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集在海南的互联网医院 现在怎么样了?

来源: 动脉网  2021-06-09 A- A+

自2019年海南省出台《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实施方案》之后,当地互联网医院迅速发展。2019年4月,海南腾讯互联网医院获批,自此,当地开启了企业独立设置互联网医院的集中审批期。据海南省卫健委官网显示,截至2021年4月,已有58家独立设置的互联网医院。

58家互联网医院获批时间,资料来源:国家卫健委医疗机构查询数据库、海南卫健委官网

从获批时间(以执业许可起始日期计算)来看,除了2020年1-4月疫情期间没有互联网医院获批之外,其他时间段的获批数量均保持着稳中有升的状态;尤其是疫情之后,单月获批量较疫情之前整体增加。

现阶段,全国互联网医院大多由实体医院、尤其是公立医院主导,医生资源、患者入口都有显著优势,但运营不足。那么,海南这58家企业主导的互联网医院在做什么?运营效果如何?怎样进行有效管理?动脉网通过多方数据的分析一探究竟。

5种主要发展模式

在线复诊开方是互联网医院最基础的服务,因投资建设方的主营业务不同,互联网医院功能定位、服务内容也有所差别。动脉网梳理58家互联网医院的院务公开信息、服务项目等发现,他们整体呈现出5种发展模式。

58家互联网医院名单,资料来源:国家卫健委官网、海南省卫健委官网

互联网及互联网医疗公司完善布局

百度、阿里、腾讯、搜狗、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大公司均在海南布局了互联网医院。

首先,互联网大公司布局医疗、尤其是布局互联网医疗,近年来已经不是新鲜事,只是路径有所差别。例如,百度、搜狗重视其AI技术应用;腾讯重在云端和内容服务,以及对互联网医疗公司的投资;阿里健康的电商特征明显,整体收入中,药品销售占据了大部分;字节跳动起步相对更晚,以线上互联网医院+线下诊所的方式布局。互联网医院是大公司布局医疗健康领域的其中一部分,与其他业务协同。

其次,各家大公司的互联网医院所在地——海南生态软件园,是海南发展数字经济产业的主要载体和平台,园区纷纷引入互联网企业,“腾讯生态村”“百度海南生态村”等百亿级项目相继开建。因此,大公司打造互联网医院也是在海南投资数字产业的一部分。

此外,互联网医疗公司微脉在与各地公立医院合作共建互联网医院的同时,也在海南独立申办了互联网医院,作为提供互联网医疗增值服务的平台,以解决传统公立医院较难提供或者较少提供增值服务的问题。这种方式让医生在主执业医院认可的前提下,多点执业备案到互联网医院,向用户提供合规可控、能与公立医院形成互补的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

线上线下融合,构建医药新零售模式

这类模式主要由医药零售企业参与。近年来,医药零售行业呈现出线上线下相互渗透与融合的态势,即:实体药店线上化,医药电商布局实体药房,聚合线上线下入口与资源,形成医药零售新模式。

2020年,益丰药房在海南设立了互联网医院。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益丰药房共开设了5991家连锁门店。海南益丰互联网医院配置专职及兼职签约医师,为顾客提供远程问诊服务;以线下门店和会员为依托,打造线上+线下、全科+专科的家庭医生及居家药师服务。

大参林也在海南打造了互联网医院。2020年,大参林充分利用院边店、DTP药房、O2O等渠道承接长处方外流,处方来源包括长处方、电子处方流转平台、互联网医院、第三方App等渠道。

医药电商康爱多则通过互联网医院整合线上线下资源,为用户提供在线咨询、视频会诊、电子处方、慢病管理、健康管理、全科/专科诊疗等健康医疗服务。

这类模式中,互联网医院主要发挥两方面作用:一是为处方药销售提供合规的处方来源。若患者来自实体药店,互联网医院可通过药店问诊终端为患者开具复诊处方,药店凭处方售药;若患者来自线上,互联网医院为患者复诊开方,处方流转至自营或合作药店,由药店给患者配送。二是助力医药零售企业从“销售”向“服务”延伸,依托互联网医院提供慢病管理、健康管理等专业服务。

数字化转型,赋能医患教育与服务

这类模式主要由药企参与。越来越多传统药企升级或转型,开拓线上渠道以服务医生和患者,将互联网医院作为数字化营销的载体,同时又以互联网医院数据助力药物研发。

施强医药在海南建成互联网医院,促成医药代表由学术推广走向药品数字化营销,服务医生群体;以互联网医院为核心打造移动诊疗平台“茴茴健康”,为患者建立健康档案,对患者实现全程追踪、周期性管理,协助患者合理用药,提高诊疗效果。后续该平台还可发挥更重要的作用,例如作为男科大数据资源平台、提供男科医生视角下的规范化培训、进行真实世界研究等。

