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尔塔毒株扩散15省33市 中国防疫体系面临最严峻考验

来源:八点健闻  2021-08-04 A- A+

文|焕焕 陈鑫 李琳 睦申

南京220例、扬州94例、郑州75例、张家界19例、淮安10例、成都6例、北京3例、株洲6例、厦门4例……15省33市,一张新冠病毒传播的大网再一次在九州大地上徐徐张开。

自7月20日南京通报9例阳性样本以来,短短两周时间,全国新增感染者超过500人。这是继武汉疫情以来一次全国性的爆发。

本次疫情不仅波及范围广,并且呈“多点爆发”的态势。

在以南京为源头的超长传播链上,就存在着南京禄口机场、张家界旅游景区、扬州棋牌室、荆州火车站等多个爆发点,影响范围辐射全国12省27市,感染者超四百人。

而与此同时,郑州、厦门、上海、瑞丽又在各自独立的传播链上进行小范围的传播。有的是境外输入病例造成的院感爆发,有的是国际机场引发的疫情,有的是边境口岸带来的传染。

病毒正从多点逐步突破着曾经建构起的层层防线。

面对来势汹汹的病毒,全国各地开始实施应对措施:

125个地区提高风险等级;

南京、郑州、武汉开展全市核酸检测;

张家界市境内全体居民、游客不得离开;

北京市提升进京管控等级,严控中高风险地区人员进京;

淮安、扬州、宿迁、株洲等地无核酸证明不得离开;

多地新冠指挥办发布非必要不出省、非必要不出市的号召。

如此之广的影响范围和严格的管控措施,让人回想起了2020年初武汉疫情。

面对全面性的破防,哪些是本该守住却最终失掉的阵地?在更强毒株的进攻之下,“零感染”的政策目标是否应该有所松动?在又一次的全国性的疫情上,又带给了我们哪些防控启示?

四地疫情独立事件 两条疫情长传播链

随着疫情源头逐步锁定,这一次德尔塔“兵临城下”的国内疫情,目前实则形成“4+2”的局势——4地疫情独立事件,2条疫情传播链条。

南京、郑州、上海、厦门,两周之内,在四个不同的地方接连发生了独立疫情。

2条疫情传播链中,其一是南京禄口机场为源头的超长传播链——在此波国内疫情传播范围最广、波及省份最多、导致确诊人数最多。

自7月20日南京报告发生本土病例以来,据八点健闻不完全统计,病毒沿着“南京禄口”这一链条,传播到了12省,27余市。

根据8月3日下午江苏省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南京发病时间最早或在7月13日。这一链,留给德尔塔病毒的扩散时间太长了,疫情传播的链条也太长了。

从南京禄口机场检出第一例阳性至今,这波疫情已持续了两周,尽管南京本地疫情接近尾声了,但第二节点的扬州、张家界形势仍然严峻,且传播链还在不断延长。经江苏南京禄口开始疫情,在张家界引发聚集感染后,又传回了江苏淮安。

“2”条中另一条传播链,河南郑州疫情传播链。8月2日,郑州疫情的源头锁定——由缅甸输入的2名德尔塔变异毒株感染者,在郑州六院进行治疗时,院内发生院感事件。自7月31日披露发现新冠疫情以来,截至8月2日晚,河南共报告78例新冠阳性病例。

目前,这条传播链波及范围尚在河南省内3城——郑州、商丘、驻马店。

另外两起独立疫情,发生在厦门高崎机场疫情、上海浦东机场疫情,源头明确,暂时没有外溢。

根据官方披露的消息,有个别城市出现的本土病例,仍在明确传染源头之中。

自2020年武汉疫情以来,中国的防疫体系一直表现良好,偶有漏洞,但基本都在可控范围内。

但这一次的多点爆发、多省关联、传播链超长、规模不见底…..让人不禁联想起2020年初,当时的恐惧来自对新病毒的未知,而今病毒的变异,又一次突破了我们的认知。

本轮大规模爆发的疫情固然有“思想上的松懈,导致工作出现漏洞”的因素,也拜变异后的德尔塔毒株超强传播力所赐。

在与德尔塔病毒全面交手过程中,我们见识了其狡猾前进的传播和速度——德尔塔毒株的传播能力是原始毒株的两倍以上,而德尔塔毒株感染者呼吸道的病毒载量,更是2020年初流行毒株感染者的1260倍。

被病毒攻陷的日常生活

无论是南京的机场,还是郑州的传染病医院,发生疫情都并不令人意外。机场和医院,本就是病毒常规突破的地方,但得益于中国严密的防控措施,病毒基本也止步于此,并未大规模扩散。

