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职业即将出现变局 谁将受益?

来源: 健康界  2021-10-02 A- A+

文丨申佳

一个下雨的周五晚上,北京世纪坛医院矫形外科护士刘建平和徐成雨在下班后,带上护理包,从医院出发,赶往近10公里外的患者家中,实施网约护士服务。

两位护士正在楼下向邻居打听患者的确切住处,一位老奶奶已迫不及待从二楼的窗口探头出来打招呼,「你们可算来了。」患者家中是一对老年夫妻,老爷爷则因为脑梗、心梗等多种疾病卧床不起,用老奶奶的话说,「一个80岁的照顾另一个80岁的。」

这次要护理的原因是,老爷爷因卧床形成的压力性损伤,即压疮。老爷爷前一段刚在北京世纪坛医院因脑梗住院,回家后由于老奶奶精力和体力实在不济,照顾不过来,造成了压疮。他们的子女忙于工作,没法随叫随到回家照看。

老奶奶无奈之际,想到出院时护士告诉他们,有需要可以下单网约护士进行上门护理。老奶奶不会使用智能手机,好在儿子来看望老人,帮助老人下了一单。

在老爷爷床前,专科护士对创面大小进行测量及评估,其中一处为不可分期。对创面进行清理换药后,又给予家属专业的减压及换药指导。此外,因为还指导为爷爷翻身时如何正确处理导尿管,已经评估爷爷的吞咽功能,降低呛咳及肺炎的可能。

护士建议患者还是去医院进行手术治疗。奶奶听到爷爷又要入院,倒松了一口气,她照顾老伴实在太难了。完成护理之后,两位护士告别离开时带走了医疗垃圾。

对于这样的案例,养老行业从业人员、某养老集团管理者陈琳翰向健康界评价道:实际上,老人勉强照顾着另一位身体更差的老人,在深度老龄化城市已屡见不鲜。甚至还有更难的,两个老人都半失能,却没有人照顾。我国已经进入人口老龄化社会,老年医疗和护理服务存在巨大缺口。

「互联网+医疗」的发展,在多个城市展开网约护士试点,符合社会需要,也给护士带来新的机遇。

护士的新舞台

2020年12月,国家卫健委研究起草《关于进一步推进「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工作的通知》,提出原明确的试点省份(北京、天津、上海、江苏、浙江、广东)继续开展试点外,其他省份原则上至少确定1个城市开展「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工作。试点期限为1年,即2021年1月至12月。

2019年,我国确定北京等6省市开展「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工作,取得一定成效。2020年,国家再次确定将试点工作拓展至全国。

国家政策的支持,各地医院的探索,以及来自产业界的努力,为护士带来了临床工作、护理科研以后的多点执业机会。

吴秀娟在湖南省人民医院胆道外一科工作。她告诉健康界,自己从2003年就开始从事护理工作,一直是个普通护士。「我没有评职称,就是一个工作勤恳,技术熟练的初级护士,在医院里像我这样的护士是最多的。」

正如北京世纪坛医院护理部主任刘俐惠所言,80%的护士要一辈子踏踏实实在临床一线,能走到领导岗位上的,可能连10%都不到。

以北京世纪坛医院为例,护士1200人,而护士长60多位;还有一部分可能成为专家,每年大概会有几十人的专科护士培养。

为方便患者、为主科护士搭建发展平台,北京世纪坛医院开设了15个护理门诊。「我们每年还在不断地在推出护理门诊,成熟一个,推出一个,护理门诊是护士很好的舞台。」

但绝大部分护士要在临床一线踏踏实实工作一生,通过参与网约护士,这些勤奋的,原本要在临床一线默默一生的一线护士,如吴秀娟一样为自己打开了工作和生活的另一种可能。

石小毛是湖南省人民医院原护理部主任,现老年医学部主任,她全程看到了吴秀娟的变化,对健康界说,现在她是我们这里的明星护士,释放了很大的能量。

早在2016年12月,湖南省人民医院与第三方公司合作,正式开展「互联网+护理服务」,并且把这一服务作为医院常规项目,推动了《湖南省「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工作实施方案》发布,也给吴秀娟和她的护士同事创造了新的舞台。

从2018年5月加入网约护士,迄今,吴秀娟成为所在医院甚至湖南省内开展项目和次数最多,辐射区域最宽的护理人员,被评为「全国改善医疗服务行动先进个人」。

吴秀娟给健康界介绍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时,颇为自豪。同样的激情,焕发在北京世纪坛医院的产科护士陈艳身上。