此外,广誉远中药在海南建成知了有方互联网医院,通过互联网稳固产品与医生及患者的关联性,其精品中药通过互联网医院建立线上线下一体化的客户服务体系。

近年来,在医药流通政策、数字化浪潮的影响下,越来越多药企提升自我认知、重塑发展战略,以形成更长远的竞争力。

结合保险风控,连接健康管理

这类模式主要由保险公司、健康管理机构参与。针对患者,互联网医院能提供从医到药一系列服务,保险公司通过“产品+服务”的方式在传统商业保险上附加线上医疗服务,提升保险产品的竞争力。针对健康人群,互联网医院可通过监测、指导等健康管理手段,以预防为导向,降低保险客户的患病风险,以降低保险理赔风险。因此,互联网医院与健康管理、保险之间形成相互渗透。

除了业界已熟知的平安好医生、众安之外,还有更多的互联网医院体现出上述特征。

例如,妙健康旗下海南妙医佳互联网医院,打造线上线下综合生态圈,满足多层次多业务场景需求;在药店、药企、新特药、商业保险场景为客户提供互联网医院问诊、电子处方、药品配送、家庭医生、数字化健康管理、健康保险等一站式全生命周期健康服务;妙健康互联网医院面向医疗机构和医药服务企业开放,可“拎包入驻”,探索互联网医疗、数字化健康管理、健康保险新模式,结合 5G 技术和妙+、H 和 M 平台的建设,为社会大众提供高效率和高质量的医疗健康服务。

2021年,万达信息旗下的蛮牛健康在海南成立互联网医院,万达信息则由中国人寿控股。海南蛮牛健康互联网医院以科技能力为保险相关方赋能,与蛮牛健康旗下D端蛮牛医生资源平台、C端健康管理平台和A端保险代理人服务平台形成联动,为医患双方构建个性化的服务方案,并通过智能AI等形式加强平台和消费者的交互。

整合线下资源,形成医疗机构线上入口

这类模式主要由医疗服务集团参与。目前,实体医院主导的互联网医院以“单体互联网医院”为主,即本院医生在本院互联网医院执业。“单体”的优势在于独立管理,自主性强,缺点在于每家医院各建一个平台,整体成本高。

医疗服务集团以一个线上平台为入口,接入旗下实体医疗机构,既能降低整体建设成本,又能充分整合集团内部资源,通过统一的入口为患者服务。

2019年,宝石花医疗集团成立宝石花(海南)互联网医院,聚焦医疗服务连续性,提升患者就医体验,优化医院管理模式。互联网医院与宝石花医疗集团旗下200家医疗机构深度结合,提供在线复诊开方、远程会诊、医护上门、企业员工健康管理等服务。

环球医疗同样如此。据环球医疗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底,旗下已有54家医疗机构,其中5家医院获批开展互联网医院业务。2020年,海南通用环球互联网医院成立,将成为环球医疗统一的互联网医疗入口和医疗产业资源整合的核心载体。疫情期间,环球医疗整体收入和利润受到较大影响,部分科室和项目在特定时段内停诊,此时,互联网医院有效拓展了服务量。

尽管互联网医院在几种发展模式中的价值不尽相同,但都起到了连接医患、服务医患、提高效率等作用,对参与企业而言,无疑是一种基础设施。

运营探索期两极分化明显

全国现已建成超过1100家互联网医院,实际的服务能力和服务效果都还有待考验。

为了促进互联网医院依法执业、诚信行医,2021年起,海南实施了互联网医院服务量的公开制度,按月将省级互联网诊疗服务监管平台收集的各互联网医院运营数据向社会公开,数据维度包括医师备案数量、在线诊疗数量和电子处方数量,公开内容将逐步完善。

截至目前,海南省卫健委已公布的数据为2021年1月和2月运营数据。

1-2月58家互联网医院的运营情况,数据来源:海南省卫健委官网

如上图所示,互联网医院主要维度的数据正处于增长状态,尤其是2月诊疗量和处方量有大幅提升。按2月运营数据计算,平均每家互联网医院拥有552名医生,平均每家提供了2.6万人次诊疗服务、开出2万张电子处方。然而,现实情况是大部分的诊疗服务仅由少数互联网医院提供。如果仅以1月和2月的数据作为参考,整体运营呈现出两极分化的情况。

2月运营数据较高的互联网医院,来源:海南省卫健委官网

数据显示,海南高济互联网医院、海南康爱多互联网医院、海南叮当快医互联网医院等的服务量较高。不难看出,服务量较高的互联网医院中,大多于2019年获批,至今已有一年多时间,业务开展时间更长。此外,问诊量、处方量最高的三家互联网医院,均有医药零售背景,背景类型较为单一。

