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医院第一股破产重组 医院还是一门好生意吗?

来源:八点健闻  2021-04-07 A- A+

文 | 健闻谭卓曌

3月29日,民营医院第一股——恒康医疗的破产重组尘埃落定。

北京新里程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最终成为恒康破产重组的产业投资人,新里程的CEO林杨林成为恒康医疗的董事长。这给持续低迷的医院并购市场,注入了一丝活力。

作为业内极具代表性的民营医院第一股,恒康在过去年7年里的跌宕起伏的命运,几乎是整个医院投资领域冷暖的风向标和缩影。

2014年始,资本一窝蜂挤进医疗行业,医院投资并购开始掀起了一轮高峰。

以一味藏药“独一味”起家的恒康医疗,初始年营业额只有2、3亿,通过上市公司这个融资利器,经过几次大手笔的医院收购案后,市值一度超过300亿。

在恒康市值到达顶峰后, 这一轮医院收购狂潮也随之达到巅峰。

2013年全年只有26家境内医院的并购发生,总金额21.5亿;到2016年,并购的医院数量已经上涨至108家,并购金额161亿;这种火热的态势在2017、2018年得到延续,这两年并购金额分别是149亿和144亿。

但医院投后运营难、巨额亏损、退出难等问题在此之后凸显。

以恒康医疗为代表的医院概念股开始急速滑落,除了恒康医疗因为大幅亏损和债务导致最后的崩盘外,多家涉足医院收购的上市公司都曾濒临退市的边缘。

就连华润医疗这样坐拥上百家医疗机构的国企,市值也只有最高峰时的一半。

试错之后,交了学费的上市公司、基金等,纷纷退出,医院并购市场开始变得谨慎。

普华永道最新公布的《2020年中国医疗健康行业并购市场回顾及展望报告》显示:

2020年,境内医院无论是交易量还是交易额,都跌至2016年以来的最低点。

整个2020年,境内医院的并购金额只有119亿,比2019年降低了44%。

大型综合性医院的交易更是跌至冰点,除了为完成国企医院改制任务而进行的并购案,资本市场上几乎难觅综合性医院并购的案例。

在资本真金白银的狂轰滥炸之下,医疗从不缺乏讲故事的能力,新巨头此起彼伏,不断被创造。但医院并购的想象力,受种种因素影响,被按下了暂停键。

资本市场的动作,无疑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巨大的疑问——投资医院,还会是一门好生意吗?

跑马圈地、疯狂溢价

“以前一天20个电话,现在两天一个。”广州艾力彼医院管理研究中心(GAHA)主任庄一强明显感觉到,投资人的热度消退。

在医院投资最疯狂的2016、2017年,投资人的想法都是——我要买个医院,你能帮我找一找吗?最好是10个亿的,最少不能低于两个亿,我们公司钱很多,规模太小,我们不要。

“从资金的规模、运营效率上来讲,确实应该收购一些大医院。”庄一强认为,资本一热,有些人就很浮躁,对这个行业不了解。这个行业是deep pocket——深口袋。有些口袋很浅,一伸手就能够到,很浅的东西就容易掉出来。有些口袋很深,在最深的地方,却有一块金子。

他告诉资本方,挖到金子的时间,最少是10年,但资方往往没有等待的耐心。

综合医院一度是被看好的标的,一度是医院并购的重点。

不同于专科医院小规模、小体量的特点,综合医院一般体量比较大、可占据更高的优势资源,现金流稳定、业绩提升相对容易,投资并购一直保持着稳健又火热的态势。

无论是来自医疗相关行业的,例如药企、医疗器械公司;还是来自八杆子打不着的行业的,例如房地产、汽车业、甚至是珍珠养殖公司,这些公司一股脑地进入了医院收购这个快车道。

他们信心勃勃——社会办医份额才占到整个市场的10%。大家满怀憧憬,认为可以占据国内市场的30%。

求大、求全,几乎成为疯狂的代名词。

以工程投资起家的神州长城,在2016年,宣布将“医疗健康产业”作为另一发展重点,中标了多个医疗PPP项目。在还没有陷入债务危机之前,这家公司怀揣着一个医疗梦——收购100家医院,打造一个医疗集团。

实际上,综合医院投资规模、管理难度远远大于专科医院,一个专科医院,就一个科。但一个综合医院,三十个科室,产品服务的差异性、对专家技术的要求,远高于专科医院。此外,盈利能力、可获得性和可复制性要比专科医院差得多。

在2018年之前,国家医保局还未成立,综合医院依靠医保维系医院运营的好日子仍在,医院概念股尚处于被资本市场追捧的黄金年代。

因此,入局者们在进行医院收购时,都疯狂加价,不惜代价,以逼退竞争对手。

恒康医疗曾经打算以近10亿的价格收购一家三甲医院,但因资金问题未能完成,这家医院最后被另一家医疗集团收入囊中时,收购价格几乎下降了一半。

后来,不少在前几年高价买入的医院,在医院收购潮退去之后,在2018年后面临打折甩卖。一位投资人向八点健闻透露,折扣率约在6-8折。

投资者踩过的坑

资本对于医院市场的想象,在2018年之后,遭遇迎头痛击。

2018年开始,在带量采购、医保支付方式改革等医保控费的组合拳之下,民营医院内忧外患,内部的精耕细作、迭代升级需要时间,外部备受公立医院重重夹击。

医疗行业大而不强,是极度可怕的。

神州长城这种曾经试图分羹医疗市场的跨界企业,因经营不佳,被迫退市。

恒康也是一样,在举债收购后无力经营,在2018年和2019年亏损14亿和25亿,市值一度只有巅峰时的十分之一,又被此前收购医院时的欠下的巨额债务所压垮,最后落得个破产重组的结局。

