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医疗甩卖 估值跌去近九成 一个国资办医的失败样本

来源:八点健闻  2021-08-10 A- A+

撰稿|朱雪琦、季敏华、李琳

2020年初,国内几家大型医院集团受到邀请,对首都医疗进行尽调。尽调很正式,北京市国资委的领导出面,对首都医疗的总估值含债共18.14亿,如果收购北京国资委手中70%多股权,需要付12.7亿。

这不是首都第一次寻求外部帮助,首都医疗曾分别向华润医疗集团、凤凰医养、国药集团等十余家机构伸出过橄榄枝,均以失败告终。

这次也不意外,受邀者“觉得太贵了,首都医疗收入太低,资产太重,成本太高,账根本算不过来。”

因为连年亏损,又难以找到接盘者,2021年6月,当首都医疗挂牌北交所时,73.13%股权的转让价格,降至2.59亿元。

这也意味着,资产极速缩水到一年多前的五分之一不到。

这个坐拥国资背景和北京三甲资源,创立之初就起名“首都医疗”的国资社会办医集团,以这种方式宣告8年经营的失败。

2021年,是首都医疗成立第8年,按照社会办医长期投入,缓慢回报,10年能够站稳脚跟的规律,首都医疗本应该迎来发展的上升期。

外人难以叙述宏观。但是多位接近首都医疗的受访者告诉八点健闻,首都医疗确实拿的一手好牌,走到目前这一步,虽是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

含着金汤匙出生

首都医疗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钱、资源、政策、赛道无一不强。

在它诞生的2014年,正是社会办医的热潮期。

作为公立医院的补充,国家大力推动社会办医,全国各地国资陆续进入医疗市场,包括北京市国资委、云南国资委、多地城投在内,收购、创办新的医疗机构。

北京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下简称北京国资)领衔创办的首都医疗更是焦点中的焦点。北京曾引领全国医改,北京国资委配合北京市政府的医改,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此后不断投入,在当时看来是理所当然。

单是一个300张床位的北京爱育华妇儿医院,固定资产投入就达到10亿元。

2015年,深圳前海光大为首都医疗增资5.49亿元,注册资本达到13.67亿元。

除了手上有钱,国资办医最大的优势还是资源优势。

所以在创立初期,“在卫生局、医管局的指导下,积极与市公立医院合作”就成为了首都医疗的发展战略。其定位很高,希望通过嫁接北京极其丰富的三甲资源,做医院战略合作,开分院。

首都医疗也确实掌握着“看起来很美”的公立医院授牌和专家资源,爱育华医院开业之初,就先后和北京市妇产医院、首都儿科研究所(后文称儿研所) ,以及北京市儿童医院开展技术合作。

2015年底,首都医疗还以特许经营方式与海淀妇幼医院签署合作,新建新海淀妇幼医院。首都医疗集团出资建院,支付海淀妇幼特许经营相关费用。海淀妇幼授权其使用自身品牌、人才、技术、管理经验等经营资源。

双方的合作当时被认为是,北京市公立医院特许经营模式的“破冰之举”。“拿公立医院的牌子开分院,如果做的好,这种模式,确实名利双收。”业内人士对八点健闻分析。

2016年,首都医疗和积水潭医院合作共建的“积水潭国际骨科医院”,该项目也得到了昌平区政府的的大力支持,被列入昌平区2016年重点工程项目。昌平区政府甚至要求由当时的区卫计委(现昌平卫健委)牵头推进项目实施进度。

当时的规划是,“各相关部门对行政手续审批和周边市政配套设施改善给予大力支持,为项目全力推进做好保障工作,力争实现项目春季开工,年内完成大部分工程改造建设、2017年开业运营。”

首都医疗的管理层在多个公开采访中,也都强调,其在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和推行新医改的大背景之下,寻找到自身发展的机会。而当时,首都医疗集团正在开展多个与公立医院合作项目,在成立的前两年里,首都医疗的起步看起来十分完美。

