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药人路在何方?

来源: 蒲公英  2018-12-13 A- A+

写在前面的话:

一个朋友的朋友,制药圈风吹雨打、历练7年,经历了一些幕前幕后,越了解、越扎心,想走,却又不甘心,最终还是没有熬过7年之痒,前脚化工、后脚制药,离时感悟,撰写此文!

我一后辈皆好友,毕业后被他的大学导师引荐进入了一家制药企业,从此成了一名制药人。参加工作至今,一直从事着与药相关的工作,伴随着阅历的增加,也逐渐熟悉药品生产企业生产运营的幕前幕后,但是越了解深入,越扎心,越想逃离这个圈,跳出这个坑,但又不甘,于是工作单位也陆续从无菌药品生产企业换到非无菌药品生产企业,再到现在的药用辅料生产企业,离药品制剂愈来愈远,他给自己冠上了“制药界的边缘人”的名号。

他出社会比我晚一年,在制药行业风风雨雨已走过七年。上周末,他给我打了个电话,简单的寒暄问暖后,电话那头的他开始述说工作的烦恼,仿佛在告诉我,其实男人也有泪。听完他的述说,我才知道他这七年是怎么熬过来的,这种熬算是对命运的一种抗争,熬得住,你就出众,熬不过,你就出局。后来,他说上周一接到一化工厂的offer,诱人的待遇让他犹豫了,他问我,还继续熬吗?前脚化工,后脚制药,面对出局,何去何从?我没有急着回答他,而是想了解他对目前制药行业的真实看法,为什么想离开?从制药行业转行的人太多了,所以我一点都不好奇,他侃侃而谈,两个多小时,无话不说,道尽了对行业监管无奈与心中的不甘。

第一、部分地方监管部门的失职渎职,毫无原则的地方保护式监管,让人扎心!

众所周知的“长春长生疫苗事件”、“某市某研究院制药公司领导无视药品生产管理法规,带头弄虚作假事件”,让人心寒、让人愤慨。然而,这些问题的出现离不开地方监管部门的“失职渎职,保护式监管”。这几年国家对药品生产企业检查不少,各种“飞检”、跟踪检查也好,又因检查也罢,都没发现涉事企业相关问题?要不是舆论将事件持续发酵,迫使国家调查组的介入,估计全国人民都还蒙在鼓里。地方“保护主义”下还有多少类似企业?谁知道,鬼知道!

第二、部分制药企业生产合规性,甚至突破道德底线,让人扎心!

他从个人经历,给我讲了一个制药企业较为严重记录问题及培养基模拟灌装的乱象的案例,总的来说就是有些上不了台面的记录,要么不体现,要么就是造假,一般前者居多,当然后者也不少。的确,单单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官网看到因重大造假而收回GMP证书的企业不占少数,多数制药企业的记录就像“望远镜”,只能远观,不宜近看。另每半年进行一次的培养基模拟灌装试验是每个无菌药品生产企业头疼的工作,2017年某外资企业因一次常规培养基模拟灌装试验失败而主动召回59批产品,这是大企业该有的担当和责任,但不是所有企业都是这么有良心有责任,培养基模拟灌装试验里的“暗礁”还有多少未浮出水面?又有多少企业的培养基模拟灌装试验的经得起推敲?

第三、制药企业自身的质量监管状态堪忧,部分企业质量监管理念已呈“畸形”,质量受权人的伪权力和违初心,让人扎心!

