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洁:放射医师需要敢有梦、勤圆梦

来源: 新浪医药新闻  作者: Kerr  2018-08-03 A- A+

每天早上八点,宣武医院的放射科主任卢洁都会组织科室的医生开个小例会,把前一天疑难的病例拿出来集体分析、点评一下,集体给出意见;有些拿到最新病理结果的病例,也会拿出来再讨论,结合新“线索”,分析影像表现,然后再开始一天的工作。

这样的安排每天都雷打不动地进行,为什么如此坚持,卢洁说:国外有个说法叫:Radiologist is doctor’s doctor,意思是放射科医生不仅是病人的医生,而且还是医生的医生。因为临床医生的诊治,离不开放射科医生的判断。而医学又是一门持续进步的学科,因此放射科医生更加需要不断更新的知识补充、精进自己。

医生之路

就是这样一位“医生的医生”、大型三甲医院的科室主任,初次见面给人的感觉却是亲和力十足,丝毫没有大专家的架子。而且与印象中放射科医生壮实的身材不同,卢洁身材略显娇小,笑起来眼睛会眯成两道弧线,很难想象这样的她是如何选择并成为一名优秀的放射科医生的。

卢洁笑说,大概是那时候的人比较单纯吧。卢洁刚接触放射科室时,正好是CT刚刚进入临床使用的时期,那会儿她觉得CT特别高大上,就有了开始学的动力。学习之后她发现自己能够通过影像辨别出别人看不出的病情,并且确诊无误,这样有趣又有成就感,就增加学习的热情。而真正对放射学科特别感兴趣,还是在她博士毕业之后。那时卢洁做研究、发文章,还会在同行开会上演讲,这让她觉得自己做出的成果不光对病人有用,在学术界也获得了认可。这时她便坚定不移地将放射科作为一生努力的方向了。

所有坚持收获的成绩背后,都会有不止一次想放弃的念头闪现,卢洁说她在研究生阶段也有过想放弃做放射科医生的念头。那时研究生三天就需要值一个夜班,而这一晚上就一个人,从技术员的工作到出报告,以及第二天早晨CT室的打扫,都是这一个值班人员完成,有时候连饭都来不及吃。当时还没有打印机,片子需要像胶卷照片一样在暗室中洗出来,而装片子的盒子有五十多斤重,有时候急诊要片子,为了避免盒子打开所有片子都曝光,就要一个人拖着大片子盒到黑漆漆的暗室里把所有片子都洗出来。

放射科医生的工作几乎都是每天在一个黑屋子里,守着电脑看图像,很枯燥也很累。再加上核磁设备多数都放置在地下室,医生也要常年在地下室工作。

除此之外,作为医生的“铁人三项”医、教、研也必须样样精通,否则晋升的机会就微乎其微,所以医生的压力非常大。

所以那时有人说“卢洁这又瘦又小的样子,肯定吃不了放射科的苦,干不了两年就要离开。”

现在回想起来,卢洁说,作为一名医生就是既要脚踏实地又要仰望星空,有目标。有时你无法和别人比,因为比你优秀的人多的是。所以只能你自己努力,主动去学习,坚持不懈,不计较得失,一天一天有进步,就会越来越好。引用习主席的话就是“敢有梦,勇追梦,勤圆梦”。

需要被认可的职业

也正是这份坚持和努力,卢洁获得了更多的荣誉和肯定,就在这次采访前,卢洁刚刚荣获了第六届“北京优秀医师”称号,120名获奖医师中涵盖了内科、外科、妇产科、儿科、检验、病理等多个学科。而放射科医生似乎是最神秘、最不为人知的一群人。

卢洁坦言,放射科医生确实和临床医生不一样,首先接触病人相对比较少,所以大众根本不了解放射科的构成,甚至医院里有些科室也不太明白放射科是怎么回事。其实放射科是由医生、技术员、护士以及化学师组成的。大众最常接触到的多是技术员,而放射科医生最常在急诊或影像诊断发现急重病时出现。比如急诊病人的病史不是特别详细,或着疾病影像不是很明显,放射科医生会找到病人亲自确认;而如果CT检查偶然发现有一个主动脉夹层,很可能危及生命时,放射科医生肯定会第一时间出面通知病人赶快转急诊医治。

以前的放射科又被称为辅助科室、医学技术科室,但实际上,放射科是一个临床科室,放射科医生不仅要具备扎实的本学科知识,还要储备丰富的临床知识。而且现在技术发展,放射科有CT、核磁、PET、PET/MR。对其他科室的临床诊断、科研创新、学科发展起到了支撑作用,有很大帮助,因此放射科现在已经相当于一个支撑学科,在医院的地位越来越重要。现在任何一所大型的医院,都少不了建立放射科;多学科诊疗模式(MDT)也一定会有放射科医生的参与和意见。因此也就有了“放射科医生不仅是病人的医生,还是医生的医生”的说法。

