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拿下31亿大单就增加联席CEO设两大事业群 凯莱英意欲何为?

来源:E药经理人  2022-01-21 A- A+

1月20日,凯莱英发布了组织架构调整和高管人事变动的公告。

凯莱英计划对公司组织机构进行调整,成立化学事业群和战略新兴事业群,并新设联席首席执行官(Co-CEO)一职,由凯莱英原副总经理(首席运营官)杨蕊担任。

公告称,杨蕊将在支持整体集团运营工作基础上,领导公司战略新兴事业群发展。

作为小分子CDMO的龙头,刚刚拿下31亿元辉瑞小分子新冠口服药大单的凯莱英显然无疑要在未来在化学大分子和生物大分子CDMO等新兴业务上投入更多。

01两个事业群,一个联合CEO

凯莱英在公告中称此次将公司组织机构由功能式结构调整为事业部/群制,设立化学事业群和战略新兴事业群,是为了进一步提升公司在小分子CDMO行业的全球竞争力,快速推动化学大分子、生物大分子为代表的新兴药物类别CDMO业务,以及临床CRO等新兴服务业务的发展。

凯莱英相关人士曾在采访中表示未来凯莱英业务将呈现“多点开花”的态势。化学小分子业务一直以来都是支撑凯莱英的根本,而此次将战略新兴事业群和化学事业群并列,可以看出其立足化学小分子基础上期望快速拓展和布局新业务领域的决心。

实际上在新业务的拓展上凯莱英的增速迅猛。2021年上半年,凯莱英首次披露了其新兴业务收入情况,完成新兴服务类项目113个,新兴业务收入1.44亿元,同比增长144.62%。

而此次担负领导战略新兴事业群发展的是新任命的Co-CEO杨蕊。根据港股招股书,杨蕊自1999年加入至今已在凯莱英工作超过20年,先后在行政办公室、进出口部及财务部担任副总经理及常务副总经理等多个管理职务,同时担任凯莱英若干附属公司的董事或董事长。2011年起任凯莱英副总经理并负责集团的主要运营决策及直接日常管理。

公告称杨蕊将在继续支持整体集团运营工作基础上,同时领导公司战略新兴事业群发展,内容包括凯莱英生物(涵盖mAb、ADC、mRNA、ATMP等领域CDMO业务)、凯诺医药(临床CRO)、天津市临床研究服务创新中心(TICCR)等事业部;领导新兴市场的商务开拓;推动核酸类药物CDMO、连续性反应等新技术对外应用等业务发展,推动公司在全球范围内的投资布局,以更好地提升公司一站式服务能力,推动落实公司“双轮驱动”战略。资料显示过去一段时间,凯莱英已经通过多笔战略合作、并购和投资交易推进CRO+CDMO一体化的建设。

对在小分子CDMO领域罕逢敌手的凯莱英而言,未来化学大分子、生物大分子为代表的新兴药物CDMO、CRO等新兴业务或许将从战略布局外延上升到并重的位置。

02龙沙走过的路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统计2020年凯莱英跻身全球第五大创新药原料药CDMO并坐稳了中国商业化阶段化学药物CDMO第一的位置。

凯莱英在小分子CDMO领域的实力和优势从其此前拿下的辉瑞大单中也可见一斑。这笔交易一方面的得益于凯莱英和会锐减形成的长期深度合作关系,另一方面则是其在研发技术的持续投入所形成的的优势。

根据最新的招股书披露,2018年~2020年,凯莱英的研发开支分别为1.55亿元、1.93亿元和2.59亿元,研发投入比分别为8.5%、7.9%及8.3%。今年前三季度,凯莱英研发投入已达2.57亿元,同比增长了51.18%,占收入比例8.8%。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数据,凯莱英是全球CDMO研发投入占比最高的公司之一。

其在连续化反应技术是凯莱英一大核心技术壁垒。凯莱英在过去10余年中对连续性生产工艺技术的不断探索,创始人洪浩几乎是中国第一个在行业积极推广连续性工艺技术的人。2020年凯莱英投资了在连续化技术领域引起广泛关注的Snapdragon Chemistry并成为其主要股东,近一步加强了其在连续性反应技术上的优势地位。

不过与小分子相比,未来似乎属于大分子。随着目前最热的PD-1、ADC等生物创新药研发涌现,对大分子CDMO的需求高速增长,速度远高于小分子药物。根据IQVIA分析报,2014年至今生物药的复合增长率超过12%,远高于小分子药物类的3.5%,这一方面使得药明生物等大分子CDMO企业直接受益,形成国内“一家独大”的局面,另一方面也让大分子CDMO赛道成为必争之地。

根据公开资料,凯莱英在上海投资建设生物大分子研发实验室,并建设了GMP中试车间,目前有200L和500L一次性反应器生产线和一条生产多种规格注射液及冻干粉针的西林瓶生产线;化学大分子平台拥有1200平米的研发实验室和装备有多条生产线的2000平米GMP生产车间和600平米装备有符合OEB5等级隔离器的GMP高活实验室。

并且从2018年开始凯莱英就开始通过战略合作、并购和投资等一系列动作,构建CRO+CDMO一体化服务平台。先后和海外CRO公司Covance、国内CRO企业昭衍新药等达成合作,2020年凯莱英还收购了冠琴勤医药100%的股权,切入临床CRO,通过投资有济医药科技将业务范围扩展到临床前CRO领域。由在2021年10月收购了国内统计CRO医普科诺。

可见新建产能快速布局,并通过投资、并购等多种方式搭建一体化平台是凯莱英目前采取的策略。而这也与全球CDMO龙头龙沙(Lonza)集团由小分子向大分子转型时选择的颇为类似。

在其主要业绩驱动的小分子业务失速的压力下,2010年前后龙沙开始加速布局大分子及细胞与基因治疗领域,采取的方式同样是快速产能的同时推进平台化布局。

不过,即便如此,目前凯莱英跟药明无论是在产能还是投资规模都有不小的差距。在重产业延伸、重资产投入、重客户绑定的CDMO领域,寡头已现下留给后来者时间窗口并不久。急于将小分子领域的优势延伸到新业务的紧迫感,或许正是凯莱英此次进行组织架构和高管调整背后的原因。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