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科学领域的女性身影:走在创新最前沿

来源:药智网  2021-11-21 A- A+

作者:森林

谁说女子不如男。在生命科学领域亦是如此。

中国科学家屠呦呦和疟原虫“斗”了一辈子,发现了青蒿素,成为中国首位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科学家。

匈牙利生物化学家卡塔琳·卡里科(Katalin Karikó)在mRNA领域长达40年的耕耘,为mRNA新冠疫苗的成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如今,mRNA疫苗和疗法已经成为开发热点,其中新冠疫苗成为抗击COVID-19的有力工具;这一技术还有望用于治疗癌症和罕见遗传病。

越来越多的优秀女性正以卓越的女性力量,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日前,行业知名媒体Fierce Pharma发布了“2021生命科学领域的20位最杰出女性”名单,其中包括两名华裔女性,即:强生视觉部门全球研发负责人宋晓宇博士和两家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周维青。

附表:2021生命科学领域杰出女性TOP20

资料来源:Fierce Pharma

01. Janis Naeve

15 年来,Naeve 一直经营着安进的风险投资部门 Amgen Ventures。从单克隆抗体到细胞疗法,她作为科学家和业务发展专家见证了行业的巨大发展。

Naeve 对科学和医疗保健的兴趣始于高中,她在加州州立理工大学获得微生物学学士学位,后就读于南加州大学和加州理工学院,并获得实验病理学博士学位并完成了专注于神经生物学的博士后研究。迄今为止,Naeve 总共参与了 Amgen Ventures 的 70 多项投资。

02. Marianne De Backer

2019 年秋,Marianne De Backer离开工作了 20 多年的强生,成为拜耳制药部门的新业务开发和许可主管。此时,拜耳公司正面临两大畅销产品,血液稀释剂Xalreto和眼科药物Eylea专利保护即将到期的风险。De Backer承担了通过引进创新项目来补充拜的产品管线这一紧急任务。

接下来的两年,她签署了近 30 个新联盟,并进行了四次收购。De Backer 指出,变革性创新是贯穿所有这些交易的共同主题。

多年来,De Backer 直接负责 200 多个战略联盟,但她并不总是从事医药交易。她拥有博士学位。她毕业于比利时根特大学的生物技术专业,最初在强生 (J&J) 旗下杨森公司从事药物发现工作。她还曾领导一项商业运作,并监督在奥地利和瑞士推出两种药物。

03. Donna Heffner

在默克 (Merck) 度过了 25 年成功和快乐的岁月后,Donna Heffner 决定走出舒适区,来到了百时美施贵宝。并在五年后,成为BMS全球市场供应运营副总裁。

在担任 BMS 免疫肿瘤学战略产品领导者八个月后,Heffner 接任公司生物和制药优先品牌的产品战略主管。BMS 随后委托 Heffner 管理其整个商业组合,包括收购 Celgene 和 MyoKardia 的新品牌。

04. Macaya Douoguih

Macaya Douoguih 博士在童年访问科特迪瓦期间亲眼看到亲戚患有传染病后,她就立志要加入医学界。现在,作为强生的疫苗临床开发和医学事务负责人,她负责领导由 40 名医生和科学家组成的团队,主导公司的研究战略和候选疫苗的临床试验设计。

Douoguih 博士的职业亮点包括在 2014 年毁灭性的爆发期间在西非从事埃博拉疫苗研究,以及在巴西、西藏、巴基斯坦、赞比亚和中南美洲的几个国家工作。她曾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泛美卫生组织和其他地方工作。

05. Susanne Schaffert

当 COVID-19 来袭时,Susanne Schaffert 注意到随着癌症诊断率下降和患者延迟治疗,肿瘤业务受到了不小影响。在与营销人员、医生和患者交谈后,Schaffert推出了“在 COVID-19 时代治疗癌症”系列视频,以解决患者在大流行期间寻求护理的问题。

在大流行期间,快递停止服务时,诺华员工还使用私家车运输他们的 CAR-T 产品到医院。

与前面几位领导人不同的是,Susanne Schaffert是从诺华的一线代表干起的。如今,Schaffert 在 85 个国家/地区领导着 10000 名员工,涵盖 25 种药物组合。

06. Aradhana Sarin

在30岁之前,Sarin涉足过多个领域的工作,她曾在艾滋病毒危机最严重的时候在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担任医生,也曾在华尔街担任摩根大通的投资银行家。现在,她是阿斯利康的新任财务主管,Sarin 将在全球最强大和最具创新性的生物制药公司之一发挥价值。

07. Carole Huntsman

Huntsman于 2020年2月被任命赛诺菲北美主管和美国国家主管,受疫情影响,Huntsman 的部门受到严重挑战。尽管如此,Huntsman和她的团队仍然取得了一些成绩。通过采用多种虚拟平台来增强其业务,赛诺菲流感疫苗的销售额在 2020 年达到 25 亿美元,同比增长38%。赛诺菲与再生元合作的Dupixent 销售额在 2020 年飙升 75%,达到 35 亿欧元(40 亿美元)。

08. Karleen Oberton

Oberton 于 1990 年代后期在波士顿一家专业服务公司工作时开始与女性医疗保健企业 Hologic 合作。2006 年,Oberton 加入了 Hologic。在Oberton入职的第一年,Hologic公司进行了一些收购,然后在 2007 年规模扩大,达成了一项价值 62 亿美元的交易,以扩展其现有的重点领域。

Oberton现已担任首席财务官一职三年多了。在过去的18个月遇到了新的挑战。在 COVID-19危机初期,Hologic 的外科业务下降了 90%,Hologic 将员工减薪 10%,领导层减薪 25%。但Hologic抓住了新冠病毒检测的市场机会,最终偿还了员工减薪。

09. 宋晓宇

早在1987年,强生就推出了全球第一款更换型隐形眼镜,1993年带来了全球第一款日抛型隐形眼镜。作为强生公司视觉部门的全球研发主管,宋晓宇希望重新定义人们对曾经简单而不起眼的隐形眼镜的期望。 为了让它们不仅仅是眼镜的替代品,强生正在开辟新的领域——能减缓儿童近视进展的隐形眼镜。

“我们已经在创造新的护理标准,”宋晓宇说, “今年,我们在视力保健方面推出了八款新产品,涵盖了所有用于视力矫正需求和额外眼睛健康需求的隐形眼镜。”

10. 周维青

周维青小时候梦想成为一名环游世界的作家。虽然今天她不是作家,但她已经环游世界并编写了自己的剧本。

2015 年,受哈佛大学终身教授Greg Verdine 博士邀请,周维青离开德国,来到马萨诸塞州剑桥。他们共同创立了精准医学生物技术公司 FogPharma。一年后,又成立了LifeMine Therapeutics,该公司创建了首个基于真菌基因组的药物开发平台,助力高效快速开发新药。这两家企业吸引了大量投资,其中 LifeMine在 今年1 月获得了5000 万美元的B轮融资,FogPharma在 3 月获得了 1.07 亿美元的C轮融资。

参考来源:2021's Fiercest Women in Life Sciences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汇聚医药政策法规、行业资讯、热点新闻、数据分析等,打通医药信息屏障,架起产、学、研沟通最佳桥梁。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