累积,从而加速衰老。

端粒损耗:端粒是位于染色体末端的保护性“帽”(它承载着我们的遗传物质),每当细胞分裂时,端粒就开始变短。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会导致细胞不再分裂,从而引发相关疾病。

表观遗传改变:个人的生活经历或影响衰老的环境因素会导致基因表达发生变化(而不是DNA本身发生变化)。

蛋白质失活:随着年龄的增长,细胞蛋白会发生错误折叠,从而失去其稳定性。年龄的增长或相关疾病可能会导致受损蛋白质的累积。

营养感应失调:调节新陈代谢的蛋白质(如mTOR, sirtuins)会受到营养水平的影响,也与衰老过程有关。

线粒体功能障碍:线粒体被看作是负责调节人体新陈代谢的能量发电站,它可能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功能失常。

细胞衰老:“较老”的细胞不能被迅速清除,它们的存在会对健康造成有害影响。

干细胞衰竭:干细胞的活动,有助于新组织细胞的再生,但它们的数量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减少。

细胞间信息交流改变:细胞间的信息交流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中断,从而导致炎症和组织损伤。

衰老与年龄相关疾病之间的关系

关于长寿的研究已经取得了很多进展,特别是当我们了解了导致衰老的生物过程后。

但由于在细胞和分子水平上的相似特性,越来越多重大疾病的研究也开始关注这一领域。

例如,随着年龄的增长,致命的基因突变发生的可能性会增加,从而导致癌症或阿尔茨海默病。这是许多制药公司瞄准老龄化的一个重要原因,目的是防止其他退化性疾病的发生。

癌症的治疗能帮助我们长寿吗?

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体的防御机制或保护系统会出现问题,导致异常细胞开始分裂并以不可控制的速度生长,从而引发癌症。

这些恶性细胞继续复制,直到它们侵入其他组织、器官或身体系统。而通常只有出现疾病症状后,人们才会意识到它的存在。

因为癌症患者的年龄中位数为66岁,所以了解癌症的病理可以为研究人员确定影响衰老的具体机制提供新的见解。

这就是为什么一些制药公司正在建立创新药物研发管线,其中就包括针对癌症和抗衰老的药物。

例如,肿瘤的形成主要通过以下两种途径:

1.当致癌基因变得活跃时

2.当本应保护细胞免于癌变的基因——即肿瘤抑制基因——变得不活跃时

研究表明,我们体内的体细胞(又称为非生殖细胞)具有保护功能,可以防止肿瘤的形成。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细胞会老化,失去原有的功能,并在体内积聚。虽然从理论上说他们已经“死亡”,但他们的新陈代谢仍然活跃。这意味着它们可以分泌细胞因子等免疫细胞,增加组织异常生长的可能性。

识别这些导致疾病的途径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找到抗衰老的方法,同时防止某些肿瘤的生长。

衰老是神经变性的最大风险因素

老年痴呆症或帕金森病等神经退行性疾病的最大风险因素是衰老。

例如,阿尔茨海默病是一种脑退行性紊乱,会导致痴呆,在60岁以上人群中高发。

其关键特征之一是大脑中淀粉样斑块或tau蛋白缠结的异常堆积。这种情况会导致大脑中的神经细胞失去相互交流和与身体不同部位交流的能力。就像其他神经退行性疾病一样,它目前仍然无法治愈。

在衰老细胞中常见的细胞和分子机制,如线粒体功能障碍、氧化应激和炎症,也是神经退行性疾病中常见的症状。

事实上,梅奥诊所(Mayo Clinic) 9月份发表的一项研究通过移除小鼠体内的衰老细胞,最终阻止了大脑退化。其他的有关研究也可以证明细胞衰老和神经退化之间的关系。

延缓衰老的五大方法:药物、再生医学、热量限制、膳食补充剂、输血疗法

那么,我们怎样才能延缓衰老呢?

