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例基因编辑婴儿,与你何干?

来源: 生物探索  2018-11-28 A- A+

内行看门道,外行不应只看热闹。

11月26日,世界首个基因编辑婴儿事件消息一出,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主流媒体对这一事件进行了全方位密集的报道,百余名中国科学家发表联署声明——坚决反对、强烈谴责,相关监管机构更是纷纷表态将会彻查此事。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

NO!

“潘多拉魔盒”的开启,对于普罗大众而言,这项已经在人类身上“动刀”的魔剪技术或将和你有关。

01、基因编辑能预防和治疗疾病吗?

基因是什么?它被称为“生命密码”。人类繁衍的同时,基因也会一代代延续。这是一个自然进化的过程,而大自然的力量总是神秘而不可轻视。

“首例基因编辑婴儿”露露和娜娜被改变的是一个叫CCR5的基因。主导这项实验的贺建奎团队希望,通过编辑CCR5基因使她们在出生后能天然抵抗艾滋病。然而,很多专家认为,从预防HIV的角度,两个孩子完全没有进行基因编辑的必要性,基因编辑的风险远大过收益。

那么,基因编辑究竟能不能用来预防和治疗疾病呢?

目前为止,关于用基因编辑预防疾病的研究很少(比如贺建奎团队的基因编辑婴儿就是一例),但通过基因编辑治疗疾病的研究很多。

基因编辑技术已经在治疗白血病、眼底疾病、艾滋病、镰刀型贫血症、亨特氏综合征等方面有成功案例。权威科学家称,癌症和所有遗传性疾病能够在20年内被基因编辑技术治愈。

不过,需要强调的是,基因编辑治病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目前该技术还有待完善,脱靶效应(简单解释来说,就是本来只是想改变CCR5基因,但体内的其他基因也被改变了)是最大的安全性问题。

此外,已有研究发现,CRISPR/Cas9(贺建奎使用的技术)可能会增加患癌症的风险。

还有论文证实,个体基因差异会影响基因编辑的有效性,这就给基因编辑在人类中的广泛应用带来了更大的阻碍。

因此,基因编辑治疗人类疾病,理论可行,但仍待研究。

02、“定制婴儿”是否可行?

首例免疫艾滋“基因婴儿”的诞生,也引发了国人深层次的讨论:未来是否可以用基因编辑技术实现婴儿“定制”呢?

从技术层面上来讲,不同基因控制着不同遗传信息,例如,D4DR基因被称为“好奇心基因”, HMGA2基因被称为“身高基因”……假以时日,当这些基因作用于人体的机制已被研究透彻,或许能根据父母的“需求”,实现“定制婴儿”的目标。

但是,今天的人类尚不具备接受基因改造的知识和心理准备。经过基因编辑的人类,面临着双重风险:既有身体上也有伦理上的。这些风险包括“脱靶”效应、致癌基因的不适当激活、其他正常基因受到影响以及免疫反应发生变化等。

即使以上问题全部得到解决,适时将不排除有人会选择此手段进行自身及家族优势的提升,这又会沦为一场富人的游戏。

史蒂芬•霍金去世前在其著作《对严肃问题的简短回答》中也提出了对“超级人类”的担心:一旦将来富人改变子女的DNA,将会出现新的更加具有竞争力的人种,这样将会摧毁一般人的生存,“优质人类”的出现将会导致普通人形成特殊的较低的种姓,或者完全的消亡。

03、露露和娜娜的存在,对你我有何影响?

回归到“首例基因编辑婴儿”事件本身,不管这项试验是否合规、合法,两名婴儿(露露和娜娜)已经诞生了。争论的一大焦点在于是否应该公开孩子的身份?

换个问法或许更有切身体验——如果有一天这两个孩子生活到了你的身边,你是否希望有知情权呢?

一方观点认为,孩子是被动的、无辜的,公开身份会打扰他们的正常生活,所以应保护婴儿和家庭的个人隐私和合法权益,不让社会大众甚至孩子本人,知道她们是不同的。

但也有人认为,必须公开露露和娜娜的身份,因为到她们选择结婚时,其另一半有权知道她们的真实情况,因为,她们被修改的基因有可能会遗传给孩子。进一步发展下去,她们所携带的基因突变会在人类中广泛传播。这就会演变成严重的社会问题、人类的生存问题。

04、一场基因“浩劫”?

“首例基因编辑婴儿”试验之所以遭遇如此之多的反对声音,在于首次将基因编辑运用到“胚胎生殖”——将修改的胚胎植入人体并孕育出新的生命。

大家担忧,一旦修改胚胎基因的“闸门”被打开,修改后的DNA会传递给下一代。如果基因编辑不受限,我们可以随心所欲地剔除病变的、劣质的基因,加强优秀的、强大的基因,人为选择的权利没有了底线。这是否会“重写”我们的基因?

因为婴儿的基因已经发生未知且不可逆的变化,如果混入正常人类的基因池,不知会带来怎样的危害。

“这样的风险很大,因为我们对生物遗传系统的复杂程度还知之甚少,要是直接引入某些突变,你无法预测它在整个系统中出现什么样的反应。”CRISPR“大神”张锋研究员在清华大学演讲中曾表示道。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3HJZPMJ2

贺建奎是美国莱斯大学毕业,所在医院同样具有华尔街的犹太资本,此举为帮助美国污染中国的基因池。诞生的一对婴孩一个叫露露 一个叫娜娜。合起来是luna 露娜就是古罗马的月亮女神,犹太人共济会的标志就是荷鲁斯之眼,代表月亮。犹太人所谓基因编辑婴儿好比上帝之手创造了新人类 是另一种重生,据说在中国共有7-8对婴儿实验,一旦这些婴儿基因对中国污染全面扩散,对中国的危害不亚于一场基因攻击。中国从来不缺汉奸。让人不寒而栗啊 !

11-29 14:18

回复

综合资讯

综合资讯

即时更新医药相关资讯,打造及时、鲜活资讯平台。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