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发投入最多 这十家药企榜上有名

来源:药明康德  2021-04-07 A- A+

2020年是生物医药产业研发投入激增的一年,研发投入最多的十大生物医药公司总计投入了960亿美元开发创新药物、诊断方法和疫苗,比2019年增加了140亿美元,几乎所有Top10公司的研发投入都有所增长。今日,“FierceBiotech”公司发布了2020年研发投入最多的10大药企名单。药明康德内容团队将与读者分享这些大型药企在研发方面的最新进展和布局。

公司:罗氏(Roche)

研发投入:139亿美元

研发投入占销售额比重:22.2%

罗氏一直是研发投入最多的大型医药公司之一,2020年该公司的研发投入蝉联榜单头名。

在对抗新冠疫情方面,罗氏在过去一年开发出十多种不同的COVID-19检测,从快速便捷的床旁检测(point-of-care)到利用中心化实验室的高通量检测,检测类型包括抗原、抗体和核酸检测,有的检测还可以迅速将流感和新冠病毒感染区分开来。该公司也与Atea Pharmaceuticals公司达成合作,联合开发口服抗病毒疗法。

新冠以外,肿瘤学一直是罗氏研发投入的首要领域。该公司的重磅PD-L1抑制剂Tecentriq在治疗早期三阴性乳腺癌和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3期临床试验中均取得积极结果,有望造福更多患者。该公司与Blueprint Medicines公司联合开发的RET抑制剂Gavreto(pralsetinib)也在去年获得FDA加速批准,用于治疗RET融合阳性非小细胞肺癌成人患者。该公司的TIGIT抗体疗法tiragolumab成为首个获得美国FDA授予突破性疗法认定的抗TIGIT抗体。

肿瘤学之外,该公司的IL-6抗体Enspryng(satralizumab)获得美国FDA批准上市,治疗AQP4抗体阳性的视神经脊髓炎谱系障碍(NMOSD)成人患者。这款创新疗法也在中国被纳入拟优先申请名单。

该公司与Dicerna Pharmaceuticals合作开发治疗慢性乙肝病毒感染的RNAi疗法RG6346在1期临床试验中表现出持久效果,停药一年之后仍然能够显著抑制乙肝疾病活动。上个月,该公司已经启动2期临床试验,检验RG6346和具有其它作用机制的药物联用,功能性治愈乙肝的效果。

公司:默沙东(MSD)

研发投入:136亿美元

研发投入占销售额比重:28.3%

默沙东的研发投入与去年相比增长了37%,从去年的第三名爬升到今年的第二名。该公司的研发投入激增很大程度上跟与应对新冠疫情的药物和疫苗开发有关。该公司与Ridgeback Biotherapeutics公司联合开发的口服抗病毒疗法molnupiravir(又名EIDD-2801/MK-4482)近日在2a期临床试验中显著缩短了患者鼻咽拭子样本达到病毒阴性所需的时间。此外,该公司还于去年底收购了昂科免疫(OncoImmune)公司,收获其调节炎症反应的创新疗法CD24Fc。这款疗法在治疗严重新冠患者的临床试验中取得积极顶线结果,将患者死亡或呼吸衰竭的疾病进展风险减少50%。

默沙东的肿瘤学布局围绕着以该公司的重磅PD-1抑制剂Keytruda为基石,进一步丰富肿瘤学研发管线。该公司通过收购Peloton公司获得的HIF-2α抑制剂belzutifan已经获得FDA的优先审评资格,治疗Von Hippel-Lindau病相关肾细胞癌。去年11月,默沙东通过收购VelosBio公司,囊获靶向受体酪氨酸激酶样孤儿受体1(ROR1)的潜在“first-in-class”抗体偶联药物VLS-101。今年年初,该公司与Artiva Biotherapeutics公司达成研发合作,开发治疗实体瘤的CAR-自然杀伤细胞疗法。

在肿瘤学之外,该公司与德国默克联合开发的心衰药物Verquvo(vericiguat)今年获得FDA批准。今年2月,默沙东以18.5亿美元的数额收购了Pandion Therapeutics公司,获得其选择性IL-2受体激动剂,用于治疗自身免疫性疾病。近日,该公司与吉利德科学(Gilead Sciences)达成合作,开发长效HIV疗法。