外行领导内行 按行政级别管理

而且,和同期入局的华润、中信、北大国际医院相比,首都医疗手握北京国资10亿元的注册资本,并没有选择去做大型综合医院,其选择的,都是需要医疗消费升级的重点专科。

从首都医疗创立时负责人归静华的公开采访,可以一窥其对未来医疗版图的规划:在整合国资公司当时已投资的妇儿、康复等医疗健康产业项目的基础上,在北京市稀缺的医疗资源,例如康复、妇产、老年病以及高精尖的骨科、心脏、肿瘤等领域,继续投资。

无论是北京爱育华妇儿医院、积水潭国际骨科医院、还是北京国资此前收购后来被放入首都医疗旗下的英智康复医院,都是医疗服务领域最热门的赛道。

这看起来似乎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但首都医疗的掌舵者少有医疗背景和医院管理经验,导致公司战略和执行都出现巨大问题。

首都医疗的主要债务,都来自爱育华妇儿医院。医院开业,固定资产投入就达到10亿元,导致该院在开业第一年借款规模就达10亿元,但是该院建筑面积7.3万平方米,设计床位仅300张单人床。

这样的重资产投入,在业内人士看来,是难以理解的。医疗本身是重资产的行业,但在不得不重的情况下,应该尽量轻。

首都医疗却投了全重资产。“我们一看完这点收入根本支撑不了。光贷款和折旧摊销,你就永远算不过账。”上述参与了首都医疗尽调的知情人士告诉八点健闻。2019年,爱育华总资产9.9亿元,其中含8.23亿自有房产,总负债接近16亿元,带息金融借款13.5亿元,净资产负5.88亿元。光是每年利息折旧金额就达到上亿元的规模。2020年,借款已经攀升到16亿元,年度利息折旧规模1.16亿元。

但是爱育华2018年年收入才1.25亿元,净亏损1.46亿元。爱育华虽然号称有儿研所的专家资源,“但大家都在搞关系和搞管理,没有什么在干经营。业绩增长很弱,连续两年申请医保都未通过,没有医保,经营当然是巨亏。”上述知情人士表示。

首都医疗旗下另一大医疗产业,英智康复是国内最早进入骨科康复赛道里的玩家,在被首都医疗收购前,有一定的市场化运营基础,在业内人士看来,“比首都医疗收的其他的板块做的都好。”但是在被收购后,在首都医疗更强的政府资源和股东的支持下,英智康复并没有越做越好。

另一位业内人士对八点健闻分析,英智康复在北京的多个康复养老社区,“一看都是那种好大喜功的面子工程,租金很高,没有产权,账根本就算不过来,项目就盘不活。”

一位曾带着初创团队入驻英智康复进行深度合作,在鸟巢诊所和京西医院先后工作的康复界人士则在社交媒体发文表示,在合作的2年里,他亲眼看到了这种体制下,跑马圈地的速度无人能敌,运营却一言难尽。“比如一个诊所的领导比康复师还多,比如3年换了6个院长。这种体质下的运营,让领导层至少一半以上的精力内耗掉了。”

而且,首都医疗市属国企控股、央企资本参股的混合所有制结构加剧了其管理、运营的低效。首都医疗的管理者都是从北京各大国企抽调而来,“所以无论是在首都医疗层面,还是在他的股东层面,派系斗争严重。号称混合所有制,内部基本上都是按行政级别在管理。干啥事都像政府机构一样。”知情人士坦言,首都医疗层面上没有什么决策权限,很多重要的决策没法拍板,还得往上报。

决定医院成败的 并不是资源好坏

首都医疗借助国资背景以及政策优势,各种政策性内容执行通畅,扩张非常迅速。“因为有国资公司在兜底,融资上,股东都有钱,支持首都医疗做了很多冒进的事,最后就全是烂摊子。”

这和首都医院资源型战略密切相关:无论是通过合作共建、股权合作,还是业务合作的方式,首都医疗都是希望利用其深厚的背景,嫁接北京的三甲资源,和最好的医院的合作,“走的是上层路线,思路很好,但是最终发现落不了地。”

就如“积水潭国际骨科医院”等多个和公立医院合作的新院区,最后甚至未能开业,直接反映了首都医疗走资源型的上层路线,有太多不可控的因素,也不具备可复制性。

“这些医院的问题不是在运营中出现的,是在并购和这种新院设立的过程中出现的。”上述知情人士说,“更多的时候它是一个政治化的经营行为导致的。一涉及到并购,这里面就这里面有大量的利益,有大量目前还未披露的问题。”

