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看2010年全球TOP15生物技术初创公司十年变迁 超半数已被并购

来源: 新浪医药新闻  2020-09-16 A- A+

编译丨newborn

近日,FierceBiotech回顾了2010年Fierce 15公司的命运,来观察过去10年间这些公司经历的变化,以及其创新思想是否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在2010年Fierce 15公司中,有8家已经被收购或并购,值得注意的是,其中一半涉及BMS/新基,另有6家仍在独立经营,只有1家已停业。这是一项相当好的成绩,特别是15家公司中有6家不仅经受住了岁月的考验,而且成功推动一款候选药物顺利通过研发进入市场。

以下为新浪医药特别编译整理的2010年Fierce 15公司的命运回顾。

01、Acceleron Pharma

总部:马萨诸塞州剑桥

成立时间:2003年

首席执行官:Habib Dable

十年前,Acceleron作为一家新兴生物技术公司已经进入了快速发展阶段。该公司与Shire(现在是武田的一部分)和新基(现在是BMS的一部分)建立了几个大的合作伙伴关系,其治疗杜氏肌营养不良症(DMD)的药物ACE-031正在进行中期开发。骨质疏松、贫血和癌症项目也已启动早期项目。

2013年,该公司进行了一次大规模IPO,为推进其药物组合的临床试验提供了资金,所有这些药物都调节转化生长因子β(TGF-β)蛋白超家族。

现在该公司已经与BMS合作推出了首款商业化产品红细胞成熟剂Reblozyl(luspatercept,前称ACE-536),该药已获美国FDA批准2个适应症:(1)用于需要定期输注红细胞的β地中海贫血成人患者,治疗贫血;(2)用于低危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MDS)成人患者,治疗贫血。今年6月,该药在欧盟获批相同的适应症。

Reblozyl是2010年Acceleron公司管线中的2个幸存者之一,另一个药物sotatercept (ACE-011)治疗地中海贫血失败,但仍在临床测试中治疗肺动脉高压(PAH),并在今年早些时候的2期试验中达到了目标,治疗PAH的3期注册试验将于2020年底前开始。

该公司旗下肌生成抑制素抑制剂ACE-031在DMD试验中失败。另外,其后续药物ACE-083在面肩肱型肌营养不良症和Charcot-Marie-Tooth(CMT)病方面也没有达标,最终在今年被放弃。另一个2010年的项目dalantercept(ACE-041)在2017年结束,此前该药在2期肾癌试验中失败。

随着来自Reblozyl的收入开始增加,以及另一款药物进入后期开发阶段,Acceleron在2010年Fierce 15公司成功佼佼者中稳居榜首。尽管受到COVID-19危机的拖累,该公司第二季度从Reblozyl的5500万美元销售额中获得了1100万美元的版税收入,并且在EMA批准该药物后,从合作伙伴那里获得了2500万美元的里程碑付款。

02、Adimab

总部:新罕布什尔州黎巴嫩市

成立时间:2007年

首席执行官:Tillman Gerngros

早在2010年,Adimab已达成几个基于其抗体药物发现技术的联盟,而且在这期间,该公司做了很多正确的事情。截至几个月前,该公司已与超过75家制药和生物技术公司合作,产生340多个治疗项目,其中40个已进入临床试验。

Adimab没有开发自己的抗体药物,而是将其基于酵母细胞的表达平台用于为客户发现和优化抗体,包括双特异性抗体药物。GSK、渤健、诺和诺德、默沙东、礼来和武田都在使用Adimab的研发技术,而这些技术的抗体项目中约有三分之二是从这些“平台转移”交易中获得的,这些交易通常需要预付费用、任何未来产品销售的里程碑付款和版税。

由于新药研发项目的退出率很高,成功的最好标志就是产品获得批准,而Adimab就在去年取得了成功,当时合作伙伴信达生物抗PD-1疗法Tyvyt(sintilimab,信迪利单抗)在中国获得批准。最近,礼来与信达生物达成一项价值10亿美元的协议,在美国和其他地方开发Tyvyt。