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没有明确答案。然而,这一领域的研究已经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进步,比如创造了新的药物疗法以及输血治疗等。

l药物

药物治疗在这一领域有着巨大潜力。下面,我们将重点介绍几种有助于延缓衰老的药物。

Senolytics

抗衰老领域的研究中,目前最受欢迎的是senolytics,它是一种针对衰老细胞的药物,通过诱导细胞死亡来摧毁衰老细胞。

作为新兴研究领域——“senotherapy”的一部分,senolytics在其疗法中充当重要角色。其他主要疗法还包括geroprot(一种抗衰老药物),这种药物通过利用针对衰老的细胞触发受体(如DNA损伤)来预防或逆转衰老。

这些药物还处于研发的早期阶段,如果获得FDA的批准(FDA不承认“衰老”是一种独立的疾病),医生就可以开出针对特定病症或疾病的处方,同时产生延缓衰老的作用。

例如:抗衰老医疗公司Juvenescence与深度学习药物研发公司Insilico Medicine共同成立的合资企业Juvenescence.AI正在开发针对衰老细胞的药物和营养产品。

随着年龄的增长,细胞不再像以前那样高效地工作,并且失去其正常功能。当这些衰老细胞开始在体内聚集时,它们会向免疫系统发送促炎信号。从本质上来说,即使失去了正常功能,它们仍然可以保持“活跃”的状态,其产生的分子可能损伤细胞,最终导致疾病。

雷帕霉素(又名西罗莫司)

一种名为雷帕霉素的化合物最初是从复活节岛上的土壤细菌中提取出来的,目前已被证明对抗衰老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雷帕霉素是天然产生的,由于其对免疫细胞的影响,在医学上被认为是具有多功能的。在器官移植和骨髓移植过程中,它们经常被用作免疫抑制剂,以防止排斥反应。

它们主要作用于mTOR(雷帕霉素的机制靶点)通路,最终阻断参与细胞分裂的关键蛋白。

雷帕霉素的使用与延长寿命以及其他增强认知和免疫功能有关。早期研究表明,这种化合物可以使老鼠的寿命延长。然而,到目前为止,这仍是一个新兴的研究领域。

二甲双胍

二甲双胍(又称为Glucophage)是一种廉价的非专利药物,用于治疗2型糖尿病,现在已成为一种可能延年益寿的药物。

目前,医生只给2型糖尿病患者开处方药,目的是降低肝脏产生的糖分含量,从而延缓疾病的发展。

除了对葡萄糖代谢的影响外,它还能改善氧化应激和炎症(这两者都与衰老有关),因此引起了研究长寿的相关人员的注意。

主要的学术机构或医院已经开始使用二甲双胍进行临床试验,以治疗与年龄相关的疾病,如糖尿病前期、虚弱、炎症、肌肉萎缩和胰岛素抵抗等。

例如,梅奥诊所目前正在招募患者参与一项试验,该试验将研究二甲双胍对12名60岁以上患者的影响。它还将研究长期服用二甲双胍是否可以促进细胞再生以及减缓衰老,从而改善虚弱状况和身体机能。

l再生医学

再生医学主要用于修复受损组织或器官的结构和功能。它是抗衰老研究中的重要部分,因为个体可以用新的身体部位替换受损的身体部位。

干细胞

干细胞研究是再生医学中最具潜力的研究领域之一。

因为干细胞可以分化和产生特定的细胞和组织,它们可能是治疗年龄相关疾病的关键。

其工作机制是:研究人员在可控的环境下控制一组给定的干细胞,并刺激它们分化成想要的细胞。从胚胎中提取的干细胞非常有用,因为这些干细胞可以被诱导成几乎任何细胞——这是与成人干细胞的一个关键区别。

这种技术有望成为抗衰老研究的新前沿——利用干细胞来再生失去功能的细胞或组织。

利用胎盘干细胞来治疗疾病就是这一研究领域不断发展的一个例子,而初创公司Celularity 正在努力实现这一目标。

它试图用从胎盘中提取的干细胞“使100岁变成全新的60岁”,从而为癌症、克罗恩病和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等疾病创造药物疗法。

器官再生

作为再生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组织和器官的三维生物打印技术为恢复原有的结构或功能提供了一种新的解决方法。