背后驱动的资源和利益方太多,太复杂,首都医疗也难以把控全局。有时候,一条腿断了,整个模式就全失败了。

但是首都医疗始终坚持这一路线。2019年离开首都医疗集团的原总裁隋国平是北京大学肿瘤医院院长季加孚的博士生,曾在北大国际医院工作过,专门负责和北大肿瘤医院的合作。在业内人士看来,首都医疗找来隋国平,也是看中了和北大肿瘤医院的合作机会。

“但是国家推动社会办医的目的,是为了让你更市场化去竞争,不是说让你依赖原有的体系去耗资源。”一位业内人士批评道,“想在北京薅资源,根本就没不具有可复制性。相反,那些做的好的社会医集团、专科医院,其模式一定都是可复制的。”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光是2018年到2020年,首都医疗资产就由22.73亿元缩水至14.84亿元,负债一路走高至18.34亿元,已经资不抵债。同时,首都医疗的营收却一路下滑,净利润值连续三年为负,且亏损规模逐年扩大,2018年-2020年三年时间里,首都医疗就亏掉了12.92亿元。

在北京市国资委的市属国企的排名里,首都医疗常年垫底。到了2020年11月,北京市国资公司收到了来自北京市委第十轮巡视的意见——北京国资公司主责主业不聚焦,健康医疗等行业投资亏损严重,要求加快推进首都医疗集团退出工作。

三甲云集的北京 社会办医“大树底下不长草”?

首都医疗的失败并非孤例。依靠北京大学的众多优质医疗资源,北大医疗集团及其主要资产北大国际医院仍然负债上百亿,年亏损10多亿,其收购案不久前才尘埃落地。

首都医疗和北大国际医院的困境,引申出另一个问题,在医疗资源丰富,三甲云集的背景,社会办医真的很难成功吗?

很长时间内,社会办医主体都希望在三甲云集的北京,大树地下好乘凉,分得一杯羹。但在落地的过程中,他们越来越多的发现,“现在基本上是大树底下不长草,因为大树跟小草他们都在争阳光,都在争雨水。”广州艾力彼医院管理研究中心(GAHA)主任庄一强告诉八点健闻。

北京的确医疗资源丰富,但是对于社会办医来说,是否能做起来,却像是一把双刃剑。

“跟北京这种顶级的公立医院合作,大家都是一把心酸泪,因为它们太强势。”一位医院并购集团管理者坦言,“我们现在更喜欢收购地方上领先的龙头医院,增长速度快很多。”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北京,真正能把社会办医做好的反倒很少:在和北京公立医院合作的过程中,诸如首都医疗、北大国际医院这样有国资和校企背景的医院集团,有一定的红利,但是却不足以支撑其在医疗这个需要长期投入、积淀的行业里取得成功。

“背后的原因一般的人都不怎么提,或者说也没看到,那就中国目前的医疗状态,医院与医院之间存在的是竞合关系。”庄一强分析,“表面谈的都是合作,但是常常是竞争多于合作。”

在现有的模式下,医院90%的收入需要靠自己挣,每家医院都面临巨大的经营压力。“北京大学有多个附属医院,北京市级的医院也很多,没有谁有责任去帮助北大国际医院和首都医疗。”

在业内人士看来,首都医疗刚出来就有点像“暴发户”,背景很好,也有钱。但是走资源路线,这种做法已经被多次被证明,在医疗这个需要积淀的行业里,行不通。背景、资源和雄厚的资金反而成为了限制其发展的掣肘,首都医疗始终未能斩断走捷径的念想,未能脚踏实地的立足自身。

“导致其不按市场规律在做,没有做好定位,不脚踏实地做经营,这是没有办法做好医院的。”一位业内人士分析道,而成功的社会办医,诸如爱尔眼科,亚洲心脏病医院、温州康宁医院、三博脑科等,从第一天就立足于自身的专科定位,直面竞争,“真正的资源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有专业技术能力,脚踏实地做经营的。”

据知情人士透露,首都医疗的接盘者已经确定,正是凤凰医疗,73.13%股权的最终成交价2.64亿,按照此前媒体报道的25亿的估值,凤凰医疗的估值已经跌去近9成。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看得懂的健康专业新闻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