今年Adimab又一个重要的里程碑是该公司拆分出了Adagio Therapeutics,利用Adimab的平台开发自己的药物组合。目前,Adagio正在研发能够抵御冠状病毒的抗体,包括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这是一种导致COVID-19大流行的病毒。

Adimab自成立以来一直处于私人持有,到2015年,经过一系列后期风投融资,其价值已达到10亿美元。该公司无疑是2010年Fierce 15中的又一个佼佼者。

03、Alder Biopharmaceuticals

总部:华盛顿州博索尔

成立:2004年

首席执行官:n/a

Alder在2010年仍处于起步阶段,尽管该公司刚刚与BMS签署了一份价值10亿美元的合同,但该公司的发展势头正在不断增强。

在2019年时该公司被灵北制药收购,并将其更名为Lundbeck Seattle生物制药公司,这笔20亿美元的收购交易源于对偏头痛治疗药物eptinezumab的竞购战。在2010年时,eptinezumab甚至还没有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

Eptinezumab现在被美国FDA批准以商品名Vyepti上市,这给了灵北一个在CGRP抑制剂偏头痛预防市场上抢占一席之地的机会,与安进/诺华、礼来、梯瓦等公司的药物抗衡。去年,安进和诺华Aimovig创造了3.06亿美元的销售额,而礼来Emgality和梯瓦Ajovy分别为1.62亿美元和9300万美元。这3款竞争产品均为皮下注射药物,而Vyepti是静脉注射药物,每3个月注射一次。而且,据Alder称,Vyepti可以更快起效,且竞争产品需要每月注射一次。

对灵北来说,Vyepti符合其将重点放在更广泛的中枢神经系统疾病的战略目标,而不仅仅是抑郁症和精神病(如精神分裂症)核心领域,这将使其销售产品多样化。

不过,这笔交易并不完全是为了Vyepti。Alder在去年开始了垂体腺苷酸环化酶激活多肽(PACAP)抑制剂ALD1910的临床试验,它有可能成为一种避开拥挤的CGRP类别的偏头痛预防药物。也有传言说,Alder将成为灵北的抗体研发活动枢纽,利用其酵母方法进行制造生产。

Alder在2010年的顶级资产是一款与BMS合作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的IL-6抑制剂clazakizumab(ALD518)。不过,在百时美施贵宝2014年进行投资组合优先化后,clazakizumab重新回到了Alder手中。但几年后,加拿大初创公司Vitaeris买进clazakizumab,改变药物用途用于防止移植病人的排斥反应。在6月达成收购协议后,Vitaeris和clazakizumab现在成为了杰特贝林(CSL Behring)的一部分。

04、Amira Pharmaceuticals

总部:圣地亚哥

成立时间:2005年

首席执行官:n/a

在进入Fierce 15榜单之后的几个月,Amira公司就被BMS以3.25亿美元的预付现金和1.5亿美元的额外里程碑付款收购。这是2010年Fierce 15榜单中的第二个最终落入大型制药公司手中的赢家。

Amira曾与默沙东合作,并在重磅哮喘药物Singulair(montelukast)上取得了巨大成功。

Amira吸引BMS的主要资产是一种用于治疗特发性肺纤维化(IPF)和系统性硬化症(SSc)的小分子药物AM152,该药靶向LPA1受体,并被更名为BMS-986020。去年,由于肝胆毒性,该药治疗IPF以及银屑病的项目被放弃。

BMS还获得了一款临床前自分泌运动因子(autotaxin)项目,该项目被认为可能有助于治疗神经病理性疼痛和癌症转移,但该项目并未出现在该公司的管线名单中。

2008年,Amira还与GSK达成了4.25亿美元合作,开发以5-脂氧合酶激活蛋白(FLAP)抑制剂AM103(GSK 2190914)为首的呼吸和心血管疾病候选药物。不过,与同类别的其他药物一样,该药物似乎也被搁置在了一边。所以说,Amira目前的境况不佳。