它们通过取代受损部位,从而帮助延长寿命。这种技术可以创造出更强健的组织和器官,随着人们年龄的增长,这些组织和器官会自然退化。

而另一个好处在于,那些等待器官移植的人可以获得不被排斥的特定器官,这有助于延长他们的生命。

但是,人体器官都是由各种组织相互连接而成的,制造一个完全相同的替代物十分复杂,因此这方面的进展相对缓慢,但Prellis Biologics等公司正在努力实现这一目标。

今年6月,该公司宣布,它可以利用可存活的毛细血管打印出人体组织,这为之后的器官打印奠定了基础。

LyGenesis是另一家致力于器官再生的公司。它计划利用患者的淋巴结作为生物反应器,以实现器官的再生。例如,它会将肝细胞移植到淋巴结,之后这些细胞会变成“微型异位肝脏”。

目前,该公司将重点放在终末期肝病(ESLD)患者的肝脏再生上,并计划将其扩展到胸腺、胰腺和肾脏。2018年5月,LyGenesis从Juvenescence AI公司获得了3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l热量限制

最近有几项研究正在关注热量限制在促进长寿方面的作用。其中包括通过控制饮食,达到避免营养不良、减少总热量摄入的目的。

过去的实验室研究已经证明热量限制可以显著延长啮齿动物和线虫的寿命。研究还表明,它可以预防或延缓年龄相关疾病的出现,比如癌症。

2017年1月发表的一篇报告研究了限制热量摄入对恒河猴的影响。

该报告纵向比较了两项研究的数据,这些研究试图回答合理的热量限制能否延长恒河猴的寿命。结果表明,热量限制可以改善这一物种的健康状况和生存率,并有望应用于人类。

2018年3月发表在《细胞科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进一步证明了这一结论。研究表明,在两年的时间里减少15%的热量摄入,可以减缓衰老,并改善年龄相关疾病的新陈代谢过程。然而,其造成的长期性影响仍然是不确定的。间歇性禁食是坚持这种饮食养生法的一种方式。甚至有一些研究认为特定的进食时间可以优化身体的能量代谢,因为这种有时间限制的饮食有助于减少热量摄入。

这一领域值得关注的初创公司有 Zero Fasting,它允许消费者选择各自的禁食方式。该公司最近获得了120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投资方包括Trinity Ventures和True Ventures等。

虽然限制热量的方法还未得到科学界的广泛认可,因为我们尚不清楚它是否能够成为衰老或年龄相关疾病的潜在干预因素。然而,这一领域的研究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饮食如何影响我们的寿命。

膳食补充剂

目前,以NAD+(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或其前体NMN(烟酰胺单核苷酸)以及NR(烟酰胺核糖苷)组成的膳食补充剂是长寿领域的关注焦点。

它们是维生素B3(也被称为烟酸)的不同形式,对消化、皮肤和心理健康都有好处。

需要特别提出的是,NAD+最近受到了广泛关注。它是一种自然产生的关键分子,被称为辅酶,可以调节影响身体健康的新陈代谢和其他生物过程。它存在于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中,因为它影响着一切,从DNA修复到产生能量来进行重要的细胞活动。

它在促进重要的生化途径中起着重要作用,这些途径需要正常运作,才能避免疾病。研究表明NAD+的含量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下降。

Elysium Health公司生产的日常膳食补充剂Basis通过提高人体中NAD+的含量,来延长寿命。其成分包括烟酰胺核糖(nicotinamide riboside)和紫檀芪(pterostilbene)。

这种化合物可以增加NAD+的含量,同时激活sirtuins(一种与衰老和新陈代谢相关的蛋白质),帮助改善细胞健康。

然而,虽然它可以增加NAD+的含量,但其长期效果还有待观察。首先,关于寿命的研究在执行层面上来说很困难,因为要证明其预期效果需要长达数十年的研究。另一个原因是膳食补充剂不受FDA的监管,因此不需要控制其使用。

输血疗法

正如电视剧《Silicon Valley》所描述的那样,年轻个体向老年人输血可能很快会成为现实。

这种被称为“异种共生”的输血治疗方式可以帮助老龄动物恢复活力,因此一直受到抗衰老研究的关注。这一概念可以追溯到20世纪50年代,当时康奈尔大学的科学家们成功地将两只老鼠的循环系统连接在一起。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下属的衰老研究所表示,“异种共生”是一种实验性过程,可以在年幼动物和年长动物之间实现血液共享和循坏,从而改善老龄动物的大脑和肌肉组织。