公司:强生(Johnson & Johnson)

研发投入:121.5亿美元

研发投入占销售额比重:14.7%

与其它生物医药公司一样,强生公司在抗击新冠疫情方面也有重大投入。该公司开发的单剂新冠疫苗Ad26.COV2.S已经获得FDA授予的紧急使用授权。

该公司与传奇生物联合开发的靶向BCMA的CAR-T疗法已经完成向美国FDA递交监管申请,有望在今年获得批准。同时,靶向EGFR/MET的双特异性抗体amivantamab在治疗携带EGFR外显子20插入变异的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的临床试验中获得积极结果。该公司已经向FDA递交监管申请。

强生公司还在去年收购了Momenta公司,收获潜在“best-in-class”抗FcRn抗体nipocalimab,它具有治疗多种自身免疫性疾病的潜力。

公司:百时美施贵宝(BMS)

研发投入:111.4亿美元

研发投入占销售额比重:26%

百时美施贵宝通过收购新基(Celgene)公司,大幅度增加了其研发投入。该公司2020年的研发投入达到111.4亿美元,几乎是2019年(61.5亿美元)的两倍。这也让它的排名从第8位上升到第4位。

百时美施贵宝除了继续扩展其PD-1抑制剂Opdivo的适用范围,两款CAR-T疗法也获得美国FDA的批准。与Juno Therapeutics公司联合开发,靶向CD19的CAR-T疗法Breyanzi(lisocabtagene maraleucel)疗法获批治疗某些大B细胞淋巴瘤患者。与bluebird bio联合开发,靶向B细胞成熟抗原(BCMA)的CAR-T疗法Abecma(idecabtagene vicleucel)获批治疗已经接受过四种以上前期疗法的复发/难治性多发性骨髓瘤(R/R MM)成年患者。这让该公司成为首个拥有靶向不同靶点的细胞疗法的生物医药公司。

该公司在去年以131亿美元的数额收购了MyoKardia公司,获得其潜在“first-in-class”心血管药物mavacamten并且拓宽其心血管研发管线。

BMS的TYK2别构抑制剂deucravacitinib在治疗银屑病的3期临床试验中达到主要终点。这款TYK2抑制剂具有独特的作用机制,可能避免其它JAK抑制剂的安全性问题。

公司:辉瑞(Pfizer)

研发投入:94亿美元

研发投入占销售额比重:22.4%

辉瑞公司与BioNTech在新冠疫苗开发上的合作带来了首款获得FDA紧急使用授权的mRNA新冠疫苗,在抗击新冠疫情方面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除了在新冠疫苗开发方面获得成功,该公司开发的口服“广谱”抗病毒疗法也于近日进入临床试验阶段。

此外,辉瑞公司的临床开发成功率在近几年来获得显著提高,截至2020年底,该公司进入1期临床的研发项目最终成功推进到3期临床试验,并且获得积极结果的5年临床成功率(5-year clinical trial success rate)达到21%。比该公司在2015年的水平(5%)提高了4倍以上。

该公司的第三代ALK抑制剂Lorbrena(lorlatinib)获得FDA的批准扩展适应症,一线治疗ALK阳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它与现有一线标准治疗相比,将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了72%。

该公司的口服JAK1抑制剂abrocitinib已经被FDA授予优先审评资格,用于治疗中重度特应性皮炎患者,有望在本月获得批准。

此外,该公司治疗杜氏肌营养不良(DMD)的在研基因疗法PF-06939926在今年年初完成3期临床试验的首例患者给药。这是基因疗法治疗DMD患者的首个3期临床试验,对于这一患者群体来说是个重要的里程碑。

公司:诺华(Novartis)

研发投入:89亿美元

研发投入占销售额比重:18.2%

诺华最近一年来在监管批准方面持续强劲势头。该公司的MET抑制剂Tabrecta(capmatinib)已经获得FDA的加速批准,成为首个治疗携带MET外显子14跳跃突变的NSCLC患者的获批疗法。其靶向CD20的单克隆抗体药物Kesimpta(ofatumumab)也获得美国FDA批准上市,治疗复发型成人多发性硬化(RMS)患者。这种皮下注射的抗体疗法可以让患者在家中通过自动注射笔给药,为疾病管理提供了便利。