05、Anchor Therapeutics

总部:马萨诸塞州剑桥

成立时间:2008年

首席执行官:n/a

Anchor在2010年看起来将大有作为。该公司拥有一项专注于G蛋白偶联受体(GPCR)的技术,这是药物开发领域一个熟悉而富有成效的目标。

该公司从风险投资方那里筹集了3000万美元,还与诺华和强生签署了首批合作伙伴关系,分别价值2亿美元和4.8亿美元。Anchor的前景在于其pepducin平台,该平台利用短的合成肽结合在疏水性脂质上,与靶向和调控GPCR信号的大多数小分子相比,能更好地渗透到细胞内膜上的受体靶标。

该公司先导项目靶向CXCR4受体,有潜力吸引干细胞来帮助愈合骨骼和心血管损伤。该公司曾经的首席执行官Frederick Jones曾一度把这个平台比作单克隆抗体和RNA干扰革命的开创性技术。

然而,该公司的后续项目似乎都没有超过临床前开发阶段。Anchor在2013年已停止更新网站,现在被认为已经不复存在。

06、Avila Therapeutics

总部:马萨诸塞州沃尔瑟姆

成立时间:2007年

首席执行官:n/a

Avila Therapeutics是一家计算化学领域的专家,其工作重心是使药物与蛋白质靶点的结合更紧密。

在2010年,Avila就已经在为源于其联合创始人Juswinder Singh开发的Avilomics平台产生的广泛靶点开发药物。这使得其候选药物具有高度的选择性,并且避免了脱靶活性,与可逆的非共价药物相比,共价抑制剂是一个长期关注的问题。

该公司与Clovis签订了一份价值2.09亿美元的非小细胞肺癌EGFR抑制剂合作协议,与诺华Option Fund和白血病和淋巴瘤协会签订了2亿美元以上的协议,包括用于治疗B细胞癌的BTK抑制剂AVL-292,以及早期开发阶段的丙型肝炎候选药物。

不到两年后,Avila的平台吸引了新基(现在是BMS的一部分)以9.25亿美元的收购。这项收购是围绕着AVL-292进行的,它已经进入了1期测试,但其中3.8亿美元款项与来自Avilomics平台的其他候选产品挂钩。

AVL-292在新基更名为CC-292,也被称为spebrutinib,进入了类风湿关节炎的2期测试和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1期测试,目标是追赶艾伯维和强生的重磅药物Imbruvica(ibrutinib)。

新基对其潜在的类风湿关节炎和其他自身免疫适应症更感兴趣,这是可以理解的,但在2a期试验中得出令人失望的结果后,该药被搁置了,并且没有出现在BMS的管线名单中。与此同时,其他BTK抑制剂在自身免疫性疾病方面取得了一定进展,默克拥有一个后期项目,尽管数据参差不齐,但该公司正在多发性硬化症中测试evobrutinib。

07、Catabasis Pharmaceuticals

总部:马萨诸塞州剑桥

成立时间:2008年

首席执行官:Jill Milne

Catabasic拥有非常新的前景,当被列入2010年Fierce 15榜单时,刚刚在第一轮融资中筹集了近4000万美元的资金。尽管经历了起伏,但该公司现在正在等待首个注册研究的结果,并期待明年向FDA提交申请。

与这份榜单上一直保持独立的其他公司不同,Catabasis的领先项目在随后的十年中一直保持不变。

其小分子NF-κB抑制剂edasalonexent(CAT-1004)是Catabasis在2011年作为肌肉消耗性疾病杜氏肌营养不良症(DMD)候选药物进入临床试验的第一个药物,目前正在等待3期PolarisDMD试验的结果,该试验将于2020年底前完成。

2018年,Catabasic公司解雇了21名员工,占其员工总数的42%,原因是:在一项中期试验失败后,该公司放弃了治疗高胆固醇的候选药物SREBP抑制剂CAT-2054。不久之后,edasalonexent的2期临床MoveDMD数据显示,在31例DMD患者中,该药在改善小腿肌肉力量方面未能击败安慰剂,对其股价造成了严重破坏。