然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2016年的一项“异种共生”研究却得出了截然不同的结论。该研究表明,注入年轻血液的老鼠“有轻微或没有明显的改善”。但是,注入了年长动物血液的老鼠,其组织和器官都有一定程度的衰退。

这一领域值得关注的初创公司有Elevian,它重点研究GDF11(生长分化因子11)蛋白质,其中涉及一种自然产生的循环因子,其含量在老年人中较低,尽管这一点还未得到证实。

Elevian声称,每天注射GDF11可以治疗与年龄相关的疾病,包括冠状动脉疾病、2型糖尿病、阿尔茨海默病和肌萎缩症等。该公司尚未宣布完成任何临床试验,因为其仍处于研究的早期阶段。

Elevian在2017年9月获得了550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投资者包括Longevity Fund等。

此外,最近引发争议的一家初创公司是Ambrosia。它是一家私人诊所,年龄在30 - 80岁之间的患者可以花8000美元从年轻患者那里获得血浆。

Ambrosia的临床试验开始于2016年6月,它招募了200名年龄在35岁以上的患者,让他们接受年轻患者(年龄在16-25岁)捐赠的血浆,并在治疗前后1个月监测血液生物标志物。这一试验于2018年1月结束,但研究结果尚未发表。

尽管如此,这一试验仍然引起了研究人员和医疗保健公司极大的关注。

例如,2015年3月,西班牙制药公司Grifols以375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Alkahest 45%的股份。Alkahest公司主要开发针对衰老的血浆疗法,其研究方向是衰老过程中认知能力的下降,如痴呆以及阿尔茨海默病等神经退行性疾病。

目前,它有3个临床试验正在招募患者。2017年2月,该公司完成了年轻捐赠者向患有轻度至中度阿尔茨海默病的患者(50至90岁)输血的试验。目前该试验的结果还未公布。

抗衰老市场:多方竞争,全线利好

早在5年前,抗衰老研究就已经成为一个具有发展潜力的领域。然而,最近的交易情况表明,更多的投资者愿意在这个新兴市场上下注。

越来越多针对衰老的临床试验出现是这个领域获得更多关注的另一个原因。

投资环境

过去三年里,抗衰老领域的投融资额大幅度增加。尤其是在2017年,交易数量飙升,后续交易和新交易都创下了历史新高。

一些公司甚至在2017年完成了多轮融资,比如Juvenescence和Insilico Medicine。

2018年,该行业的融资规模已创下历史纪录。这种增长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一些大型交易,比如Samumed在8月份的4.38亿美元融资,以及celus在2月份的2.1亿美元A轮融资。

在过去6年里,这一市场逐渐趋向成熟。

例如,在过去5年中,随着A轮等其它轮次融资的交易份额增加,种子轮融资或天使融资的比例稳步下降。

主要的投资者

由Laura Deming创立的抗衰老研究基金The Longevity Fund是专门为长寿领域的初创企业提供资金的风投公司。

其参与投资的公司包括UNITY Biotechnology、Metacrine、ALX Oncology和Precision Biosciences。The Longevity Fund参与了这些公司的种子轮和A轮融资,管理着3700万美元的资产。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投资者是Kizoo Technology Ventures,该公司自2013年以来已经投资了4家抗衰老初创企业:AgeX Therapeutics、CellAge、Antaxerene和Elevian。

Jim Mellon是这一领域著名的天使投资人,他参与了Juvenescence、Insilico Medicine和 AgeX Therapeutics等初创企业的投资。

主要的竞争者

虽然这是一个新兴领域,但一些初创公司正以抗衰老为目标,希望能延长人类的寿命。

生物技术公司Samumed在8月份完成了4.38亿美元的融资,其估值达到了120亿美元。

该公司正在开发针对WNT通路中关键蛋白的药物疗法,WNT通路有助于调节组织健康。当WNT通路出现问题时,它会导致特定组织的疾病。

Samumed表示,WNT的含量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失衡”,从而导致疾病。而Samumed目前的产品线主要是针对与衰老相关的疾病,如骨关节炎和退变性椎间盘疾病。该公司已成功完成了涉及WNT通路抑制剂SM04690的二期临床试验。

