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轮大医院床位扩张潮来了!

来源:看医界  2020-11-30 A- A+

文:小湘

三级医院床位标准悄然升级

曾经被业内专家诟病的大医院床位扩张,在后疫情时代开启了新一轮扩张浪潮。

今年8月份,天津市卫健委印发了《天津市医疗卫生机构布局规划(2015-2035年)(2019年修订)》,在明确未来15年天津将新建一大批公立医院的基础上,一个细节性的数据也颇值得玩味。

根据规划,天津新建、改扩建医院的配置标准将有了新的指标。在容纳病床数方面,新建医院参考指标对国家版做出了升级,其中三级综合医院为800-1500张,二级综合医院为500-800张,三级中医医院同样为800-1500张,二级中医医院500-800张。

也就是说,今后天津新增三级医院,在规划的时候就要明确床位数不能少于800张。而在国家版三级医院建设标准中,床位数要求是500张以上。可以说,天津的三级医院比国家版标准要高出300张床位。

针对业内人士“各省市有没有自己定标准的权力”的质疑,据《看医界》了解,2006年6月,当时的卫生部下发《<医疗机构基本标准(试行)>施行中有关问题的通知》,指出为了加强对医疗机构的管理,促进医疗机构健康发展,各省级卫生行政部门可以根据本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医疗卫生资源总量、人民群众就医需求等实际情况,提高《医疗机构基本标准(试行)》(卫医发【1994】第30号)中的指标要求,上报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经卫生部核准备案后施行。

而这一通知,也可以视为天津制定新建三级医院床位标准扩容的政策依据,有业内人士认为,这一14年前下发的规定,也为大医院新建扩建开了道口子。

也许以后没有800张床位保底,很难成为三级医院了。

新一轮大医院扩张潮来了

规划新建大医院的,远不止天津一市。年初的疫情震中——武汉,是我国医疗资源较为发达的城市之一,定位是“中部医都”,因此,当疫情来袭时,武汉医疗资源紧缺的消息传出时,不仅让民众感到本次疫情的严重性,也让业界错愕。

根据《看医界》发布的全国大医院床位排行榜显示,武汉协和医院、同济医院及湖北省人民医院三家大医院的总床位就近2万张,均跻身全国前十行列。

但在严峻的疫情面前,面对数万名确诊病例及近万名重症患者,ICU病房严重不足、普通病房不符合传染病病房标准等限制,让武汉原本可以引以为豪的丰富医疗资源,突然变得捉襟见肘。

也因此,今年7月份,武汉市在蔡甸、江夏、黄陂、新洲四个区各同时开建1家平战结合、常备床位1000张的三甲医院,新增床位超4000张。

医院基建领域的“军备竞赛”正如火如荼地上演着。

8月24日,西安市印发了《西安市卫生健康事业重点项目建设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征求意见稿),提出要实施13个医院项目建设行动,西安市计划未来3年三级医院总数达到55家,新增三级医院床位1.3万张以上。

次日,济南市公布医疗卫生专项规划方案(社会公示与征求意见)。该方案提出,近期要新增各类医院23处,未来预留医院备选地块105处。

有不完全统计数据显示,截止到目前,全国范围内已经有近20个地区开启了大型医院建设潮,其中包括辽宁、北京、河北、山东、河南等多个省份,预计投资总金额近千亿。

“不搞大改大建,钱用来给医护涨工资”一年后

颇有意思的是,2019年1月,河南全省卫生健康工作会议上,河南省卫健委主任阚全程表示,2019年,河南公立医院将不搞大改大建,把钱用来给医生护士涨工资。在投资方向上,公立医院将从投资医院发展建设向扩大分配转变,提高医务人员待遇。

而仅过了一年之后,2020年3月,河南省卫生健康委公布《三级医疗机构设置规划(2020-2025)》。规划提出,到2025年,河南省三级公立医疗机构目标要达到262所,其中新增162所。