但即使有如此高的荣誉,放射科医生也有自己的无奈。由于一直在影像结果背后默默无闻的工作,放射科医生很难得到病人甚至临床医生的了解与肯定。卢洁认为,放射科医生的成就感或许更多的是来自一种忍耐,一种每天在大型设备间分析图像的忍耐,一种很少能与病人交流、被病人误解、埋怨后的忍耐,因此这个职业需要一种被认可,需要临床医生和病人对我们工作的认可。

学科综合建设

即使相比其他科室,放射科医生缺少了一份认可,但放射科室的重要性却是没人能忽视的。随着设备配置追平国际水平,我国大型三甲医院放射科学的发展水平也不断追赶国际最高水平。

但说起为什么我们发展的仍与国外有一定差距,卢洁认为,我们差在了后期分析上。如果单纯从病例数量上看,我国的病例比国外多得多。但是病人诊断完,数据就被储存起来了,后期的处理和更深入的分析几乎是没有的。为什么目前大数据、人工智能都用在影像学科上,就是因为数据的后期再分析、再挖掘很重要。

而要补上这个差距,放射科不仅需要物理师、工程师、化学师等方方面面人员的配备,更需要这些人员能集中在一起,在一个科室共同工作。

卢洁在麻省总医院进修期间最深刻的感受就是他们对数据研究的重视。当时麻省总医院的放射科有近1000人,其中专门做磁共振研究的人员就有300人,他们不是临床医生,而是护理师、化学师和图像分析师,但都是支撑这个科室发展的一份子,可以和放射科医生随时沟通和交流,完成医生希望对临床图像进行对分析和再处理,或者做一些磁共振新序列的研发,能马上用到临床上。

除了研究团队的配备,放射科的发展有依赖于设备的水平。目前国内最先进的设备应该算是PET/MR,这样一台机器将PET与磁共振(MR)的技术整合在一起,利用多模态的方式,一次检查获得多种检查的综合信息,图像之间不存在配准的误差,辐射方面也更加安全了。

宣武医院的这台PET/MR是中国也是东南亚的第一台设备,为此卢洁还将其科室的使用经验编著在了国内首部PET/MR专著《一体化PET/MR操作规范和临床应用》中,她说,PET/MR的使用仍在起步阶段,所以大家都在讨论它操作的规范,正规的标准、流程建立,最终能与国际的水平接轨。

有了技术和数据,还需要信息化的联通。长久以来,就算是医院内部的科室间都会存在信息孤岛,目前宣武医院的影像数据已经可以与临床医生和病理科医生互联、共享了,信息化建设已经有了推进。

现在最常用的信息化沟通其实是远程会诊,大城市大医院的专家通过信息化的工具参与、帮助到下一级医院的病例诊断等工作中。

其实信息化联通背后最主要的顾虑是信息的安全性。卢洁表示,所有的信息牵扯到病人的隐私,信息化联通的前提是保证信息的安全。因此,信息化建设并不单纯是一家医院或医院间的工作,而是一个体系的建立,包括法律及各种制度的健全。

人物介绍:

卢洁,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优秀青年基金获得者、北京市科技新星、北京市“十百千”卫生人才“百”层次人才、北京市卫生系统高层次卫生技术人才。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放射科主任、核医学科副主任,首都医科大学核医学系常务副主任,磁共振成像脑信息学北京市重点实验室副主任。

主要从事脑疾病功能与分子影像学研究,主持国家科技部十三五重点专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北京市自然科学基金、北京市医管局临床技术创新项目、北京市医管局人才培养计划“登峰”项目、美国哈佛大学合作资助项目等课题。发表SCI文章50余篇,代表作发表在Neuron, Journal of Neuroscience, Neuroimage等国际权威期刊。参编(译)著10余部,主编国内首部PET/MR专著《一体化PET/MR操作规范和临床应用》。曾获中华医学科技奖二等奖、华夏医学科技奖、北京市医管局首届临床研究大赛二等奖等。指导硕士生10名,博士生7名,博士后2名。主要学术任职有:北京医学会放射学分会副主任委员、北京医学会核医学分会副主任委员、北京神经内科学会神经影像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核医学分会PET/MR脑功能成像主任委员、全国研究型医院学会放射学专委会青委副主委、北京神经科学学会青委会副主委、中国女医师协会医学影像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卫健委脑卒中筛查与防治工程中青年专家委员会常委、中国针灸学会影像专业委员会常委、中华医学会放射学分会磁共振学组委员等。担任中国医学影像技术杂志常务编委、NeurosciBiobehav Rev、JAD、Biomedical and Environmental Sciences等杂志审稿专家。

收藏

新浪医药原创(编译)文章,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新浪医药",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新浪医药保留追责权利。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综合资讯

综合资讯

即时更新医药相关资讯,打造及时、鲜活资讯平台。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