该公司的RNAi疗法Leqvio(inclisiran)也获得欧盟委员会的批准,用于治疗成人高胆固醇血症及混合性血脂异常。这是这款“first-in-class”疗法的全球首批。

诺华的重磅心衰药Entresto(沙库巴曲/缬沙坦,中文商品名诺欣妥)也获得美国FDA批准扩展适应症,用于治疗射血分数保留性心力衰竭(HFpEF)患者。这是首款FDA批准治疗HFpEF的药物,有望为上百万心衰患者带来新的治疗选择。

该公司在靶向放射配体(RLT)疗法方面的投入近日也开花结果,其潜在“first-in-class”疗法177Lu-PSMA-617在治疗晚期前列腺癌患者的3期临床试验中达到双重主要终点。诺华诺华预计今年将向美国和欧盟递交监管申请。

公司:葛兰素史克(GSK)

研发投入:77亿美元

研发投入占销售额比重:16.1%

葛兰素史克的研发投入与去年相比增长了12%,排名从去年的第10位提高到今年的第7位。

在抗击新冠疫情方面,该公司与Vir Biotechnology联合开发的中和抗体疗法VIR-7831在治疗早期COVID-19患者的临床试验中降低患者住院和死亡风险85%。两家公司已经向美国FDA递交紧急使用授权申请。这款中和抗体靶向新冠病毒刺突蛋白的保守区域,对新出现的新冠病毒突变株仍然具有活性。基于在抗新冠病毒抗体疗法方面的成功,GSK与Vir已经扩展其合作协议,开发治疗流感和其它呼吸道病毒的创新疗法。

新冠疗法之外,GSK的抗体偶联药物Blenrep(belantamab mafodotin)成为首款获得FDA批准的BCMA靶向疗法,作为单药治疗曾经接受过至少4种疗法的复发/难治性多发性骨髓瘤成人患者。

该公司的Benlysta也成为首款FDA批准的狼疮性肾炎疗法。它是一款与可溶性B淋巴细胞刺激因子(BLyS)结合的单克隆抗体,通过与BLyS结合,抑制B细胞(包括自身免疫性B细胞)的存活,并减少B细胞向产生免疫球蛋白的浆细胞的分化。

公司:赛诺菲(Sanofi)

研发投入:66亿美元

研发投入占销售额比重:15.3%

赛诺菲的首席执行官Paul Hudson先生上任之后,对赛诺菲的研发构架和重点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聚焦于癌症、罕见病、以及抗炎症等重点项目的开发。该公司去年进行的一系列收购和合作也反映了这些侧重。

去年7月,赛诺菲与Kymera Therapeutics公司达成合作,联合开发针对IRAK4的潜在“first-in-class”蛋白降解疗法,治疗免疫炎症疾病。8月,该公司宣布收购Principia Biopharma,获得3款布鲁顿氏酪氨酸激酶(BTK)抑制剂。其中,能够穿过血脑屏障的口服BTK抑制剂SAR442168在治疗多发性硬化患者的2b期临床试验中达到主要和次要终点。11月,该公司宣布收购Kiadis,获得多款即用型自然杀伤细胞在研疗法,可用于治疗多发性骨髓瘤、急性髓系白血病等血液癌症。

在公司内部研发方面,该公司与再生元合作开发的PD-1抑制剂Libtayo(cemiplimab)又斩获两项适应症,获得FDA批准治疗晚期基底细胞癌,和一线治疗PD-L1高表达(肿瘤比例评分≥50%)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它在治疗宫颈癌患者的3期临床试验中因为显著改善患者的总生存期提前终止试验。

该公司的CD38抗体Sarclisa(isatuximab)近日也获得FDA的批准,与卡非佐米和地塞米松(Kd)标准治疗联用,治疗复发/难治性多发性骨髓瘤(MM)患者。

公司:艾伯维(AbbVie)

