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卖给上市公司后:被网上5折拍卖仍无人问津!

来源:看医界  2020-07-13 A- A+

作者 | 柒小略

作为第一家改制成功的国有医院,却在上市公司退市后被五折拍卖抵债,这中间究竟经历了什么?

近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神州长城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的武汉商职医院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进行公开拍卖。京东拍卖平台显示:医院起拍价为人民币5128万元,仅有2人报名,最终因无人出价而流拍。

就在拍卖前几个月,疫情期间,武汉商职医院还被列为第四批定点救治医院。

翻开这家医院的履历,可以看到很多亮眼的成绩。作为第一家改制成功的国有医院,却在上市公司退市后被五折拍卖抵债,这中间究竟经历了什么?

两次改制,国有医院“嫁给”上市公司

公开信息显示,武汉商职医院始建于1952年,原名武汉市商业职工医院,当时是武汉市市商业局系统内的职工医院。1952年,其上级主管(拨款)单位武汉市第一商业局被撤销,商职医院就此“断奶”,成为中国最早走向市场的医院。

据武汉晚报2010年的报道,商职医院“断奶”后,26年没要国家一分钱,并且创下多个“全国第一”。

1984年,武汉商职医院在全国率先推出“保险医疗”,让困难企业职工尝到了到商职看病的便宜;1996年推出“分娩封顶价”,蝉联武汉市“接生状元”10年;1997年又最早推出“议价手术”,并在40余个病种中实行“单病种封顶价”。

此外,为方便看病,武汉商职医院在1984年设立了全国第一个门诊导医台;1996年,又最早在每个病区设立“病人库房”,外地病人可免费存放行李;1997年,医院率先取消挂号,检查科室24小时开放,病人来了随时找医生看病。

2000年7月,武汉市商业职工医院完成股份合作制改造,成为中国第一家改制成功的国有医院。全院职工以国有身份置换股权,成为持股人,医院也定性为“非营利性医院”。

但随着时代改变,商职医院逐渐在当地失去竞争力。据悉,在武汉商职医院周边三四公里的范围内,有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同济医院,武汉市第五医院、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武汉市中心医院、武汉市亚洲心脏病医院等知名三甲医院和专科医院。为了更好的发展,商职医院开始寻求社会资本的加入。

2015年8月12日,武汉商职医院有限责任公司成立,医院由非营利性医院变更为营利性医院。当时财务数据显示,2015年度,商职医院总资产2.01亿元,净资产1.32亿元,医疗收入1.85亿元,结余 280万元。

在此之前,2015年5月28日,上市公司恒康医疗曾与武汉商职医院及管理层股东签订《框架协议》,但16年2月份,恒康医疗公告称双方决定终止收购事项。

2016年5月,上市公司神州长城宣布公司以9700万元收购武汉商职医院100%的股权,收购完成后,公司全资控股商职医院。

好景不长,上市公司退市后医院拍卖抵债

“嫁给”上市公司后,商职医院并没有走上比原来更快的发展道路。根据神州长城今年2月发布的公告显示,商职医院2018年的全年营业收入约为1.36亿,比起2015年还有所减少。同时,神州长城表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及大量医护人员被感染影响,医院的营业收入将受到较大影响。

与此同时,神州长城也收购商职医院后的四年时间里,经历了自身业绩的严重下滑。

公开资料显示,神州长城成立于1984年,是一家建筑装饰工程企业,2016年又将“医疗健康产业”作为与“工程施工”并列为“未来两大战略发展方向”。2015年,神州长城借壳上市,上市前两年业绩良好,不过好景不长,2017年公司业绩开始出现下滑,2018年业绩更是持续恶化。2018年10月,公司还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2019年底,深交所作出决定,神州长城A股、B股终止上市。今年1月7日,神州长城A股、B股在深交所摘牌。

退市后不到半年,遭遇“双打击”的武汉商职医院也出现在拍卖平台上,以5折的价格被拍卖抵债,甚至流拍。

一地鸡毛,医院“嫁人”要谨慎

第一家改制成功的国有医院最终低价拍卖抵债,这样的结局让人唏嘘,实际上,随着这两年国企医院改制大潮,像商职医院这样“嫁错人”后风雨飘摇的例子也不在少数。

2019年12月23日,长沙昌恒康复医院有限公司以资不抵债、无力清偿到期债务为由申请破产清算。截止申请破产前,该院负债合计24004785.21元,并拖欠多位员工工资。而控股这家医院的上市公司山东新华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在近年来抛售了多家旗下医院。

此前,齐齐哈尔建华医院职工及管理层与上市公司创新医疗之间的争斗闹得沸沸扬扬,据《看医界》了解,建华医院2018年未能完成当年并购时的业绩层诺,只完成了承诺业绩的84.79%,根据对赌协议,需要对上市公司进行业绩补偿。

2019年8月2日,济民制药发布公告称,因未履行业绩补偿承诺,公司已将子公司鄂州二医院的原股东浙江尼尔迈特针织制衣有限公司告上了法庭,而就在7月29日,鄂州二医院也因涉及一起超过1400万元的还款纠纷收到了应诉通知书及民事起诉状。

实际上,嫁给上市公司后“一地鸡毛”的医院远不止这些,仅仅是去年,就接连有两家上市公司的医院投资项目暴雷,连带旗下医院或面临财务危机。

2019年5月9日,康美药业被爆出300亿现金消失后,连续多日封死在跌停板上,5个交易日市值蒸发超200亿元。对于投资、托管的医院来说,之前计划的投资资金也或将面临大幅缩水风险,相关医院或面临一定的财务风险。

业内人士表示,对于站在改制十字路口或身陷经营困境的一些医院来说,引入资本或许是发展的新机遇,但选择什么样的资本还需要擦亮眼睛。

近年来,“健康中国”上升为国家战略以来,嗅觉灵敏的各大资本进入医疗领域,房地产、茶叶、瓷砖、煤炭、珍珠养殖等上市公司纷纷杀入医疗市场 ,引发医院投资最疯狂的三年。但随着资本退热,医院抛售大潮兴起。

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以来,出售医院的上市公司就有华润三九、益佰制药、景峰医药、中珠医疗、恒康医疗、常宝股份、绿景控股、万方发展等,这里面不乏医院改制的“主力军”。

对此业内人士表示,从蜂拥而上到疯狂抛售,对上市公司和一些跨行业资本来来说,投资医院或许只是投资业务中的一个组成部分,亏损了就转手甩卖。但对医院来说,“嫁”错对象带来的可能是致命打击。医疗投资不是赚快钱的好生意,而应是一项中长期战略投资,致力于做百年医院,否则不仅难以赚到快钱,还可能陷入泥潭,也害苦了医院和医护职工。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看医界——医疗行业综合新媒体,为您呈现有料、有价值的医界资讯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