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防控院内感染一样重视伤医 容不得半点侥幸!

来源: 健康界  2020-11-03 A- A+

文:暗子

近日,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发生的伤医事件,在网上也受到了行业内外人士的关注和讨论。

10月31日,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发生患者持刀伤医事件,两人被刺伤,一位是广州中山三院精神心理科医生陶炯,另一位是医院工作人员何显平。目前二人均平安完成手术,病情平稳。伤人者赵某某(35岁,黑龙江人)曾在该院就诊,伤人后跳楼自杀。

被伤害的陶炯医生是中山三院精神心理科副主任医师、广东省医学会精神科分会委员。曾在2月24日,陶炯主动请缨支援武汉,为医患开展心理干预和疏导。

砍伤陶炯的赵某某,实际上并不是陶炯的患者。

根据疑似赵某某在朋友圈发的遗书,他从2018年于原工作单位举报别人后就被多次调岗,维权后遭到不公正对待,岗位工作量大,精神压力也越大。

“……中午无法睡觉,晚上要吃大量的安眠药才能睡觉。由于正常的生物钟和体内规律被打破,我现在得了高血压,身体功能障碍,肝胆肾脏损伤严重……”

从赵某某的微博看来,他的生活过得并不如意,10月31日的一条微博显示:“第一次就诊的记录,我没有幻听,医生威胁吓唬中给我开了精神分裂症的药。”赵某某曾前往广东省人民医院、中山一院、广州市脑科医院等医院治疗。

在那份疑似遗书里,赵某某把祸因归因于中山三院某医生开给他的“利培酮”,让他的病情不断加重。

而后的事情便如同目击者的描述:“一位带血的医生在前面跑,后面一名医生和一名护士也在后面跑,拿刀的男子身穿黑色衣服在后面追赶,那时跑在前面的医生身上已经有很多血。我当时刚陪我母亲从一楼就诊室出来,就看到一堆人都在跑,我也就跟着大家一起跑。”

据媒体报道称,目前中山三院并无安检系统。医院大楼有两个入口,分别是患者通道和职工通道,都设有安检门,但只有体温检测功能,没有安检功能。

该院医生还说:“职工通道只有在上班高峰期会查证件,其他时间也有病人走。我们医院现在的保安队是外包的,确实年龄大,所以能力也有限吧。”

据此,很多同行和网友都发出声讨:北京的医院已经全面实施安检,为什么这家医院的安检形同虚设?有了也不响,响了也不查,完全失效!

医院安检:本已来之不易,何故毫不珍惜?

事实上,医院安检政策是曾经伴着争议出现。

早在2013年,国家原卫生计生委和公安部就提出“关于加强医院安全防范系统建设指导意见”,要求采取措施预防和减少发生在医院的刑事和治安案件,保护医患双方合法权益。

中国医师协会法律事务部主任邓利强,也在多年前提出过“在医院设立安检制度”的建议。

而后,也有专家提出了完全反对的意见——“给医院装安检设备的思路本身就是错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医疗改革与医药产业发展研究基地副主任王震说,“真要动手的话,徒手也能,那最好给每个医生都配两个保镖。”

原广东省卫计委副主任廖新波曾表示,医院安检一定是弊大于利。安检是“一刀切”地把医生和患者推在了对立的两侧。

他说:“要防止恶性伤医事件的发生,仅仅靠安检是不够的,最重要的是要在全社会形成对伤医者人人共愤的正义氛围。值得注意的是,比砍人者更伤人的是对伤医案喊“砍得好”的人,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人。谁人无过?难道有错无错举刀乱砍的“病人”就不是犯罪吗?就能免于法律制裁吗?所以,在安检之外,我们还要对行凶犯罪者绳之以法!”

即便有过争议,广大医护的呼声并没有消失。因层出不穷的伤医事件发生,加上多方推动,医院安检终于在今年才具体实施下来。

北京市在今年7月1日开始施行《北京市医院安全秩序管理规定》,明确进入医院的人员应当主动接受并配合安检,拒不安检者医院有权“拒之门外”。目前全市三级医院安检已经基本实现全覆盖。

管理规定实行的1个月后,首儿所保卫处处长徐双印称:近一个月的安检中,几乎每天都会发现一些违禁物品,有裁纸刀、剪刀、水果刀、钳子、扳手、打火机等各种刀具共计407把。

北京已经迈出了第一步,想必其它地区的安检措施也会在不远之后到来。

可,上文提到的事发医院已经设立了安检门。

形同虚设的安检门挡不住赵某某的刀,也不可能救得了陶医生。

医院安检:越“有型”,越不行?

所以,怎么才能确保安检不失效?

公共场所最严安检莫过于机场。若按照机场二级风险安检措施,禁止金属物品、禁带液体、脱大衣摘皮带脱鞋进行防爆检查的话,情况会如何?

· 门诊终于不排队了,真棒!可以后医院最长的队就在大门口。

· 为了过机场安检,一般至少要空出一个小时的提前量——为了细致而严格的安检流程,以后就医也要早到一个小时吗?

· 目前北方气温逐渐下降,顶着寒风宽衣解带过两遍安检机,难道能让生着病来求诊的患者心情舒畅顺利就医吗?

如此实施,只怕依然难以根除心怀怨愤、持刀伤医的人。

此外据闻,事发医院目前的保安队是外包的,相对年龄大,能力也有限。

可在岗保安人员高龄、甚至属退休返聘人员现象绝不鲜见。他们未曾接受专业的“战力提升”培训,而且部分安保人员连防身的武器都没有配备,又能指望他们保卫谁呢?

试问医院为了安保措施不失效,应该配备什么等级的安防人员?武警、特警还是保镖?该配多少人?

另外,无论是本次事件还是杨文医生遇害事件,施暴者都是有预谋的,而非即兴施暴。若有意害人,何愁找不到凶器?很多物品都能用来杀伤,有意而为的伤害,再严格的安检都拦不住。

事实上,伤医事件根本不该当作“偶发事件”来对待。

医院管理者需要随时随地为最坏的状况做准备,拿出最高的警惕,把医患纠纷当作防控院内感染一样去预防——而不能怀着侥幸心理,把伤医事件当成小概率发生的不幸。

医院中上至管理者,下至每一名医护或保安,由上至下让所有人员都保持警惕,在所有的细节工作上负起责任,安检和安保才能不再形同虚设。这不仅是对社会治安的考验,更是对医院管理者智慧的考验。

当雪崩发生,每一片雪花都不是无辜的。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为了更好的医疗健康服务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