从那之后,这项研究的一项开放标签扩展的额外结果表明,肌肉功能得到了保留,身体功能获得了其他受益,同时肌肉损伤的生物标志物也有所改善。但在Polaris DMD临床试验数据获得之前,该项目仍然具有相当高的风险。Wedbush Morgan分析师认为,这种首创的药物在2025年的销售额可能达到5亿美元。

与此同时,Catabasic公司也在研究edasalonexent与Exondys 51在DMD中的联合应用,以及开发NF-kB抑制剂治疗弗里德里希共济失调(Friedreich’s ataxia)、肌萎缩侧索硬化症(ALS)和囊性纤维化(CF),这可能会给公司带来一些上行空间。

08、Dicerna Pharmaceuticals

总部:马萨诸塞州沃特敦

成立时间:2007年

首席执行官:Doug Fambrough

2010年,Dicerna利用RNA干扰来沉默基因并关闭蛋白质表达的想法获得了大量的头条新闻,但在当时这是一个相当投机的概念。然而到现在,该公司已有2款RNAi药物上市,均由Alnylam开发。此外,还有数十种RNAi疗法正在进行临床开发。

Dicerna的GalXC RNAi平台为其赢得了一些大型药企的合作。这也引发了一种猜测,即随着其管道的发展势头越来越强劲,该公司与其他RNAi公司(如Arrowhead)可能会成为收购目标。

根据2010年的评估,该平台有助于形成一种装配线交易结构,这一点在过去一段时期得到了证实。这项技术给罗氏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先期斥资2亿美元,并提供了另外14.7亿美元的里程碑金,获得Dicerna开发的一系列RNAi项目的权利,其中包括治疗慢性乙型肝炎病毒(HBV)感染的1期候选药物DCR-HBV。现在,这款药物被称为RG6346,在今年8月份的1期试验中获得了概念验证数据。

Dicerna的GalXC平台也吸引了其他巨头。在与罗氏达成交易后不久,诺和诺德以2.25亿美元的现金和股本,在代谢和肝脏相关疾病——包括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2型糖尿病和肥胖症等——建立了广泛的联盟。

此外,GalXC平台还吸引力礼来、勃林格殷格翰、Alexion。这些交易使Dicerna拥有强劲的资产负债表。值得一提的是,在Dicerna与Alnylam几年前解决纠纷之前,GalXC曾是双方诉讼的焦点。

与此同时,Dicerna正忙于通过长期首席执行官Doug Fambroughl领导下的管线推出自己的项目。其内部研究项目以nedosiran为首,这是一种用于治疗1、2和3型原发性高草酸尿症(PH)的RNAi药物。

目前,nedosiran正处于关键PHYOX3试验中。Dicerna预计,该公司可能在明年第三季度向美国提交、并随后不久将在欧洲和日本提交nedosiran上市申请,并可能在2022年获得批准。该药预计将创造5亿美元的销售峰值。

09、Eleven Biotherapeutics

总部:马萨诸塞州沃尔瑟姆

成立时间:2007年

首席执行官:n/a

该公司建立在几个发现阶段项目的坚实基础上,通过吸收私人和公共资金,使其能够将IL-1受体抑制剂EBI-005(isunakinra)推进临床。

EBI-005在治疗干眼症和过敏性结膜炎的2个3期临床试验失败后,就被该公司放弃了。Eleven至此几乎成为了一个“僵尸”公司,其一款处于临床前的治疗糖尿病黄斑水肿(DME)的IL-6靶向抗体(EBI-031)的先导项目,只剩有限的资金来推动开发,股票在金融市场上也在沦为“垃圾股”。

在暗示大规模裁员之后,Eleven于2016年与私人控股的Viventa迅速“联姻”,几乎是被收购。与此同时,合并后的公司将EBI-031授权给了罗氏,以换来一些急需的现金——750万美元预付款,以及高达2.63亿美元的里程碑金。在2016年,FDA拒绝了一份启动该药物临床试验的申请时,Eleven要求索赔2250万美元,但根据该公司向SEC提交的最新季度文件,该公司此后没有收到任何额外付款。