Samumed的首席医疗官Dr. Yusuf Yazici表示,“二期临床试验的完成表明SM04690在治疗膝骨关节炎方面的潜力,这对于医生、患者和我们的发展计划来说,都具有重大意义。目前,标准的治疗方法只专注于缓解疾病的症状和体征,而SM04690有可能成为首个针对膝骨关节炎的疾病修饰治疗方法。”

在寻求年龄相关疾病的治疗方法时,骨关节炎似乎是许多制药公司重点关注的对象。

UNITY Biotechnology在今年5月以7.12亿美元的估值上市,该公司在这一领域也十分具有竞争力。

许多著名的医疗投资者,包括ARCH Venture Partners、Mayo Clinic Ventures、WuXi Healthcare Ventures、Jeff Bezos的Bezos expedition以及Peter Thiel的Founders Fund都参与了UNITY的投资。

UNITY Biotechnology目前的产品线包括针对肌肉骨骼、眼科和肺部疾病的senolytic候选药物。今年5月,该公司首次使用其senolytic候选药物UBX0101来治疗骨关节炎。

最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我们的专利分析工具,在过去五年间,与衰老或senolytic相关的专利申请大多数都与UNITY有关。

梅奥诊所与UNITY共同申请了14项senolytic专利中的12项。

大型制药公司

制药公司在抗衰老市场上的表现可谓是喜忧参半。

例如,2008年左右,GSK以7.27亿美元收购了专注于老龄化的药物研发公司Sirtris Pharmaceuticals,而在2013年,GSK宣布关闭Sirtris 。

然而,这并没有阻止其他大型制药公司参与进来。

诺华

诺华公司是较早进入这一领域的竞争者。2014年,诺华就开始研究雷帕霉素对老年人免疫系统的增强作用。该公司7月发表的最新报告显示,它的两种药物可以用来阻断哺乳动物雷帕霉素靶蛋白(mTOR),以降低老年患者感染的可能性。

2017年3月,诺华宣布将出售两个衰老相关疾病的临床阶段项目。根据协议,买方PureTech Health将通过其子公司resTORbio来开发这些候选药物,专注于免疫衰老(与年龄相关的免疫功能衰退)。而诺华在其中持有15%的股份。

在resTORbio于今年1月上市之前,它已经完成了4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投资方包括Fidelity Investments和OrbiMed Advisors等。

针对mTOR通路,resTORbio候选药物最终延长了患者的寿命。

在2b期临床试验中,针对652名有呼吸道感染(RTI)风险的老年人,使用其主导药物RTB101——一种TORC1(雷帕霉素复合物1)抑制剂,与无效对照剂组相比,呼吸道感染(RTI)的几率降低了30.6%。

Celgene

Celgene一直致力于促进其衍生公司Celularity的抗衰老研发项目。Celularity于2017年6月从Celgene Cellular Therapeutics独立出来,此后一直专注于开发胎盘干细胞的抗衰老疗法。该公司于今年二月完成了2.1亿美元的A轮融资,Celgene也参与了此次投资。

强生

强生的创新部门已经投资了两家视觉初创公司:ReVision Optics和Powervision,这两家公司都专注于眼科疾病,比如与年龄有关的黄斑变性。但ReVision在今年1月份宣布倒闭。

谷歌旗下的抗衰老研究公司CALICO

谷歌旗下的抗衰老研究公司Calico Life Sciences是这一领域最受关注的公司之一。它试图了解控制寿命的生物学机制并找到干预措施。

今年6月,该公司与制药巨头AbbVie各贡献了5亿美元,用于进一步加强从2014年开始的合作关系。双方将共同开发针对衰老和年龄相关疾病(包括神经变性和癌症)的治疗药物。

根据Calico发布的新闻报道,它已经开展了“20多个针对肿瘤和神经科学疾病的早期项目,并对衰老生物学有了新的发现。”

而在今年1月发表的一篇论文中,Calico对裸鼹鼠进行了研究。裸鼹鼠与实验室小鼠的大小相同,但其寿命却是实验室小鼠的10倍。它的长寿和抗癌能力引起了研究人员的注意。

