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委员:中药注射剂市场鱼龙混杂 宜优胜劣汰

来源: E药经理人  2020-05-22 A- A+

多位与会的代表、委员认为,此次在抗击疫情过程中,中医药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但中医药事业所存在的短板却仍然不容忽视。不管是备受争议的中药注射剂,还是亟待提升的中医诊疗力量,都需要得到更大程度上的关注。

“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中医药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有将近5000名中医医生参与了抗疫,564名采用中医综合疗法治疗的方舱医院患者零转重,出舱后零复阳。”张伯礼院士介绍,中药早期介入、全程参与,对于整个控制疫情蔓延,从轻转重,降低死亡率都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但是,中医药事业的发展也存在许多短板、存在很多问题:传承不足,创新不够,管理不规范,作用发挥不充分,以及中医药文化普及率不足等。针对这些问题,参与座谈会的代表委员们提出了建设性的观点。

中医药独立评价体系亟待建立

座谈会上多名代表委员提到,我国中医药的医疗机构、专业人员数量,研发投入等方面与西医存在明显差距:

在医疗机构方面,目前中医院所占全国医院总数的15%,中医医疗床位占全国医疗卫生床位的12%,专业人员占全国医疗技术人员的8.9%。

在科研投入方面,中医医药以及中西结合立项占医学科学部的13.96%,排名较为靠后;

国家高层次人才体系里面中医药人才屈指可数,国家高层次人才体系中中医药领域院士仅有18名,仅占医药领域院士的6.47%。

对此,广东省中医院副院长卢传坚认为,中西医并重在推行过程中要得到落实,明确各级政府在医疗卫生、投入,在设计各类的建设项目、研究方向、科研投入、平台建设、成果奖励以及人才体系等方面,都能够切实体现中西并重原则。

从左至右:湖南时代阳光药业执行董事唐纯玉、步长制药总裁赵超、广东省中医院副院长卢传坚

同时促进政府的各级行政管理部门在涉及到医疗卫生领域相关评审、评估,审批过程都能够贯彻落实关于深化项目评审、人才评价、机构评估改革意见提出的分类评审的原则,充分体现中医药社会公益性特点的这么一个重要的特点。

步长制药总裁赵超同样认为要建立中药独立评价的体系,建议参考西医的临床评价体系与指导原则,建立中医药的临床症候的诊断标准和疗效评价技术与方法。

湖南时代阳光药业执行董事唐纯玉认为,要进一步开发和完善符合中医药的评价,对临床疗效确切的中成药,要形成中成药目录,纳入基药目录。

对于中医医疗机构的建设,重庆市中医院副院长李延萍认为,应该给县级医院在硬件方面给予投入和支持,尤其要建立规范的发热门诊,规范的病房,平时的时候可以作为一般的病房来使用,但在紧急情况下可以转换成接收感染性疾病的应急病房,也要配备一些急诊急救设备,便于提高患者的救治率,抢救成功率。

此外,山东中医药大学附属眼科医院院长毕宏生也建议每一个县都要建立二甲或者三乙类的中医医院。

对于中医药事业在各地区的发展,天津中医药大学张伯礼院士强调,要开展对《中药法》执法检查,极为重要的是,中西医同级医院发展极不平衡,应该进行执法检查来督促《中药法》的落地,同时在执法检查当中总结好的经验进行推广,也对发生的问题进行修订,指导进一步改正。

此外,对于中西医结合,好医生药业集团董事长耿福能也指出,完善中医药的体系,医不能停留在器官与器官之间徘徊,应该大胆进入细胞,如果不进入细胞就会被时代抛弃,药要大胆进入分子领域,分子生物学的时代。

从左至右:重庆市中医院副院长李延萍、好医生药业集团董事长耿福能、山东中医药大学附属眼科医院院长毕宏生

建议中医药应贯穿传染病救治网络

本次疫情中中医药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李延萍副院长介绍,重庆市在新冠肺炎救治中,患者共有576例,中医药参与救治的有533例,中医药参与治愈出院的患者有484人,为重庆确诊患者的清零做出了积极的贡献。李延萍建议研究探索建立中西医结合的应急工作机制,同时把这种机制适时纳入到国家传染病防控的大体系当中去,加强中医药在国家传染病防控建设中的参与度。还建议国家科技部在中医药现代化研究以及相关传染病防治研究重大专项当中布局和实施一批中医药防治传染病的重点项目,加大研发的投入,促进中医药防治传染病的科技攻关。