陈艳从1994年就开始做护理工作,迄今27年了。在她身上感受不到职业倦怠感,一说起护理产妇的经验和对新生宝宝的喜爱,陈艳整个人就生动起来,连音色都亮了几分。

而年轻护士也在网约护士服务中找到了自己所要的价值感。世纪坛医院急诊科护士孙佳乐说,「你能想得到最好的医患关系,都能在咱们这种网约护理中找到。」

孙佳乐其实很喜欢自己的急诊科护士工作。她的陈述中体现了很强的共情能力,实习时她在其他科室轮转,「有些患者是慢性病,也给不了他太大的鼓励,有的人心态好,我跟着心态就好,有的人心态不好,我劝慰不了他也不舒服。」

但急诊科,患者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我能切实帮到患者,不是积极抢救,就是积极给他找病房,患者离开的时候,问题也解决了」,孙佳乐觉得这就是自己想要的。

但另一面,急诊科的医患关系短暂易逝。网约护士服务让在急诊科已经待了7年的孙佳乐体会到了持续温暖的医患关系。

回头客的患者特别多,孙佳乐被患者长期的信任和认可所鼓舞。刘俐惠对健康界说,「(网约护士)我们为什么越干越有意思,患者好评如潮不说,我们的护士评价也很好,有一些护士可能在医院里无法崭露头角,但是居家护理却能显露光芒。」

石小毛也发现参加网约护士的同事,形成了成长的正向循环,「(网约护士)做得越多名气越大,那么找来服务的人也就越多。」吴秀娟尽管已经在院外拥有了相当数量的稳定的患者用户,但丝毫不影响她在院内继续勤恳地工作。「而且还要更加认真,院内做得好,患者才会愿意找你。」她告诉健康界。

与包括北京世纪坛医院在内合作的某护士网约平台的工作人员陈曦告诉健康界,「我们通过对合作医院的分析,发现接触了『互联网+护理』的护士,在其工作岗位的确表现出了积极进取。

一方面因为通过接单,或者准备接单,主动去学习且提升自己的专业技能,甚至有人为此进修,另一方面,院方认为只有通过居家护理,才能真正达到贴近患者,贴近临床,贴近社会,让护理群体与患者零距离的接触和体验。」

管理者的机会

刘俐惠对于护士的职业之路,有自己的看法。「从我们医院来说,护士的职业道路是很明确的,每年新护士来的时候,我都对他们说舞台搭起来了,在舞台上你是要唱主角,你是要唱配角,你还唱跑龙套的,是由你自己定的。」

北京世纪坛医院的护士长三年一竞聘,而且护士长年轻化成为趋势,但护士长岗位终究是少数,除了专科护士、护理工作室,护士还可以参加各种专业组。「创面护理组、血液净化护理组、呼吸机护理组、营养护理组等等,专业组是很开放的,你只要想进来,我们都可以吸纳,培训也很开放。」

刘俐惠为护士努力搭建各式各样的大舞台小舞台,包括「互联网+护理」,在刘俐惠看来,也是护士成长可以借力的重要舞台。而且她认为,网约护士绝不仅仅是一个人院外护理的战场,同时管理者要帮助护士在这个新战场上,成为更强大的战士。

这样的看法具有普遍性,根据健康界的调研,护士去患者家进行护理服务,即使一个人上门,医院普遍的做法,背后都是团队作战。

石小毛娓娓道来:必须要给护士进行培训,学习上门的时候可能遇到的问题。刘俐惠更是直接道出了「批判性思维,沟通的能力,解决问题的能力」,她认为护士面对的院外居家场景,对这些问题很有提升作用,而反过来,也让护士在院内面对患者时更游刃有余。

跟踪、评价和反馈体系,也一再被提及。石小毛说,湖南省人民医院会把一些特别的案例提炼出来,进行宣传和报道,传递给更多的人,对护士进行正面激励。

目前,在网约护士的实际落地上,各地还有诸多差异,也给管理者带来思考的空间。

在北京做网约护士,网约平台和医院都相对谨慎,经健康界实地探访,护士即使在自己家中接单,也要先回到医院拿上医疗耗材包,从医院出发前往患者家上门服务。从患者家出来,要带走医疗垃圾,回到医院,进行消杀和换装之后,再去往下一个患者家。

