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又一医院停止儿科夜间急诊 儿科医生供需矛盾加剧

来源: 南方日报  作者: 李秀婷 曹斯  2016-10-14 A- A+

广州又一家大医院儿科夜间急诊停诊了!

这一次是黄埔区唯一的一家三甲医院——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东院区

心酸!医生上洗手间的时间都没有

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东院儿科主任柯志勇表示,东院儿科急诊并没有关,只是取消下夜急诊接诊工作,夜间急诊的时间是23时到第二天早上8时。

儿科急诊保留了“抢救”和“120出车”功能,所以只是对普通病人就诊带来不方便,但不影响危重病人的抢救。

万一遇到重病人怎么办?柯志勇说,若如此,病房的值班医生会进行问诊抢救,“医生值班就是随时待命的状态。”

柯志勇还说,从过往经验判断,夜间急诊多数是感冒发烧等简单疾病,真正重症病人不多,“停止夜间接诊后,对重症病人影响应该较小,对普通病人的影响更大,但他们第二天再到门诊看病也是没问题的。”

柯志勇坦言,停止夜班急诊主要还是因为缺人,医生排班排不过来,“我们东院医生在高峰期时,上班前去洗手间,下班后才能再去。”

柯志勇告诉帮帮,原本东院有近20个儿科医生,全天大概500个病人是可以满足排班的。但去年走了4个,现在还有2个在休产假,一下子少了6个医生,短期内难以补上。现在加上退休教授,全东院也只有14个儿科医生。

”停止夜间班后,我们打乱值班顺序,所有人都轮流负责门诊、急诊、普通儿科病房、新生儿病房,爱婴区查房。”他说。

柯志勇还对帮帮强调,“我们承诺,如果东院人力缓解,一定会恢复接诊工作。但是目前人才缺口问题比较严重,近期预计无法解决问题。”

探因!诊金与私人医院比差距100倍

为何医院这么多儿科医生都想要离职?

柯志勇认为,除了工作压力大外,与网络医院、社会办医疗机构不断兴起有关,“有两个医生去了社会办医疗机构,待遇更好。而且,我们还有3个医生想离职,被我们挽留住了。”

柯志勇坦言,近两年来一直没有招到一个人,“我们要求必须是名牌大学毕业的,但因为待遇原因,没有人会愿意来。如今放开二孩,压力更大了,产科和新生儿科已经爆棚了。”

如何留住儿科医生,柯志勇建议适当提高诊金,“如今东院门诊普通号4块钱,其中诊金3块。急诊号7块钱,其中诊金6块。私人医院的医生却有300元,简直是100倍的差距。”

在他看来,诊金低会导致严重后果,“病人不重视问诊过程,因为可以随时再挂其他医院或其他医生的号;第二是三甲医院爆棚,社区医院没人去,因为诊金一样;医生觉得没有体现价值,心理上就过不去。”柯志勇认为,三甲医院50元诊金起步是较为合理的。

纵深:为何医院儿科急诊频频停诊?

为何中山一院东院区儿科急诊下半夜暂停服务?其实,这项措施背后,是各大医院长期存在的儿科医生紧缺与不断增长的患儿就医需求之间的矛盾。

去年12月份,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岭南医院儿科就贴出通知——“2015年12月14日起我院急诊儿科暂停服务(危重症除外),儿科门诊照常……”

今年年初,广州又有广医二院等三家医院接连挂出夜间儿科急诊停诊告示。

其实,不仅仅是广州的儿科医生告急。放眼全国,今年起已经有上海、南京等地多家医院曾贴出限制儿科挂号数量、暂停儿科急诊甚至暂时关闭整个儿科的通知。

儿科到底怎么了?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有业内人士表示,儿科医生供需矛盾问题的原因很多。

其一,儿科是“哑科”,问诊不易,急症量又大,家长情绪波动较大;其二,由于儿童一般只能做一些简单的常规检查,儿科医生的收入水平又明显低于其他科,加上压力大,不少医生选择了辞职。

《2015年中国卫生统计年鉴》统计,目前我国的儿科医师不到10万人,相对于0至14岁儿童的2.6亿人口,平均每两千名儿童只有一位儿科医生,缺口至少超20万。而且随着全面二孩政策放开,需求将进一步扩大。广东作为人口流动大省,儿科医生的供求矛盾更为突出。

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日均门诊量1.2万—1.3万人次,仅有600多名儿科医生分班次予以消化,同时还有大量手术、住院儿童的治疗。

因此,1个儿科医生干了3个成人医生的活,工作量处于超饱和状态,但他们拿的也就是1.1倍于成人医生的工资。

工作忙压力大,许多医生的执业体验也不佳。广医三院儿科主任崔其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我们儿科一位同事发了一条微信到朋友圈,说自己终于有一天可以准时吃午饭了,大家纷纷给他点赞。”他有些无奈,“其实能够准时吃上饭就很开心啦”。

南方日报记者调查发现,没法准点吃饭的儿科医生不在少数。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的儿科医生一旦上午出门诊,常要到下午1时才能下班。

这样的工作强度和收入水平,并不具有吸引力。所以圈内流行着这样一句话:“金眼科,银外科,一钱不值小儿科。”

未来:儿科医生离职潮有望缓解

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主任夏慧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行业要留人,关键在于提升薪酬水平,同时提升调整儿科医生的服务价格。”

他介绍,为儿科医生加薪方面,国家已经有了一些相应的举措建议,比如设置儿科医生最低工资线等,在薪酬上向儿科进行倾斜,只是最终落实起来的问题。”

其实,今年以来,国家和广东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激励性举措和政策,儿科医生的离职潮现象有望缓解。

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副院长龚四堂表示,针对儿科医生短缺的问题,从中央到地方都很关注,从今年开始,包括广州医科大学在内的全国八所医科院校已开始招收儿科医生,从培养的源头开始壮大儿科医生队伍。

为了应对儿科医生缺乏、流失较为严重的问题,在 9 月下旬,广东省人大特意将此问题列为重点建议办理事件。广东省卫计委也专门起草实施了落实六部委《关于加强儿童医疗卫生服务改革与发展的意见》精神的相关方案。

方案中规定,对于 6 岁及以下的儿童临床诊断中,有创活检和探查、临床手术治疗等体现医务人员技术劳务价值的医疗服务项目,将加收不超过 30% 费用,调整后的医疗费用按规定纳入医保报销范围。

同时,广东还通过设置儿科岗位奖励金制度、鼓励医学院校开设儿科专业、扩充重症孕产妇和新生儿救治中心三大举措来缓解儿科医生紧缺。

广州医科大学等几家医学院校今年新开设了儿科专业

龚四堂表示,关键还是加强儿科医生的岗位荣誉感、获得感,提升他们的待遇,让其他专业的医生羡慕儿科医生。只有通过这样的动态调整机制来让这个岗位愿意来、留得住、能力高。

“儿科医生的流失、离职现象去年稍高,今年稍微好一点。一方面是出去那一部分医生反馈,出去了并不一定比医院好。另一方面是现在留下来的医生,大家都在等待即将出台的激励性政策。让儿科医生优劳优得、多劳多得。”

龚四堂表示,目前国家、地方政策陆续出台,儿科医生们意识到这对以后的职业生涯是有积极影响的。

原标题:儿科医生大告急!又一三甲医院停止夜间急诊!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医院

医院

新鲜全面的医院相关资讯,深度的医院政策解读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