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家药企连续3年亏损 谁将退市 谁又将面临“ST”预警?

来源:药智网  2020-11-27 A- A+

来源:药智网|弎

上市困难,退市易,2021年4月对于大多数医药上市企业来说是收获的季节,但对于这部分企业而言,却是忧心忡忡的日子。

随着上市企业前三季度报的公布完成,2020年年报预告的开始,留给部分连续亏损医药上市企业的时间已然不多了。据统计,2018-2020年前三季度期间,有8家药企实现连续3年亏损,其中科创板企业占7家,主板占1个家;连续两年亏损企业有7家,均位于主板与中小板。

image.png

也就是说,如果不出意外,在明年4月,医药行业将有1家企业面临退市,4家企业面临ST风险,3家企业将在2021年迎来最后的翻盘机会。

*ST恒康退市“危局”未解,破产重整进程未明

10月29日,*ST恒康披露三季报,公司2020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总收入20.1亿,同比下降26.7%,降幅较去年同期扩大;实现归母净利润-4902.6万,上年同期为-1.7亿元,亏损幅度虽有所收窄,但现如今,2020年已是“恒康”亏损的第三年,退市危机更加迫切。

image.png

日前,甘肃省陇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的新余恒道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持有的*ST恒康近2845万股,于11月21日10时起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起拍,11月22日10时结束。据平台消息,本次拍卖共计4387人次围观,起拍价约5005.66万元,但无人出价流拍,这是*ST恒康相关股票首次拍卖遭遇流拍。

截止目前*ST恒康共有近250条法律风险和经营风险。企业方面也于2020年8月24日被申请破产重整,目前进展尚不明确,在2020年最后的两个月,谁能完成*st恒康的“保壳救赎”?或是干脆顺势退出股票市场?结果均是未知!

四家企业面临ST风险

另一方面,据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以及2020前三季度医药制造业中实现亏损的药企共有7家,除ST天圣、ST康美及吉药控股外,其中4家药企在2020年或将面临ST风险,分别是通化金马、东阿阿胶、亚太药业与嘉应制药。

众所周知,一旦被冠以“ST”,也就相当于向投资者宣布,该企业因为经营不善或各种因素而发生了连续亏损,是基本面向坏的企业,将被冠以“不具备长期增长的潜力”,“没有市场潜力”,“不存在扩大经营的条件”的标签,也正式失去了成为行业强者的可能。

而在这4家药企中,最引人注意的是毫无疑问是“东阿阿胶”这位中药大佬。据资料显示,其2019年公告净亏损4.44亿元,总营收仅29.59亿元,较2018年骤降59.68%之后,东阿阿胶迎来了上市24年来的首亏,也正式宣告彻底跌落下了“神坛”。

image.png

10月31日,公司在其第三季度报中透露,实现营业收入、归母净利润、扣非归母净利润20.41亿元、-0.21亿元、-0.58亿元,分别同比下降27.90%、110.04%、141.94%,其主要影响因素仍是受上半年疫情及主动控货清理渠道库存影响,但单第三季度营收与业绩符合预期。并且坦言,每年四季度为公司产品旺季,且今年四季度处于公司主动控货清理渠道库存的尾声,预计收入与净利润增速将持续改善,就2020年整体净利润而言,大概率能恢复正向增长。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纵观东阿阿胶历年经营状况,其财务数据出现大幅下降,导致各方面问题叠加暴露的导火索无疑是当初“涨价”的锅,但几乎每一次涨价,东阿阿胶却又把“锅”丢给了驴,或许的确因为驴皮成本占据阿胶产品八成以上,驴皮价格上涨迫使企业涨价,东阿阿胶也是无奈。但上游原料供给与下游市场需求的矛盾从来不是首次出现,驴皮原料紧缺虽是制约公司发展的主要问题。但频繁且毫无担当的涨价行为,最终惹得消费反感才是其最直接的因素吧。

image.png

毕竟提价是一把双刃剑,市场上可选择的产品如此之多,持续提价必定会让一部分消费者放弃购买东阿阿胶产品,转而选择其他公司的产品,这是市场本身的规律,也是经济的独特性质。

而且在不断涨价,维持毛利率,保持高业绩的背后,东阿阿胶一方面触碰了自身“天花板”,也由于此前的频繁且幅度较大的提价,使经销商不断囤货以博取更大的利润,进而导致东阿阿胶的产品销售形成了“堰塞湖”。

等醒悟过来的时候,消费热情已然不再,量价齐跌的最终结局也只是在为过去十几年的行为“还债”吧!

