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药集团控制权生变:百亿老牌药企的“不认命”

来源: 新浪医药新闻  2019-08-13 A- A+

老牌巨头哈药集团混改按下加速键,殊为不易。

8月12日,哈药集团旗下的两家上市公司哈药股份和人民同泰同时发布公告,哈药集团通过增资扩股方式引入重庆哈珀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天津黑马祺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为新增投资者。

同时,增资完成后,哈药集团及两家上市公司控制权将发生重大变化,两家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将由哈尔滨市国资委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

对于哈药集团而言,在市场规模和效益不断下滑的节点上,通过混改或能优化股权结构,提升经营效率,进一步扭转颓势局面。

1.一波三折的混改

实际上,哈药集团的混改可谓一波三折。

早在2017年底,已入股哈药集团超十年的中信资本宣布参与哈药集团新一轮混改,拟对哈药集团进行增资并取得控股股东地位,但在筹划近10个月后,哈药集团的混改事项因政策变动而终止。而因在此事上存在信披违规,哈药集团与中信资本有关责任人遭到上交所通报批评处分。

然而沉寂大半年后,哈药集团混改再迎转机。

今年4月份,哈药集团突然决定增资扩股引入不超过三家投资者(包含一名战略投资者)以推进混改事宜。这也意味着哈药有可能由国有控股企业变为国有参股企业,甚至变更为无实控人的境地。

而结果也很快于上周五(8月9日)揭晓,重庆哈珀、黑马祺航两家公司“现身”,分别以现金8.05亿元、4.03亿元对哈药集团进行增资,分别认缴哈药集团新增注册资本4.35亿元、2.18亿元,股权占比为10%、5%。两笔增资金额合计达到12.08亿元。

与此前公布的混改方案相比,投资者意向方案、增资金额、出让比例均出现了“缩水”,根据此前混改方案,哈药集团拟择优引入不超过3家投资者以现金方式对哈药集团增资,增资金额不低于16.20亿元,持有哈药集团股权比例为20%。

而对于混改方案缩水的问题,哈药集团并未对外界回应。

据了解,本次增资完成后,哈药集团股权结构将变更为,哈尔滨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持股38.25%,中信资本冰岛投资有限公司、华平冰岛投资有限公司、黑龙江中信资本医药产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分别持股19.125%、18.7%、0.425%,哈尔滨国企重组管理顾问有限公司持股8.5%,重庆哈珀持股10%,黑马祺航持股5%。

哈药集团董事会将由现有的5名董事增加至6名董事,其中哈尔滨市国资委委派两名,中信冰岛、华平冰岛、国企重组公司、重庆哈珀分别有权委派一名董事。哈药集团由国有控股企业变为国有参股企业,不存在可控制半数以上股权或半数以上董事会席位的股东,因此哈药集团的控制权将发生变更,哈药股份及人民同泰实际控制人将由哈尔滨市国资委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

至此,哈药集团混改落地,旗下两上市公司变无主状态。

2.时代骄子的没落

哈药曾经是一个在中国医药界举足轻重的名字,成为占据各类榜单前十的常客,旗下哈药股份更是作为中国医药行业第一家上市公司,被誉为时代的骄子。

然而在市场竞争愈来愈激烈的情况下,哈药集团在限抗、医保控费、辅助用药等政策与新势力的冲击下风雨飘摇,虽总资产已过百亿,但市场规模和效益不断下滑,发展形势愈发严峻。

深陷危局,或可从哈药集团旗下两家上市公司哈药股份和人民同泰的表现窥探一二。

哈药股份2019年一季报显示,实现营业收入为26.47亿元,同比下降6.43%,净利润亏损1.45亿元,同比下降203.51%。此时已经不是哈药股份首次出现业绩颓靡了。

从2014年至2018年以来已连续五年营收下降,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65.09亿元、158.56亿元、141.27亿元、120.18亿元、108.14亿元,同比减少8.75%、3.95%、10.91%、14.93%、10.02%;其中,2017年、2018年净利润也呈现出急速倒退之势,同比减少48.36%与14.95%。

与此同时,主营医药批发业务和医药零售业务的人民同泰也出现了业务规模收缩现象。2017年至2018年,人民同泰分别实现营业收入80.09亿元、70.55亿元,同比减少11.07%、11.91%。

营收净利同比双降,人们不禁要问,这家老牌药企怎么了?

在此情况下,哈药集团并非没有意识到自身问题,在解释本次增资扩股的原由时,哈药集团提到:哈药集团急需引入资金,丰富产品线,优化自身产品结构,不断提升市场竞争力,走出困境实现更好更快地发展。通过本次增资扩股,哈药集团可将募集所得资金用于集团下属企业的经营发展或通过并购重组的方式进行产业整合,助力哈药集团保持快速健康发展势头,进一步巩固和前移行业排名,重塑哈药集团雄风,是哈药集团应对医药行业变化的战略选择。

3.多措并举的自救

除却集团层面的混改自救外,“主力军”哈药股份也在积极采取应对措施,努力化解危局。

在业务层面上,哈药股份已经认识到“重营销轻研发”弊病,明确指出在产品结构上与竞品企业相比,公司产品开发力度不够,缺乏新产品上市。由此,除加大研发投入以外,哈药股份还在通过外部资源寻求突破的机会。

2018年2月,哈药股份与全球健康营养品牌美国GNC达成战略合作,斥资3亿美元购买其40%的股份,并成为GNC上市公司单一最大股东及中国区域唯一经销商。

据了解,GNC成立于1935年,目前在全球50余个国家和地区拥有9000余家零售门店,提供1500余种健康类产品。

2018年10月,哈药股份还与全球仿制药巨头以色列梯瓦制药签订协议,拿下硫酸氢氯吡格雷片等多个产品在中国注册批文和进口批文及20年中国区独家销售代理权,并开展生产技术转移等相关工作。

根据其公告,哈药股份明确指出,上述产品的引入将进一步优化公司产品结构和产品质量层级,增加新的盈利增长点。

在人事层面上,哈药股份亦有动作。今年3月3日,哈药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张镇平因工作原因辞去总经理职务,保留董事长职务。同时,宣布聘任曾担任诺华中国区总裁徐海瑛为总经理,并经徐海瑛提名,聘任刘帮民、肖强为副总经理。

不过令人诧异的是,3月23日,上任仅20天的副总经理刘帮民便辞去了职务。

除了业务层面、人事层面的调整外,哈药股份也在渠道分销领域发力。

6月29日,哈药股份与国药控股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根据公告,双方将通过整合市场营销资源,提升合作内涵,共同开发市场资源与潜力,共同承担市场责任和风险,共同规范销售行为,共同分享合作利益,实现双方产品资源与渠道资源对接,服务资源与信息资源对接。

有业内人士评论称,哈药股份缺乏对销售终端和渠道的控制,与国药控股合作,瞄准的就是国药控股在销售渠道上的资源,谋求在营销推广上进行合作,算是借东风救急。

2019年,哈药集团走到了命运的十字路口,如今混改落地,旗下公司更是积极并购、换帅、找盟友,但是重振“骄子”雄风,实现自我拯救,仍充满坎坷。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新浪医药原创(编译)文章,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新浪医药",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新浪医药保留追责权利。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关注健康行业人和事儿。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