其他一些激进的医院收购者,比如创新医疗、宜华健康、益佰制药的股价都在2017、2018年之后经历了腰斩甚至膝盖斩。

付出惨重代价的机构,它们都有类似的投资经历——在全国各地收购医院,无论专科或综合,大城市或县域。东西南北中都去,大小标的通吃,资源很难协同,管理半径太大,投后却无法跟上,导致最终资金告急。

一位行业人士告诉八点健闻,尤其是一些贫困落后地区的医院,收购之后,却发现医保政策与理想有差距,预付的款项经常拿不回来,医院现金流周转捉襟见肘。

投资者踩过的坑五花八门。

一位投资者告诉八点健闻,2015年,从金融领域跨界医疗的他,花了2.4亿投过一家医院。当时根本不了解各个科室。医院还在粉刷墙面,装修了一年多,很快钱就被花完。“老股东把钱倒成了工程欠款,后来才发现这个工程是他亲戚搞的。”他最后倒贴2000万,给员工发工资。直至医院最后被一家基金公司收购。

医院是一个内部系统极为复杂、利益纠葛繁多的系统。

一位长期从事医院并购的投资人告诉八点健闻,在医院并购案里,对赌协议完成后,被收购医院利润大幅下滑甚至亏损,几乎是行业中公开的秘密。对赌期间,医院可以通过压缩人工成本、供应链利润、调整医保坏账等方式来完成业绩目标,等到对赌期完成之后,再来补偿员工和供应商。

恒康医疗收购的多家医院,在头三年对赌期内业绩漂亮,随即就出现巨额亏损。比如瓦房店三院在完成对赌协议的第二年大幅亏损了1.3亿。

一位医疗集团的负责人说,他现在对标的所在区域、规模和历史底蕴很挑剔。“宁愿买得贵一些,也不能去买位置不好或问题比较多的这种标的。”

从事医院收购和经营多年的业内资深人士冯庆明博士也告诉八点健闻,如今大型的集团在收购医院,更为慎重。“像北上广这种比较大的城市,几乎不用太考虑,医院只要可以,就可以要。单体一家医院大不大、小不小,在武汉收入能有5个亿左右,才会考虑。如果就一两个亿,几乎就不考虑了。”

一些打包收购的医院,如果挑选不了标的,关掉甚至是更好的选择。

综合医院还有出路吗?

民营医院的洗牌已经开始,还没有结束。

疫情之后,政府对公立医院的投入增强。广东省加大建设高水平医院力度,第一批、第二批高水平医院总共50家医院,每一家医院获得3亿元的财政支持。而这50家医院全部是公立医院。

地方政府会有配套措施。东莞、惠州等地是1:1,省政府给三个亿,当地政府再给三个亿。深圳更为阔绰。深圳市人民医院被评上广东省高水平建设医院,除了省政府的3亿元财政支持,深圳市政府也拨款9亿元,总共12个亿来发展,三年之内要花完。

公立医院的强势,无疑会极大挤压民营医院的生存空间。

庄一强分析,未来这几年,社会办医的增量不会太大。相对于重资产投资的综合医院而言,轻而美的专科增量相对会更多。

医学界数据显示,2020年,专科医院并购的比例从2016年的38%上升到了89%。2012年~2015年,口腔与妇幼专科医院占据并购主角的位置;2016年整形美容医院为代表的医美行业是投资并购热点;2018年开始,眼科成为医院并购重点,在2020年整个专科并购中占到了75%。

定位二线以下城市的连锁肿瘤专科民营医院——海吉亚,在开始营运后3~9个月内达到月度收支平衡点,但行业平均水平一般为36个月左右。凭借自主知识产权陀螺刀设备、可快速复制扩张的业务等优势,2020年6月29日在港交所挂牌上市。

“现在,可能很多机构觉得肿瘤放疗是一个好的市场,都来做。但海吉亚已经竖起了行业壁垒,后进者,如果没有强的执行力和这种进一步的创新能力,也许跑不出来。”一位行业资深人士说。

在综合医院不被资本看好之下,上述行业人士认为,如果有医疗机构真是耐下性子,静下心来进一步提高运营效率、降低成本,未来肯定还是能跑出来。

专科医院在做大、做强之后,也会收购综合医院作为它的武器。1月25日,民营医疗集团海吉亚发布公告称,欲收购华南一民营营利性三级综合医院99%股权,据悉,该三级医院或位于惠州,此前经营状况良好。

扎根武汉22年的武汉亚洲心脏病医院,是国内最顶尖的民营心脏病专科医院。在2013年,成立了一家综合医院——武汉亚心总医院。一位行业人士告诉八点健闻,“单靠一个心脏专科,做成全国这么大规模的话,收入也就十几个亿。并且,伴随着心脏支架的集中采购以后,利润大幅被挤压。”

或许,资本也会有一个轮回。

但圈外资本短期很难再进入。庄一强把医疗资本分为两类,一种圈内资本,比如新里程、复星医疗等,在医疗服务领域深耕多年;一个是圈外资本,比如房地产、基金等等。圈内资本也分高度介入,中度介入和轻度介入。高度介入的,比如新里程,主要做医院投资这一业务。

“如果是轻度资本,可能会择情退出。剩下就是这种高度介入和中度介入的圈内资本,这个时候,他们真的有可能会抄底。”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看得懂的健康专业新闻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