针对传染病防治,张伯礼院士提出建议修订《传染病法》,在传染病法里面要增加防治结合,中西并重,中医药贯穿全部。在整个预防医疗机构中应该有中医参与,传染病预防指挥部里面、专家组里面应该有中药专家,同时中医要有知情权,独立组织定点医院和方舱参加救治,按照中医的理论指导救治、总结经验并且进行学术推广。还要在传染病的储备药物里面包括中医药品种目录,在整个传染病医疗救治网络里面要包括中医药机构等等,把中医药内容贯穿全部,贯穿始终。

中医药文化如何普及?

在中医药文化普及方面, 张伯礼院士建议中医药文化进校园,将中药文化知识纳入中小学课程,组织编写简易的读本供中小学生来学习,要成立中医药的一个讲师团,加强中师医师资的培训,要开展课堂内外中药体验的活动。还需要丰富中药活动的载体,设立一批对中小学生开放的的中医药种植基地、中医医院、中药博物馆等等。

从左至右:河南中医药大学教授司富春、昊邦医药董事长李彪、天津中医药大学张伯礼院士、启迪古汉集团总工程师伍新滨

对于高等院校教育而言,他建议加强临床医学专业中医学教育,面对西医学生毕业后对中医一无所知甚至误解的情况,可以在本科生阶段适当增加中医学的必修课,建议把西医的临床专业54个学时的中医内容调整到108学时。在研究生阶段鼓励西医毕业生报考中医专业的研究生。

张伯礼院士还提到了“西医生不能开中医处方”的问题,他建议对于长期使用中成药,具有高级职称,且没有不合理使用中药记录的西医生,免于中医知识的学习和考核,经医院认定批准可以使用中成药处方权,并报等级卫生管理部门和医保部门备案。

李延萍副院长也针对西医本科教学提出了建议,她指出,可以在本科阶段学习一定数量中医的课程,并经过毕业的时候考试合格,通过各个层次的培训,最终能够合理的使用中药饮片和中成药。

中药注射剂鱼龙混杂,应鼓励优胜劣汰

步长制药总裁赵超指出国家版新冠肺炎诊疗方案中包含了多种中药口服药和中药注射剂,中药注射剂缺乏相应的规范和程序,造成了质量参差不齐,鱼龙混杂的现象。因而赵超建议,相关部门应有效推动中药注射剂再评价工作,经过严格质量、标准、管控体系保证安全性、有效性,培育临床急需、疗效可靠、安全可控的优质中药注射剂。

同时他还建议,建议规范市场支持大品种,对于处方工业路线明显不合理、基础研究薄弱、质量控制标准低下,存在严重安全隐患的或者不良反应的应该撤销,要鼓励同行兼并、优胜劣汰,提高行业集中度。

启迪古汉集团总工程师伍新滨也指出,从中药的源头抓起,对药材的生产工艺标准、引片加工、质量保障机制、中医药疗效评价体系等方面加紧和规范。

而在中药材质量上,昊邦医药董事长李彪建议中药材种植不能以农产品的种植管理方式要求,应多维度控制来保障药性;天然植物药,作用机制明确、疗效确切的,应该大力支持。

而对于中医药研发投入过少、成果不丰的情况,毕宏生院长指出,全方位的提升我们中医药科研的技术力量,在一些重大项目,重大装备,重大药物的研发方面,应当给予清晰。同时要加强中药成果的转化,给予专项的支持。

在理论层面,河南中医药大学司富春教授提出,在文献研究研究方面,目前利用大数据、互联网数据挖掘技术、生物信息学技术对中医药文献的创新研究不够,作为医学研究现在已经进入大数据的时代,大数据可以为中医药的发展开辟新的途径,如何规范中医药数据成为中医药应用大数据实现创新发展亟待解决的一些问题。

(原标题:代表委员:鱼龙混杂 中药注射剂宜优胜劣汰)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综合资讯

综合资讯

即时更新医药相关资讯,打造及时、鲜活资讯平台。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