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利德210亿美元收购Immunomedics值不值?

来源: 新浪医药新闻  2020-09-27 A- A+

编译 | newborn

今年9月中旬,吉利德宣布一项并购交易,以210亿美元巨额收购抗体偶联药物(ADC)开发商Immunomedics。【相关阅读:重磅!吉利德接近200亿+美元收购Immunomedics】此次收购为吉利德带来了一款商业化产品Trodelvy。这是一款首创的Trop-2靶向ADC药物,于今年4月获得美国FDA加速批准,用于治疗既往已接受过至少2种疗法治疗转移性疾病的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mTNBC)成人患者。

在交易宣布之后,行业观察家们就一直在忙碌着计算数字:这笔巨额收购究竟值不值?现在,在看到新的数据后,有一位分析师认为,这款药物有广阔的机会来证明:这笔收购的价格是合理的。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RBC Capital Markets)分析师Brian Abrahams预测,仅在乳腺癌领域,Trodelvy就潜力实现47亿美元的销售峰值。在与美国一家大型研究医院和研究所的一名乳腺癌部门主管、拥有21年以上经验的著名肿瘤专家交谈后,他认为实现这种前景的“潜力越来越大”。

上周末在ESMO会议上公布的总生存期(OS)数据,是刺激Trodelvy前景看好的最新因素。来自ASCENT试验的数据显示,在先前接受了至少2种化疗方案失败的mTNBC患者中,与化疗相比,Trodelvy将死亡风险显著降低52%:Trodelvy组的中位OS为12.1个月,而化疗组仅为6.7个月。

这位著名肿瘤专家称这一效果“非常惊人”,他指出药物疗效非同寻常地积极,并将Trodelvy定位为mTNBC三线及多线治疗的新标准。但这种药物也与一些高的副作用率相关,超过50%的患者出现腹泻和恶心,中性粒细胞减少症的发生率也比化疗要高,并导致一部分患者退出试验。但许多肿瘤学家认为,治疗mTNBC方面,疗效优先于安全性。

根据ASCENT研究中展现的强劲疗效,这位肿瘤专家和Brian Abrahams认为,Trodelvy在多线mTNBC治疗中的应用可能“接近于广泛适用”。

尽管如此,关于吉利德是否为Immunomedics支付过高的问题从来没有围绕多线mTNBC来展开,而是围绕着Trodelvy在多种肿瘤类型中扩展至早期治疗的能力。根据Immunomedics网站信息,Trodelvy项目具备非常强的扩张潜力,除了mTNBC之外,该药也正被评估作为单药疗法或联合其他药物治疗HR+/HER2-乳腺癌、非小细胞肺癌、头颈癌、卵巢癌、膀胱癌等。其中,Trodelvy三线治疗HR+/HER2-乳腺癌处于3期临床研究、治疗膀胱癌处于注册2期临床研究。

这位肿瘤专家对Trodelvy的能力表示了肯定,认为该药将在mTNBC早期治疗方面疗效击败现有标准护理方案。他甚至预测,在手术和放疗后立即失败的患者群体中,Trodelvy将很快作为标签外用药,快速渗透市场。总的来说,Brian Abrahams预测,Trodelvy将渗透进mTNBC市场的51%。

至于更大的HR+适应症,这位肿瘤专家预计,Trodelvy也将在这方面取得成功。他认为,对激素治疗不敏感的HR+患者,往往与TNBC患者有着相似的特征。HR阳性率约为TNBC的7倍。当然HR阳性疾病也有更多的治疗选择。这一患者群体的年龄往往也较大,这意味着他们可能因为其他疾病对Trodelvy的耐受性要低。

考虑到这些因素,Brian Abrahams认为Trodelvy在二线和三线HR阳性乳腺癌患者中的渗透率将达到30-40%。而这位肿瘤专家指出,目前,他的同事中很少有人(如果有的话)谈论到Trodelvy强大的总生存期数据。Brian Abrahams认为,这种低认知度可能表明,从ESMO数据中获得的初始标签外使用可能较慢,但这也表明,随着吉利德开始利用其销售力量,该公司应该能够释放Trodelvy的全部市场机会。

