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乳腺癌 阿司匹林是福是祸?

来源: 医学新视点  2019-08-22 A- A+

女性乳腺癌是全球发病率最高的三大癌症之一,约占癌症总发病人数的11.6%。之前的研究表明,由于阿司匹林能够抑制炎症反应,服用阿司匹林能够降低乳腺癌的发病几率。但是,也有一些研究指出,服用阿司匹林后,乳腺癌患者的死亡率会更高。那么,同样是乳腺癌患者,服用阿司匹林后为何有如此巨大的差异呢?

8月12日来自北卡来罗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全球公共卫生学院的研究人员在Cancer期刊发表文章指出,DNA甲基化可能是导致这一问题的罪魁祸首。

截图来源:Cancer官网

DNA甲基化是常见的一种化学修饰,甲基化的作用类似于DNA分子活性的开关,能使一些遗传活动特异地开启或关闭。特定区域的DNA甲基化可能是癌症发生的早期标志。

该团队分析了长岛乳腺癌研究中心的1266名乳腺癌患者。这些患者在1996-1997年间被诊断为乳腺癌,截止2014年底,有202人死于乳腺癌,476人死于其他原因。

通过分析与乳腺癌相关的13个甲基化位点,研究人员发现,对于确诊前服用阿司匹林的乳腺癌患者,如果体内BRAC1基因被甲基化,则患病后全因死亡率升高67%;若体内BRCA1基因未被甲基化,则全因死亡率不会升高,但乳腺癌特异性死亡率降低40%。研究人员还观察到其他基因的甲基化模式,也与乳腺癌特异性死亡率下降22%-37%有关。

这些结果表明,外周血以及肿瘤组织中DNA甲基化水平是影响乳腺癌患者生存的关键。

论文作者表示,该研究将对乳腺癌治疗起到一些指导作用。但剑桥大学癌症流行病学教授Paul Pharoah则谨慎认为,这一重要发现可能有偶然性。他说:“研究的样本太小,统计学上不够有力。他们的结果尚不足以证明阿司匹林可以帮助特定的乳腺癌患者延长寿命。”

来自伦敦帝国理工学院NIHR癌症医学和肿瘤内科研究中心的Justin Stebbing教授虽然也指出本研究并不完美,但仍认为这些结果有可取之处。他表示:“阿司匹林是一种廉价易得的药物,无论在实验室还是临床上都有很多证据显示其在预防和治疗乳腺癌潜在的重要作用。虽然目前结论仍不一致,但这其中有很多因素,如阿司匹林的服用时间和剂量、肿瘤的不同亚型,或者阿司匹林的安慰剂效应。这样的研究不完美,但它与预防甚至治疗效果相关,作为转化研究的重要部分,能够推动新的研究,完善临床治疗方案。”

参考资料:

[1] Wang, T, et al., (2019). Prediagnosis aspirin use, DNA methylation, and mortality after breast cancer: A population-based study. Cancer, 10.1002/cncr.32364

[2] Aspirin may interact with cells' DNA modifications to alter breast cancer outcomes. Retrieved Aug 19, 2019, from https://www.eurekalert.org/pub_releases/2019-08/w-ami080719.php

[3] Aspirin may help some breast cancer survivors, but changes in DNA may mean harm for others. Retrieved Aug 19, 2019, from https://www.eurekalert.org/pub_releases/2019-08/uonc-amh080919.php

[4] Expert reaction to taking aspirin before diagnosis and breast cancer outcomes. Retrieved Aug 19, 2019, from https://www.sciencemediacentre.org/expert-reaction-to-taking-aspirin-before-diagnosis-and-breast-cancer-outcomes/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综合资讯

综合资讯

即时更新医药相关资讯,打造及时、鲜活资讯平台。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