在床位规模上,规划提出到2025年,河南省三级医疗机构床位数27.1万张,规划期内增加床位12.7万张,其中三级公立医疗机构新增床位控制在11.5万张之内。

其中,省级新增三级公立医疗机构的1万张床位,属性依实际需要而定,用于引进优质医疗资源和省级统筹,单体(单个执业点)床位数控制在1500张以内。

而据了解,全球床位规模最大的公立医院正是在河南。疫情初期,曾有业内人士向《看医界》表示,本轮疫情之后,郑大一附院模式或受更多地方政府青睐,省市级大医院ICU病房或将迎来一轮扩张潮。而今,这一预判正在逐步应验。

专家建议:不要浪费改革机会

疫情带来的医疗新基建,是否能有效解决国内医疗界的固有问题?如果再有下一波疫情,各地不断扩张的大医院,是否能有效抵挡住疫情冲击?

“一开始武汉大量病例出现后,不是在基层解决,多数弄到大医院,结果导致人满为患,造成院内感染”,清华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刘庭芳教授在谈及武汉抗疫经验时,建议十四五规划中关于医改方面,要实现从城市向基层转变,而在公立医院改革方面,要从扩大规模到提升质量。

在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朱恒鹏看来,国内医疗资源并不少,特别是大中型医院并不缺。“当然,这一次疫情下卫生部门说大医院还是缺的,所以我们今明两年,可能还会建一些大医院。近些年,国内医院的住院人次在逐年递增,后面还会持续,好多医院还在扩建。但住院率应该达到顶峰了,所以病床规模扩张是有风险的。”

“认为大医院才能应对大的疫情,这个逻辑是不通的。”国家卫健委卫生研究发展中心卫生服务体系研究部副主任黄二丹说,武汉医疗资源这么丰富,也无法应对规模如此大的疫情,问题还是在于中国基层医疗服务网络的缺失,像日本、新加坡,都有强大的基层防控体系,将多数病人留在区县医院和基层。“盲目建大医院,建到天上去,也解决不了(一下子出现的)十万以上的患者。”

上海创奇健康发展研究院创始人蔡江南对于这一轮扩张浪潮也表达了隐忧,他认为,对于三级公立医院发挥作用强调得不恰当,认为疫情是公立医院扑灭的,疫情后应该加强三级医院、公立医院的建设,是疫情反思的误区之一。

“这样一来,人们很容易认为,在大型公共卫生危机中,只有公立医院才会发挥作用。自然地,在未来如何更好地建设公共卫生安全中,我们很可能会进一步强化医疗体系的公立属性和行政化强度。如果这样,我们就会辜负了这次灾难,浪费了一次绝好的改革机会,走向医改目标的反面。”蔡江南如是表示。

参考资料:

给医护涨工资!河南公立医院不搞大改大建了

https://mp.weixin.qq.com/s/zkix7GE2LW2ZASHujb-oVw

新一轮医疗新基建应先厘清问题与补救方向而不是一味“砸钱”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84106627826805480&wfr=spider&for=pc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朱恒鹏:从四大看点观医药行业变局_亿欧https://www.iyiou.com/analysis/202011011010563

蔡江南:切莫因为抗疫而逆向医改!

https://mp.weixin.qq.com/s/9nHTbLTkU0Mv6Y9dFo4OaA

刘庭芳:疫情中武汉大医院一度不堪重负提醒我们要加强基层医院建设_腾讯视频https://v.qq.com/x/page/b0951o70yb6.html

后疫情时代的中国医改

https://world.huanqiu.com/article/40GsqvFT6Z0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陳丫擇

医院病床扩张潮来了,但请问医生护士人员增加会从那里来,病床增加了不代表医生护士照顾的来喔?没有这些资源,病床增加会不会变成蚊子馆呢?也要考虑进去的。不是一昧的增加病床配套也要跟的上。

12-01 14:40

回复

看医界——医疗行业综合新媒体,为您呈现有料、有价值的医界资讯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