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中国康复医生的创业路

来源:看医界  2019-06-19 A- A+

和张乐怡医生约见的地方并不是在医院,而是在上海马当路复兴SOHO广场办公楼的开放式办公区里。

这位上海高等院校第一个康复治疗专业——上海中医药大学康复治疗专业的创建者,上海阳光康复中心的筹建者和前业务副院长,上海国际医学中心康复科的创建者,如今的身份是一名医疗创业者,成立了自己的康复医生集团——怡乐(Enjoy Rehab)复康工作室。为什么叫复康工作室?张乐怡解释道:“康复已经是结果了,复康、复健才是过程,更符合“Rehabilitation”这门学科的含义。”

作为一个新兴学科,康复医学究竟有多重要?据介绍,以骨科手术为例,业界有着“三分靠手术,七分靠康复”的共识,外科医生手术做得很漂亮,但因为患者没有得到优质的康复治疗,有时手术效果大打折扣,甚至导致医患纠纷的发生。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市场需求巨大的学科,进入中国后却长期处于发展困境。

众所周知,中国儿科的医生缺口巨大,鲜为人知的是,中国康复医疗人才缺口更大,以康复治疗师为例,按照国际标准缺口就达30万人。

不仅缺康复医疗人才,康复床位也在医院里一床难求。一位神经外科医生集团创始人就向《看医界》透露,自己的病人手术后只能住在医院附近的小旅馆里定期接受康复治疗。

市场对康复如此渴求,现实却为何如此尴尬?康复医学的中国困境原因何在?又究竟该如何破解?在未来几年社会办医、医疗人才解放的大潮中,康复医学及康复医疗人才是否会迎来重大发展机遇成为香饽饽呢?近日,《看医界》专访了怡乐复康工作室创始人张乐怡,走近一位为了实现康复医学理想模式而不断探索的康复医生。

从护士到WHO认证的康复医师

“在恢复高考之前,我就已经在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当护士了,恢复高考之后,我一直有个愿望,想考医科大学,当时正好有个机会,上医大(现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的临床医学本科面向卫生系统招收在职年轻医务工作者,各个专业都可报考,而且是全脱产。”

张乐怡介绍,十年动乱期间,医疗人才断层。爱读书工作认真的她,曾获得过“上海市卫生局先进工作者”、“上海市优秀护士”等奖励和荣誉称号。那年医院只有两个人考取了上医大全脱产的临床医学本科,一位是医生,还有一位就是她。

“毕业后回到医院,正逢医院要开设康复科,院长派我去康复科当医生。其实那个时候,大家都不知道什么是康复医学,医院以往只有理疗科,针推伤科、中医科等,既没有康复医生,也没有治疗师。”

国家为了培养空缺的康复医疗人才,卫生部、民政部委托世界卫生组织香港复康协作中心与武汉同济医科大学共同举办了WHO康复医师培训班,这个培训班从89年到96年一共办了七期,每期培训50人左右,为期一年,共培养了314名全国各地最早的WHO认证康复医师。张乐怡有幸成为1996年最后一期学员,还是全班评出的五名优秀学员之一。

“学习后发现,这门新学科我真的特别喜欢,它能够帮到很多人。临床经常有虽然病治好了,比如说中风、骨折等,脑出血控制了、骨折接好了,但患者还是有功能障碍,或者偏瘫、或者不能走路,仍然不能正常生活,这时候就需要康复医学来帮助患者恢复生活自理能力和回归社会。”张乐怡解释道:“临床医学主要治病救命,而康复医学则是改善功能,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它在发达国家和地区是与临床医学并列的学科。”

康复科的工作流程,是康复医师开具医嘱后转介给治疗师为患者做治疗,但张乐怡介绍,在医院康复科的那两年,因为没有治疗师,她是既当医生又当治疗师,自己开医嘱给自己去为患者做治疗。

投身康复医疗人才教育

彼时上海中医药大学正准备筹建新专业,一位大学同学推荐了张乐怡,为了在上海的高校开创康复治疗专业,为了让各医院的康复科能有治疗师,她告别了培养自己的医院,去到上海中医药大学。

历经艰难精心筹备,一个现代康复治疗专业在上海中医药大学诞生了,据张乐怡介绍,当时适逢卫生部下发文件要求各医院要开设康复科,前三届康复治疗专业学生几乎百分之百就业,全部进入上海三级、二级医院或社区卫生中心的康复科。