然而,这一次,不一样了。德尔塔毒株随航空、铁路流向全国各地,跨地市传播。

一周之内,火车站、露天演出场馆、棋牌室、旅游景点,这些本是寻常的生活场景,在进化了的病毒面前,纷纷被攻陷。

先是机场。在南京禄口机场,从防护意识较弱的保洁人员下手,德尔塔毒株悄悄潜入,迅速感染了大批的机场工作人员和经停乘客,并把高病毒载量、高感染力和无症状的特性发挥得淋漓尽致。

等到人们察觉时,已是德尔塔潜入10天之后,看似繁忙、各处“正常”的机场,多处已被污染,病毒侵入来往的乘客,搭着航班飞往全国各地。

从南京禄口机场出发,病毒传到了12个省27市,截止目前,已感染了400多人,如同一簇烟花,从一个中心点往外扩散,甚至,有几颗火星掉落时点燃了柴火,在别处开始了新一轮进击。

张家界是第一个被火花引燃的地方。7月26日,大连在主动排查中,发现 3 例途经南京禄口机场无症状感染者,曾到张家界游玩,还与2000多名观众一起看了场一个多小时的《魅力湘西》演出。

7月,正值旅游旺季,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毫不设防地享受难得的假期,在剧场、在旅游大巴、在景点、在火车上,以及,在下一个景区,比如:常德的游船上……只要有聚集的人群,病毒就见缝插针地钻入其中,传播、繁衍……

那些前往和离开张家界的游客们,当时并不知道,回家时他们带回的不止有旅游纪念品,还可能会有正值潜伏期的病毒。

公开的流调信息中,一个来自淮安的67人旅行团,在张家界旅游5天,10人被感染,还在来回程的路线中还把病毒传给了4省7地的另外24人,以及2位旅行团成员的家人。

省外拉出长长的传播链的同时,江苏省内,病毒也没有闲着。

随同64岁的毛老太,坐着长途大巴,病毒来到了距离禄口机场130公里开外的扬州——一个有着密密麻麻的棋牌室的城市。

在扬州,病毒随着毛老太,一头扎进了一家家狭小密闭的棋牌室。流调数据显示,毛老太去打牌的秋南苑棋牌室,8月1日当天就检出了30个新冠阳性,这30人中,又有11人去过宏远棋牌室和另外一家棋牌室,其中,宏远棋牌室可容纳的桌子超过了100台。

通过密闭的棋牌室和捻动纸牌的手,病毒的传播条件几乎比广州的早茶传播链更优越。截至8月2日晚,扬州已经发现96名感染者。

过去以为可以忽略的小漏洞变成了致命的缺陷,借助交通工具,凭借升级的武装,德尔塔毒株以更快的传播速度侵入更远的距离,感染了更多的受众,全国多地的疫情防线再度紧绷起来。

中国疫情防控面临两难抉择

“南京疫情促使全国经受压力测试,为未来疫情防控提供更多思考,”张文宏在分析禄口机场疫情时写道。

这的确是一次压力测试,而Delta变异株无疑整体上提高了这次测试的难度系数。据《纽约时报》报道,Delta毒株R0值可以达到为8—9(野生毒株的R0值为2),这使得本轮疫情中的物传人、环境传人、人传人都变得容易起来。

本土病例清零,一直是中国疫情防控最为重要的政策目标。

但从这场压力测试中看来,面对进化了的病毒,此前的防控力度已经很难完成这个政策目标,中国的防疫体系面临自武汉以来最严峻考验。

如果我们防疫的目标仍然是清零,势必要投入更多的人力、物力、财力。

8月3日,江苏省交通运输厅宣布,为“防范疫情往外输出”,对所有离宁出省通道进行管控。同日,张家界宣布,将离境政策由三次核酸检测阴性改为“境内所有人员不得离开”。

据健康时报统计,截至2021年8月1日18时,全国共有31个省发布疫情防控出行提醒:“非必要不出省、不离市”或“减少出省、出市”。

8月3日,铁路部门宣布停售郑州、南京、扬州等23地的进京车票。

“病毒突破防线是不可避免的,但是防不住不等于不防,关键是怎么防?”一位观察者告诉八点健闻,如果因疫情而长时间不恢复经济生活,带来的影响或许不亚于新冠病毒本身。

这场来自德尔塔毒株的压力测试下,一轮又一轮的全员核酸检测、在旺季停摆的文旅和教育活动与受到冲击的交通运输业、餐饮业....各大小城市为这轮疫情付出的代价并不低。

而且,德尔塔不会是最后一个变异株,新冠势必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与人类共存。

摆在决策者面前的,是一个不可回避的性比价问题:常态化防控中,还要不要不惜一切代价守卫零感染的目标?如何部署有限的资源才能挡住来势汹汹的变异株?发生疫情后,如何在不影响经济、社会生活的前提下以最小的代价将疫情控制下来?

正如张文宏所言,“我们曾经经过的还不是最艰难的,更艰难的是需要长期与病毒共存的智慧”。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看得懂的健康专业新闻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