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亿营收换来巨额亏损 海正药业缘何走不出盈利困局?

来源: 新浪医药新闻  2019-04-24 A- A+

文丨Acroypc

关于海正药业,人们一直是有争议的。连续两年营收过百亿的一家企业在资本市场上却仅仅收获110多亿市值。而同比营收过百亿的医药公司:恒瑞医药目前市值2795亿元;步长制药目前市值279.5亿元;天士力目前市值343.4亿元……

所以海正目前的“窘况”到底正不正常?

过百亿营收的背后,投资者逐步离场

利润创造而言,2010至2018这9年间,海正药业归属净利润从最高时的5.04亿元降到-4.92亿元,降幅远把绝大部分药企甩在后面。至少,对于一家营收过百亿的药企而言,净利极少并进入大幅亏损状态,“阵痛”是强烈的。

海正净利历史趋势,来源:东方财富网

2019年4月23日,海正药业公布了2018年年度报告,全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减少,净利润由盈转亏。

2018年,海正药业实现营业总收入101.87亿元,相比于2017年的105.7亿元,同比减少3.63%。

海正药业营收及增长率,来源:东方财富网

在此情况下,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9亿元,上年度为1356.6万元,未能维持盈利状态。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亏损6.12亿元,同比扩大332.50%,已连续四年扣非后亏损。

综合来看,这是海正药业近年来出现的营收和扣非净利润“双下行”状态。

营收下降原因方面,海正药业给出的解释是:主要是因两票制全面推广后,瀚晖制药原瑞海采购辉瑞的产品再销售业务变为辉瑞直发销售,瀚晖制药做推广业务,体现为报表收入减少及省医药公司分销与原料业务下降。

而业绩巨亏的主要原因则是受主营业务和非经营性损益的影响。海正药业称:

原料药在欧盟市场的解禁晚于预期,在欧美等市场的高毛利产品销售下降;调整研发方向和策略,部分研发资本化项目确认中止或暂停开发,进行费用化确认;无辉瑞补偿款收入,导致本期较上年同期营业外收入大幅减少;停止个别与市场需求不符的生产线后续建设,计提相关长期资产的减值准备;随着在建工程进度推进及结转固定资产,货款利息大幅增加。

结合主要经营情况的变化,海正药业支出费用率较上年升高14%,也对业绩形成拖累。2018年各项费用为42.9亿元,其中销售费用为25.1亿,同比上升57.2%;管理费用为7.3亿,同比上升17.8%;财务费用为4.1亿,同比上升31.2%。研发投入相比去年同期增长22.5%达到10.3亿。

值得一提的是,财务费用4.1亿元接近研发费用10.3亿元的40%。同时,海正药业研发投入资本化比例为51.4%,资本化比例较高,因此早前被行业认为是在粉饰亏损“通过研发支出资本化且不转固不摊销,相当于变相掩盖了亏损。”

久经沙场的海正药业不可能不明白其中的道理,还是在取舍之间选择了相对好看的业绩呈现。事与愿违的是,与其他同类企业的高市值比,海正药业当前的市值可以说“低低在下”。

这看似过百亿营收的背后,已经有投资者选择“良药虽好,但也不能贪杯”的方式逐步离场。公告显示,2018年全国社保基金一零二组合共减持19,101,562股,持股比例降至1.50%。

人事地震与债务压顶之困

半年多的时间里,海正药业内部高层人事变动不断。

新浪医药注意到,始于2018年10月中旬的变动一直延续到2019年3月份。先是财务总监刘远燕因个人原因,辞去财务总监职务,然后独立董事孟晓俊也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独立董事及董事会相应的委员职务。

最受外界关注的是2018年11月“灵魂人物”白骅的离职,据公开资料显示,自1991年起,白骅即开始担任海正药业董事长,是见证了海正药业多年发展的元老。

2019年1月,海正药业又发布公告称,公司总裁林剑秋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总裁职务,但仍担任公司董事职务。

目前,海正药业董事长由原椒江区人民政府副区长、椒江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蒋国平继任;总裁由瀚晖制药首席执行官李琰继任。财务总监一职,于今年3月聘任张祯颖担任。

与人事变动困局如影随形的还有海正药业的债务风险。

近些年来,海正药业的负债持续攀升。据统计,2015–2017年,海正药业的有息负债总额分别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