曾在蒲公英公众号上看到一篇名为“QA为什么需要额外跟各部门搞好关系?”的文章,迎来不少制药人士的围观和讨论,评论区虽精彩,却扎了心。有些人说QA部门的日常监管态度往往取决于质量受权人,而质量受权人的态度却取决于老板,这是绝大部分制药企业的常态;另有些人说高层不重视,基层QA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出了事还得背锅;更还有人说这是想象中的QA吧,QA就是来影响产量耽误生产的,没产量哪来的工资……不难看出部分制药企业设置QA部门只是为满足法规要求,QA部门成了一种摆设,未能监管甚至不敢监管,质量受权人日常监管工作不受老板的干扰那才是理想主义。看来国家对生产企业、质量受权人的违法成本还是不够。

我不可否认,企业本是逐利的,企业利益永远是第一位,但这不能成为你将企业利益驾驽在公众用药安全之上的借口。守住原则,守住底线,这应是每个质量人应尽的责任!否则,这与地方保护似监管没啥区别。

第四、放弃奋斗了四年的大学专业和多年建立起的社交,他心存不甘、不舍。

复读一年考上来之不易的大学,选择了自己喜爱的药学专业,大学四年的不易和艰辛,说声放弃,不舍。离开熟悉的朋友圈去熟悉另一个陌生朋友圈,如真放弃,不易。

第五、一系列制药行业法规和制度逐步出台,此时离开,他心存不甘、不舍。

其实一个行业也是一所“学校”,是你一天骂他八遍,却不允许别人骂的地方。就像他说的,虽然他看透了部分地方药政部门保护式监管及部分企业自身形式主义监管,将制药行业批得体无完肤,但是他依然深爱着这个行业。

再给你个“十年”,你还会继续选择制药行业吗?其实我也找不到答案,但我知道,一个行业的发展和提高应依靠热爱这个行业的人去实现。随着国家《疫苗管理法》的发布、“一致性评价”政策推动、“黑名单”制度的落实、《食品药品违法行为举报奖励办法》的实施、中央反腐风暴行动的强力震慑,企业违法成本大幅提高,届时官场潜规则不在,廉政已成常态,“质量第一”不再仅仅是企业空头口号,制药行业“春天”的到来也只是时间问题,药品不再是“只要吃不死人”就可以,而是更注重疗效和安全,所以制药行业的未来还是光明的。

听他说完,我也是失声了片刻,然后长叹一口气对他说道,首先,药品的特殊性让制药行业成了严监管、高风险、高投入、回报周期长的一个特别的行业,随着一个行业的发展,行业监管上的漏洞会不断呈现,导致很多人对制药行业失去了信心,但是一个行业发展原本就是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所以我们应该保持耐心、重拾信心。再者,顺丰总裁说过,“顺丰最大的竞争对手肯定不是来自同行,而是跨界企业”,制药行业亦然,制药企业再不反思做出改变,不久的将来,将会有新的跨界企业引领潮流,所以我们不必抱怨,更不用迷茫和慌张,该来的总会来。其次,针对化工原料生产企业而言,虽然目前国内很多化工原料生产厂的软硬件条件都达不到药厂的要求,但并非一无是处,随着现在国内原料药集体涨价高潮,化工企业如能按照GMP实施管理,合规生产,并加大环保的投入,相信化工原料依然能在制药企业原料来源中占用有一席之地,所以,虽你已无路可退,但与其煎熬,不如一试,随心去吧!

挂断电话一小时后,他微信语音告诉我,他已决定辞职!除了惋惜只能祝福,愿他未来一切顺利!此时的我静坐在沙发上,扪心自问,制药人,路在何方?可是良久没找到合适的答案,因久坐腿麻,故想起身走动走动,可不管腿怎么使劲,始终站不起来。“啪”,一声巨响后的疼痛本能地喊出一句“我靠”,“靠啥,这都几点啦,赶紧起床,酱油没啦”。看着老婆手里的菜刀,我愣了一会,这时我才缓过神来,原来是梦一场,左手捂着脸,右手顺势拿着老婆递给我的十块钱,屁颠屁颠跑下了楼,当务之急,还是先管好我的酱油吧,管它什么“制药”呢,那谁不是说“车到山前必有路”嘛,尽瞎操心!

买酱油回家的路上,我反复回味着刚才那似梦非梦的情景,一声祝福,一生挚友,多么的时曾相识。人生路上,携手同行,共渡难关;制药路上,初心依旧,独闯龙潭。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综合资讯

综合资讯

即时更新医药相关资讯,打造及时、鲜活资讯平台。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