在衰老过程中,裸鼹鼠死亡率的稳定性与其他哺乳动物不同

图片来源:Calico Life Sciences

该论文的主要结论包括:

1.裸鼹鼠不像其他哺乳动物那样衰老,而且几乎没有衰老的迹象

2.它们的死亡风险即使在繁殖成熟的25倍时也不会增加

2017年3月,Calico与癌症治疗公司C4 therapeutics宣布建立5年的战略合作关系。目标是研发小分子蛋白降解疗法,这种方法通过清除某些致病蛋白质而起作用,可以用于治疗包括癌症在内的衰老性疾病。

C4在2016年完成了7300万美元的A轮融资,投资方包括Novartis Venture Funds 和Roche Venture Fund等。

这些与制药公司的合作表明,关于抗衰老和延长寿命,可能会出现新的疗法。除了改变衰老细胞,以达到延长寿命的目的,这些疗法还可用于对抗糖尿病和神经变性等慢性疾病。然而,延缓衰老的药物与慢性疾病之间的关系尚未明确,这将对FDA批准有关药物带来阻碍。

抗衰老研究的未来:争议与期待并存

当涉及与死亡抗争这样的想法时,不可避免地会存在一些风险和争议。

怀疑与风险

关于延长寿命的讨论可能会引发道德、伦理或宗教方面的担忧,比如通过服用“神奇药丸”或注射来防止死亡。

一些科学家现在质疑这是否是一项可行的任务,因为它可能进一步危害到我们的健康。

对于任何应用于人类健康的新技术,都需要考虑可能产生的下游效应。衰老或年龄相关疾病的研究十分困难,因为要全面评估一种疗法长期和短期的效果,需要很长的时间。

事实上,在2017年12月发表的一项名为“细胞间竞争与多细胞衰老的必然性”的研究中,研究人员关注了衰老背后的细胞生长过程,并得出结论,多细胞生物(即任何拥有1个以上细胞的生物)的衰老是无法停止的。因为它陷入了一种“无法摆脱的困境”,即关于衰老的机制可能会影响其他机制,从而以其他方式引发疾病。

这项研究表明,即使我们能够瞄准衰老的一个标志,但同时也可能刺激到其他加速衰老过程的因素,甚至在这个过程中导致疾病。

争议

抗衰老领域的研究一直伴随着大量的争议,但其中最大的两个问题在于,这种技术将如何影响全球人口和资源,以及不同社会经济阶层之间产生的社会不平等。

1.人口过剩

如果这些抗衰老疗法进入市场,人口过剩可能会成为现实。

目前的假设是,如果我们能够延长人类的寿命,它可能会导致更多的人生活在有限的资源(如食物、土地等)下。但是,对这一设想持批评态度的人表示,如果更多的技术创新导致全球资源增加,就不会造成人口过剩的情况。

2.社会不平等

这种治疗方法也可能导致不同社会经济阶层之间的不平等。例如,如果这种治疗的价格很高,那么只有富人才能负担得起,并最终活得更长。这可能会带来一个反乌托邦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人类的寿命会因不同的地理位置或经济水平而发生变化。

另一方面,有些人认为,目前的医疗是比较昂贵的,而且会有渐进式的增加,尤其是针对老年人。如果这些抗衰老疗法是一次性或固定疗程提供的,那么它的费用最终会比其他疗法更便宜吗?

期望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抗衰老研究,随着技术不断提供新的解决方案,人类找到延长寿命的方法也指日可待。

事实上,这一研究的领军人物,SENS Research Foundation的首席科学官Aubrey de Grey表示,在未来20年内,以上疗法用于人体实验将成为可能。

虽然我们离这些药物上架还很远,但我们已经处于重新定义人类寿命的第一波浪潮中。

注:文中如果涉及动脉网记者采访的数据,均由受访者提供并确认。

原标题:五大抗衰老新技术带来天量市场:诺华强生新基等企业已经在行动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动脉网是一家2014年初成立于北京的科技网站,主要关注未来医疗创新创业,以媒体的视角,站在新技术重塑医疗保健领域的当下去观察行业脉动。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