而对于这一类企业而言,一方面重新规划战略发展的同时,目前最迫切的无疑是将2020年净利润拉正,无论是出售固定资产,还是股份转让或许背后都是满满的无奈。

三家药企2021年将是最后的机会

最后,在名单中还包含了3家企业2019年与2020年净利润均呈现亏损状态,但由于上市板块为“创业板”或目前已经是“ST”类型股票,所以虽说目前暂时安全,但2021年业绩却成为了其更为至关重要的一年。

以“天圣制药”为例,从一家顺利通过IPO发审委“严苛”审核而上市的明星企业到沦落至退市边缘的股票,仅用了不到两年时间。2017年5月19日才挂牌交易,当年核心高管团队便集体涉重大刑事案件被拘,次年业绩便大幅下滑同比超过50%,如今正式登陆资本市场还不足两年,才刚刚摆脱次新股头衔的天圣制药,随之而来的退市风险警示又让其披星戴帽成为了*ST股(2020年近期摘掉了“*”,目前为ST天圣)。

而这一切的导火索就是被世人诟病的“医药贿赂”,据之前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刑事判决书》,天圣制药犯单位行贿罪、对单位行贿罪,判处罚金380万元;控股股东及实控人刘群犯单位行贿罪、对单位行贿罪、挪用资金罪、虚假诉讼罪等,多罪并罚,共判处19年有期徒刑,判处罚金200万元,没收财产800万元。

据有关媒体称,其实早在2017年天圣制药上市之前,其违法违纪行为就已隐隐具有暴露的可能,特别是随着重庆医疗系统的反腐深入,似乎天圣制药一心只想在被查之前赶紧上市,并且在当日发审会发审现场,负责审核的发审委员还专门就天圣制药“是否存在商业贿赂和变相商业贿赂情形”提出疑问,还要求结合订单获取方式和流程,补充说明天圣制药相关内部控制制度能否有效防范商业贿赂风险,并由保荐代表人说明核查的过程、结论和依据。

而之后的事态发展,多地医院高层与政界人物落马,一夜间天圣成为了医疗系统中“人人喊打”的企业,业绩暴跌的局面在所难免,也是导致天圣如今局面的直接原因。

但如果说,天圣制药此次行为涉嫌故意上市“欺诈”,则或许太过于“片面”,其实身处医疗系统及制药行业中的各位心里都清楚,天圣制药“行贿事件”并非药企中的特例、个例,如今局面一方面可以说是其“运气不好”,也可以说常年积累下来的医药系统“潜规则”的牺牲品。

我想,社会上各行各业中基本都有自己独有的“潜规则”,外行业看不惯,内行业则见怪不怪,行业中的认知差距,也造就了各种各样矛盾的诞生,真是一场斗争,一场从古至今就存在,却永远消除不了的斗争。而像天圣制药这样的例子,相信在未来几十年,几百年,甚至几千年也依旧存在,仅仅方式不同罢了。

总结

回归正题,就文首表格内容而言,基本每年都有上市药业被冠以“ST”或“退市”,投资者也自然见怪不怪,但这类有可能失去成为行业强者机会的企业,我们还是应当尽可能避免长期持有,但另一方面,也正是由于其正处于历史“低谷”,一旦崛起的报酬也是其他企业所不能比拟的。

“锦上添花常见,雪中送炭难求”,关键还是在于个人魄力。

责任编辑:青霉素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汇聚医药政策法规、行业资讯、热点新闻、数据分析等,打通医药信息屏障,架起产、学、研沟通最佳桥梁。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