2003年SARS肆虐,让预防医学进入公众视野,人们意识到预防医学的重要性,而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让康复医学开始迎来转机。

“当时我正在上海阳光康复中心,接到中残联命令奔赴灾区,作为主任医师,我担任康复医疗队的专业领队,队伍中的两位治疗师正是我在中医大培养的学生,师生并肩作战,开展灾区的残疾预防和康复救助,我不再是当年医院里那个自己开医嘱自己做治疗孤军奋战的康复医生了。”

汶川地震促进了中国康复医学的发展,康复医学在灾难中的作用第一次被医学界重视、被临床同行认可,随着地震伤员在上海阳光康复中心以及各地康复机构的成功康复和回归社会,大家认识到原来康复医学可以最大程度、极为有效地帮助受灾伤员和功能障碍患者。

“其实当年WHO在中国大陆的康复培训,就是为了培养康复医学的种子,希望我们回到全国各地去发展康复临床和教学。”张乐怡一再提到对自己影响深远的WHO康复医师培训,“这20多年来,中国的康复医学已经从起步到发展。2000年我到上海中医大筹建康复治疗专业时,国内只有3-4所大学院校开设这一专业,现在全国已有200多所大学开设了康复治疗专业,正在大量培养康复治疗师。但在WHO康复医师培训结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医科大学没有专门培养康复医师,康复医师的培养近几年才开始,是从临床医学专业中分出,类似培养内科、外科医师那样进行康复科医师的规范化培养。”

康复医疗人才面临多重困境

在一些康复医疗体系较成熟的国家,康复医疗团队的架构和团队合作都比较成熟。据张乐怡介绍,自己曾多次去香港、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地考察学习,参与康复科的查房和团队会议,“在他们的康复团队中,康复医师就类似组长,一个组里有物理治疗师、作业治疗师、语言治疗师、心理治疗师、假肢矫形师、营养师,还有康复护士、社工等,这是一个非常完整的团队。但是在国内,团队还很欠缺。”

在张乐怡看来,除了一些高端、有国际背景的医院,国内大多数医院、诊所的康复医师和治疗师水平参差不齐。虽然政策要求大医院都必须开设康复科,但由于医疗价格体系长期以来的不完善,康复科在医院里从来就不是“香饽饽”。

相较于药械耗材,中国医生的人力定价不占优势,康复治疗师的服务项目收费很低廉,张乐怡介绍,例如以前医保项目的作业疗法是20分钟20元,现在虽然升到20分钟45元还是很低,定价低就意味着必须跑量,一个治疗师每天一个接一个给病人做治疗,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一个治疗师每天治疗10个病人和3-4个病人的质量肯定不一样,能关注患者的时间、能花在治疗上的心思是不一样的。”

用医保的康复机构,2/3的钱都不是花在治疗上面,主要还是床位费、临床延续治疗、仪器设备使用的收费,康复治疗纯人工不用任何仪器设备是难以盈利的,有床位才能盈利,比如说社区有一些康复医院,可以盈利是因为床位有补贴。

张乐怡认为:“其实康复治疗更应该体现人的价值,目前的问题是,按医保项目收费的定价模式,容易误导康复发展,一些有效手段因没有纳入医保项目,定价、收费遇到尴尬,只按医保项目开展治疗,很难实现以患者为中心。

扮演组长角色的康复医师面临的境地也不乐观。2010年,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全国推开,针对康复医师,也有了全国统一的培训标准和考核评估标准,临床医学专业五年制毕业生先到康复医师培训基地规培三年,考试合格可进入医院康复科,因现有的理念模式环境不配套,虽人才培养机制迎来改革,然而康复科却并不吸引人。

据张乐怡介绍:“国内康复科医师的职业成就感很低,为什么?因为康复医师不直接参与患者的治疗过程,他们做得更多的是文字工作,开具医嘱、书写病历等,可以说,他们就像住院医生,在病房里管着床位。”

理想的康复医疗模式,应该是康复医师和治疗师一起讨论患者的康复目标和疗效,康复医生应该主导解决患者在康复治疗过程中遇到的各种问题,现在病人并没有感觉康复医生对他们的康复起到多大的作用,病人只见到治疗师,康复医生很难有成就感,一位康复医生曾向《看医界》自嘲,当了康复医生的唯一好处,就是工作相对轻松,不用值夜班,皮肤变好了。

再出发,欲打造理想的康复医疗体系!