2018年Eleven更名为Sesen Bio,更名后,Sesen与罗氏合作研发了IL-6拮抗剂抗体技术。现在Sesen管线中排在首位的是下一代抗体药物偶联物(ADC)Vicineum(VB4-845,oportuzumab monatox),Vicineum目前正处于治疗高危、卡介苗无应答、非肌肉浸润性膀胱癌(NMIBC)的3期注册试验的后续阶段。去年12月,Sesen通过滚动审评程序向美国FDA提交了该药的生物制品许可申请(BLA)。值得一提的是,今年7月底,齐鲁制药与Sesen达成一项独家授权协议,获得Vicineum在大中华区的独家开发和商业化权利。

10、iPierian

基地:南旧金山

成立时间:2009年,由Pierian与iZUmi合并而成

首席执行官:n/a

IPierian是另一家登上2010年Fierce 15榜单不久后就被收购的公司,该公司专注于中枢神经系统疾病,在2014年被BMS收购,交易金额高达7.25亿美元。

收购后,iPierian已经是获得升级,拥有一个令人羡慕的科学顾问委员会,其中有几位是细胞编程和分化方面的顶级专家。该公司最初是干细胞疗法开发商,由Google Ventures提供资金支持。

然而,无可挑剔的科学血统从未转化为该公司所寻求的那种合作交易,管理层内部在战略上的分歧导致董事会终止了首席执行官Michael Venuti以及大多数高级管理团队的合同。随后,在临时首席执行官Peter Van Vlasselaer的领导下,公司的方向发生了转变,2011年Nancy Stagliano接掌公司之后,继续发生转变。

IPierian并没有专注于干细胞疗法,而是计划利用其平台作为一个引擎,来发现治疗神经退行性疾病的新的内部药物。在BMS采取收购行动时,iPierian已经找到了它的先导资产,一种叫做IPN007的临床前阶段抗tau抗体,距离进入临床试验还有几个月的时间。该抗体被认为是治疗老年痴呆症、额颞叶痴呆症和进行性核上性麻痹(PSP)的一种潜在疗法,但却在BMS管线中并没有停留很久,于2017年转让给了渤健。

IPN007在进入渤健后更名为BIIB092,之后再被更名为gosuranemab。在去年,治疗PSP的2期临床试验失败后,该适应症开发被放弃。目前,该药仍处于III期Tango试验中,用于治疗阿尔茨海默氏症引起的轻度认知障碍。但鉴于其他针对tau的靶向药物治疗痴呆症的试验失败,这仍然是一个高风险项目。

Nancy Stagliano在BMS收购前的几个月已经离开公司,执掌由iPierian分拆出来的专注于罕见疾病治疗的公司True North Therapeutics。True North在被Bioverativ以4亿美元收购前,将一种治疗冷凝集素疾病(CAD)的药物——补体C1s抑制剂sutimilimab(TNT009)推进至临床,而Bioverativ又在2018年以116亿美元被赛诺菲收购。

在赛诺菲的领导下,sutimilimab治疗CAD的项目迅速推进,这是一种罕见的疾病,其中免疫系统会错误攻击患者红细胞导致溶血。在经过优先审查后,该药预计将于今年11月获得美国FDA批准。目前,赛诺菲正在早期试验中评估sutimlimab治疗免疫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

11、Kymab

基地:英国剑桥

成立时间:2009年

首席执行官:Simon Sturge

Kymab的吸引力在于Kymouse,这是一种转基因动物模型,配备了人体免疫系统的一部分,构成了IntelliSelect平台的主干,该平台旨在生成改良的全人抗体。

该公司高管对该平台进行了改进,并利用该平台开发了一系列炎症性疾病和癌症的候选药物,其中2种已经进入临床试验阶段。现在,在默克前高管Simon Sturge的领导下,Kymab开始生成概念验证数据。

