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圈也有"“范冰冰” 医药行业涉税风险不断

来源: 健康界  2018-10-09 A- A+

范冰冰偷税漏税风波持续数月,8亿元罚款的尘埃落定却是娱乐圈震荡的开始。媒体报道,上百家霍尔果斯影视公司申请注销,作为“税收洼地”的霍尔果斯迎来冯小刚、徐静蕾等明星的大撤离。

事实上,不只是娱乐圈,医药圈也是洗钱套现的“重灾区”之一。特别是在医药营销领域,通过寻找税收洼地、两税合一、核定征收等办法进行的大规模洗钱一直都存在。

医药行业逃漏税典型案例

2018年1月,《检察日报》报道,由重庆市南川区检察院提起公诉的被告人巴毅虚开增值税发票案,涉案金额7亿余元,是该区迄今为止办理的金额最大的涉税刑事案件。经查,2012年2月至2015年3月,被告人巴毅伙同巴某(2015年3月死亡)、蒋某(2015年3月死亡),先后在重庆市南川区、安徽省阜阳市等地的工商部门注册成立10家医药公司,面向安徽、四川等地的医药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并以收取“开票费”的形式获取非法利益。其间,被告人共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6000余份,发票金额累计7.3亿余元,给国家造成巨额的税收损失。

2017年,央视报道了广东某药企4亿元逃税大案。在未采购中药材的情况下,该药企接受全国多地企业虚开中药材增值税专用发票,偷逃税款并套取非法利润。为躲避检查,该药企法人和股东甚至开办空壳公司,制造虚假交易记录,为自己虚开增值税发票。在无货交易的情况下,有超过20户上下游企业参与其中,涉案金额超4亿元。医药代表通过“走票”等形式套取现金转给医生的费用高达40%。药品零售价的70%-90%流向中间环节和医院终端。

同年,安徽省《市场星报》报道,在没有真实货物交易的情况下,安徽多家医药公司高管涉嫌以低买高卖的方式对外虚开增值税发票。其中仅一家医药公司就涉嫌虚开了4100万余元增值税发票。

2016年,台湾“中央社”报道,台湾思源基金会董事长、“中研院”院士蔡作雍等人涉嫌协助大学教授、医师、校友等逾200人“假捐赠、真逃税”。医师捐款合计逾新台币2.6亿台币,逃漏税7840万台币,堪称台湾医界最大逃漏税案。

同年2月,《兰州晨报》报道,嘉峪关市大西北药业有限责任公司为逃税,在2010年4月至2012年10月期间虚开1848份总面额1855万多元的发票,抵扣进项税额241万多元。嘉峪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虚开用于抵扣税款发票罪”判处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张玉山有期徒刑12年,该公司出纳凡某因犯同罪被判处缓刑5年。

2015年,审计署政策研究室相关人员在接受采访时谈到,为进一步掌握医药企业增值税发票管理使用情况,防止国家税款流失,当年重点抽查了60多家药品经销企业增值税发票使用情况,发现虚开药品销售发票200多亿元,涉嫌偷逃税60多亿元。

在2015年当年,媒体曾报道多起医药企业偷逃税案件。

4月,《检察日报》报道,广西壮族自治区荔浦县检察院以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批准逮捕了犯罪嫌疑人王乐香。被查的原因是,该人士伙同他人通过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牟利,涉案金额达2900余万元。

7月,《三湘都市报》报道,为了做平公司账目,在与别的公司没有发生交易的情况下,原湖南麓谷医药有限公司从4家医药公司处购买了上千万元增值税专用发票,其中200余万被其抵扣税款。涉案的5家医药公司均因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被处罚金,5家公司的10名高管被判刑。“主犯公司”因此停业,遭后来者“洗牌”。

12月,国家审计署的发布2015年第34号公告,山东海康医药有限公司等15户企业涉嫌虚开药品购销发票偷逃税款问题被公布。审计发现,2009年至2013年,山东海康医药有限公司等15户医药企业,涉嫌通过虚构销售业务、虚增药品售价、操纵税控机具等方式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偷逃税款18.5亿元。2012年至2014年,审计署将上述线索移送税务总局、公安部组织查处。至2015年11月,税务总局和公安部专案组已查补税款、罚款共计22.29亿元,有关责任人被处以有期徒刑7年至12年。

“两票制”实施后“虚开”仍是医药行业最大的涉税风险

在我国,虚开发票行为一般包括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虚开增值税普通发票以及虚开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而在医药行业,所谓虚开发票行为一般是指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

国家税务总局稽查局副巡视员沈甫明曾表示,部分医药的购销企业,通过虚构购销环节来抬高药价。还有一部分经销企业,通过开具阴阳票和大头小尾的票来抬高药价,包括购销企业本身,包括医药代表,还有医院的当事人等。

近年来,国家在医药行业实施了“两票制”改革,其主要的目的在于能有效减少药品从药厂到医院的流通环节,降低药品成本,保障用药安全。

两票制的执行,意味着在过往流通领域中代理商、经销商、配送商的角色将被压缩成一个。在整个流通环节的压缩过程中,多票、过票、挂靠、避税行为将大大减少,利润更为透明。似乎“两票制”改革的实施将使得整个医药行业虚开的风险得以显著的下降。但是,事实并不尽人意。

据国税总局网站报道,2017年4月20日,国家税务总局公布10起2017年打骗打虚专项行动典型案例。

随后,全国各地陆陆续续公布当地2017年度的虚开发票大案。其中,涉及到药企的大案有:“7.03”专案——淄博为民医药配送有限公司接受虚开发票案;“4.26”专案——四川达州合纵连横科技有限公司虚开发票案;“2.16”专案——广西玉林虚开发票医药企业系列案。相比较2016年国税总局公布的打骗打虚专项行动的十大典型案例,其中金额最大的前4家全部为医药企业,最大一家甚至逃税金额接近百亿元人民币。

从以上公布案例的情况可以得知,当前医药行业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现象仍然相当严重。在目前的政策和法规背景下,如果医药企业不立足于向合规营销转型而还是坚持变换方式通过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来分解销售费用的话,那么所面临的法律责任是相当严重的。

综编自赛柏蓝、央视新闻、华税等公开报道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聚焦商业模式和经营沉浮,全景呈现大健康红利下的生态变迁。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