“为什么香港、澳洲、美国等,都可以让患者享受到优质的康复服务?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要把先进的康复理念和模式在国内推行,让老百姓不出国门也能享受到优质高效、充满关爱的康复医疗服务。”

2013年,张乐怡加入了上海一家高端国际医院。三年后的2016年,张乐怡成立怡乐复康工作室,也就是怡乐复康医生集团,吸引了具有国际教育背景的治疗师加入,开始了让共同梦想付诸于现实的实践。

“有一位发育迟缓患儿来我们工作室,家长发现我们用的方法和别的地方完全不一样,我把以往的各种被动治疗都停下,并告诉家长,应该要主动康复,要引导孩子主动学习运动才能有效果,家长原来以为康复主要是靠设备,其实设备只是辅助,主要是治疗师要像教练一样教会家长怎样训练孩子的方法,在我们和家长的共同努力下,没到10次就看到了患儿的显著进步。”

而这一点,不仅是患者不明白,张乐怡介绍,一些其他科的医生,虽是同行,却也对康复不太了解,也以为康复都要靠设备,靠仪器。“你看我这个团队,成立到现在基本上都没有用过什么仪器,但做到现在,患者和家人就是认可我们的疗效,我们是靠治疗理念和技术,靠教会患者用最科学的方法去帮助自己克服身体障碍,去适应各种环境。”

没有医保定价的限制,市场让康复医师和治疗师的价值逐渐回归。目前怡乐复康医生集团用的是商业保险的定价,一小时收费千元以上,一对一的个体化治疗方案,加上平日线上视频指导训练等,用张乐怡的话说,这样的定价与我们的付出和患者的疗效是相符的。“治疗师不需要每天做很多病人,就会有时间去思考治疗方法,患者微信群里哪怕晚上12点反馈一个视频出来,我们的治疗师都会去给点评,我从来没有要求治疗师这么做,可是对工作的热情和对患者的责任感让他们自愿这么去做。”

张乐怡说:“看上去每小时一千多元的收费似乎很贵,但大部分情况是患者每周只需1~2小时来门诊接受治疗师指导的康复训练,之后回家自己练习,这种国际化模式既保证疗效又提高效率,减少患者的就医时间和奔波劳累,从整个康复疗程来看其实不贵,还因方案的个体化能获得更好的康复疗效。”

目前怡乐复康医生集团的患者以儿童和老人居多,其中不少是其他地方疗效不佳的患者,还有一些是外地患者,因为在定期门诊的基础上能提供远程指导,大大降低了就医成本,尤其受到行动不便和外省市患者的青睐。

在国外,几乎所有临床科室都会与康复科建立联系,只要患者功能方面有需要,临床医生都会向康复科转介。张乐怡介绍,目前的怡乐复康工作室,是一个康复医师和几个治疗师组成的,虽然规模还比较小,但实现了国际化的康复医师与治疗师紧密合作的团队工作模式,并以优质高效的康复服务赢得口碑。工作室的执业点落地上海三家医疗机构。随着工作室知名度的提升,医院及医生集团合作的需求也在增加。怡乐复康工作室正在积累良好口碑,患者、同事、亲朋好友、相关的临床医生集团都纷纷推荐和介绍,“怡乐复康”微信公众号是工作室的传播媒介。

英华医生集团和怡乐复康团队联合门诊,为患者制定个体化康复方案

张乐怡建议:“康复科不该仅仅是一个靠吃医保跑量的科室,康复人才的培养、专业队伍的稳定,康复专科医院、医院康复科的发展,都需要相关政策支持。社会办医可以往特需方向去打造,让有需求的患者能享有多元化、高质量、高品位、高满意度的康复医疗服务。

对于怡乐复康医生集团的未来,张乐怡也有自己的规划。目前大多医院康复科的理念和技术还处于初始阶段,怡乐复康医生集团在对接临床医生,提供与国际接轨的优质康复医疗同时,也可以发挥专业平台作用,向医院输出技术,医院的人员可以到医生集团来培训,医生集团也可以到医院去培训,与康复医师和治疗师直接沟通,传授品牌和技术,推广先进理念模式,建立理想的康复医疗体系。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看医界——医疗行业综合新媒体,为您呈现有料、有价值的医界资讯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