其先导临床阶段资产是KY1005,这是一种针对免疫介导疾病开发的抗OX40L抗体,以特应性皮炎(AD)为起始适应症。今年8月,Kymab报告了该抗体的2a期临床结果,数据显示,在外用皮质类固醇治疗效果不佳的中重度AD患者中,与安慰剂相比,KY1005改善了疾病活动度。

如果KY1005获得批准,Kymab将与一些重量级选手展开竞争。但Kymab认为,KY1005有潜力用于治疗免疫失调引起的多种疾病,包括移植物抗宿主病(GvHD),这可能会扩大其用途。

Kymab管线中还有多款抗体药物,包括一款靶向ICOS的T细胞激活剂激动抗体KT1044,目前该药正在1期临床治疗实体瘤,既作为单一疗法,也与罗氏的Tecentriq(atezolizumab)联合使用。接下来的临床前开发项目包括一款抗PD-L1免疫细胞因子、治疗实体瘤的CXCR4靶向抗体、治疗A型血友病的因子VIII模拟物,这些都已接近临床试验阶段,另有17个正在进行临床前或早期筛选研究。

与此同时,Kymab一直受到与再生元长期纠纷的困扰,因为美国授予了Kymab抗体生成小鼠领域的专利,尽管最近的裁决已经使其走上了正轨。

今年4月,美国专利商标局的专利审判和上诉委员会驳回了再生元提出的四项Kymab专利无效的请求,此前日本和澳大利亚的专利局也做出了类似决定。争论仍在继续,但至少从目前的状态来看,Kymab似乎有了稳固的地位。到了6月,英国最高法院废除再生元的2个专利,维持了2016年高级法院的判决,这起再生元在七年前起诉Kymab的诉讼终于宣告结束。

12、Plexxikon

总部:加州伯克利

成立时间:2000年

首席执行官:Gideon Bollag

Plexxikon(2011年以9.35亿美元的价格被第一三共收购)之所以能在2010年Fierce 15榜单中占据一席之地,主要是因为其口服活性BRAF抑制剂PLX-4032,现在以商品名Zelboraf(vemurafenib)更广为人知,该药在2011年被批准用于治疗BRAF突变黑色素瘤。

Zelboraf于2015年获得美国FDA批准,与罗氏/Exelixis的Cotellic(cobimetinib)联合用药,并于2017年获批治疗罕见血液癌症埃尔德海姆-切斯特病(ECD)。但该药并没有大赚一笔,年销售额从未攀升到2亿美元大关之上。

罗氏于2016年获得了Zelboraf的许可,但Plexxikon保留了在美国的联合推广权。最近,该药已成为罗氏免疫肿瘤学药物Tecentriq在一线BRAF阳性黑色素瘤治疗中的潜在配对药物,这可能会增加一些增长动力。

在过去的几年里,Plexxikon一直在致力于开发Turalio(pexidartinib),这是一种CSF-1R抑制剂,一年前成为FDA批准的第一种治疗罕见关节肿瘤腱鞘巨细胞瘤(TGCT)的药物。

Pexidartinib也是第一三共中期肿瘤治疗管线的支柱,计划或正在进行联合试验,包括与化疗药物以及与免疫疗法联合用药。另一种名为PLX-8394的BRAF靶向药物在6月份被授权给了Novellus,Plexikon的早期管线包括多款以CSF-1R、TRK、KIT和BET为靶点的化合物,开发用于各类实体瘤。

Plexxikon针对癌症药物开发的小分子靶向方法,在某种程度上被第一三在肿瘤学领域高调推进抗体药物偶联物(ADC)的努力抢了风头。在ADC方面,第一三共与阿斯利康达成了巨额交易。不过,Plexxikon的小分子靶向方法,仍然是第一三共计划在2025年前推出7种新型抗肿瘤疗法的关键组成部分。

13、Tetraphase Pharmaceuticals

总部:马萨诸塞州沃特敦

成立时间:2006年

首席执行官:Larry Edwards

该公司是为数不多的专注于新药以解决令人不安的抗微生物耐药性问题的生物技术公司。2010年时,Tetraphase正处于开发新型抗生素的早期阶段,但它的重点是利用一种有希望的新方法开发合成四环素。