但湖南的做法则是,每个护士都配备了统一的护理包和出诊箱,这些护理包和出诊箱是由耗材配送公司统一准备,但可以按照要求带回家。

像吴秀娟这样服务量大的护士,更是有定制的大号出诊箱。护士服务患者时,可以带着护理包和出诊箱从家或者医院出发,也可以从一位患者家直接赶往另一位患者家。

医疗垃圾可带回医院,或者就近投放在社区卫生服务站即可。「但是我们要求丢弃的医疗垃圾要拍照上传。」石小毛说。

深圳市人民医院护理部主任吴惠平这样介绍他们的做法,「我们有出诊专车,医疗垃圾直接放专车拉回医院处理。」从患者家出来赶往下一位患者家也是被允许的,但要换好工作服。

这样的操作,让各地网约护士的时间成本差别较大,像吴秀娟这样熟练并且善于规划的护士,一天可以上门服务患者最多达14人,在目前的北京,是难以想象的。

吴秀娟给健康界展示了一段她被评为「2018年-2020年全国改善医疗服务行动先进个人」时的介绍文字:护士吴秀娟,自医院互联网医院建设以来,累计出诊2300余次,服务范围覆盖全省92%的地区。

「我们也希望能为患者提供更多服务,但无论如何,我们是把患者的安全,护士的安全,服务的质量,放在首位的,以后肯定会有更成熟的方式,我们也愿意多向兄弟医院学习借鉴。」北京一家开展了网约护士服务的三甲医院的护士长告诉健康界。

互相成就的护理链条

2016年4月,宁波在国内率先开展基于「宁波云医院『平台的』互联网+护理服务」工作,为有需求的居民提供上门护理服务。这是国内最早的“网约护士”,由当时的宁波市卫生局和东软熙康合作。

从2015年开始,市场上陆续有金牌护士、医护到家、泓华护士、阳光护士等多家平台陆续上线,提供线上线下融合一体的居家护理服务。

早期涉及居家护理的,是企业用「互联网+护理公司」的模式最早杀入,比如金牌护士和福寿康等,都是除了网约平台,还带有线下护理站等。

「院外护理是一片蓝海,但后来医院尤其是公立医院的参与,让网约护士真正普及起来。」陈琳翰告诉健康界。

医疗「正规军」正陆续进入网约护理,有些城市和省份,如宁波和湖南,在2016年就自主展开了探索;2019年,我国确定北京等6省市开展「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工作,取得一定成效;2020年,国家确定将试点工作拓展至全国。

目前,国内医疗体系内展开「互联网+护理」的医院,尤其是公立医院越来越多。这些成熟优质的医疗资源,特别是三甲医院的加入,也反过来帮助网约平台更加规范。

刘俐惠给健康界举了一个采血的例子,护士接单要外出为患者采血回医院检验。他们意识到,原有的采血流程对患者身份确认是有漏洞的。「我们重新梳理了流程,在检验科打条码拿上真空采血管,而且检验科还会对特殊的血样标本提醒护士,以便于识别和确保流程的严密和标本的质量。」

还比如采回来的血,为安全储存,护士们花了不少心思进行开发储存工具。刘俐惠跟护士长说,「我们一定要后续有相关专利出来,这就把护理相关的医学创新也涉及到了。」

在网约护理的实践中,护士和患者也会感到一些不便。护士没有处方权,在护理中如果需要一些简单药物或开具收费项目时,他们还需要医生开处方。深圳市人民医院急诊科护士长、深圳市护理学会外科护理专业委员会伤口造口学组组长田素萍曾说,「比如测血糖,护士是可以独立开出处方,为何还需要找医生开测血糖的处方呢?比如患者在药店都能买到的百多邦药膏,护士也没有权限开出,这对患者、护士都很不方便。」田素萍说。

护士外出服务时,还会遇到一些拿捏不了的状况。刘俐惠告诉健康界,目前世纪坛医院做了一些尝试,比如将医生加入进来。「一些病例到了现场我们觉得有问题,我们会拿着手机现场开视频会,跟医生说,我评估伤口是一个什么情况,我给了什么处理,请医生给建议和意见。」

对于医生是否愿意参与的问题,刘俐惠毫不犹豫地说,目前尝试的,医生都是愿意的。医护人员中的绝大部分人,还是真心希望能够为患者提供好的服务的。

注:本文开头所提及的网约护理实例,经健康界追踪,在网约平台工作人员陈曦和北京世纪坛医院护士长的帮助下,第二天患者老爷爷就住进了医院。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中国医疗健康专业知识智享平台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