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卫临床中心某主任涉严重违法被查 多位院长被双开、判刑

来源: E药经理人  作者: 巴根  2019-06-20 A- A+

随着一系列政策的落地,医药行业将要迎接的风暴,可能远比想象中猛烈。

6月18日夜间,微博有人爆料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新药临床研究中心主任顾俊因涉嫌违纪已被金山区监察委调查。而很快,“实锤”便已出现。

6月19日早间,金廉网便发布了一则简短的通知,称“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工作人员顾俊涉嫌严重违法,目前正接受上海市金山区监察委员会调查”。

而很快,顾俊所在的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也发布了一则《情况说明》证实了这件事情。情况说明显示,“近日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新药临床研究中心某工作人员因个人原因,正在配合金山区监察委调查。”并强调,“此事件不影响我中心药物临床试验研究工作的正常运行。”

此事很快引起了行业的关注。尽管官方称顾俊仅为“工作人员”,但事实上,根据上海公卫临床中心官网内容及既往公开报道,顾俊被查前的正式职务为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新药临床研究中心主任,同时还担任中国药物临床试验机构联盟副秘书长,青年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国家局审核查验中心检查员等多项社会职务。

值得注意的是,顾俊还同时是上海公卫临床中心伦理委员会职业道德伦理小组的委员。

1、或涉芬太尼事件?上海多名医生已被带走

微博爆料的消息出来不久,便有人留言称,此次顾俊被调查或许与前一段时间在上海闹得沸沸扬扬的芬太尼事件有关。

据《财经》报道,上海已有多名麻醉科医生因将过量的芬太尼类药品销售给患者,已被警方带走调查。但目前尚未有任何的官方信息能够证书,顾俊被调查与此事有关。

资料显示,顾俊此前主要从事于药物临床试验管理工作。作为子课题负责国家863重大专项2项,作为课题骨干参与国家“重大新药创制”科技重大专项“十二五”计划“抗艾滋病病毒新药临床评价研究技术平台建设”项目。从2006年至今,负责和参与临床试验项目和运行管理200余项。

但上海发生的芬太尼事件的确已经带来显著影响。上述报道援引上海医院人士称:麻醉科的特点是用药由麻醉医生一人完成,缺乏监督,剩余药物的处理也只是做一个登记,同样缺乏监察。

1996年起,我国将12种芬太尼类物质纳入麻醉药品管制目录,之后这份名单一直在扩容。截至2018年末,中国已将25种芬太尼类物质纳入管制。

而在去年举行的习特会上,中美双方同意采取积极行动加强执法、禁毒合作,包括对芬太尼类物质的管控。中方决定对芬太尼类物质进行整类列管,并启动有关法规的调整程序。五个月之后,在今年的5月1日,公安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国家药监局联合宣布,整类芬太尼物质均被纳入管制。

据媒体报道,目前上海市多家医院都已内部通报了此事,并开始院内的自查整改。而美国由于阿片类药物危机,特朗普曾宣布进入全国公共卫生紧急状态。

2、院长相继被查

而在今年,不少院长因违规被调查或判刑,而“受贿”似乎成为了这些落马院长们逃不过的难题。

6月14日,烟台市纪委市监委网站发布通报称,烟台毓璜顶医院原副院长于国平、烟台市烟台山医院原副院长张光辉均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通报显示,于国平、张光辉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对抗组织审查;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涉嫌受贿犯罪。

公开资料显示,这两所医院皆是当地建院逾百年的三甲医院,于国平与张光辉两人皆为专家型领导。于国平为医学博士、主任医师、教授,山东省医学会脑血管病分会副主任委员,张光辉则为影像科主任医师,兼任中华医学会山东省放射学会委员,中华医学会烟台市放射学会副主任委员等。

上个月,据广西来宾市纪委监委消息,近日,该市人民医院党委副书记、院长杨文彬被双开。其罪名包括: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涉嫌受贿犯罪等。

而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一年前,杨文彬的前任院长周方也才刚刚落马。今年1月23日,来宾市兴宾区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周方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兴宾区检察院指控,2004年至2017年,被告人周方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工程建设、招投标、医药耗材及医疗器械采购过程中,谋取利益,非法收受好处费共计1810.6万元。另外,周方尚有1048.24万元不能说明其来源。

今年被公开起诉的还有海南省人民医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李灼日、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原院长杨银学、长沙市第四医院原院长段晓明、安徽砀山县中医医院原院长郭庆龙、贵州石阡县中医院原院长黄某勇等,而这些院长共通的一点是:利用医药耗材、器械招标采购谋取利益。

3、官方:查!

对于医务人员通过药品耗材谋取不正当利益,政府也在通过多种方式严查处理。

日前,财政部联合医保局对77家医药企业进行查账的动作,就直指医药企业的销售费用。

恒大研究院任泽平、李建国在《揭开中国药企销售费用畸高之谜》一文中指出,2014 年的一项调查显示,目前我国药企的销售费用主要有六大流向:公关招标机构费用、公关医院相关负责人费用、医生回扣、医药代表提成、逃税洗钱(过票)成本、统方费用。其中,利益进行三次重新分配,且医生回扣占比超过一半。

故而,这一查账的消息在资本市场立马起了反应,消息公布当天医药股旋即普跌,175 家药企跌幅超过 1%,超 500 亿市值瞬间蒸发。这一招放的,令不少药企措手不及。

而在医疗机构一层面,昨日卫健委公布了一组数据。2018年,全国各地共查处无证行医案件19245件,罚款1.36亿元,移送涉嫌犯罪案件206件;查处医疗机构医务人员违法违规执业案件28799件,罚款7741万元,没收违法所得1248万元,吊销《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142家,吊销诊疗科目101家,吊销医师执业证书37人。

在医保层面,医保局在今年推开了DRG国家试点,并通过带量采购等形式挤压贿赂空间,并发起了打击骗保的专项行动。

可以预见,随着一系列政策的落地,医药行业将要迎接的风暴,可能远比想象中猛烈。事实上,不管是在哪一个维度,合规都会是接下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医药行业的关键词。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综合资讯

综合资讯

即时更新医药相关资讯,打造及时、鲜活资讯平台。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