研发投入:65.5亿美元

研发投入占销售额比重:14.3%

炎症性疾病是艾伯维公司开发的重心之一,该公司的研发管线中包括Humira、IL-23抑制剂Skyrizi(risankizumab)、以及JAK抑制剂upadacitinib。在过去的一年里,upadacitinib在治疗多种炎症性疾病适应症的3期临床试验中获得积极结果,包括中重度溃疡性结肠炎、银屑病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和特应性皮炎。Risankizumab在治疗中重度克罗恩病和银屑病关节炎患者的3期临床试验中也达到主要终点。

在炎症性疾病以外,艾伯维去年与天境生物达成近30亿美元的合作,共同开发靶向CD47的单克隆抗体lemzoparlimab,用于治疗不同类型的癌症。它还与Genmab达成广泛合作,共同开发下一代双特异性抗体产品,包括同时靶向CD20和CD3的双特异性抗体epcoritamab。这款双特异性抗体在治疗滤泡性淋巴瘤(FL)患者的临床试验中,达到86%的客观缓解率。

该公司还与Frontier Medicines达成合作,利用其独有的化学蛋白组学(chemoproteomics)技术平台,开发针对“不可成药”靶点的蛋白降解疗法。

公司:礼来(Eli Lilly)

研发投入:60.8亿美元

研发投入占销售额比重:24.8%

礼来公司在新冠疫情爆发后,迅速通过与AbCellera公司的合作,开发出中和抗体疗法bamlanivimab。这也是首款获得美国FDA授予紧急使用授权(EUA)的中和抗体疗法。最初由君实生物与中国科学院微生物所共同开发,礼来公司获得君实生物授权,主导大中华地区以外全球地区临床开发的中和抗体etesevimab近日也获得FDA授予的EUA。Bamlanivimab与葛兰素史克和Vir联合开发的中和抗体VIR-7831联用,在治疗早期COVID-19患者时也表现出积极的疗效。

在抗新冠中和抗体之外,该公司的阿尔茨海默病抗体疗法donanemab在2期临床试验中达到主要终点,将评估早期阿尔茨海默病患者认知能力和日常功能的综合指标的下降速度延缓了32%。

此外,该公司的葡萄糖依赖性促胰岛素多肽(GIP)和胰高血糖素样肽-1(GLP-1)受体双重激动剂tirzepatide在3项3期临床试验中达到主要终点。在治疗2型糖尿病患者时,不但显著降低患者的糖化血红蛋白水平,还显著减轻患者体重。

结语

新冠疫情无疑影响了大型医药公司对研发的投入,可以看到,大多数上榜的医药公司在开发针对COVID-19的诊断、疫苗或疗法方面都有所投入。在COVID-19之外,肿瘤学依然是研发投入的重点。虽然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大多数公司的收入有所下降,但是这并没有影响它们对研发的投入,导致今年上榜的很多公司研发投入占收入比例显著上升,多家公司的研发投入占收入比例超过20%。

参考资料:

[1] The top 10 pharma R&D budgets in 2020. Retrieved April 6, 2021, from https://www.fiercebiotech.com/special-report/top-10-pharma-r-d-budgets-2020

[2] Dicerna Announces Roche’s Initiation of GalXC™ RNAi Candidate RG6346 in Phase 2 Combination Trial for Treatment of Chronic Hepatitis B Virus Infection. Retrieved April 6, 2021, from https://www.businesswire.com/news/home/20210304005276/en/Dicerna-Announces-Roche%E2%80%99s-Initiation-of-GalXC%E2%84%A2-RNAi-Candidate-RG6346-in-Phase-2-Combination-Trial-for-Treatment-of-Chronic-Hepatitis-B-Virus-Infection

[3] Ridgeback Biotherapeutics and Merck Announce Preliminary Findings from a Phase 2a Trial of Investigational COVID-19 Therapeutic Molnupiravir. Retrieved April 6, 2021, from https://www.merck.com/news/ridgeback-biotherapeutics-and-merck-announce-preliminary-findings-from-a-phase-2a-trial-of-investigational-covid-19-therapeutic-molnupiravir/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关注【药明康微信公众号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药明康德官方微信公众号,全球领先的制药、生物技术以及医疗器械研发开放式能力和技术平台,帮助任何人、任何公司更快更好的研发新医药产品,探索无限可能!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