吉利德210亿美元收购Immunomedics是今年以来医药行业的最大并购交易。而在该笔交易公布仅仅一天后,默沙东宣布与ADC药物领域的先驱——西雅图遗传学(Seattle Genetics)达成两项合作许可协议,交易总额高达45亿美元,其中的42亿美元涉及一款处于II期临床开发的LIV-1靶向ADC药物ladiratuzumab vedotin。

除了直接的靶向抗癌能力之外,这款药物还有潜力提升Keytruda在多种类型肿瘤中的应答率。【相关阅读:默沙东与Seattle Genetics的合作将进一步扩大Keytruda专营权】公布的Ib/II期数据显示,ladiratuzumab vedotin与Keytruda联用一线治疗mTNBC,在26例患者中的总缓解率(ORR)达到了54%。默沙东表示,这项战略合作,将使其能够进一步多样化默沙东广泛的肿瘤学组合和管线。

而在此之前,阿斯利康更是与第一三共达成了129亿美元的巨额ADC药物合作:2019年3月,双方签订69亿美元协议,共同开发靶向HER2的ADC药物Enhertu;今年7月,双方签订60亿美元协议,共同开发靶向TROP2的ADC药物DS-1062。今年8月,双方又针对一款靶向HER3的ADC药物patritumab deruxtecan(U3-1402)达成了临床合作。至此,阿斯利康已针对第一三共ADC管线中全部3款DXd ADC疗法达成交易。

一系列的巨额交易,似乎表明ADC行业的春风即将来到。该类药物是通过连接子将小分子药物偶联至单抗而上产生的。目前的绝大部分ADC是由靶向肿瘤抗原的抗体通过连接子与高效细胞毒性的小分子化合物偶联而成,利用抗体与靶抗原特异性结合的特点,将小分子药物靶向递送至肿瘤细胞进而发挥杀伤肿瘤的作用。

近年来,随着新的接头、小分子毒素、抗体以及靶点发现技术的不断发展,ADC早期的问题不断被克服,陆续有ADC药物的上市,以及此类药物在血液瘤、实体瘤中展现的良好临床效果,ADC市场在经历了沉寂期后又获得了资本新一轮的关注。

据财通证券整理,截至2020年Q1,全球处于活跃状态的ADC药物共 311 个。临床二期和三期的研发管线有33个。

整理发现,ADC药物聚焦肿瘤领域,临床I期之后的管线中,88.3%的项目集中在肿瘤领域,其次是免疫领域,占比5.3%。

在非肿瘤领域,也吸引了不少大公司布局,包括艾伯维、礼来等公司都在积极探索中。

据统计,2000年第一个ADC药物Mylotarg上市以来,十年内ADC药物领域呈现空白状态。随着ADC药物技术的成熟,在之后的七八年美国FDA批准了三个ADC药物,2019年一年甚至连续批准三个ADC药物上市。在2020年,FDA已批准了2个ADC药物,除了吉利德天价收购的Trodelvy之外,另一个是来自葛兰素史克的Blenrep(首创BCMA靶向ADC)。

国内方面,已有不少创新药企业布局其中。恒瑞医药的SHR-A1403是第一个获得美国FDA批准临床的抗体药物偶联物。另外进展显著的有百奥泰的BAT8001,这是国内首个进入III期临床的HER2-ADC药物,也是国产ADC药物进展最快的。

据美通社预测,2025年ADC药物市场规模将达到99.3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将达到25.9%。目前,ADC药物研发火热,多款在研药物在血液癌症及各类实体瘤中均展现了强劲的临床疗效。根据财通证券在6月底发布的《抗体偶联药物(ADC)专题报告》,截止2020年Q1,全球处于活跃状态的ADC药物共311个,临床二期和三期的研发管线有33个。报告指出,ADC药物开发已进入加速爆发期和新药上市密集期,未来5年将迎来ADC药物市场的春天。鉴于ADC平台的巨大潜力,财通证券给予了该行业“增持”评级。

参考来源:

1、Did Gilead overpay for Immunomedics? Trodelvy answered that $21B-dollar question at ESMO: analyst

2、年内最大医药并购案出炉:吉利德豪掷千亿、默沙东跟进,ADC药物能否重现PD-1辉煌?

3、210亿美元,吉利德天价收购的背后

4、财通证券:《抗体偶联药物(ADC)专题报告》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新浪医药原创(编译)文章,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新浪医药",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新浪医药保留追责权利。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行业最新动态,第1时间出炉。微信号:yiyaodiyishijian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