与上述几家互联网医院服务量截然不同的是,多家互联网医院的“0业绩”还有待突破。

部分互联网医院“0业绩”情况,数据来源:海南省卫健委官网

如图所示,从1月到2月,尽管“0业绩”的互联网医院正在减少,但仍有过半的互联网医院未提供诊疗服务或开出处方。一方面,58家互联网医院中有20余家在2020年下半年或2021年获批,运营时间短,尚未进入正轨;另一方面,服务定位、医生资源、患者来源等都是影响互联网医院做什么、怎么做的重要因素,如果企业在前期未进行清晰规划,也可能为后期运营带来影响,形成更长的探索期。

据了解,海南省内独立设置的互联网医院大多落地在海南生态软件园。2021年3月15日起至5月,海南生态软件园管理局公示了13家互联网医院16批医师的备案情况,总计公示849位备案医师。随着医生资源的不断补充,各家互联网医院的服务能力将得到更有力的支撑,整体运营情况有望改善。

监管措施日趋完善

在互联网医院规模扩大、参与企业增加、服务量增长的同时,海南制定了事前监管、校验与公开、电子处方认证等方面的措施,以规范医院执业和运营。

发布事前监管指南

《海南省互联网医院医疗服务事前监管指南(第一版)》主要监管项目,资料来源:海南省卫健委官网

2020年5月,《海南省互联网医院医疗服务事前监管指南(第一版)》发布,对互联网医院设置规则、规章制度、信息系统及设备、互联网医院系统等项目作出了详细规定。其中,关于互联网医院系统的规定中,要求互联网医院执行患者实名制就诊。

此前,各地关于互联网医院的管理办法着重强调医师的实名认证,大多未强调患者实名制。此后,2020年8月发布的《银川市互联网诊疗服务规范(试行)》提出“推行患者实名制就诊”,2020年12月发布的《四川省互联网诊疗管理规范(试行)》要求“患者必须进行网络实名制注册”。

线上患者实名制是保障医疗安全的方式之一,从海南等地的措施来看,也是互联网医院监管趋势。

要求院务公开与年度校验

2020年3月,海南省卫健委发布《开展互联网医院院务公开工作的通知》,要求各互联网医院在本院网站和移动端应用程序(APP)首页位置开设院务公开栏目,向社会公开医院院务公开主要内容。

向社会公开的医院院务主要内容,资料来源:中国政府网

动脉网查找58家互联网医院的患者端发现,各家普遍已设置了院务公开栏目,且大多在3月发布了院务公开信息。不过,各家公开的信息内容差异较大,有的是医院基本情况介绍,有的展示了医院相关证照,有的是运营数据。整体的公开质量有待进一步提升。

2021年3月,海南省卫健委还发布《关于远程医疗中心和互联网医院校验等有关事项的通知》,按规定,依托远程医疗中心独立设置的互联网医院校验期为一年。从58家互联网医院的获批时间来看,大多已到首次校验时间。

校验通知指出,按《医疗机构管理条例》规定,非因改建、扩建、迁建原因停业超过1年的,视为歇业。必须向原登记机关办理注销登记,经登记机关核准后,收缴《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被注销《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远程医疗中心,依托其设置的互联网医院同步注销。

因此,互联网医院并非获得一纸牌照就可高枕无忧,后续执业情况仍可能影响牌照的存续。

制定电子处方流转标准

2021年4月,《海南省电子处方流转规范(试行)》和《海南省电子处方数据接口规范(试行)》的征求意见稿。文件显示,海南“三医联动一张网”将接入省内互联网医院电子处方和实体医疗机构需要在互联网流转的电子处方,通过平台将认证后的电子处方流转到药品销售终端。文件还制定了互联网医院新开处方、历史处方共享等标准。

互联网医院处方流程标准(以旧处方为参考),图片来源:《海南省电子处方流转规范(试行)》征求意见稿

以历史处方共享标准为例,患者可通过授权的方式获得在其他互联网医院的历史处方。如上图所示,患者在当前互联网医院就诊时,若需参考之前的就诊记录或处方,可登录之前就诊的互联网医院,选择相关的历史处方,授权转发到当前互联网医院或健康档案平台;通过后台接口传输,当前互联网医院收到历史处方后,为诊断提供参考。

据了解,海南“三医联动一张网”是2021年初启动建设的信息化项目,电子处方与其对接的相关规定旨保障互联网上流转的电子处方来源真实可靠。据中国政府采购网发布的中标公告显示,“三医联动一张网”将于2022年2月底前完成项目验收。这意味着电子处方流转相关规定完成意见征集并正式发布后,2022年2月开始,互联网医院电子处方有望通过“三医联动一张网”平台认证后才能向院外流转。

整体而言,海南互联网医院经历了2019年以来的快速建设期之后,正步入运营探索期。基础设施搭好后,如何以合规为前提,结合企业优势建立合理的上层建筑,是值得深入探讨的问题。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综合资讯

综合资讯

即时更新医药相关资讯,打造及时、鲜活资讯平台。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