Tetraphase的首个静脉输注抗生素产品Xerava(eravacycline)在2018年获得了美国FDA批准,用于治疗复杂腹腔内感染(cIAI)。Tetraphase还有2个以上的四环素候选药物处于早期临床开发,其中一个(TP-271)看起来可以允许口服给药。

今年上半年Xerava的销售总额为470万美元,相对于该药在2019年全年的360万美元,这是一个相当大的进步。

虽然Xerava的销量不高,但并没有阻止买家排队与Tetraphase合并。首先是AcelRx,该公司在3月份同意全股票收购,几周后Melinta所击败提供了3900万美元的预付款加入收购竞赛。

经过几个月的讨价还价后,AcelRx退出了竞购,随后La Jolla Pharma公司的4300万美元现金和1600万美元的或有价值权益(与Xerava未来的销售业绩挂钩)出价,又使Melinta相形见绌。最终,La Jolla于7月28日完成收购,将Xerava纳入其投资组合。

14、VentiRx Pharmaceuticals

总部:华盛顿州西雅图

成立时间:2006年

首席执行官:n/a

该公司已经被新基(现在是BMS的一部分)吞并,这项交易早在2012年已宣布,于2017年2月悄然结束。

新基对VentiRx的兴趣源于其对小分子药物的研发,这些药物作为toll样受体8(TLR8)激动剂和拮抗剂,被开发用于治疗癌症、呼吸系统和自身免疫疾病。

同时,新基为其选择——VentiRx的先导资产VTX-2337支付了3500万美元,这是一种刚启动临床试验的TLR8激动剂,用于治疗癌症。VentiRx同时也在研究一种TLR8药物VTX-1463,用于治疗过敏,尽管该药从未进入临床开发阶段。

VTX-2337更名为motolimod后,仍然作为头颈部鳞状细胞癌(SCCHN)的1期候选药物出现在BMS的管线名单中,这表明自从3年前针对该适应症的中期ACTIVE8试验结果公布以来,该药并没有取得太大进展。在这项研究中,在标准化疗和西妥昔单抗联合用药的基础上,使用motolimod并不能帮助延长患者的生命或延缓疾病进展。

Motolimod已经进行了近12个试验,包括与BMS PD-1抑制剂Opdivo和阿斯利康Imfinzi的联合研究。至少现在,该药似乎仍然是BMS的一个活跃项目。

15、Gelesis

总部:马萨诸塞州波士顿

成立时间:2006年

首席执行官:Yishai Zohar

2010年Fierce 15榜单中还包括一位由读者选出的公司——Gelesis,该公司最初创新聚焦于一种基于食物的聚合物,能够在胃中膨胀到100倍。该公司已成功将其开发并投放市场,用于对超重或中度肥胖者进行治疗。

这款产品名为Plenity,于2019年获得美国FDA批准,作为处方医疗器械,用于体重管理。临床数据显示,使用该产品治疗,有60%的成人在6个月内体重平均减轻了10%、腰围也缩小超过3英寸。此后,该公司筹集了1亿美元的新资本,以支持Plenity的商业化,并从欧盟委员会和意大利获得了1000万美元的拨款来建立一个制造厂,并获得了欧盟委员会对该产品的批准。

同时,Gelesis还与美国远程医疗公司Ro合作,支持Plenity在美国的推广,并以3500万美元的预付款和3.88亿美元的潜在里程碑将该产品授权给一家中国的医药公司——康哲药业。

Gelesis是私人控股公司,因此不必公布销售数据。Plenity的定位是手术和减肥药的安全替代品,Jefferies的分析师预测,该产品的销售峰值约为5亿美元。它现在的主要竞争对手是诺和诺德的减肥药Saxenda(利拉鲁肽)该药针对的是更严重的肥胖患者。

参考来源:Where are they now? Tracking down 2010’s Fierce 15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新浪医药原创(编译)文章,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新浪医药",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新浪医药保留追责权利。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行业最新动态,第1时间出炉。微信号:yiyaodiyishijian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